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尼山萨满》与萨满教


《尼山萨满》传说对萨满教的反映是多方面的。对萨满教由来的解释,对萨满祭祀“过阴”全过程的描写,满文神歌的大量保存等都在很大程度上展现了萨满教的思想、仪式、法术等方面。从宗教的角度看,《尼山萨满》传说不仅仅是一篇优秀的民间文学作品,而且是一部很好的萨满教“教科书”。她向人们展示的是一种形象生动、活灵活现的萨满教。


萨满及萨满教的由来,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理论问题。在《尼山萨满》传说中对此有所反映,满族《女丹萨满的故事》及其他东北少数民族的传说中都有类似的说法。比如:皇帝听了大臣这话,也有些后悔。便说:“女丹,你如果真是死得冤,我让你永远随着佛满洲祭祀时受祭。”皇帝说完这句话之后,皇宫的上空立刻亮堂了。从此佛满洲祭祀祖先时,旁边还要祭雕神,便是从这里来的。女丹萨满就是萨满的创始人。——(满族《女丹萨满的故事》①)从此以后,尼桑就成了更加有名的萨满。后来这个消息被清朝皇帝知道了,于是皇帝请她给亲戚治病。尼桑萨满却没治好。皇帝很生气、就把尼桑萨满用很粗的绳捆起来拥到九丈深的井里。传说尼桑萨满虽这样死了,但她并没有消失,后来鄂温克人的萨满就是继承了尼桑萨满。——(鄂温克族《尼桑萨满》②)于是,皇帝下了个旨意,传尼桑萨满到宫廷给国母治病。没想到,她费了好大劲儿,还是没治好国母的病。皇帝正好抓住这个借口,以谣言惑众,欺骗百姓为名,把她逮捕起来,用很粗的铁绳捆绑起来,然后扔进九泉之下。据说她往下沉的时候,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往上拽,由于她的头发长,又加上她使了一下法术,她的头发就露在地面上,露出了多少根头发,达斡尔族就有了多少个萨满。正因为如此,达斡尔族的萨满至今未断根,还有很多萨满给人们除灾灭病呢!——(达斡尔族《尼桑萨满》③)从上面所举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尼山萨满在萨满起源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在鄂温克传说中,她是萨满教的创始人。是后来所有萨满的先驱。在满族传说中,尼山萨满被皇帝封为“雕神”,永享祭祀。在达斡尔传说中,更是形象地将尼桑萨满露在地面上的头发根数来说明后来萨满存在的多少。《尼山萨满》传说中有关萨满来历的说法,尽管有些富于文学色彩的想象成分,但文学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却是真实的。

在萨满教中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早期的萨满大都由女人担任,而且这种现象对后来的萨满教有一定的影响。在《尼山萨满》传说中不管是尼山萨满(满族),尼桑萨满(达斡尔族、鄂温克族),还是一新萨满(赫哲族)、尼顺萨满(鄂伦春族,她们都是女性萨满。同萨满教一样,在神话中女性神祗也占有突出的地位。在满族创世神话《天宫大战》中,“天神中多数为女神,如果大小神职一一排列,能有三百余位女神”。④这种现象说明萨满教中的女萨满的产生与神话中的女神产生的历史背景是一致的。关于以女萨满为主的情况,在清代的《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一书中也有明文规定:“自大内以下,闲散宗室觉罗,以至伊尔根觉罗、锡林觉罗姓之满洲人等,俱用女司祝以祭”。⑤除此之外,对于紫禁城内居住的皇子,已分府的皇子及王、贝勒、贝子、公等人的祭祀也明文规定由女萨满担任。可见,女萨满主祭在萨满教祭祀中不但有悠久的历史,而且后来的萨满教也有所继承。

《尼山萨满》传说中的女萨满形象,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也反映了满族早期萨满教的实际情况。尽管《尼山萨满》传说历尽沧桑,从内容到形式上有所变异,但女萨满为主的内容并没有改变。早期萨满教以女萨满为主的事实说明,萨满教的产生是很久远的,至少可以追溯到母系氏族社会。萨满教祭祀以女子为中心正好反映了母系氏族社会中妇女在政治、经济及社会各方面的崇高地位。在原始社会中,将女萨满作为神来进行祭拜,甚至让她们参与开天劈地、创造人类的活动是不足为奇的,是那个时代所赋予她们的历史使命。

《尼山萨满》传说还为我们保留了比较完整的“萨满入阴起死回生”的祭仪。萨满教“入阴救命”的祭祀属于满族的野祭范围。自从清代乾隆年间《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公布后,满族的家祭完全向这个“典礼”靠拢,而野祭却受到了严格地限制,并且越来越被人所忘记。在这种情况下,《尼山萨满》传说却通过文学作品形式将其比较完整保留了下来。这对萨满教的保留无疑是一个贡献,人们可以通过这部世代相传的民间传说得以看到萨满教野祭的一些基本情况和特点。野祭对于萨满的要求是比较高的,通过野祭可以充分展示萨满那丰富多彩的“神技”。一个负责野祭的萨满必须要掌握“昏迷术”,即所谓“魂魄出游”、“神灵附体”;模拟术,即模仿各类神的形貌、动作;舞器术,即使用刀、枪、叉、棍等器械扮神;配合术,即与二神(扎力)的配合。

