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1月23日星期四

金标:满洲语传承之路上风雨兼程

   

    如果您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那您一定听说过“嘎拉哈”、“埋汰”这样的词语,而您也许听说过,这些听上去完全说不清来由的词语中,基本上都源自满族语言。然而,这种起源于清代的语言,在走过了300多年的时间后,正逐渐走向没落。今天,已经很少有人会听、说、读、写满语,满语面临着消亡的危机。近年来,越来越多满族历史文化研究者们为挽救满语而不懈努力,金标就是这为数不多的满语复兴者中的一个。


金标说,自己是只是一个满语的爱好者。如今,他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满语教师,是十多年来自己潜心研究满语所修成的正果。

初见金标是在吉林省白山市第三中学,远远地,一个身影从校门南侧的仿古式建筑中走出来。他个子不高,左眼因儿时玩耍被刺伤而失明。打过招呼之后,记者在金标的指引下进入仿古建筑。在三楼的一处木门前,金标对记者说:“到了,这就是我们的教学区和办公区。”只见在木门上方的匾额上用满汉两种文字写着“满族学堂”。

推开门走进去,内部是清一色的仿古设计。记者发现,在其中一个面积较大的教室中并没有椅子。金标介绍说:“学校给每个座位都设置了两个木墩,学生们在这个教室内上课都是盘腿坐在那上边的。设计上有一点像古代的私塾,学生们反响还不错。而且,学校将这栋教学楼的外墙改造了,从视觉上看,这里更具有满族的特色。”两年来,金标就是在这里教了5批学生,这其中既有小学生,也有学校老师。

金标说,除了这三间教室和一间办公室外,满族学堂还有一个单独的图书室,其中陈列了800多本满文书籍。“这些书中,有的是国内一些图书馆的,还有一部分是托国外的朋友帮忙在国外的图书馆影印的。”金标如是说。

理科生自学满语 缘起满足先辈

金标,1978年出生在吉林市永吉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从高中开始,他就一直学理,大学时读生物工程,研究生读动物学,这些专业和满语并无关联。说起自己和满语的渊源,金标告诉记者,他是一名满族人,祖辈也都是满族人,从爷爷那一辈起,满汉开始联姻,因此,他的身体里既有满族人的血统,也有汉族人的血统。

“小时候只是听爷爷说起过家族的事情,他说,我们满族人有自己语言和文字,但是他和我父亲都不会说,也不会写。”但长期的耳濡目染使得金标对满语的神秘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之后,我还向家族的其他人打听了一些有关满族历史的事情,但并没有过多的收获。”

2000年,金标考入了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攻读生物工程专业。有了更多的充足的课余时间,金标喜欢在网上寻找一些与满语有关的信息来看,渐渐地,他产生了学习满语的想法,但并没有教材,学习也就无从下手。

2002年,在一次与网友交谈的过程中,金标得知黑龙江满语研究所所长赵阿平老师著有一本名为《满语研究通论》的书,这一消息对金标来说无疑是一则令他振奋的好消息。买到这本书后,金标开始了他的满语自学之旅。


艰难自学路:四五年才初窥门径

金标说,早期满语教学并未形成体系,所以学起来也是晦涩难懂。“满语有十二个字头,1300多个音节,虽说是拼音文字,但比起英语这样只需要记忆26个英文字母来的语种来讲,要难许多。”金标说,他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才刚刚完成满语语音和语法的学习。

2005年,本科毕业的金标选择留在了学校攻读动物学专业,与此同时,他依旧在用自己的课余时间学习和研究满语。读研期间,他在一次哈尔滨满族莫勒真大会上结识了满语泰斗刘景宪老师的学生汪波、付文学、赵延川等人。金标说,这些人在他的满语自学之路上给了他很大的鼓励和帮助。

“2005年,我和一名叫王硕的网友相识了,他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也是一名对满语有着很高热情的人。当年的中秋节刚过,他便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开办了一个满语学习社团,并邀请了当年和刘景宪老师一起开办满语培训班的陈光远担任社团教师。”金标说,从那时起,他才开始正规地学习满语。“陈光远老师教学时沿用的是清代传统的满语教学法,这不仅加快了我学习满语的进度,也对我后期从事满语教研工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一年,金标学会了满语字母的发音,并掌握了一些满文的手写方法。


