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21日星期二

毛泽东还是个巨贪——章士钊筹给毛泽东的两万银元到底干什么了?

章士钊筹给毛泽东的两万银元到底干什么了?


作者:大山无言  


1919~1920年间,先后有1600多名中国知识青年赴法国勤工俭学,李石曾、吴玉章、吴稚晖、张继以及时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功不可没。

这段时间里,蔡和森、毛泽东都在北京,也在忙这件事。但毛泽东轰轰隆隆组织不少人赴法勤工俭学,临要走时他又不去了。

去不去法国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想法,蔡和森、毛泽东这对同学好友一起在北京组织张罗这件事,毛却不去了,蔡和森不问毛为什么吗?这就像陈独秀、李大钊一起张罗着成立中共,临“一大”时,李大钊突然说我不参加,陈独秀不问李吗?但毛张罗一大气儿让别人去法国他却不去,似乎至今也少有人问。

毛张罗一大气儿让别人去法国他不去了也没什么,但有人为赴法勤工俭学的各地学生筹措的两万银元交给毛泽东,毛都怎么花得呀?“专款专用”是今天我们熟悉的用语,1920年时有没有这个词不知道,但为赴法勤工俭学筹措的钱该用在谁身上应该不是件复杂的事。

两万银元不是笔小钱,毛在北大红楼每月才八块银元,他得干200多年才能挣到这些钱。可是,这笔钱毛都交给他的同学和老乡们了吗?这笔钱都怎么花的,蔡和森知道吗?这些问题还真不好查了,因为蔡和森死了。

然而,蔡和森死了,当年赴法的人还有没死的。更重要的是:当年为蔡、毛等青年筹措到两万银元的老东西竟活进新中国,而且他还没忘当年的这件事儿。

“ 我们在北京,一边参加五四爱国运动,一边积极准备赴法勤工俭学,每天的生活都很紧张。我们都是些离乡背井的穷学生,家里无法接济,时间拖长了,吃饭就成了大问题。我们只好一面继续交涉,一面自己找点工作做……大约在1920年初,我同肖子璋等同志一起到了上海。因为还没有弄到赴法的路费,还是没有法子出国,只好在上海又进了一个湖南资本家开办的恒丰纱厂去作工。直到这一年的四月,熊希龄才在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同意贷款给湖南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此外还规定,到法国以后,要以勤工俭学之所得,于三年内储款还清。尽管如此,旅费问题总算是解决了,我们是非常高兴的。这次得到贷款的湖南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共有四十人。”(唐铎《回忆五四时期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

这段回忆看出问题了,这里怎么压根没提毛泽东手里的两万筹款呀?毛泽东手里的两万筹款都给谁了?是不是唐铎和肖子璋等四十人先出国了,毛后筹到的钱呀?

让我们再来看一段回忆。

“ 当时,大多留学生都从上海出发。为送别赴法留学人员,毛泽东先后在1919年3月、12月和1920年5月三赴上海。其间,毛泽东在上海主持召开了著名的新民学会半松园会议……在上海期间,毛泽东曾找章士钊帮忙,经章士钊热情相助,发动社会各界名流捐款,共筹集两万银元。”(廖冲绪《浅论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对毛泽东的影响》)

这段回忆谈到两个问题:一是毛1920年5月最后一次赴上海。二是毛确实经章士钊帮忙,筹集到两万银元。

那么,1920年5月最后一次赴上海送走的是哪些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呢?是唐铎和肖子璋等四十人吗?

“1920 年5月9日,我和肖子璋、肖拔、孙发力等同志一起,乘法国邮船‘阿芒伯西号’,离开熙熙攘攘的上海,踏上了赴法留学的航程。我们这一批赴法勤工俭学生约有一百三十多人,来自全国各地,其中湖南、广东、四川的较多。这些人中除少数家庭经济宽裕的是自筹款项,大部分都是向华工局或省教育会贷款解决旅费问题的。同船前往法国的,还有赵世炎和傅钟等同志。”

这里可以看出,唐铎和肖子璋等一百三十多人就是毛最后送走的一批人,但这里依然没有提到毛泽东手里的两万筹款。那么,毛泽东手里的筹款都给谁了?

这个问题几十年后毛自已作了解释,这个解释是章含之说的,相信章不会丑化毛泽东。

“1963 年起,毛主席以‘还债’为由,每年春节送父亲两千元,父亲坚决不要。我转达他的意思,对主席说父亲当年为他征集的两万银元不是他个人的钱,是社会各界响应他的呼吁,为青年学生赴欧洲深造而募集的,所以他不能接受主席的还款。毛主席听后大笑,说‘行老就是这个脾气!他这个人真是两袖清风啊!’随即,毛主席对我说:‘你这个共产党员也不懂我的意思吗?我哪里是真的还钱嘛!这钱是还不清的!那时候,党刚成立,经费非常紧张。行老这笔钱,我们派了大用场。一部分同志用这个钱去了欧洲,另一部分钱,我拿到湖南搞秋收起义,后来上了井冈山。这哪里是用钱还得清的?我是要给行老一点补贴。解放了,他没有那些财主给他钱花了,全靠工资。我知道他缺钱,他爱帮人忙,替共产党接济了不少我们照顾不到的人。我很谢谢他,要给他一点补贴才好。’” (章含之《跨过厚厚的大红门》)

这里毛泽东说“那时候,党刚成立,经费非常紧张。行老这笔钱,我们派了大用场。一部分同志用这个钱去了欧洲,另一部分钱,我拿到湖南搞秋收起义,后来上了井冈山。”

毛泽东的这个解释有没有问题?有问题。1920年中共成立了吗?

其实,1921年中共“一大”时,毛还不是中共党员。中共主要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之一李达后来曾回忆一大召开的情景时说:“毛泽东接到他的通知后,便邀上何叔衡来到上海。他俩找到李达后,李达问:‘你们是C.P.还是S.Y.?’毛泽东说:‘我们是S.Y.。’(C.P.是共产党的英文缩写,S.Y.是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英文缩写)李达说:‘我们是开C.P.的会,你们既然来了,就参加C.P.开会吧,会后回湖南就组织C.P。’”(王炯华着《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2月第一版,第465页。)

1921年中共成立,1920年毛还不是党员,怎么能说党的经费非常紧张云云?毛的这个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那么毛手里的钱到底给了哪“部分同志”?即使湖南籍的赴法学生不会都拿到你手里的钱,(四川籍的赵世炎、邓小平、陈毅、聂荣臻等更不会拿到了)你的密友萧子璋(萧三)怎么也拿得是贷款呀?蔡和森不说了,蔡畅、李富春、李维汉这些你的密友怎么无一人回忆你手里曾有过两万筹款?

另外,留法勤工俭学的筹款你留了一部分同谁商量过,又是谁同意让你拿走的呢?对了,蔡和森上船了,你也不必同谁商量了。问题是:1920年你就知道七年后你得用这笔钱秋收起义吗?1921年你参加“一大”后,前苏俄没月月给中共经费吗?几年里湖南党组织的经费用得是你毛泽东手里的钱吗?国民党宣传部任职期间你没每月一百多大洋吗?你和党组织说过你手里尚有多少勤工俭学剩下的筹款吗?

毛泽东应该这样对章含之说:这笔钱改变了我窘廹的生活,为我后来的革命活动,如走遍湖南考察农民运动提供了很大帮助。

但这么说似乎也有问题.

好了好了, 历史上的一些人和事最怕细心和考证,你一细心看,总会看出一些问题出来。即使看出一些问题你不说不写不问也就罢了,一说一写一问,遭人烦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