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台湾版《尼山萨满全传》简介

『尼山萨满全传』是满文尼山萨满故事的汉文翻译本。全书以满汉对照的方式排版,并且采用了海参威、海拉尔两种版本的尼山萨满故事。在翻译时,破解了原稿中的两百多项疑点,提出崭新的解读,让读者真实、深入、全面的了解萨满到地狱的追魂过程。

The book "The two manuscripts of the Manchu epic tale ‘NiSan saman i bithe’ " is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from Manchurian version. In this book, page layout is set up with Chinese-Manchurian cross reference. Two different versions of origional manuscripts are taken: from Vladivostok and from Hailal. Over 200 ambiguities in the manuscripts were resolved with new interpretation, thus readers will find this translation comprehensive, and will deeply understand the story of saman's pursuing a soul in his travel to the dead world, with full-scale aspects.

『ニシャン・サマン全伝』は満洲语からの中国语の翻訳书です。ウラジオストックとハイラル二つ异なる訳本を参考して、満洲语と中国语を互いに参照できます。作者は原稿の200以上暧昧なところに新しい解釈を提出し、読者にもっと深く、正しくサマンが魂求めるための地狱旅を理解できます。
 
译注说明
 
  近年来「尼山学」似乎相当受到满学界重视,研究『尼山萨满』的文章增加了不少,有欣欣向荣之势。不过俄籍访台学者李福清先生早就提出了质疑,他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的『汉学研究通讯』中认为,『尼山萨满』故事里还有两百多项疑点没能解决,这方面的研究还有待充实。这就点出了问题的核心了,如果不能了解『尼山萨满』的文字在说些什么,那么相关的宗教、文学、音乐、社会、民族等学术研讨,就好象盖在沙滩上的屋子,基础是欠稳固的。

  其实大家对『尼山萨满』的认识程度,可以从翻译文章中看出些许端倪。为什么尼山萨满作法时,要把大木桶丢进水里?满族媳妇会坐在西炕上吗?丧礼祭祀要准备七种物品是哪里的风俗?什么人有力气把仓库抬到院子里摆放?俄罗斯国有西方大学吗?以上问题的答案是:萨满作法时是把神铃丢进水里的,而不是丢大木桶,满语神铃与大木桶发音相似,早先的译者误会了。满族媳妇都坐在东炕上,这是满语口语里有东西互换的习惯,如果以为媳妇坐上了西炕,就是不知口语而产生的误解。丧礼祭祀要准备作七,这方面是满汉同俗的,并不是所谓的七种物品。祭祀时是把纸做的库官库钱抬到院里摆放,而不是去抬沉重的仓库。俄罗斯国在海参威设有远东大学,从来就没有西方大学,这还是对满语口语东西互换的误解。这正是李福清先生所说两百多项疑点里的少数几个。为了寻求更多答案,笔者即从书写满语及口语满语两个方向翻译『尼山萨满』,祈求对于以前版本中的疑点,提出崭新的解读。

  『尼山萨满传』相关研究甚多,直如汗牛充栋。然笔者能读到的全译本却不多,参考书籍仅如下数册:俄文译本一九六一年沃尔科娃『尼山萨蛮传说』、一九九二年雅洪托夫『尼山萨蛮传』、英文译本一九七七年诺瓦克『尼山萨满的故事满族民间史诗』、汉文译本一九七七年庄吉发『尼山萨蛮传』、一九八七年赵展『尼山萨满传』、二○○一年赵志忠『萨满的世界尼山萨满论』,另外韩文译本虽是久闻大名,但遍寻不获,所能看到的韩文资料都是间接从俄文、英文译本的注解中得知的。其中俄文译本是雅洪托夫先生一九九三年来台讲学时所赠,能亲炙俄文原版书籍,感受自是深刻。这本『尼山萨满全传』,就是根据那两本俄文书里的满文手稿翻译而成的。沃尔科娃『尼山萨蛮传说』构成了『尼山萨满全传』的上卷、雅洪托夫『尼山萨蛮传』则译成『尼山萨满全传』的下卷。诺瓦克女士翻译的英文译本,则是到南港中研院民族研究所现场借阅的。该研究所图书设备完整充实,对院外访客也乐于提供各种协助,特此志谢。

