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2月21日星期五

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获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拉什迪等50名作家、艺术家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


3月31日美国笔会宣布将2014年度芭芭拉·戈德史密斯(Barbara Goldsmith)自由写作奖,授予目前被中国羁押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希望籍此引起公众对伊力哈木处境的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31日,总部位于纽约的美国笔会(Pen America)宣布,将2014年度芭芭拉·戈德史密斯(Barbara Goldsmith)自由写作奖,授予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目前就读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伊力哈木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将于5月5日,在美国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代表被捕的父亲领奖。

美国笔会会长彼得·戈德温(Peter Godwin)表示:"伊力哈木代表了新一代使用网络和社交媒体来对抗压迫,并且致力让世界各地了解他的民族处境的作家,我们希望籍此引起全球范围内的公众,关注中国当局对 伊力哈木的不公正对待,并致力于使他获释。

芭芭拉·戈德史密斯(Barbara Goldsmith)自由写作奖,创立于1987年,被认为是美国的一个重要文学奖项,旨在鼓励面对强权、依然在逆境争取自由写作的作家。成立35年来已将此奖授予世界范围内38位系狱作家,其中35人已获释。中国作家北岛、 刘晓波、杨天水等也是其中的获奖者。2002年,美国笔会将此奖颁给维吾尔族历史学者吐赫提·土亚兹(Tohti Tuniyaz),他于1998年被中国当局判刑11年,其主要作品为在日本出版的《丝绸之路的内幕》。

伊力哈木为知名的维吾尔族学者,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国际结算专业副教授。2006年创办了"维吾尔在线"。2009年"7· 5事件"后,"维吾尔在线"曾被当局指责"进行煽动宣传",当时伊力哈木被警方秘密羁押一个多月后被释放。2013年10月末北京天安门发生撞桥事件后,伊力哈木被警方严密监控,并多次受到警方的威胁。今年的1月15日,北京警方和新疆警方联合将伊力哈木从家中抓捕并抄家。 2月20日中国当局对伊力哈木正式批捕,罪名为涉嫌"分裂国家",伊力哈木目前被羁押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看守所。

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向德国之声表示,在中国的民族高压政策的大背景下,很多学者都不太敢触碰民族这条高压红线,伊力哈木透过网站和他的言论,让公众了解他的民族正在经历的一切。无论是"7.5事件"、"天安门撞车事件"还是"昆明事件",中国官方封锁真相时,伊力哈木几乎成了外界通向真相的唯一通道,而他的观点温和理性,因此中国当局抓捕这样理性的学者的同时,也象征着关闭了一扇改变高压民族政策之门,民族仇恨之火很可能更加蔓延。

廖天琪认为,伊力哈木同早前该奖的获奖者刘晓波、杨天水等人一样,美国笔会让奖授予他们,是对包含"爱、自由、尊严"等普世价值的肯定:"这些异议写作人士,在他们表达自由意愿、独立精神时,得到了国际上的承认,这是一种普世的价值,这个奖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和关注,不只是对他的个人、家庭,还有他的民族,也是对中国政府的一种警示,打击传递普世价值的学者和作家,这种作法绝对是错误的,而且是制造仇恨和冲突的根源。"
==============

法媒访新疆:维族40%人告密 鲁克沁屠杀隔绝十天 震撼习 ——法媒记者新疆鲁克沁镇采访记

最近新疆发生的多起暴力事件几乎都是同一个模式,警方逮捕了一位年轻人,家属试图将他从派出所营救出来,双方因此发生冲突,维族人用刀棍攻击,警 方则出动防暴警察镇压,尽管这完全是一起地方性的冲突,警方则一律定性为是境外分裂势力所谓。去年六月,新疆鲁克沁发生重大暴力冲突,官方统计造成37人 死亡时,官媒曾爆出叙利亚背景,但是,这些说法遭到许多专家的否认。作者介绍说,新疆鲁克沁暴力事件曾经震撼中国当局,以至于中共最高领导机关,中央政治 局立即就此召开会议并排委员前往新疆督阵。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驻京记者高洁近日前往新疆采访,她在三月二十七日出版的新观察家杂志上发表长篇报道,文章的标题是:恐怖王国一游。文章指出,新疆是中国最封闭的地区之一,对北京来说,新疆是恐怖分子的据点,应该彻底清除。对普通的中国汉族人来说,维族人几乎成为恐怖分子的代名词,当马航飞机失事时,中国舆论随即将矛头指向维吾尔族人。然而,在离北京3500公里的新疆,记者所看到的却是生活在贫穷与恐怖之中的穆斯林民众。

新观察家周刊记者形容说,如果有人想体会一下什么是日常生活中恐怖,那种无孔不入,使心境再平静的人也无法忍受的恐惧的话,那就应该去一趟新疆。在这里,到处都能遇见成批的军队,装甲车,巡逻的警察以及检查站。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称得上是世界上视频监督仪最多的城市。2009年七五事件爆发之后,乌鲁木齐街头大街小巷,所有的地方都安装了监督仪。每二十米,所有过往的汽车和自行车的都被拍摄一次。在夜晚,最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因为,每过二十米,视频监督仪就闪一次光。 记者评论说,在如此严密地监督之下,难怪几乎所有的维族人都不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当被问到为什么新疆地区的暴力活动愈演愈烈时,维族人往往会机械地背诵中国官方的说法来应对,说什么这是由于一小撮海外伊斯兰分裂分子的挑唆。

记者接连询问了多个当地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敢说真话的退休老师,就是这位老师,讲话时也不断地四处张望,唯恐周围有人告发,他说,这地方到处都是告密的奸细,每五个维族人中就有两个是奸细,因为,告密之后可以获得政府的报酬,他们每个月有1800元的固定工资,再加上每告密一次,就可以获得300元的奖金。这就是为什么街头巷尾都是这样的探子。每次只要一有人告密,后果往往会不堪设想,尤其是如果被揭露的是年轻人,无论是否真有其事,警方就会以恐怖分子对待。警察还可以因此而获得奖赏。因此,街头游荡的年轻人一旦被揭发,被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就很少有人能够死里逃生。作者评论说,新疆警方更不遵守法律程序,警方逮捕嫌犯甚至都不会通知家属,因此,哪些遭逮捕的嫌犯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位退休教师向记者透露说,这些被逮捕的年轻人的家长不惜一切代价找回他们的孩子,他们一般会用金钱同警察做交易,要求他们释放他们的孩子。不过,那些找不到门路或者没有足够金钱的家庭就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带走而无能为力,尤其是如果带有政治色彩。

