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苏联〕M·沃尔科娃:《尼山萨满的传说》前言



〔苏联〕M·沃尔科娃 著 张铁山 译

手抄本《尼山萨满的传说》(《нишаньсаманибитхз》)①是一部满族文学的珍本。该传说的作者和创作年代尚不清楚。B·科特维奇在介绍手抄本的内容时指出,《尼山萨满的传说》以民间萨满教素材为基础,是“与民间创作紧密相联的满族文学作品之一”。②

满语教授A·B·戈列宾尼西科夫在首批报导和研究这部有趣的手抄本中作出了贡献③。当A·B·戈列宾尼西科夫从P·施密特那里得知在满洲有一部叫作《尼山萨满的传说》后,毅然决定要找到手抄本。为了找到手抄本, 1908年他到满洲旅行,跑遍了各地区。尽管有关女萨满尼山的传说故事在满族北部的满、索伦、达斡尔中流传得很普遍,但要找到传说的手抄本却是不容易的。许多人都记得尼山萨满的故事,并相互口头传诵。1908年—1909年, A·B·戈列宾尼西科夫终于找到了该传说的两种手抄本。

1908年,他从世代居住在默色尔村(位于齐齐哈尔市东北部)的满族人嫩德山·京凯利那里得到了《尼山萨满的传说》的第一种手抄本。A·B·戈列宾尼西科夫在自己的简短报导中称这部手抄本为“齐齐哈尔本”。该手抄本④共23页,大小为17×8·3cm,每页5行字,用粗糙的中国纸黑墨书写,为线装本。手抄本被A·B·戈列宾尼西科夫拆开,并用大开白纸粘贴。齐齐哈尔本以叙述简炼而有名,故事中完全没有描写成分,并且在事件中只叙述最重要的活动。

该手抄本并不全。抄本所讲述的尼山故事是从描述仆人打猎回到员外家里,带来了他的爱子死去的消息开始的,并以萨满与蒙古尔岱舅舅为员外的儿子商约寿命的场面而结束。齐齐哈尔本的特点是在抄本中词写得特殊。在一些情况下,现在时和过去时副动词形式写得不同,正如满语中所使用的那样,但与动词词干分开写。

第二种手抄本是戈列宾尼西科夫教授于1909年在瑷珲城附近从满族人德新格那里获得的⑤。瑷珲本《尼山萨满的传说》由两本组成,共50页, 24×21. 5cn,每页12行字,用粗糙的中国纸黑墨书写。第二本封面的中间有一幅用黑墨描绘的身着萨满服装跳神的尼山萨满像。瑷珲本比齐齐哈尔本较详细地描写了萨满游历阴间的经过。故事是用诗歌般的对比完成的,第一本的叙述更合理和平稳。瑷珲本也缺乏开头部分。是从仆人们用担架抬着快要死去的员外之子开始的。在第二本中故事的平稳被破坏,大量地减少了叙述,例如萨满的标志物死去这一事件只用一句话就带过了。

1909年, A·B·戈列宾尼西科夫报导了自己的发现⑥,对手抄本进行了简短的转述⑦,并对手抄本的内容和思想意义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该作品是现在用虚构传说体裁完成的唯一的文献。它详细描述了萨满教的宗教基础和仪式”。

四年后, 1913年戈列宾尼西科夫教授又得到了《尼山萨满的传说》的第三种手抄本。该抄本是满族人德克登格送给A·B·戈列宾尼西科夫的。当时德克登格住在海参崴,他是根据记忆记录了这个传说。

第三种手抄本共93页, 21·8×7cm,每页12行字,黑漆布封面,欧式装订本,原文只在正面用黑墨书写。封面的背面留有用铅笔写的注:“海参崴, 1913年”。扉页上写有满文题记:此抄本属于戈列宾尼西科夫教授。德克登格在抄本的最后一页上写有给A·B·戈列宾尼西科夫的献词⑧。
该抄本的原文有故事的头和尾,在情节发展的主要线索上与齐齐哈尔和瑷珲本相同,在叙述故事的事件中从头到尾都用的是一种体裁。

тзтзкз式的诗歌形式,对萨满旅行和活动的详细描述都非常有趣地展现了尼山萨满的传奇故事。

在翻译抄本的萨满部分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除了H·H·克罗特科夫⑨和A·鲁德涅夫⑩的论述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表有关满族萨满教的论著。

在原文的音译转写中,我们使用的是B·B·拉德洛夫、B·瓦希利耶夫和K·札列曼在《以俄文字母为基础制定的共同语言学字母符号》中提出的满文音译转写系统。

原文的音译转写是以满文书面语为基础的,因此一些词的读法与它们的音译转写有些不同。

抄本的出版在转写和翻译中得到了Б·И·潘克拉托夫和Е·П列别杰娃的帮助,在此表示深切的谢意。


注 释:

*注:本文由张铁山译自《尼山萨满的传说》,东方文学出版社,莫斯科,1961年俄文版。(编者注)

① A·B·戈列宾尼西科夫将此抄本的书名转写为《Нишаньсаманибитхз》。
② 见В·Л·科特维奇:《满族文学》,载《东方文学论文集》第2册,第125页,彼得堡,1920年。
③ A·B·戈列宾尼西科夫(1880-1941年)曾在海参崴东方学院讲授满语和文学。
④ 现藏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东方学家档案室(编号Ф75,ОП1,No,41)。
⑤ 该书抄本A·B·戈列宾尼西科夫于1936年交给了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现亚洲民族研究所)手稿部,现藏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手稿部满族手稿室,编号A124。
⑥ 见A·B·戈列宾尼西科夫:《满族文学片断简介》,批12-13页,海参崴,1909年。
⑦ 很显然,A·B·戈列宾尼西科夫曾打算出版手抄本的原文和译文。抄本原文的拉丁字母转写、出版前言的草稿和A124抄本的一半译文就可以证明这一点。见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东方学家档案室(Ф75,ОП1,No,41)。
⑧ 该手抄本现藏苏联科学院亚洲民族研究所东方学家档案室(Ф75,ОП1,No,40)。
⑨ 见H·H·克罗特科夫:《伊犁和塔城地区锡伯族萨满现状概述》,载《西方·东方·俄罗斯考古》卷二十一,第2-3分册。
⑩ 见A·Л·鲁德涅夫:《满族口语和萨满教的新材料》,圣彼得堡,1912年。

《民族文学研究》2001.3

1 条评论:

  1. Why Manchu people must to write iartn difficulte uigur scripts or chinese characters?It is better all manchus start to write in latin alphabit!Because latin scripts is too easy to people who knows chinese pinyn system,therefore you have to use latin alphabit when you start to renew your languge!It is good for tibetians,mongolians,hui musulmans,zhuan people and other 55chinese minorities!Because chinese characters only damage the eyesights!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