  为什么这本书叫做『尼山萨满全传』呢?全传之意是表示说,本书采用两种版本,海参威、海拉尔版本俱全。因为这两种版本一悲一喜,放在一起可以相互征引,无论比较、分析都很方便。据雅洪托夫统计,尼山萨满的故事满文抄本至少有十四种不同的变体,所谓全传,当然不可能顾全到这十四种,只能选择较具代表性的两种,让有心研究的朋友,在最短的期间内,就能大致掌握尼山萨满的精髓。两种版本原书手稿页数,已标示在汉文之上,读者可逐页对照,深入探索。至于作者,则以海参威版本署名的德克登额为代表。其实说唱故事是民间的集体创作成品,参与的人数极多,根本不可能找到单一的原始作者。通常都是只把最后具名的人士当成作者,算是权宜之计,不得不尔。

  在翻译的过程中,发现海参威、海拉尔两种版本所用的词汇大致是相同的,只是在满文拼音上,有时会略有差异。像海参威版本说的「niSan尼山」,海拉尔版本却是说「nisan妮三」,连主角名称都不能一致,那么两种版本即使放在一起,比对起来还是会让人感到困扰的。因此就把以下这十个词汇统一成一种写法,如「baldu bayan 巴尔杜巴颜」、「ahalji bahalji阿哈尔济,巴哈尔济」、「sergudai fiyanggU 色尔古岱费扬巫」、「heng lang San 恒朗山」、「niSan尼山」、「nari fiyanggU纳力费扬巫」、「fungtu酆都城」、「laihi赖西」、「julhen本命神」等,字数虽不太多,但已足以方便读者阅读了。倒是配角之类的名字,就不强求一致了。像海参威版本说的鬼名「kumuru骷墓髅」,在海拉尔版本却是说「humuru胡木碌」,大同小异,仍然保持各自特色,当然不必更改。

  『尼山萨满』本是口头相传的民间文学,有时相当粗犷随兴,不太注意语法细节。像后置词baru的前面,通常会接属格助词 i,而两种版本都不在意,有时写了,有时又没写。为了避免误解及错误示范,就帮忙将各个必须的格助词添加上去,到底是白纸黑字,草率不得。另外原书手稿笔误或遗漏之处,本书也会采取补救措施。原则上是,尽量由同一版本前后文中,找出类似的片段补上。如果本版本前后文中,找不到相似片段,就由另一版本中寻找解决之道,要是仍然无法解决,才由笔者自行校正。自行校正的部分,笔者都会在注释中详述理由,决不敢率尔操觚,务请读者明鉴。

  『尼山萨满』是一部满语的文学结晶,其中充满了满语的诗词、笑话、谚语、典故等绝妙好辞。但是对于翻译者来说,遇到了这种讲究韵律结构的言谈篇章,却并没有多大的发挥空间,因为这些东西在音韵方面又是无法翻译的。译者除了用注释强调说明外,似乎也想不出什么更高明的处理方法了。但是翻译工作总得进行,所以大致上原文的意思是要顾虑到的,而音韵方面,恕笔者才疏学浅,就只好徒呼负负而无法顾及翻译文词的押韵了。

满语的韵律,大部分出现在各个神歌及谚语里面,满语的六个元音,可分为阳韵、阴韵、平韵等三组,阳韵组包含阳韵a、老阳韵o、入声韵U,阴韵组包含阴韵e、少阴韵u、平韵组包含平韵i等。诗歌韵律又分为头韵、中韵、尾韵等三种。押韵的文词,除了有声韵之美外,对于朗诵者,也有帮助记忆的功用。例如海参威、海拉尔版本都曾经出现巴尔杜巴颜称赞尼山萨满的一句话:「二十个萨满不够看,四十个萨满也比不上」,除了文字对仗工整、通顺以外,这里二十、四十已经定型了,不可能换成四十、二十或是迨Q、一百,因为「orin、oilori、dehi、deleri」几个字是押头韵的,先是老阳韵o,再用阴韵e。头韵固定,整句就已经定型。同样类似的词句如「纳力费扬巫把二十担水倒在尼山萨满鼻子周围,把四十桶水倒在脸的周围」,其中「orin、oforo、dehi、dere」几个字也是押头韵的,也用上了老阳韵o与阴韵e。所以即使海参威、海拉尔,两地相距千里之遥,即使『尼山萨满』传唱多年,重点的地方却还相当一致,这不能不归功于韵脚的定词功效了。