 据介绍,最近新疆发生的多起暴力事件几乎都是同一个模式,警方逮捕了一位年轻人,家属试图将他从派出所营救出来,双方因此发生冲突,维族人用刀棍攻击,警方则出动防暴警察镇压,尽管这完全是一起地方性的冲突,警方则一律定性为是境外分裂势力所谓。去年六月,新疆鲁克沁发生重大暴力冲突,官方统计造成37人死亡时,官媒曾爆出叙利亚背景,但是,这些说法遭到许多专家的否认。作者介绍说,新疆鲁克沁暴力事件曾经震撼中共当局,以至于中共最高领导机关,中央政治局立即就此召开会议并排委员前往新疆督阵。 鲁克沁去年六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么,鲁克沁去年六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按照中国官媒的说法,一位参加攻击活动的维族人在被当局处决前向媒体表示这是一起又极端圣战恐怖组织策划旨在散布仇恨攻击活动。当局没有提到任何涉及种族冲突的内容,当时到当地采访的外媒记者都遭到驱逐。即使是在六个月后,鲁克沁依然到处都是警方的关卡,不过,记者终于突破封锁进入鲁克沁,但是,同别的地方一样,鲁克沁当地人对记者都是敬而远之。只有一个年轻人简短地向记者表示,被打死的人远远超过37人。

最后,记者在离鲁克沁三十多公里的地方采访到一名维族农民和一名水果商,按照他们的说法,鲁克沁攻击事件的起因是警方逮捕了一群违反规定带着半蒙身头巾上街的妇女,引发这些妇女的丈夫们的抗议,警民因此爆发暴力冲突,导致数人死亡。这才引发了当地穆斯林的全民抗议,当局因此出动装甲车以及直升飞机,鲁克沁市在十天内与外界完全隔绝。 这两位村民的说法部分获得了乌鲁木齐一位学者的确认,这名学者向记者介绍说,一群来自新疆南部的瓦哈比极端分子近期居住在鲁克沁镇,当地政府强迫男人刮去胡子,女子摘掉头巾引发众怒。民众的愤怒到今天依然没有平息。这名学者还向记者表示,他发现伊斯兰极端势力正在他的学生中日益蔓延,他们对此也感到十分费解。但是由于当局不允许他们对此展开调查,我们也只能眼睁睁地袖手旁观。 最后作者引述中国著名作家,民族问题研究专家王力雄的分析指出,新疆问题的根源是维族人失业严重,经济上被边缘化,再加上宗教以及文化上的压抑。另外,对新疆石油资源开发虽然给大量的汉族人带来财富,却未能使维族人也同时获益。王力雄认为如果中共当局继续将他们边缘化,新疆就很可能成为第二个车臣。

============

被中国当局判刑12年,服刑却已23年的维吾尔族阿卜杜克里姆.阿卜杜外力,原应今年6月出狱,但最近再度被延长五年刑期,于是绝食抗议。据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称,阿卜杜外力的身体每况愈下,有生命危险,而其家人探监被拒。该组织发言人星期五发出紧急呼吁,敦促北京立即放,并确保他人身安全。此外,新疆各地近期展开音像等文化制品大检查,和田地区数十人被抓。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被中国当局以“煽动分裂”等罪名判刑12年的新疆阿卜杜克里姆.阿卜杜外力(Abdukerem Abduweli),刑满之后被加刑11年,原本今年夏季出狱,但近期被当局再度延长刑期至2019年,对此绝食抗议,目前有生命危险。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星期五紧急呼吁中国当局停止迫害阿卜杜外力,并为他提供必要的治疗。迪里夏提告诉本台:“维吾尔政治犯阿卜杜克里姆.阿卜杜外力,日前在乌鲁木齐市第三监狱绝食抗议,而且目前他的身体状况非常脆弱,并面临着生命危险。由于无法承受在监狱内所遭遇的各种折磨,阿卜杜克里姆决定进行绝食抗议当局对他的极端迫害”。

迪里夏提说,59岁的阿卜杜外力出生在新疆库车县:“他本人1990年11月被中国当局指控他非法组织政党,煽动分裂,从事非法宗教活动罪状,判处12年徒刑,但刑满时,当局又通过各种手段加刑并继续关押在狱中,至今为止在监狱度过了23年。他原本在2014年6月13日应当被释放,但当局已口头通知他将再次加刑五年。阿卜杜克里姆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决定绝食抗议,包括要求申诉等权利。家属要和他见面也受到各种阻挠,近期剥夺了家属的探视权”。

迪里夏提还说,根据来自当地的消息,阿卜杜外力在服刑期间,长期受到迫害,身体极差,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事件:“而且当局也拒绝其保外就医的申请。目前,我们对他的身体状况非常担忧,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有效措施,关注他目前的个人处境,并再次敦促中国政府立刻释放阿卜杜克里姆,并及时为他提供一切所需的医疗援助”。

迪里夏提引述最近来自新疆各监狱反馈的信息说,维吾尔族政治犯的处境令人担忧:“维吾尔政治犯在狱中普遍遭到变相折磨,被关押的人长期不仅在肉体上,在精神上也对他们折磨”。

在“昆明事件”后,中国政府在南疆地区加强对影像及文化制品的监控力度。迪里夏提说:“两周前,我们获得的消息中,当地重点清查维吾尔人使用的手机壳,严禁使用带有星月标志的手机壳,维吾尔人中至少有27人因此遭到和田地区国保大队扣押,至今有被扣押者下落不明,另外,当地通知提供带有星月标志手机壳来源,提供者奖励五百至一千元”。

在喀什地区也出现同类情况.迪里夏提表示:“在喀什地区,当局对维吾尔人也采取极端清查方式,对音像制品、电脑及电子产品,甚至所谓的奇装异服,销售及制作者都遭到处罚”。

不久前从喀什回到乌鲁木齐的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喀什及乌鲁木齐等地都发出清查通知:“喀什已经有了行动,在喀什当地几个部门联合发出通知,我回到乌鲁木齐看到自治区一级的几个部门也发出通知,喀什发的通知比新疆整个地区早一些”。

记者:整顿文化市场,主要是哪几个方面?

回答:不准传播恐怖、暴力的音频、视频,是工商、公安等五个部门联合下达通知。

==============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日前发表文章重申,要严惩暴力恐怖活动和铲除宗教极端思想。与此同时,流亡台湾的北京1989学运领袖之一吾尔开希认为,中国当局在新疆的政策增强了一部分维吾尔族人的对立和好战情绪。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4月7日在官媒《新疆日报》发表题为“三股势力煽动青少年走上暴恐不归路  ” 的文章表示,巩固和发展当前经济快速增长、民生不断改善的大好局面,离不开稳定的社会环境。没有稳定什么事都干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丧失。文章说,近年来,境内外“三股势力”不断加紧渗透和破坏,丧心病狂地制造了一系列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对各族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严重危害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他们惯用的手法和伎俩是打着民族和宗教的幌子,利用群众朴素的民族宗教感情,煽动宗教狂热,大肆散布宗教极端思想,蛊惑煽动群众,实施暴力恐怖活动。“三股势力”的根子是民族分裂主义,思想基础是宗教极端主义,活动方式是暴力恐怖活动。

法新社4月7日的有关报道援引前北京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之一、维吾尔族的吾尔开希的话说,由于中国当局在新疆实施的“恐怖主义殖民化”政策,迫使维吾尔人陷入绝望,因此好战敌对倾向在维吾尔人中呈上升趋势。

