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21日星期四

伊斯兰内部的改革呼声



自美国遭到恐怖袭击之后,伊斯兰主义就一直是学界,甚至是普通民众关心的议题。美国的穆斯林(信奉伊斯兰教者,被称为穆斯林)要在911遗址旁盖清真寺,更引起美国人对穆斯林问题的关注。

美国有多少穆斯林?由于美国的人口普查不可以问宗教信仰问题,所以对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准确的统计。穆斯林团体说,美国有500万,甚至多达800万穆斯林。但一些专家学者长期追踪研究,发现这些数字偏高。美国较知名的皮尤研究所(Pew)2008年2月公布的调查报告说,穆斯林占美国人口0.6%,美国现有三亿人口,即有180万穆斯林。

一般人想到美国的穆斯林,以为就是从中东来的阿拉伯人,其实不然。据2000年佐格比(Zogby)的民调,在美国的阿拉伯人,只有23%信伊斯兰教,其他70%以上是基督徒,其中42%是天主教徒,23%是正教徒 (Orthodox),12%是新教徒。

有研究说,美国的穆斯林四分之一是黑人,其余是从中东、南亚等来的移民及后裔。这次要在911遗址旁盖清真寺的伊斯兰教长,就是从科威特来的移民。他自称是“温和的穆斯林”,说盖清真寺是为了伊斯兰跟美国交流。但高达七成的美国人反对在911遗址旁盖清真寺,认为这是对遇难者的不尊重,甚至亵渎。尤其是这个穆斯林团体准备在911恐怖袭击十周年那天,把这个清真寺建成揭幕,更有向美国人挑衅的意味。

安华:“球”在人民这边


那么穆斯林中有多少“温和派”?他们能给伊斯兰世界带来变革吗?美国发行量最大的《华尔街日报》(是纽约时报的一倍)最近邀请了六位专家(其中四位是穆斯林)对此进行了讨论。
这四位穆斯林中,有马来西亚的反对党领袖安华(Anwar Ibrahim)。马来西亚是非阿拉伯的穆斯林国家,人口55%是穆斯林。安华曾任副总理,因被指控同性恋行为而遭起诉。西方观察家多认为这是党派斗争,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和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夫维兹(Paul Wolfowitz)最近在《华尔街日报》联手撰文,声援安华。因安华案最近将被宣判,令各方瞩目。戈尔和沃尔夫维兹是美国政治的两极,前者是民主党左翼,后者是共和党右翼。连他们自己也在文章开篇说,在所有政治问题上他们几乎都立场相左,但却一致认为,应呼吁安华案公平审理,这对马来西亚是否成为民主、多元的国家至为重要。沃尔夫维兹曾做过美国驻印尼大使,对南亚穆斯林国家情况比较了解,对安华案也一直关注。

美国政要对安华的声援是值得的,因从安华的这篇讨论文章可以看出,这位马来西亚反对派领袖,对恐怖主义、伊斯兰世界的改革等,都有独到见解。安华说,绝大多数的普通穆斯林,像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一样,也是重视家庭生活,祈祷和平与安全,平静地生活。而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他们反民主、反西方、反犹,自闭而不宽容,没有能力跟今天现代社会的其他社区共存。他们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不仅造成生命的丧失和亲人的痛苦,也严重伤害了真正伊斯兰教的信仰者。

但今天的解决方案,不应走极端:不是穆斯林都放弃伊斯兰教,也不是总夸赞伊斯兰文化遗产怎样辉煌,而是穆斯林社会应更强烈地谴责极端伊斯兰分子。但这还不够,穆斯林还应一致发出结束伊斯兰世界专制政权的声音,因为专制是阻止穆斯林社会和平与进步的最大障碍。安华的结论是,“球在人民一边”。

完全西化的穆斯林


穆斯林智库创办人、曾出版《伊斯兰主义者》专著的胡森(Ed Husain)认为,他属于“温和的穆斯林”,但他不喜欢这个称号,因为这好像他的信仰打了折扣。他认为这种提法有助于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做宣传,说他们才是正统的穆斯林,而“温和的”是打了折扣的。他觉得还是称他为“正常的穆斯林”比较好。他说自己是虔诚的穆斯林,也完全西化(fully Western),这两者可以统一。

前巴基斯坦驻英国大使、美国大学伊斯兰研究部主任、今年刚出版《来美国的经历:伊斯兰的挑战》一书的阿曼特(Akbar Ahmed)也认为“温和”与“激进”的分类不怎么好,因为这给人的感觉,多数穆斯林是好的,少数是坏蛋。他提出“伊斯兰三阶段论”:早期的伊斯兰处于“神秘主义”(Mystic)阶段,那个时候,在清真寺、犹太教堂、基督教会,信徒们同信一个上帝。第二阶段是“现代主义穆斯林”(Modernist Muslim),他们试图平衡传统和现代,为伊斯兰而自豪,但却不那么适应现代生活。这些“现代主义者”在二十世纪前半叶,都领导国家独立运动,如摩洛哥独立后的第一个国王,巴基斯坦的建国者等。但他们的现代化运动都失败了,因为无能和腐败。这个时候,经书主义者(Literalists)乘虚而入。他们认为,穆斯林的举止,必须符合七世纪的阿拉伯先知的教诲;伊斯兰正受到外部的挑战,必须防御,虽不是所有人,但很多采取暴力行动,如哈马斯、穆斯林兄弟会、塔利班等。阿曼特认为,这三类穆斯林的斗争结果将决定伊斯兰的未来。

不要美化暴力的教科书


在美国“巴尔的摩政策研究所”(PIPS)任资深研究员的哈米德(Tawfik Hamid)原是一名激进的伊斯兰组织成员,后来觉醒,成为改革派。他认为“温和”与“激进”是相连的定义,只有分清两者,才有助于支持前者,击败后者。他认为,激进的伊斯兰,不仅是恐怖主义,而且还通过清真寺的读经,传播仇恨,结果自然滋养出恐怖分子。这种经书传授,包括允许杀害不信伊斯兰教的人,摧残女性和同性恋者,反犹等。哈米德强调,仅仅谴责恐怖主义是不够的,穆斯林世界,还应该一致拒绝那种传播仇恨的“读经”,那种对不信伊斯兰的国家可以使用武力征服(圣战)、以使他们成为穆斯林国家的经书解释,必须改革、扬弃。因为这种暴力概念喂养了圣战主义者。

也许哈米德曾为激进伊斯兰分子,有第一手的体验,所以他大声疾呼,温和的穆斯林仅仅谴责恐怖主义是不够的,必须诚实地承认,伊斯兰的历史有太多的暴力和征服,清真寺的经书传授是有严重问题的。他的讨论文章题目就是“不要美化暴力的教科书”,强调只有正视这些弊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激进伊斯兰的问题。

四位穆斯林名家,尽管在“温和”与“激进”的定义上立场有异,但却异口同声,都谴责、痛斥极端伊斯兰和恐怖主义;同时对穆斯林社会有强烈的改革愿望,提出要铲除恐怖主义,必须先终结传播仇恨的清真寺经书讲授;更强调,只有结束伊斯兰世界的专制统治,宽容、多元、民主的社会才会产生。这些“温和”、更是理性的声音,代表着穆斯林世界的希望!(曹长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