  说唱文学要顾及观众的现场反应,因此逗趣的笑话,就是营造热络气氛必需的催化剂。在『尼山萨满』里,尼山萨满给人一种喜欢开玩笑的印象。尼山一出场,就误导巴尔杜巴颜,让员外以为老婆婆是萨满,害得员外到处去磕头,累出满身大汗。后来又跟蒙兀尔岱舅舅开玩笑,尼山把错误的叫鸡喊狗方法,告诉蒙兀尔岱舅舅,结果鸡、狗却都往回走,莫名其妙的追赶尼山萨满去了。把蒙兀尔岱吓得命都快没了,尼山才说出真相。这种做法一方面炒热现场气氛,一方面改善了以往一般人看萨满是阴毒的巫婆刻板印象,可说是一举两得,算是有点智能。其实尼山还说了一个晦暗笑话,有些像在打哑谜,似乎未曾引起一般人注意,乘现在翻译之便,顺势点破,供给大家参考。那就是在故事里的公鸡,被尼山安了个女性名称,却是「aSa大嫂」与「 gu小姑」。不只如此,尼山也让那只猎狗,编出了颇不寻常的名字,就是「coco阳具」和「oori精液」。

也许对照原书手稿,会发现叫鸡喊狗的声音,跟上述几个字不完全一样,不过这就是剧场文学精妙之处,总要有些避讳和影射,才会乐而不淫。后来蒙兀尔岱舅舅果然上当,还一派轻松的用起这些情色词汇来呼鸡叫狗,「动阳」、「动阳」、「消精」、「消精」的一直喊,让台下的满人观众乐不可支。即使在不同的版本中,类似的笑话依然存在,只要听得懂满语口语,自然会哈哈一笑。这就是当年满语世界的剧场文学,也是『尼山萨满』得以传播的一大助力。

  最后来谈一下翻译『尼山萨满』时,所采用的方法论。由于『尼山萨满』原书手稿书写得比较潦草,鱼鲁亥豕之处难免。所以无论俄文、韩文、英文、汉文译本,都会先加以校对,将之整理成通顺的满文后,才会再翻译成相对的语文,这种做法早已形成惯例,并无例外。只是在校对的过程中,难免会碰到找不到适当的字词对映的问题。为了不开天窗,以往译者或许常会在无计可施之下,随兴找一个词来凑数,并且注明疑似某字,而这也正是李福清先生所敢于指出,书中尚有两百多项疑点没能说明白的最根本理由。根据观察,其中就有不少的口语字,对只熟悉书面语的译者来说,这类字词极其陌生,所以更不清楚该往哪里寻找答案。本书的解决之道,是扩大搜索范围,深入李树兰着的『锡伯语口语研究』、『锡伯语简志』、山本谦吾着的『满洲语口语基础语汇集』和自行前往新疆调查的口语资料中反复钻研搜索。于是dalin就是「daliyan大口袋」、amten即是「amtun小俎」、barun等于「baran阵势」,果然找出了不少答案,算是有些收获。要知道详情,请直接参考书后的注释就会明白了。

另外使用计算机不厌其烦的功能,来协寻生字,也不失为一良方。只是计算机找出的字词,数量较为庞大,往往要耗费极长的时间比对,一项疑点花一天能找出答案来,就算是相当迅速的了。有时一个难解的问题,得考虑个三至五天,才会有答案。简直就像唐人作诗,「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似的,相当折磨人。不过再比对外文资料,发现这样比对出来的结果,效果确实不错,连许多以往译本认为无解的答案,都一一浮现出来了,这也是笔者觉得这种方法尚有其可取之处的主要原因。还有将理论与实际结合,也是翻译过程中一直在采用的方法。所谓理论,就是指前人的专业著作。

『尼山萨满』里面有不少字典上查不到的新字,需要在译本中作适当的诠释。一般译本不乏采取闪躲策略的,经常是含糊其词,不知所云。像「dagina sargan jui 空行母仙女」,一般译本就直接译为「仙女」,对dagina这个满文佛典用字视而不见。把「hanilambi观落阴」跟字典上现有的「kani随合」一字,视为一体,也翻译成「随合」。其实在英文译本里,很早就引用民族学大师史禄国所搜集的字汇表中的一个满语字「hanalambi去到死亡世界」,认为这两个字是相同的,当然不能用「随合」带过。有时字典里有释义的字,在『尼山萨满』里可也不能全盘接收。像「tonio神石」这个字,石光伟着『满族萨满跳神研究』里说得很详细,是萨满常用的法器,而字典里只说tonio是碁石,于是一般译本就直接译为「圆棋子」,也不想一想萨满拿了圆棋子要做些什么。「han元神」这个字的满文大家都认识,字典上说是「皇帝、可汗」,但是在『尼山萨满』里偏偏不能这么解释,而要说成「元神」。