报道说,新疆地区多年来时不时发生被当局指控为“企图独立的恐怖分子”制造的骚乱,但直到前不久为止,专门针对老百姓的暴力袭击活动一直是很少见的。然而,报道说,近几个月来,中国发生了两起针对老百姓的暴力袭击事件,即今年3月昆明火车站发生的刀砍29人死亡、143人受伤的恐怖袭击事件;以及去年10月,3名维吾尔人驾驶面包车在北京天安门前冲向人群,导致他们本人和2位路人死亡、多名游客受伤的事件。中国政府把这些事件归咎于新疆分离主义分子的恐怖袭击,并把昆明火车站袭击事件等同为中国的“911”事件。

法新社的报道说,吾尔开希则把这些事件直接归咎于中国当局,并称北京应该对这一切负责。他说:“如果把维吾尔人说成是恐怖分子,那么他们有另外的选择吗?是谁制造了恐怖?是谁把他们逼到这个地步?中共应当对这一切负责,因为他们一直在我的家乡、对我的人民实施恐怖主义殖民化政策。

美国“维吾尔人权工程”资深研究员亨利克-萨兹耶夫斯基就此表示,吾尔开希的讲话显示了维吾尔人对“好战倾向”问题的考虑:

“吾尔开希作出的这番讲话很有意思。这也显示了许多维吾尔人对这个问题的考虑。的确,要表达维吾尔人的不满是有很多方式,但我也不得不强调,中国政府的许多有关维吾尔人生活方式、宗教信仰以及类似古城拆除等问题上的政策,的确倾向于加剧民族矛盾和不满。此外,我们也看到,在北京的维吾尔学者伊利哈姆-托和提,以和平的方式发表文章和言论,不也照样被抓取了,不是吗?所以,我想再次提请中国有关当局,如果在有关各民族的政策和措施上,听取和采纳当地人的意见和建议,他们会很吃惊地看到,多少民族保顿和不和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法新社的报道说,2009年发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的、维吾尔和汉人之间的暴力冲突造成约200人死亡。吾尔开希说,中国的汉族人一直支持政府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军事严惩。在藏人聚集区,很多藏人以自焚的方式表达对当局民族政策的抗议。而作为非佛教信徒的维吾尔人,可能看问题的视角稍微不同,有些维吾尔族人选择了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反抗当局。吾尔开希认为,这些攻击事件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如果(中国当局)不与维吾尔人沟通,那就别指望能与维吾尔人找到双方能认同的共同点。

法新社的报道还说,这种怨恨情绪似乎并不是单方面的。一些汉人也以日趋增长的怀疑态度来看待维吾尔人,尤其是在昆明砍杀事件、和天安门前开车撞人致伤亡事件以后更是如此。一位昆明市的出租汽车司机表示,我绝不会让任何维吾尔人上我的车。中国的一些地方当局在3月1日昆明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加强了对当地暂住维吾尔族人的警戒,如云南就将在那里的近900名维族人的大部分遣返了原籍新疆。

旅美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中国当局对恐怖活动的处理不应该是惩罚无辜者。中国社会和民间也应该注意,不要以歧视和敌对态度对待维吾尔族人,不应该进一步加剧民族间的怀疑和怨恨:
“我想中共的这些做法的确是起到火上浇油的效果。(在发生了恐怖事件后),你当局应该立刻出来说明,不允许对没有犯恐怖行为的人进行歧视和迫害。当然,对从事恐怖袭击的罪犯不能手软,但要严惩的应该是那些恐怖犯罪分子,而不是一般的维族群众。大陆文化渲染仇恨、渲染迫害,所以社会上、民族间存在怨恨。”

美国国务院今年的年度人权报告表示,中国当局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包括打压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严厉镇压”。但中国政府坚持说,其新疆政策给那里带来了经济繁荣和提高了维吾尔人的生活水平。

=====================

曼谷 — 400多名包括儿童在内、疑似来自中国的维族人最近几个星期在泰国被扣押,现正等待处置。中国当局要求泰国政府将他们送回中国,不过被扣押的这些人否认自己是中国维族人,他们希望去土耳其。

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已经开始跟泰国官员就这426名被扣押人员进行外交磋商。

目前这些人被扣押在两个地方,一是泰国首都曼谷;另一是南部城市宋卡。

人数最多的一批人是泰国当局在3月12日搜捕一个橡胶种植园的人口走私营地过程中被发现的。

当局说,这次在泰国扣押的这批人数之多是前所未有的。这些疑似维吾尔人都比较富裕,人员组成多样化,包括几十名婴幼儿和他们身穿罩袍的母亲。

调查人员可以确定,他们绝大多数是来自中国新疆的维吾尔人,新疆的少数民族维吾尔人受到歧视和宗教压迫。

中国宣布正在打击新疆的分离分子。新疆的维吾尔人跟该地区的汉族人经常发生冲突,造成人员伤亡。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费尔·罗伯特森呼吁泰国不要把这些人遣返回中国,因为他们将面临受迫害的危险。他说,有迹象显示,中国当局不承认这些人的难民身份,试图为把他们遣返回国铺平道路。

“我们看到各种媒体报道的有关未具姓名的泰国官员的不同说法,明显有中国干预的痕迹,说这些人是恐怖分子,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对泰国有恶意。这批人基本上由妇女和孩子组成,人们担心中国正试图妖魔化这些人,以便把他们遣送回中国。”

土耳其驻泰国大使馆的官员已经同这些人的代表通话,有报道说,土耳其外交官不相信他们来自土耳其,因为他们不说突厥语。

但是有关方面正在谈判,争取把他们部分人或全部送到土耳其。土耳其是穆斯林国家,许多维吾尔人居住在那里。

罗伯特森说,如果这种努力不成功,就需要联合国的有关机构介入。 “如果土耳其一方决定他们不是土耳其人,那就需要泰国允许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不受阻碍地接触这些人。如果他们确实如我们所认定是维吾尔人,那就需要由联合国难民机构给予他们难民身份。”

一些活动人士认为,这些人一起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出境,取道越南和柬埔寨抵达泰国,下一站打算前往马来西亚。

媒体报道把吉隆坡说成是那些用偷来或伪造证件旅行的人前往欧洲的理想跳板。失踪的马航370班机上的两名伊朗人就试图用偷来的护照前往欧洲。

====================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4月8日举行听证会,讨论中国政府近来为何加紧了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打压和迫害等问题。被中国当局关押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 (Jewher Ilham) 在会上作证。

在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4月8日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的还有:中国著名维权人士滕彪、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法学教授唐纳德-克拉克 (Prof. Donald Clarke)、 以及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事务负责人索菲-理查德森 (Dr. Sophie Richardson)。

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在作证时表示,她父亲是一个坦诚、勇敢并敢于说话的知识分子,而中国当局针对她父亲的所谓“煽动分裂和仇恨”、“支持恐怖主义”的指控都是没有根据的。她说,她父亲目前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市监狱里,当局却不让任何人去探视他。她还强调,她父亲从来就没有主张过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而中国当局逮捕她父亲一事,只能向维吾尔族人发出这样的一种信号,即:中国政府是不会理会他们的正当诉求的。

菊尔-伊力哈木还透露,中国当局冻结了她父亲的银行存款,使得她继母和家里的孩子没法取钱生活。她说,她继母对可能被解雇的这一前景深感担忧。菊尔还表示,中国政府要想真正了解和解决有关维吾尔族的民族问题的话,就应该与像她父亲这样的学者沟通。
菊尔•伊力哈木还说,到目前为止,她和家人完全不知道父亲的状况到底如何,她在北京的家人每天处于警方24小时的不断监视,家门外通常都有多达8名安保人员。

