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2日星期二

《乌拉国简史 》----海西女真的发展及乌拉国的建立


书籍作者:赵东升 等著 图书出版社:永吉县委史办公室 出版时间:1992-07 印刷时间:1992-07-15 开本:32开 页数:167页  

 乌拉街叙事----乌拉国主布占泰

 乌拉部兴起
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 位于今天吉林市西南部,长春市东南部的小部落--锡伯国的驸马纳齐布禄带领一支人马离开了锡伯王,进入了松花江与辉发河交汇处的金沙河一带居住了下来,在松花江边修建了一个吉外郎城(一说弘尼勒城),自称扈伦国。

纳齐布禄,姓那拉氏,女真人。女真人是今天满族人的前身。明朝时,主要分为三部: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东海女真。建州女真分布在牡丹江、绥芬河及长白山一带;东海女真分布在黑龙江和库页岛等地;海西女真分布在松花江流域,因松花江大屈折处在元代称海西,故名。

纳齐布禄勇敢善战,征服了周边不少小部落,打下了扈伦国的基础,60岁时死去。他的儿子多尔和齐率众几经迁徒,南下到辽河流域,扈伦国日益强大,很多女真人都归服于他,并推举他为尚延(盟主),多尔和齐成了扈伦国第二代王。多尔和齐的儿子佳玛喀继父职任第三代王。佳玛喀有弟弟叫硕朱虎,他生有都尔喜、扎拉布、速黑忒、绥屯四子,他们也是纳齐布禄四世孙,老大都尔喜继任为第四代扈伦国王。兄弟们势力强大后,都逐渐外迁,都尔喜则一直居于今吉林市北乌拉街镇对岸土城子村一带,后因水患,率众迁置乌拉街,重建乌拉古城。

明朝中叶,明景泰二年(1451),蒙古汗王脱脱不花率三万鞑靼兵侵扰辽东,都尔喜为鞑靼兵所惧,率众出逃,扈伦国解体,扈伦最大的四个部落乌拉、辉发、叶赫、哈达开始各自为政,乌拉部形成。乌拉在满语中意为“沿江”,乌拉部即为沿江的部落。

都尔喜的三子古对珠颜,自立乌拉部并做了首领。传位到其孙子布颜(纳齐布禄的第七世孙)。这布颜很有一番作为,他征服乌拉诸部,于嘉靖四十年(1561),建立了统驭广阔,疆域东至图们江流域及东海,东北至乌苏里江一带的乌拉国,称王于洪尼罗城(今乌拉镇的旧街村),布颜成为乌拉国主。

布颜重修城池,把辽金时的乌拉古城称为“内罗城”,在城的东、北、南三面筑有周长6000米的外城,称为“外罗城”,内城以白花点将台为核心,圈以土筑围墙,称为“紫禁城”,其周长788米,东西边长193米,设南门一座,从紫禁城到外罗城北、南边长各201米,只居住王子、贝勒和兵将,无有居民百姓。布颜死后,其子满泰继为贝勒(贝勒,满语,相当于王或诸侯),满泰在松花江上游东岸建乌拉都城。

九部联军伐建州

明朝万历十一年(1583),建州女真的一个部落首领努尔哈赤起兵,仅5年时间,即统一了建州。万历十五年(1587)六月,努尔哈赤在呼兰哈达(今辽宁省新宾县)东南加哈河、硕里加河两界中的平岗筑城三层,“建衙门楼台”,又颁定国政,立禁约法,自称淑勒贝勒,这引起邻居海西女真各部的不满。万历二十一年(1593)九月,海西的叶赫、哈达、乌拉、辉发四部,联合蒙古科尔沁、锡伯、卦勒察三部,以及长白山珠舍里、讷殷二部,集合3万余大军,分三路大举进攻建州女真。

为了联盟对付建州女真,乌拉部贝勒满泰为弟弟布占泰聘娶了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哥哥布塞的女儿东哥。叶赫部出于结盟的需要,同意了这桩婚事,并接受了满泰的聘礼。于是,布占泰以叶赫女婿的身份,率三千乌拉兵加入了九部联军。