野祭的步骤一般可分为:请神、神附体、扎力赞神、送神等四个方面。⑥《尼山萨满》传说从尼山萨满在家被请开始,一直到入阴救回费扬古回到阳间,其间所展示的完全是一个野祭的全过程,并且占全部传说篇幅的四分之三左右。尼山萨满第一次求神附体,是在巴彦去请她时,她通过神灵之口说出了巴彦之子费扬古的死因及灵魂已到何处,第一次在巴彦等人面前显示了“神术”,致使巴彦等人连连称是。到了巴彦家后,一切准备就绪,尼山萨满开始了“过阴”的全过程。

请神:
尼山萨满穿上神衣,拴扎上腰铃、女裙,头戴九雀神帽,细身扭动好象阳春摇曳的柳枝,呼唤叫喊,声音高亢,或细语柔声,委婉动听。“和格亚格”喋喋不休地恳求说:和格亚格/石洞和格亚格/离开吧和格亚格/赶紧降下来吧和格亚格
神附体:
正在念叨的时候,萨满处于朦胧状态,神祗从背后附入身上,忽然咬牙喋喋地述说:和格亚格/站在旁边的和格亚格/为首的扎力和格亚格/大扎力和格亚格

扎力赞神:
告诉完了,疲惫地昏倒了,扎力纳里·费扬古迎上去使之躺下,整理了腰铃、女裙等,拴了鸡、狗,摆入了酱、纸等。他自己陪着萨满坐下,说着调遣神祗引导前来的话。
纳里·费扬古持男手教,喋喋不休地开始说他的话儿:青格勒济因格勒济/把蜡灯青格勒济因格勒济/熄灭吧青格勒济因格勒济/在今晚上青格勒济因格勒济/为了巴彦家的青格勒济因格勒济/塞尔古岱·费扬古青格勒济因格勒济/灵魂青格勒济因格勒济

送神:
尼山萨满带着费扬古,回到了巴彦家里后,大扎力纳里·费扬古把二十担水倒在尼山萨满鼻子周围,把四十桶水倒在脸的周围,拿着香,喋喋地说着请求醒过来的话:可、可库、可库/今晚可库/把灯蜡可库/盖熄了可库……说完,尼山萨满开始打颤,忽然站起来了。把她所到之处,以及带走的经过述说出来。她喋喋说道:德扬库德扬库/众人,众扎力听吧德扬库德扬库/巴尔都·巴彦你自己德扬库德扬库/一件一件听着吧德扬库德扬库/把你的孩子德扬库德扬库……
说完,就仰面倒下。大扎力又用香熏鼻子,才醒过来。

从请神后“神灵附体”到最后清醒过来,尼山萨满完成了整个“过阴”的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野祭所表现的那种较为固定的程序比较充分,那灵活多变的神歌和整个过程中出现的众多的细节都给人们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神歌是萨满用以表达神谕的主要方式,它在整个萨满教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神歌所包括的内容十分广泛,体现了萨满教对天地万物、自然现象、人类社会的全部认识,是萨满教宗教思想最广泛、最直接的反映。满族家祭的神歌一般比较固定化,特别是乾隆年间公布了《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之后,在宫廷、在民间神歌基本上都采用了那种一成不变的基调。比如,宫廷中的“堂子亭式殿祭祀祝辞”:⑦
上天之子/纽欢台吉/武笃本贝子/某年生小子/某年生小子(为某人祭则呼其人本生年)
今敬祝者/丰于首而仔于肩/卫于后而护于前/异以嘉祥兮齿其儿/而发其黄兮年其增/而岁其长兮根其固/而身其康兮神兮贶/我神兮佑我/永我年而寿我兮。
这种一味追求上古汉语句式的译文,读起来很别扭,也把满语韵味丧失殆尽。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程式化的特点,不外乎是先报神名(纽欢台吉、武笃本贝子),再报祭者(某年生小子),最后是乞求神灵保佑的套话(神兮保佑我)。

这种祭祀的神歌比较短,便于传说,而且每年所祭的神都是固定的,其神辞也是年年如此。在满族民间家祭中所采用的祭词也是比较程式化的。比如,满洲瓜尔佳氏的一段祭词⑧:
七位神主的神幌子供上/打糕、供物、年其香摆上/备好烧酒、甜米酒/家里养的猪干净好看/保佑长命百岁/猪蹄退净祭祖灵/神桌放在炕上/祭物样样摆上/保佑百年无灾/六十年无病。
这段译文比起宫廷神辞来要口语化得多,虽然在字句、段落上有一些区别,但是也不外乎是一些求神保佑的话,其中“保佑百年无灾,六十年无病”的套话,几乎在每一段神辞中都出现。而野祭的神辞却不是这样,尽管在所请的每一个神中,如鹰神,金钱豹神,虎神、火神、鸟神等,也有一些比较固定的描写和赞叹之词,但请下来之后是祈佑,还是治病,为谁祭祈,还是需要萨满寄兴编唱的。从《尼山萨满》中所保留下来的十六首神歌看,神词大部分是随着事件的发生、发展而演唱出来的,很难有固定的词语去套,而且每一首神歌都比较长,没有固定的格式。在神歌的音乐曲调上《尼山萨满》神歌也是各具特色,像“克兰尼克兰尼”、“和格亚格”、“德扬库德扬库”、“可库可库”等曲调的重复出现也是比较少见的。