“ 一月25日,中国政府宣布了对我父亲的指控,这些包括煽动分离主义、对中国的仇恨、以及称赞恐怖主义分子等。但任何了解我父亲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些指控是多么不真实的。我父亲从来都不谈论分离主义。中国政府逮捕我父亲,只能向维吾尔族人显示,当局根本就不想听取他们的不满和诉求。目前,我父亲被关在乌鲁木齐市监狱里,但任何人都不许探访他。”

就中国当局为什么近来加大了打压维权活动人士的力度这一问题,中国著名维权律师藤彪通过视频作证时作出了自己的分析。他指出,中国的维权运动自2003年开始以来,如今已取得了相当可观的进展,而且也开始呈现出以下几个令人瞩目的发展特点。

他说:“在过去15年间,中国的维权运动取得了很大进展。由于我们早期维权活动人士所做出的很大牺牲,为维权活动的发展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中国社会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使得维权活动出现了以下几种趋势:1)中国的维权活动人士正在从网上维权走向在实际生活中从事维权。2)这个运动正从维护个别人的权利超越发展成走向社会的、在大街上的维权运动。3)维权活动人士正在从通过法律维权走向通过政治方式的维权。4)个体维权者正在联合起来,以类似有组织方式进行维权。《零八宪章》运动、中国人权律师团、以及新公民运动就是一些例子。”
人权观察的中国事务负责人索菲-理查德森在作证时表示,最令人担忧的一点就是,中国政府近来打压的都是一些政治上较温和和中立的活动人士,而这些活动人士仅仅是在倡导诸如教育公平、反腐败、保护环境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恰恰也正是中国政府的官员也在讨论的一些问题。中国政府的这些打压举动使人对其长远意图到底是什么感到忧虑。

索菲-理查德森作证时还指出,中国的人权捍卫者们常常面临被监禁、被拘留、被施酷刑、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被软禁以及被恐吓的可能性。对维权活动人士最严重的打压发生在2013年间, 从去年2月到10月,50多位人权活动人士被刑事拘留。政府当局以“制造骚乱”到“煽动颠覆国家”等罪名指控那些组织公共集体活动的维权人士。例如, 去年7月, 当局就是以类似的罪名拘捕许志勇的。他被看作是中国新公民运动的知识分子领袖。

“在这里我想强调一点,那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对维权活动和异议的打压,对中国政府想要继续进行的改革是不利的。习近平上台以来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保守的强硬派人物,而且习近平政府所选择打压的人权活动人士,也似乎是在策略性考虑之下做出的。然而,习近平的这种打压政策只能会导致他失去老百姓的普遍支持,而他现在要进行改革,就需要大众的普遍支持。”
索菲-理查森还称赞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举行类似的听证会,是尽到了一项重要的职责,因为这有助于国际社会对中国一些学者和维权活动人士的了解。

中国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的学者。他多年来公开批评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并对中国政府对新疆发生的多次暴力事件的解释提出了疑问。2009年7月新疆发生大规模骚乱后,土赫提曾一度被当局软禁。今年一月,土赫提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并拘押。今年2月,他被乌鲁木齐市警方以 “涉嫌分裂国家”的罪名正式逮捕。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说,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他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 中国媒体还说他与被中国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的“世维会”关系密切,并“大肆煽动和宣传分裂主义”。
伊力哈木-土赫提也是维汉双语网站“维吾尔在线”的创办人。

============

菊尔19岁,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读书。她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上课、去图书馆自习、参加社交party,也在社交网络上吐吐槽,上传自拍照跟朋友分享。她的家人生活在北京,父亲在中央民族大学教书,母亲在民大图书馆工作,她的弟弟们,一个7岁,刚上小学,另一个年仅3岁。

然而这一切都在三个月前改变了。

上周,菊尔去美国国会出席了中国问题委员会的听证会,坐在一帮美国议员旁边,发言作证。听证会的议题是关于她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

爸爸去“那里”了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中央民族大学教师,“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今年一月,伊力哈木被警方带走,并在二月被乌鲁木齐警方以“涉嫌分裂国家罪”正式逮捕。

监听、软禁、逮捕、“分裂国家”,菊尔·伊力哈木被迫卷入了一个她这个年龄本不会涉足的世界。她开始用推特为父亲的遭遇呼吁,跟父亲的朋友或关注此事的网友互动,“美国已是凌晨两点,可是还是头痛的睡不着。担心着父亲,也很愤怒。帮助维系民族关系,为自己民族站出来说话的人应被被视为英雄,而不是阶下囚!公道呢?公道在哪里?”她在自己的推特上写道。

官方指控父亲的“涉嫌分裂国家罪”让她无法接受,正如她在美国国会的发言,“我的父亲从来没有主张分裂,中国政府逮捕我父亲,是告诉维族人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正当诉求。现在我父亲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市监狱,没有人能探视他。”

对于伊力哈木的朋友们来说,他的被捕并不让人意外。自新疆“7·5”事件以来,他就被官方软禁,电话监控,小区门外24小时停着警车。外界批评认为,中国政府“7·5”事件以来对维族社会的严厉打压和控制日益加剧了民族矛盾,就在不久前的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了针对平民的暴力砍杀事件,造成29人死亡,140余人受伤。官方事后认定此次事件为新疆分裂组织策划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凶徒皆为维族人。

讨论新疆问题的平台
伊力哈木是长期研究新疆问题的知名学者,还是中央民族大学国际结算专业的副教授,在维族知识精英中很有威望。他于2006年创办了维吾尔在线,致力于“让全国各族人民和世界了解新疆,了解维吾尔族,让新疆各民族人民了解这个世界,促进族群之间的相互了解,促进对话。” 他声称“反对发布任何主张独立、分裂及不负责任的煽动性言论,反对发布颠覆国家的言论。”

在网络上流传的《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一文中,伊力哈木这样描述自己创办“维吾尔在线”的初衷,“我发现在网上和搜索引擎中,存在大量煽动仇恨和攻击维吾尔族人的言论后,深感维吾尔族和汉族人互相隔膜太深,完全缺少沟通和对话平台。汉族和维吾尔族网民往往只有各自隔空的发泄,却没有机会面对面交流讨论,认真倾听对方声音的机会。”伊力哈木认为,分歧不可怕,可怕的是沉默中的猜疑和仇恨。尽管维吾尔网站很快被官方封禁,但仍成为国内极少数能够讨论新疆议题的平台。

官方眼中的“分裂头目”,友人眼中的“温和学者”
在伊力哈木被捕后,以民族主义论调著称的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在社论里指责他“与‘世维会’和海外媒体关系身密”,“公开的分裂言行……向学生灌输极端主义思想”。而《环球时报》在另一则报道中引述乌鲁木齐警方称,伊力哈木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他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然而在他的朋友、作家唯色看来,他“是一个温和理性的维吾尔族学者。”唯色告诉泡泡记者: “他对维吾尔族在中国的现状很不安,新疆问题、冲突不断的发生,他很担心着急。他一直致力于诉求对话,他希望要有对话、理解和沟通,但这些都是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是要求在这个国家内部解决,而不是要分裂。”