据一九九一『满族文化』第十五期刊登的陈捷先「略述『尼山萨蛮传』中的儒释道思想」一文中所说,清代满人的萨满信仰,已经吸收了大量的汉人儒、释、道思想,早已不是一句「萨满教是原始宗教」的概念所能涵盖。因此错综复杂的「han元神」、「julhen本命」、「hanilambi观落阴」等汉人道家用语,已频频出现在满文作品之中,需要在翻译时仔细琢磨,作出适当的诠释。这是译者的权利与义务,无从回避。其实有的句子,即使连一个新字也没有,翻译的时候还是要注意言谈的对象是谁,才不会弄错了意思,而误导读者。例如卷上呆阿哥断气之后,阿哈尔济哭泣完了跟大家说:「巴哈尔济你自己领着大家,把呆阿哥的尸体好好引导带走,好吗?来人啊!我自己带着十个人骑马先行前往,去给咱们的员外老爷报信」,以往的译本翻译的是:「巴哈勒济你领着大家把呆阿哥的尸体好好地抬着慢慢地走吧!我带着十个人骑马先行,去给我们员外老爷报信」,译句把「elheo好吗?」、「jio来人啊!」这两个疑问词、命令词,收纳到了前面一句之中了,显然没有看出,「elheo好吗?」、「jio来人啊!」都是断句的地方,应断而未断,就会出问题。此处「elheo好吗?」,说话的对象,是巴哈尔济,语气是委婉的,属于平辈用语。而「jio来人啊!」诉说的对象,却已经转变成那「十个人」了,以阿哈尔济这种贴身仆役的身分,对一般家丁说话语气当然是威严的,属于命令用语。对象既然不同,译句当然要顺应情势,转变语气,才不致发生误译的情形。

  书译写完了,事情却还不能说全了。『尼山萨满全传』备有一个名为『台北满族网』的支持网站,网址是:http://homepage.seed.net.tw/web/taipeimanchu/,随时提供读者有关『尼山萨满全传』的最新消息,举凡建议、批评、勘误、研讨等活动,都可以在网站上进行。当然,习惯写信的读者也可以采用邮寄信函的方式来表达,效果也是相同的,连络地址写「台北县新店市宝兴路五八巷七号二楼映玉文化出版社收」即可。

  本书承蒙广定远先生特地在百忙之中,挥笔赐序,敬表谢意。封面内页的英文、日文简介,则是由内人映美带领子女为元、为芳合作添入的,发挥了家人同舟共济的精神。值得顺道一提的是,序言中所用的满文字体,称作康熙御批体,是由广先生领导的工作小组,推出的最新研发成果。这种字体在开发过程中,克服了满文草书经常偏离轴线,不易上下衔接的技术障碍,才能让龙飞凤舞的书法艺术,为计算机所确实掌握。由于以往似乎无人着重这一方面的研制工作,所以这次的展示,应该算是满文出版界的首例吧。字体母本仿自康熙当年流传下来的御批,先从多份奏折手稿中归纳出康熙批写的运笔神韵规则,再将之化为适当的各个字母。

虽然每个字母看起来都与一般字母相似,并无任何不同。但是,当这些字母再度由计算机选取而结合为文字的时候,康熙书法的特征就会跃然于纸上了。乍看之下,有如亲笔,是会令人有些惊艳的。康熙的书法特色是,字母s与ng很像,中轴线歪歪倒倒,a不突出、字尾i简化为一笔,圈近点远等,凡此种种,显然与大臣们的拘谨笔法,有着相当大的差异。论起康熙满文书法的神采、气势和意境,可说既完美又统一,气韵天成,有着帝王风范,显非常人能及。想学满文草书的人士,或许可以多加参考临摹呢。
------------------
书 名:尼山萨满全传

着 者:德克登额

译 者:张华克

审 阅:广定远

发行人:熊映逴

美 工:连玉兰

印 刷:巨大科艺股份有限公司

地 址:23145台北县新店市宝兴路45巷6弄7号2楼

出版发行:映玉文化出版社

电 话:(02)2914-7982 传真:(02)2915-3686

地 址:23145台北县新店市宝兴路58巷7号2楼

总经销:富育国际股份有限公司

电 话:(02)2219-2068 传真:(02)2219-2180

地 址:23148 台北县新店市中正路四维巷二弄2号4楼

电子信箱:fuyu8@ms67.hinet.net

实价:新台币四○○元

初 版:中华民国九十六(2007)年十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