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特约中国专栏作家塔特罗(Didi Kirsten Tatlow)近日撰文“毛泽东的魔咒及打破它的必须”


《纽约时报》特约中国专栏作家塔特罗(Didi Kirsten Tatlow)近日撰文“毛泽东的魔咒及打破它的必须”(Mao's Spell and the Need to Break It)。她在文章提到,过去2,000多年来,西安的兵马俑以暴君秦始皇的地下卫队幽灵般地存在着,透出的泠洌让人想起乔伊斯(James Joyce)的小说《尤利西斯》中的名句--“历史是一场噩梦,我正让自己苏醒”。

在中国,政治权利斗争渐增和经济改革不断糟蹋下,使这个国度逐渐从它的历史中苏醒。
随着人们对幸福和自由的追求,包括佛教、儒教、道教、民间宗教、基督教甚至巴哈伊教(Bahai)在内的精神信仰也在蓬勃发展。然而,宗教社会学界的泰斗贝拉(Robert N. Bellah)认为,如果希望通过一个与中国传统相连的全社会道德体系来建立真正的自由,首先要打破毛泽东的暴力思想。

现年84岁的贝拉先生刚结束了中国的访问,接受电话采访时他提到自己的新书《人类进化中的宗教》。这本书追溯了人类社会道德信仰的起源,探讨了世界主要哲学形成期--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间产生于色列、希腊、中国和印度的四种文化。
在这本书中,贝拉先生将毛泽东和秦始皇并列相提,两人都是法家思想的追崇者。法家思想认为只有严厉的惩罚才可以有效地统治人民,建立高效的政府。秦始皇焚书坑儒,其崇拜者毛泽东曾夸口说,他一手造成了更多学者的死亡。

他说:“要(中共)抛弃法家与毛的思想会是一项挑战,因为在整个毛掌权的时代早已根深蒂固,”“毛的照片还在天安门上,共产党试图将毛泽东思想分出好和坏的部分,但是对不起,这不行,必须要抛弃整个思想。”

贝拉先生说,他在中国知识份子和学生中看到的向前看的乐观性和相对自由的辩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中国民众在道德层面似乎没有归宿感,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并没有提供一个正常信仰所需的框架。

中共领导人是无神论者,他们自认为已经拥有了一套道德体系。“从幼儿园到大学,马克思主义被传授给每个年龄层的人,因此中共领导人认为他们拥有了一套信仰体系。事实上很多中国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个笑话,没有认真对待它,这对中共领导人来说是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必须面对一个事实,毛泽东是个怪兽,他是历史上最恶劣的人之一。”

他将中国现在的处境与二战后的德国和日本做了比较。

“奇怪的是,毛泽东的罪行和德国或日本的战争罪行很像。我认为德国人对他们在二战中的罪行达成共识,而日本人缺乏任何责任感。”贝拉先生也是日本问题的研究专家。

“中国对于150年前西方列强的侵占和二战时期日本的侵略有很深的自怜,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合理的。”“但是,上帝知道毛泽东的罪行不能归咎于西方人和日本人。中国有属于自己的罪恶,需要在意识形态和心理上有深刻的转变,这一点很难做到。”

为什么道德非常重要?因为暴政是行不通的。贝拉在新书中写到,秦王朝的短命证明了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一切都需要道德做基础。”

那么,做为日益重要的国际一员,中国的道德基础将是什么样子?贝拉提出了中国传统中对于天(上天)、礼(礼仪)、义(正义)的概念。

这本书强调的中国传统思想,在国营的《中国日报》最近刊登的一片文章里受到热烈响应。作者张先生提出,“礼”规定了统治者的权利,也要求统治者善待子民。“被统治者要遵守秩序,但如果统治者破坏契约,他们也拥有权利选择另一个统治者。”

贝拉说,重要的是,自我完善的儒家思想提供了“毫无疑问的道德资源”。

“我认为中国拥有足够的道德资源朝着好的方向前进,但你无法预测这些事情,因为共产党依靠民众的恐惧感来巩固它的统治。”“但总有一天只靠议论是不够的,必须采用更实际的方式。”

事实上,“如果中国要完全履行做为21世纪大国之一的责任”,必须要制定真正的道德标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