无论是友人的印象中、还是在公开发表的文章和采访里,都可以看出伊力哈木是以学者自居的。“我是一个致力于研究新疆问题以及研究中亚社会经济及地缘政治的学者,虽然今天不断有人把我描述或希望我成为一个政治人物,但我始终坚持,我只是一个学者,无意于也不希望被政治化。在学者之外,我惟一愿意的称号,是成为一个促进民族交流与沟通的使者和桥梁。”

他交游甚广,平时经商,且小有成就,但仍决定致力于学术研究。他自称在游历了中亚、俄罗斯、南亚等地区后,目睹了大量民族冲突仇杀、政治动荡、社会转型失败等鲜活案例,“逐渐产生了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致力研究新疆问题、研究中亚问题,避免境外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强烈愿望。”

去年在家中接受泡泡记者的采访时,伊力哈木忧心地谈到新疆社会民族间发展机会的不均等,以及由此可能加剧的矛盾。 “这三年新疆搞了不少保障房,安居工程。新疆的城市居民主要是汉人,这里面有少数民族收益,但绝大多数的受益人还是汉人。房子是很贵的,有些人看到后心里不满。也许维吾尔也得到了,但是维吾尔族人看到的是汉人得到的更多,维吾尔族不会跟维吾尔人比,会跟汉族比。”

伊力哈木的律师称,“分裂国家”是非常严重的指控,这种罪名之下判刑都是非常长的,最重可以到无期。唯色很担心伊力哈木的身体,“他四十多岁,身体不好,这几年间经常住院。判轻判重对他来说都将是非常艰难的,新疆监狱里面是很难熬的。”

菊尔·伊力哈木在国会听证会上还表示,她北京的家人处于警方24小时的监视,家门外有多达八名安保人员。“我的大弟弟变得很孤僻内向。他亲眼看到我父亲被带走,所以他常常会做噩梦。”

“反分裂”产业

唯色认为,逮捕伊力哈木的决定未必直接来自北京,而很可能是“发反分裂的财,吃反分裂的饭,升反分裂的官”的新疆地方政府。“他们(地方当局)并不真的希望这些地区如他们那些所说的安定、稳定,他们实际上做的是南辕北辙的引发矛盾。若没有稳定,他们会得到很多利益的保障。他们不希望有温和理性的声音 ,于是可以稳稳当当吃反分裂的饭。山高皇帝远,北京当局感觉对少数民族地区依赖地方利益当局的看法和决策,这样在反分裂的口号下,做任何事情都是合理合法的”。

“我深爱含辛茹苦抚养我的母亲,深爱我依然贫穷困苦的民族,深爱养育我的这片国土;我深切希望我的故乡能像内地一样富裕发达,我担心我的故乡、我的国家陷入动乱和分离;我希望多灾多难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处、能创造灿烂辉煌文明的伟大国家。我将致力于研究新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致力于民族间的交流和沟通,致力于探索现代转型社会中,民族和谐相处之道,作为我的理想和人生奋斗目标”,这是伊力哈木曾在一篇文章里对自己理想的陈述。

编者按:

伊力哈木曾预感自己即将被官方采取行动,他事先发给自由亚洲电台了一份声明,在这份声明里,伊力哈木表明自己不会在关押过程中自杀,也不会在认罪书上签字。他再次重申,自己长期以来反对用暴力手段来寻求维吾尔人更大的自治权,并坚称他与极端主义组织没有联系。“我一直追求一条光荣与和平的道路。我只是用笔和纸有策略地为维吾尔族人争取人权、合法权益和自治权。”

新疆的言论环境

今年(2013年)二月或三月,二十个人就因为在U盘上储存境外媒体的信息和资料被判了六年刑。

上个月,19个人因为收听境外的广播,上境外的反动网站(他们没说什么网站),看了一些反动视频,被判了5年,就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方面的,全世界可能就新疆和北朝鲜这样。

这个新闻不是我们写的,官方媒体上报道的。

最近几年新疆因为政治原因判死刑的案例越来越多,而且很严重。新疆,政府处理一些事情的方式越来越野蛮,过度使用武力的嫌疑。甚至比王乐泉时代还厉害。

新疆你知道最近反抗的事件越来越多,大家看到的就是政府公布的资料,政府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按照自己的利益,自己需要的信息才公布。

新疆的经济

新疆官方张春贤,最近新疆三年有很多官方媒体文章。无非他们强调的是,新疆GDP以每年一千个亿的速度,但没有人关心这GDP背后的东西。三年之前新疆羊肉每斤37元,现在62元,你说一年羊肉上涨能贡献多少GDP?

援疆的资金,很多,但是呢,通过工资,基础设备,服务,因为都是内地的工人,内地的基础设备,内地的公司,看似去的新疆,但没有体现在新疆的GDP上。

你查援疆的资金的话,李克强政府明确说的,淘汰的过剩的产能,援疆项目一千万以下的钢,铁的项目,水泥,煤的开采,GDP可能体现出来。

有一个县的区长跟我说,2011年,援疆指挥部签的修的路,一公里400万,原来他们那里是30万。30万还不是一手,还有承包,说明利润很高。自己的企业去的,可能是亲戚。30万的话也能挣钱,但是他报四百万。援疆的性质,里面也有很多腐败。污染和效率方面之外,也有一些腐败。

喀什老城,库城也好,我们看到一种现象,援疆资金的流向。七五之后,政府的援疆是政治目的,为了留住汉族人口,同时鼓励内地的人口和商家去。土地集中投资导致价格涨了,包括生活必需品涨了。

这两天有个新闻,湖南跟吐鲁番钱了一个协议,一万个湖南人去吐鲁番旅游。CCTV说吐鲁番旅游增加了三倍。这作为成绩。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也有这样去新疆旅游的任务。

这三年新疆搞了不少保障房,安居工程。新疆的城市居民主要是汉人,这里面有少数民族收益,但绝大多数的受益人还是汉人。房子是很贵的,有些人看到后心里不满。也许维吾尔也得到了,但是维吾尔族人看到的是汉人得到的更多,维吾尔族不会跟维吾尔人比,会跟汉族比。

================

26.04.2014 10:16

新疆沙雅县最近在县府网站上发出告示,呼吁民众举报各种不稳定状况。为此县政府将以资奖励,现金奖励从50元到5万元不等。

中国媒体报道说,奖励五千元以上的信息包括:爆炸,投毒,纵火,杀人等危害社会政治安定的线索。举报重大危害线索的可获五万元奖励。50-500元低端奖金涉及的情况包括:身着“奇装异服”“留大胡须的人”以及“搞封建迷信者”。沙雅县网站称,这些“涉稳情报”是做好稳定工作“第一要素”,及时上报涉稳信息可以积极“预防、准确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有效保护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台湾中国邮报报道上述这则消息同时还说,新疆当局启动的行动计划,还包括试图鼓励当地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妇女摘掉头上的面纱。有喀什当地有居民对法新社说,进入政府办公地点,银行和法院等地时,妇女必须摘掉头上的面纱,男子必须剃掉胡须。

