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戳破中華民族的曠世神話──連DNA 都不具備的“漢人”,“華人”的概念不是自古就有,而純粹是為統治方便被梁啟超「發明」出來的



「中华民族」是近代中国人团结国家的重要口号,「汉人」、「华人」也成为如今重要的民族主义号召,而充满「中华民族史观」的歷史教育也成为巩固这套系统的工具了,但说穿了不论是「中华民族」或「中国民族」都是由梁启超所建构出来的概念,而「汉人」则是章太炎所提出。


在现代民族主义国家的设计里面,歷史教育的功能就是为了巩固民族主义。 在 19 世纪以前,德意志、法兰西、英格兰、义大利都是地理名词,而尚无政治涵义,当时的欧洲诸国都还是君主国大公国等,民众尚未接受义务教 育且大多文盲,也没有所谓的国家民族意识。
最早的义务教育始于普鲁士 大约在 17 世纪。但最初只是为了训练能在工业化社会的技术工人。 最早的民族主义起源于美国独立,必须注意的是这里指的 Nationalism 与华语的「民族」意义不同,美洲人是因为受到殖民母国的经济压迫才独立的, 因此他们的美国并不是建立在血缘上和文化上的差异,而是建立在地理与经济上的。
但是这并无大碍,民族主义只是想像的共同体,你认为我们是 同一国的那就是同一国的,你认为我们不是同一国的那就不是,不需要太 多的道理反而大多是情感的诉求。

在中华民国体制下早期的语文与史地教育就是在塑造共同体的教育,中华民族不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东西,而是梁启超弄出来的 ,它有点像是九二共识原本没有的东西,在事后生出一个名词把他套上去,就变成事实了, 而后再依照中华民族史观写歷史。 关于梁启超的中华民族创造过程: 1898 年秋他流亡日本之后,比较系统的研究了欧洲的民族主义论着,并结合 中国的实际,提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新见解。
1899 年,梁启超在《东籍月旦》一文中,破天荒地使用了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一词。 他在评介当时有影响的世界史着作时称这些论着「于民族之变迁,社会之情状,政治 之异同得失,……乃能言之详尽焉」。 又云:「着最近世史者,往往专叙其民族争竞变迁,政策之烦扰错杂」。 梁启超从这种民族竞争的理念出发,又大胆地提出了民族主义是近代史学的灵魂。
1901 年,梁启超发表《中国史叙论》一文,首次提出了「中国民族」的概念, 并将中国民族的歷史划分为三个时代:
第一,上世史,自黄帝以迄秦之一统,是为中国之中国,即中国民族自发达、自竞争、 自团结之时代也;第二,中世史,自秦统一后至清代干隆之末年,是为亚洲之中国, 即中国民族与亚洲各民族交涉、繁赜、竞争最烈之时代也;第三,近世史,自干隆末年 以至于今日,是为世界之中国,即中国民族合同全亚洲民族与西人交涉、竞争之时代也。
梁启超在这里反復用了三个「中国民族」,而且从宏观上勾勒出三个时期的不同特点, 显然是经过了较长时间的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
在「中国民族」的基础上,1902 年梁启超正式提出了「中华民族」。他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 先对「中华」一词的内涵做了说明。
其云:立于五洲中之最大洲而为其洲中之最大国者,谁乎?我中华也; 人口居全地球三分之一者,谁乎?我中华也;四千余年之歷史未尝一中断者,谁乎? 我中华也。
随后梁启超在论述战国时期齐国的学术思想地位时,正式使用了「中华民族」, 其云:齐,海国也。上古时代,我中华民族之有海权思想者,厥惟齐。 故于其间产出两种观念焉,一曰国家观;二曰世界观。
由「保种」、「民族」到「中国民族」,再到「中华」和「中国民族」, 梁启超基本完成了「中华民族」一词的创造。这是目前所见到的关于「中华民族」的最早词汇,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以上节录自《中国儒学网》-〈「中华民族」是谁首提的〉