比如:
德扬库德扬库/看门的德扬库德扬库/父老兄弟们请听德扬库德扬库/对你的主人德扬库德扬库/请去告诉吧德扬库德扬库/就说在门外面德扬库德扬库/来了个快要死的老人德扬库德扬库/说要见一见德扬库德扬库/区区之意德扬库德扬库/要烧纸德扬库德扬库
这首神歌是罗锅老翁在办费扬古的丧事时要求进去所唱的一段。其词很平淡,有什么唱什么,既没有什么固定的格式,也没有什么词语上的限制。这种叙事诗般的语言是比较灵活自然的,也是野祭神词与家祭神词的重要区别之一。

《尼山萨满》传说为我们留下了如此完整的大量的野祭神歌。对于萨满教的保留、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萨满教作为一种原始宗教没有象《圣经》、《古兰经》、《佛经》那样的经典,其神谕完全是靠萨满一代一代口耳相传。到了乾隆年间公布《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后,满族野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排斥,其神谕及祭仪也基本上失传了。虽然从民间到现在,在满族民间个别姓氏中仍有所保留,但给我们留下的太少了。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从清代流传至今的神本子、祭规等有关萨满教祭祀的材料,基本上都有有关满族家祭的。象《尼山萨满》传说中保留如此众多的神歌是十分难得的。所以,《尼山萨满》传说一但被公布于世,就立即引起了世界各国学者的极大兴趣,并且很快传遍了世界。尽管《尼山萨满》受人青睐的原因很多,但对于萨满教宗教仪式、神歌的保留不能不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

二 神在萨满祭祀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满语写作jari(扎力),与这个词相近的有jarimbi(念神歌),这个动词的命令式正好是jari。“扎力”一词很有可能是从这个词演变而来的。那么从中可以看出扎力的主要职能是配合萨满唱神歌与神对答,并且还要帮助萨满请神、送神。所以民间常说“三分萨满,七分扎力”,把扎力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尼山萨满》中的二神扎力在尼山萨满“入阴救魂”的过程中也起了重要作用。在选择扎力时,尼山萨满显得十分慎重。“过阴”开始时,从巴彦住的屯子里选了三、四个萨满,但都合不上尼山萨满的鼓点,只好不得不停止过阴,去尼山萨满住的屯子里请来了她的老搭挡纳里·费扬古。这个扎力为人异常随合,对手鼓和神词相当熟练,并且一个人既打手鼓,又打大鼓。在尼山萨满整个“过阴”过程中,扎力纳里·费扬古始终配合得很好。在请神时,扎力打鼓合着,尼山萨满“神灵附体”昏倒后,扎力整理了腰铃、女裙等,拴了鸡、狗,摆放了酱、纸等。他自己说着调遣神祗引导前来的话,手持男手鼓唱起神歌。从这里可以看出,扎力在萨满“神灵附体”后,所有准备工作都得由他去做,而且还包括引导神祗、诵唱神歌。

当尼山萨满将费扬古救回,回到巴彦家里时,大扎力纳里·费扬古又在尼山萨满的脸和鼻子周围倒水,拿着香唱起请求萨满清醒的神歌。最后,纳里·费扬古用香熏尼山萨满的鼻子才使她醒了过来,从而完成了“过阴”的全过程。在整部《尼山萨满》传说中,虽然对扎力纳里·费扬古的描写不多,但在“过阴”的关键时刻,在尼山萨满“来回于阴阳之间”生死关头时,他都起到了别人所起不到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却成了尼山萨满“过阴”成功与否的关键人物。所以,尼山萨满最后说:“若无好扎力就不成啊。”
总之,《尼山萨满》传说不仅是一部优秀的民间文学作品,而且是一部优秀的宗教文学作品。故事中不仅仅有曲折离奇、耐人回味的故事情节,而且还描绘了具体、生动的萨满祭祀过程,为人们认识和研究萨满教提供了形象生动的材料。

①金启孮:《满族的历史与生活——三家子屯调查报告》,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②吕光天:《鄂温克民间故事》,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③萨音塔那:《达斡尔民间故事选》,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④富育光:《萨满教与神话》,辽宁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⑤⑦[清]允禄等编:《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见《辽海丛书》第五册,辽沈书社(影印本),1985年版。
⑥富育光、孟慧英:《满族萨满教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⑧满洲瓜尔佳氏:《满汉合壁翻清神书一册》,1929年立。

[赵志忠 姜丽萍](原文发表于《满族研究》1993年第3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