=========================


新疆伊犁地区伊宁市法院上周三判处支持伊斯兰婚礼上念“尼卡”祝福的两名维族男子有期徒刑七年,当局指控他们利用宗教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此外,新疆当局周四在首府公开销毁33万余件非法出版物。有海外维吾尔组织称,这些宗教物品包括古兰经电子点读机。

北疆伊犁地区伊宁市法院上周三(4月16日)罕有地判处两名维吾尔族男子七年徒刑,而控罪是这两名伊斯兰教穆斯林以宗教方式主持婚礼。据官方天山网周五报道,4月16日,新疆伊宁市人民法院依法对两起非法念“尼卡”涉嫌强奸幼女案件进行不公开审理。报道称,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阿肉甫江.马合木提、阿布都瓦依提.瓦哈甫,明知受害人买某、来某未满14周岁,分别与其强行发生性关系,严重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给受害人带来了极大的身心伤害,分别被判刑七和八年。

不过,官方的报道标题突出的是另两人在婚礼中念尼卡被判刑七年,量刑与“强奸罪”几乎一样。报道称,念“尼卡”的被告人帕孜热合曼.依布拉音、买买提艾力.吾曼江,明知受害人未到法定结婚年龄的情况下而为其念“尼卡”举行婚礼,破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实施。上述两人均被判刑七年。

据介绍,念尼卡的内容一般包括诵念《古兰经》第24章(光明章)32节及为新婚者祝福等。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本周五告诉本台,当局的行为非常荒唐,凸显对穆斯林的迫害愈演愈烈:

“从新疆北部伊犁地区反馈的信息中,伊宁市法院判处两名维吾尔人七年有期徒刑,当局指控他们从事非法宗教,利用宗教干涉婚姻,非法念尼卡,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迪里夏提认为,上述两位穆斯林只是以伊斯兰的方式为他们的朋友念尼卡:

“尼卡的意思是按照伊斯兰宗教内容,念尼卡就是结婚,按照宗教礼仪,他们就成合法夫妻,并不是说领了结婚证”。

世维会认为,中国当局长期以来都在打压尤其是新疆境内的维吾尔人,干扰他们的宗教信仰,限制他们的生活方式,而程度在近期更加严厉:

“在当地加强宗教压制、对传统生活方式压制,近期采取进一步压制政策,甚至利用所谓的司法判决来限制维吾尔人的独特的宗教和生活方式。据目前当地反馈的消息称,在任何非官方认同的情况下,念尼卡,举行婚礼,在当地是非法。而且受到各种程度的司法处罚”。

迪里夏提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宗教迫害案例。乌鲁木齐一位汉族居民张先生认为,该案表明当局对伊斯兰教非常敏感,尤其在维族人聚集区更是如此:

“现在不领结婚证同居的人很多,他们主要是按照他们宗教民俗的习惯,举行了婚礼,这边政府对宗教比较敏感,会找一些罪名打击这些人”。

此外,新疆当局继续在当地打击非法宗教出版物。新疆网周五报道,周四,“2014年全国集中销毁侵权盗版及非法出版物新疆分会场销毁活动”在人民广场举行,共销毁在全疆范围内查处的33万余册,较往年大幅下降。报道称,在销毁现场,自治区党委常委李学军表示,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扫黄打非”和文化市场监管工作紧紧围绕自治区党委的决策部署,坚决打击政治性、宗教类非法出版物和反动宣传品。还称,目前面临的反分裂、反渗透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必须最大限度遏制非法宗教活动、非法宗教出版物及非法宗教网络传播活动。

对此,迪里夏提表示:

“当地销毁了三十多万件被指控的非法刊物,被焚烧的这些所谓非法宗教刊物中,大部分是伊斯兰教的刊物,甚至有古兰经电子点读机”。

========================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呼吁中国当局公开狱中维吾尔异议人士阿卜杜拉姆•阿卜杜外力被5次延长刑期的理由,并停止迫害这位宗教领袖。据悉,阿卜杜外力为抗议当局对他一再加刑及狱中迫害,目前已经绝食60天,身体极度虚弱。

总部在英国伦敦的人权组织国际特赦星期三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对新疆维吾尔族宗教领袖阿卜杜克里姆.阿卜杜外力的迫害。声明称,新疆穆斯林宗教领袖阿卜杜外力1990年被刑事拘留,93年,因“组织反革命集团”、“进行反革命宣传”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而在2002年11月其预定获释日,监狱看守通知他的家人其刑期将被延长3年。其后,他的家人再于2005、2008和2011年获悉他再被加刑。当中只有一次在加刑后,其家人收到法院的书面判决书,解释他被加刑的原因。其家人于2009年收到的判决书称,阿卜杜外力一直拒绝接受监狱教育改造,屡次被发现祷告,公开宣布进行绝食,并咒骂和袭击监督他的囚犯。

国际特赦中国组研究员倪伟平星期四告诉本台,该组织近期曾接触阿卜杜外力的家属,获悉他的健康在恶化:“他们的家人给我们说,他已经在监狱绝食六十多天,他的身体很弱,很担心,基本上不能走路,他连持续说话不能超过两分钟,我们觉得中国当局应该停止对他的迫害,应该立即释放他、给他医疗帮助”。

倪伟平说,新疆监狱当局的行为既违反了国际法,也不符合中国的法律:“这个不符合国际法,也不合法中国自己的法律。他们(当局)延长了他五次刑期,阿卜杜外力曾问对方为什么要延长,于是又被延长了五年刑期。国际特赦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59岁的阿卜杜外力出生在新疆库车县,在服刑23年后,于近期再被加刑:“他原本在2014年6月13日应当被释放,但是又接到当局口头通知,再加刑五年。从判刑到历次加刑,都没有法律程序,而连续的加刑可以证明维吾尔政治犯在狱中承受极端的折磨的状况”。

迪里夏提通过来自中国境内获悉,阿卜杜外力多次以绝食抗议。他此次自两个月前绝食以来,身体每况愈下,有生命危险:“他在狱中长期绝食,他的身体状况的确令人担忧。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对其的极端迫害,既违反自己的宪法,也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

世维会再度呼吁中国当局为阿卜杜外力提供必要的治疗,停止迫害。迪里夏提说:“世维会要求中国政府立刻释放长期被非法关押的维吾尔政治犯,另一方面,国际特赦发布了这一声明,我们希望能唤起国际社会的特别关注,向中国施加压力,释放维吾尔政治犯”。

==========================


卫报:拉什迪等50名作家、艺术家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

中国必须马上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 来源:卫报 2014年4月27日译者:@Buxoro

作为作家与艺术家,我们今天与美国中心笔会一道,抗议对我们的同仁,维吾尔作家、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拘捕。他只因和平表达了他的人权观点就被指控为分裂国家罪。2014年笔会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的获得者土赫提先生,通过他的写作,始终不渝地为汉人与维吾尔人的沟通搭建桥梁。他的命运目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中,将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我们敦促习近平主席尊重土赫提先生自由表达的权利,立即将他释放,并撤销一切对他的指控。