东亚第一个民族主义转型的国家是日本 ,黑船开港 (1853)、大政奉还 (1867) 以及整个 明治维新运动 (约 1860~1880),在思想上就是民族主义导入日本岛国的过程。在这之前 的日本是幕府,更之前到处都是大名割据,可没有办法团结起来。 但是日本有一个好处就是在这列岛上有 1000 多年的共有歷史, 这个在当时的大清是完全没有的东西。
因此梁启超去了日本考察之后, 就想自己弄一个起来。 在梁启超发明中华民族的前几年,同盟会发起人之一,大学问家章太炎其实就先发明了汉民族。汉民族与中华民族的设计不同,中华民族是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所以袁世凯开国之初才会用五色旗,而革命党人喊驱逐鞑虏恢復中华,这里的中华其实比较接近汉民族主义的观点,但是汉民族主本身是以地理来区分的,也就是所谓的关内与关外。
但事实上就算是关内的这一群人,湖南人、两广、福建…… 每个地方的语言跟血统 也都是有很大的差异,当时甚至是过一个山头之后两个村庄所讲的语言就有所不同, 而且识字率极低 (2%以下),白话文也尚未发明,真正能使用文字的知识份子少之又少, 在连共同的语言都缺乏的情况下要推行民族主义根本是缘木求鱼的事情,这也就是大清没办法转型成功的真正原因。
很多人都认为大清在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的转型是因为只求船坚炮利不求改善儒教的传统, 其实问题不在儒教, 而是在于大清没有办法从一个君主制的多元帝国转型成为民族主义国家,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民族主义国家的威力非常惊人,它可以大量的徵兵,从民间搜刮很多资源,而不会引起民众太大的反抗(毕竟要相忍为国)但是大清本身是个君主制多元帝国,在关内的这一群人称统治者为大清皇帝,对蒙古人来说它是蒙古大汗, 对图博人来说他是转世活佛的册封者,大清转型成一个单一民族国家需要大量的时间想要在数十年间就完成民族国家的转型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此大清才会在要遭遇财政危机想要将铁路画为国有的「保路运动」+「湖北新军的叛变」的情况下倒台。 因为没有人想要「相忍为大清」所以大清就倒台了。
真正把中华民族普及是非常晚的事情,毕竟在大清倒台之后的 1912~1949 年间,几乎整个 东亚都一直在战争,加上外国势力进进出出,根本没有办法让义务教育和大型媒体来形塑 中华民族主义,而早期的中共是配合苏共的国际主义,甚至有消灭汉字全面採取西里尔 文字的计画,一直到毛泽东因为赫鲁雪夫批判史达林而和苏共翻脸之后,中共渐渐地走向 民族主义的路线上面把中华民族又捡起来用,也就是 1960~1970 才渐渐的把中华民族 普及了。在台湾应该比中国更早一点,大概 1950 年代就开始积极从义务教育上面将台湾 岛民思想改造成为中华民族主义者。
谈了这么多,回到一开始的歷史教育上面塑造民族主义的歷史教育是否是一种错误? 要从两个角度来看, 若你要从国家集体的观点来看,民族主义史观是必要之恶,因为 没有民族主义来团结国民,国民不会驯服于国家机器,你不可能为国而战或卫国而死。 这样的国家是积弱不振的,被侵略併吞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从个人自由的角度来看,歷史教育应该是教育歷史事实之后,提问让学生自行产生歷史解释,也就是说刺激学生思考的能力。 歷史有趣的地方是,它其实是非常多赛局的详细记录,因此我们可以利用歷史资料来研究赛局理论的各种可能。
(本文经原作者 常山七次郎 授权转载,并同意 BuzzOrange 编写导读与修订标题,原文标题为 〈 民族主义与歷史教育─以中华民国为例 〉。)
https://buzzorange.com/2017/02/02/roc-myth/


毁灭世界普世价值,传统文化,疯狂繁殖的蝗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