与满语爱好者开起培训班 成为业余老师

2006年,金标向学校申请成立了满语爱好者协会,自掏腰包印制教材和资料,并自己担任起满语老师。“后来我忙着毕业的东西,渐渐没有时间管理社团了,就将社团交给了学弟学妹,然社团最终没有摆脱解散的命运。”金标说到。

2007年,金标从学校毕业了,在敦化的一家兽药厂找到了一份工作。“那时候,在长春认识了一个叫单景州的律师,由于有着满语这种共同的爱好,所以打算开办满语培训班的想法得到了他的响应。”就这样,2008年4月,这个满语培训班在单景州律师的家里开课了。“用作教学的客厅只有15平方米左右,但却坐了20多个学生,都是一些朋友来学习。”

这样紧张的教学环境持续了约有半年,当年10月13日,在长春市满族颁金节(满族族庆日)上,金标结识了长春理工大学法学院赫院长,赫院长答应要免费为培训班在法学院腾出一间教室,让金标和单景州从事教学。

通过教学,金标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满语教学法,他通过归纳满语音节的规律,将满语的1300多个音节拆分到音素的层次,这样以来,原先需要记忆的上前个音节,现在只需要记住七八十个音素,再掌握一些拼写规则就可以比较轻松地学习满语了。“如果每天学两个小时的话,只需要两三个星期就可以读满语了。虽然只能到会读不识意的阶段,但这要比以前节省下很大一部分时间。”

满语成为事业 业余老师转正

2009年6月,金标的朋友将他引荐给了东北师大满语言文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爱新觉罗·肇子瑜和主任刁书仁。而此时,白山市江源区在白山市第三中学开设满族学堂,正巧缺一名满语教师,刁书仁便将金标推荐去做了满语老师。

2010年1月,江源区教育局以引进特殊人才的方式将金标引进到白山市第三中学,并为他解决了编制问题。业余老师终于转正了。

“除了在白山市第三中学任教外,我还兼任东北师范大学满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满语教师。”金标说,两年来,他每个星期都要往返于长春和江源两地。周五下午坐车前往长春,星期六下午在东北师大讲课,周日从长春返回江源。“虽然满语课在东北师大是选修课,没有考试,也没有课时,学生们自由选择是否来听,但很欣慰,每次上课都有很多人来听。这其中不仅有东北师大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也有吉林大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

金标告诉记者,现在在白山市第三中学包括他在内已经有三名满语教师了。“其他两位老师也是我的学生。目前,学校以两个小学班级做了试点,如果算上老师的培训的话,两年时间,我已经交过5批学生了。”金标说。




一名满语教师的期望:渴望将满语传承下去

在提及学习满语的初衷时,金标说,除了家族的因素外,他更希望能讲满语作为一种文化传承下去,已经陷入消亡困境的满语需要有人来挽救,即使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他也希望能贡献一份力量。

“清代留下了不少满文文献,如果满语消亡了,那么这些文献中所留下的东西就永远没有办法知晓了。”金标说,一开始学习满语是基于一种兴趣因素,回首十年的风雨历程,渐渐地,兴趣变成了一种责任。“虽然遇到过不少困难,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金标说,下一步,他打算编写第三册教材,并总结一个约有8000-10000个单词的次品手册。

“现在,我们讲课的教材都是我自己编写的。这条路还有很长,以后也许会考虑将我的教学方法出书,制定满语教学大纲。”金标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更多的人对满语产生兴趣,肩负起满语传承的责任。

相关链接

满语,一种竖直书写的拼音文字,是在蒙古文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成的。据满洲实录,1599年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人将蒙古文字借来创制满文。虽然两位顾问有反对,努尔哈赤仍然继续把蒙古文改为无圈点文字,也称老满文(或称为旧满文)。这种新文字通行当时的建州,为后金国的建立及满族的形成有深远的影响。后来达海更增补了十二个字头,并于老满文字旁边加以圈点,使满文更加完善,这种新文字被称为“新满文”,并通行于后金。

清代前中期,满文成为发布诏、诰,撰写奏报、公文、教学、翻译和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文字,这一时期,清代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满语文献资料。但随着满汉的融合,满语的历史地位日趋衰微,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使用这种语言,满语这种仅有几百年历史的语言陷入了濒临消亡的境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