2014年1月15日,北京官方将土赫提先生从家中逮捕,他的两个年幼的儿子在现场被迫目睹了几十名警察的抄家。随后的一个多月,他音信全无,直到2014年2月25日,他的妻子古再丽努尔才接到他被控分裂国家,羁押在数千公里之遥新疆乌鲁木齐看守所的正式通知。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还不能见他的律师。我们获知,如果在这种毫无根据的指控下定罪,他有可能面临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我们尤其关注当局用土赫提先生的网站——维吾尔在线,作为迫害他的藉口。土赫提先生创办维吾尔在线的明确目的是要增进维吾尔人与汉人之间的了解,他从未宣扬暴力,或鼓励某种政治主张。在习近平政府以稳定为名,对维吾尔人采取过激措施的形形势之下,他的网站起到的反而是至关重要的缓和作用。没有对话,就不会有稳定。

对人权的关注,不分国界,不分种族。自由表达作为基本人权,被国际法所承认,也被中国宪法承认。伊力哈木・土赫提所做的无非是行使本国法律给予他的权利。实际上,尊重与保护人权不会损害任何国家,反而会显示其力量。中国政府把创造和谐、稳定社会为其目标,要达到这个目标,国家必须允许作家、艺术家、知识分子,以及所有公民畅所欲言,用他们自己选择的论坛互相交流,与世界互动。

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以及其他因为行使自由表达权利而被监禁的作家,包括刘晓波、刘霞,将会向全世界显示中国是一个世界强国,能把接受异见视为健康社会的重要部分。我们知道中国人民已准备好走出这一步,我们希望他们的政府也能同行。

安德烈・艾席蒙
爱德华・阿尔比
安东尼・阿皮亚
肯・奥莱塔
保罗・奥斯特
卡尔・伯恩斯坦
朱迪・布兰德尔
詹尼纳・布拉斯基
罗伯特・卡洛
罗兹・查斯特
罗恩・彻诺
塞尔吉奥・德拉帕瓦
堂・德里罗
E・L・多克托罗
珍妮弗・伊根
黛博拉・艾森伯格
尼尔・盖曼
彼得・戈德温
芭芭拉・戈德史密斯
亚当・戈普尼克
菲利普・古里维奇
贝丝・谷琴
莫莉・哈斯凯尔
亚历山大・赫蒙
西瑞・阿斯维特
妮科尔・克劳斯
李昌来
艾瑞尔・利维
瓦莱里娅・路易塞利
拉里莎・麦克法夸尔
凯特・曼宁
凯迪・马尔顿
苔丝・奥德怀尔
弗朗辛・普罗斯
维多利亚・雷代尔
大卫・雷姆尼克
萨尔曼・拉什迪
詹姆斯・索特
西蒙・沙玛
斯泰茜・西弗
拉里・赛姆斯
安德鲁・所罗门
黛博拉・所罗门
朱迪思・瑟曼
莉莉・塔克
约翰・沃特斯
雅各布・韦斯伯格
鲍尔・威利蒙
布伦达・维恩阿波
梅格・沃利兹

China must release Ilham Tohti now
The Guardian, Sunday 27 April 2014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4/apr/28/china-release-ilham-tohti-now

As writers and artists, we join PEN American Center today in protesting the arrest of our colleague, Uighur writer and scholar Ilham Tohti, who is being charged with separatism for the peaceful expression of his views on human rights. Mr Tohti, winner of the 2014 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has been working peacefully to build bridges between Han Chinese and the Uighur people through his writing. His fate, now in the hand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profound implications for China's future. We urge President Xi Jinping to respect Mr Tohti's right to free expression by releasing him and dropping all charges against him immediately.

On 15 January 2014 authorities in Beijing arrested Mr Tohti at his home in front of his two young sons, who were forced to watch as dozens of officers raided their home. He was then effectively disappeared for over a month. Only on February 25 2014, did his wife, Guzaili Nu'er, receive formal notification that Mr Tohti was being held in a detention center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in Urumqi, Xinjiang Ui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and was being charged with separatism, a particularly serious offence. He has been refused access to his lawyer. We understand that he could face life imprisonment or even the death penalty if convicted on this baseless charge. We are particularly concerned that authorities are using Mr Tohti's website, Uighur Online, as a pretence for his persecution. Mr Tohti founded Uighur Online with the express purpose of promoting understanding between Uighurs and Han Chinese, and he has never advocated violence or promoted a political agenda. Instead, his website has served as a critically important counterpoint to the aggressive measures that Xi Jinping's administration has imposed against the Uighur people in the name of stability. Without dialogue, there can be no stability.

Human rights are of concern to all peoples regardless of frontiers,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is a fundamental human right recognised both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and by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Ilham Tohti has done nothing more than exercise the rights guaranteed to him by his country's own laws.Indeed, respecting and protecting human rights is not a detriment to any state, but rather a sign of its streng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stated that creating a harmonious and stable society is its goal. To do so, the country must allow writers, artists, intellectuals, and all its citizens to speak their minds freely and interact with each other and with the world through whatever platform they choose.

Releasing Ilham Tohti and other writers imprisoned for exercising their right to free expression, including Liu Xiaobo and Liu Xia, would show the world that China is a strong world power that accepts dissent as a crucial part of a healthy society. We know the Chinese people are ready to take this step. We hope their government is as well.

André Aciman
Edward Albee
Anthony Appiah
Ken Auletta
Paul Auster
Carl Bernstein
Judy Blundell
Giannina Braschi
Robert Caro
Roz Chast
Ron Chernow
Sergio de la Pava
Don DeLillo
EL Doctorow
Jennifer Egan
Deborah Eisenberg
Neil Gaiman
Peter Godwin
Barbara Goldsmith
Adam Gopnik
Philip Gourevitch
Beth Gutcheon
Molly Haskell
Aleksandar Hemon
Siri Hustvedt
Nicole Krauss
Chang-Rae Lee
Ariel Levy
Valeria Luiselli
Larissa MacFarquhar
Kate Manning
Kati Marton
Tess O'Dwyer
Francine Prose
Victoria Redel
David Remnick
Salman Rushdie
James Salter
Simon Schama
Stacy Schiff
Larry Siems
Andrew Solomon
Deborah Solomon
Judith Thurman
Lily Tuck
John Waters
Jacob Weisberg
Beau Willimon
Brenda Wineapple
Meg Wolitzer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4/04/50.html

=====================


我的父亲伊力哈木

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2013年2月2日,那时我们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即将登上飞往美国的航班。他要在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做一年访问学者,那时18岁的我,要与他一同前往,花几周时间帮他安顿下来。

当时我们已经办好了登机手续,在护照受到检查时等待着。边检人员仔细地核查我父亲的证件,又在电脑里输入了一些信息。突然,安全人员赶到,把我们拉出了队列。我们被关进了一间小屋,里面没有食物也没有厕所。安全人员禁止我的父亲登机,但是让我走了。我哭了出来,但父亲坚持让我走。

他告诉我要坚强,永远不要在别人面前哭泣。他告诉我,不要让任何人觉得我软弱,或者维吾尔人很软弱。

我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甚至还能不能见到他。

我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是一位经济学家和写作者,他为我们的民族维吾尔族大声疾呼。维吾尔是一个穆斯林民族,讲的语言属于突厥语族,传统的家园位于今天中国的西北部。他会在自己的网站上批评中国政府,后来他的网站被关闭了。在2009年7月5日,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发生暴乱后,他接受了西方记者的采访。在那场民族冲突中,有上百人遇难,另有数以千计的维吾尔人被捕。

那年夏天之后,我的家人就经常毫无理由地受到软禁、被当局讯问,电话通话也会遭到窃听。我给父亲打电话时,会听到噼噼啪啪的杂音。我父亲会开玩笑说,“警察叔叔要来了。”有两次,我放学回家后,意外地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我的家人们都被迫离开北京数天。去年11月,我的父亲在开车带两个弟弟去机场接奶奶的路上,安全部门的一辆汽车撞上了他的车,一名安全人员威胁说要杀了我们全家。

在那以后,我的父亲告诉我,“你现在还太年轻,我不希望你参与。你只需要知道,我做的是正确的事。”

大量的汉族人从中国其他地区迁居到新疆,许多维吾尔人对此感到愤怒,他们认为大批移民威胁到了我们的传统、语言和文化。极少数的维吾尔人与暴力事件有牵连,最近的一起是上周三发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火车站的爆炸和持刀袭击事件。

在上周巡视新疆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会采取“果断措施”打击分裂团体的“恐怖袭击”,然而政府却没能考虑像我父亲这样的人所表达的不满——他从未宣扬过暴力,只是呼吁向维吾尔族,以及中国所有的民族,给予平等和尊重。

三个月前的1月15日,我在印第安纳的住所传来了敲门声,来访者是父亲的一个朋友。他告诉我,我的父亲遭到了逮捕。我从自己的智能手机上得知,父亲已经入狱。我十分震惊,以至于都忘记了哭。

一连五天,我都联系不上家人。取得联系后,继母告诉我,父亲是在分别有4岁和7岁的两个弟弟眼前被逮捕的。没有人告诉她,父亲被关押在哪里,等了一个多月,她才收到逮捕令。逮捕令显示,他被送往了新疆的一所监狱,距离我们在北京的家千里之遥——罪名是“涉嫌分裂国家”。

任何一个认识我父亲的人都知道,这种指控多么荒唐。我的父亲热爱他的国家,也从未宣扬过暴力。他的网站发表过汉语、维语、藏语和英语的文章,目的是帮助我们的汉族邻居更好地理解中国的少数民族。他的目标是理解和公平。中国政府应当原意与他这样的人合作,而不是把他送进监狱。如果说他犯有什么罪行,那就是讲出了令人不安的真相。

我小时候,父亲接我放学时,我们会在回家的路上一起唱歌。我的弟弟们不能像我一样,和父亲一起唱歌了。他们还会做眼看着父亲被警察拖走、我们一家人被拆散的噩梦。现在,邻居中其他的孩子也不肯再跟他们玩了。我从美国给他们打电话时,他们哭着问我,还能不能再见到我。我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什么。

我不害怕。我的父亲很坚强、勇敢,最重要的是很正直。他保护了我18年。现在轮到我讲述真相,告诉大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怎样的信念,轮到我尽自己所能,在他远离家人之时保护他了。

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是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学生。她于5月5日前往纽约,代表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领取2014年度美国笔会/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2014 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
伊力哈木被捕四个月 工资被断 儿子天天思父患心疾

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今年一月中旬被捕至今已超过四个月,其家属没有接到任何相关消息。他的妻子古再努尔星期五表示,不久前接到校方通知,已停发伊力哈木的薪水,每月从其丈夫在银行的账户拨发两千元,作为两个孩子的生活费。而大儿子因思念父亲,心脏出现疾病。此外,伊力哈木的两个哥哥曾向警方要求会见弟弟,但被拒绝。

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以“涉嫌分裂国家罪”逮捕的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于今年1月15日被捕至今,已超过四个月。他的妻子古再努尔星期五告诉本台,4月25日接到校方一位处长有关停止支付其丈夫每月薪水的通知。她说:“他是25日发给我学校的通知,说学校把他(伊力哈木)的工资停了。他们说4月份开始,他的工资学校已停发。他们学校回答我说,伊力哈木这个事情与学校没有关系,因为是他自己的事,我们不负责。然后给我一份通知”。

这是当局又一次以经济手段向伊力哈木的家人施压。3月下旬,古再努尔购物时发现,丈夫的工资卡和银行账户被冻结,内有伊力哈木两个月、一万六千多元存款,校方的解释是“乌鲁木齐公安局冻结了这笔钱”。

据本台维语部消息,伊利哈木的大儿子健康状况不佳,医生诊断其患有心脏病。目前伊利哈木的两个孩子日夜受到警方监视,心理压力很大。

在民族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古再努尔说,目前仅仅依靠每月3000元工资,当局从伊力哈木的账户但每月拨发2000元,作为两个孩子的生活费:“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工资,我工资也不高,每月三千元左右。他的工资不给,就给孩子每个月两千元生活费”。

记者:这个钱是学校补助的还是从伊力哈木的户口里面扣的?

回答:他们说是(伊力哈木)工资里面的,好像是生活费,具体什么钱,我也不太清楚。

记者:听说孩子现在的健康状况不佳、身体不好?

回答:大儿子现在输液、吃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孩子的心脏不舒服。

古再努尔说,自从丈夫被捕后,两个孩子每天都在思念父亲,半夜醒来也叫“爸爸”:“他们现在总想着父亲,他们白天也在说,晚上从学校回来就说‘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你们不要着急,爸爸快回来了。我就骗他们,因为孩子的压力太大,大儿子因此生病了。我母亲也在这儿照顾”。

记者:您的母亲是从阿图什市赶过来的?

回答:对。

44岁的伊力哈木创办的“维吾尔在线”网站,以汉语表达维族人的诉求,并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力求增进民族之间的了解,消除分歧,让中文世界了解新疆问题的真实状况。当局则指他煽动国家分裂。目前被羁押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看守所。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曾就伊力哈木及他的学生被抓事件“深表关注”,而欧洲各国也曾向中国政府表达关注,海外人权机构多次敦促当局立即释放伊力哈木。

古再努尔说,最近一直没有丈夫的消息,包括李方平律师、伊力哈木的两个哥哥曾要求警方获准会见,但都被拒绝:“没有消息,律师打电话给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他们说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律师去也不让见人,要我们等消息。我老公的大哥、二哥也去乌鲁木齐,也不让见”。

记者:伊力哈木的大哥、二哥也去要求见人,但是也不让见?

回答:对。他们三月、四月都有去,他们也都不让见人。只好回老家(阿图什)。

本周二,古再努尔发现驻守在她家门口监视的警察,突然撤离。她说:“13日(星期二)下午五点左右,我回家看到家门口的人撤了,这两、三天我家门口没有人看守,其他地方有没有人,我不知道”。

目前,古再努尔及家人最关心的是伊力哈木在看守所内的情况,以及警方何时获准律师会见:“昨天15日已经四个月了,我们怎么办,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也不知道,等他们(警方)的消息”。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马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