九部联军扎大营于浑河北岸,向扎喀关(今辽宁新宾境)、古勒山一带推进。努尔哈赤得到报告,带领所部将士迎战。他指授方略,确定了居高临下,依险固守,诱敌深入,以伏兵致胜的作战计划。同时,临战前进行了周密的布置:令部将在赫济格城相对的联军必经之地古勒山上,据险设兵;又在入山道路两旁埋伏精兵;在山险要隘处置滚木雷石等器械。交战开始,叶赫部布塞、那林孛罗连续两天对赫济格城发动攻击,双方损耗极大。在关键时刻,努尔哈赤登上古勒山,派大将额亦都率精骑百人到赫济格城诱战。额亦都至赫济格城交战,然后佯败退。叶赫卜寨等带领大军追杀,直至古勒山下,各路兵马争相而上。他们背对浑河,仰攻古勒山。努尔哈赤指挥山上的兵士奋力拼杀,滚木雷石齐下,布塞躲避不及被砍杀,那林孛罗见状昏倒。联军失去主帅,各自夺路而逃。数万联军拥挤于河边沼泽或山间狭途,混乱不堪。努尔哈赤趁机督伏兵四面杀出,联军纷纷落水溺死。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见其兄被杀,吓得跌下马来,被手下救了回去。建州兵一路追击至百里以外,大获全胜。

此战,努尔哈赤沉着应敌,斩叶赫部首领布塞等联军将士4000多人,擒乌拉部布占泰,获战马3000匹。古勒山之战,是明代女真各部统一战争史上的转折点。它打破了女真九部军事联盟,改变了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力量对比。努尔哈赤自此“军威大震,远迩慑服”。
布占泰因祸得福
九部联军惨败建州女真于古勒山。乌拉国统帅乌拉那拉·布占泰被建州士兵俘获。建州士兵不知道布占泰的身份,正欲拔刀杀之泄愤,布占泰大脑机灵来得快,马上向那群士兵表示愿意出钱给他们,请他们保全性命。于是,士兵们将其带至努尔哈赤面前。布占泰见站在自己面前威风凛凛的人努尔哈赤,于是说出自己是国主满泰之弟、乌拉二贝勒的实情,并且表示“生死唯贝勒(努尔哈赤)命”。接着,叩首不已,请求免死。此时,努尔哈赤也有意缓和两部的矛盾,为日后与周边和解做铺垫,于是同意了布占泰的请求,“遂解其缚,与以猞猁狲裘”,将其“恩养帐下”。为了拉拢布占泰,努尔哈赤将女儿穆库什许配给布占泰为妻,又让弟弟舒尔哈齐也将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

布占泰之兄满泰贝勒曾多次派遣使臣,到建州请求赎回布占泰,努尔哈赤始终不答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满泰无可奈何,只好把布占泰贝勒的二十多名家属送往建州。

可叶赫部就没有这样幸运了。后来,叶赫部贝勒纳林布禄向努尔哈赤索要兄长布塞的尸体。努尔哈赤竟然亲自将布塞的尸体割下一半,送还给了纳林布禄。纳林布禄受了惊吓和侮辱,又哀伤兄长惨死,日夜啼哭,不久也抑郁而死。也从此,叶赫与建州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布占泰居建州三年多后,乌拉国内乱,国主满泰被部下所杀。努尔哈赤见时机成熟,立即派部将图尔坤黄占、博尔昆费扬古率兵护送布占泰回乌拉国继位。可是,布占泰的叔父兴尼雅贝勒想乘机会夺袭乌拉部首领的职位,他见布占泰回来了,就想谋杀布占泰。布占泰在两位建州护送大臣的协助下,打败兴尼雅等人,成功继位为乌拉贝勒。

返回乌拉部初期,布占泰仍与努尔哈赤建州部保持友好关系。当上国主不久,布占泰就将自己的妹妹滹奈嫁与建州的舒尔哈齐为妻。为报答努尔哈赤帮其当上国主之恩,布占泰率部众将俘获努尔哈赤所属的安诸拉库、内河二路部长的罗屯、噶石屯、汪吉努三人抓获,招还二部人众归还努尔哈赤,受到奖赏,“赐甲胄五十,敕书十道。”万历二十五年(1597)正月,乌拉与建州结盟。
布占泰贝勒主动结交建州的目的还在于增强自己的声威,发展、壮大乌拉部的势力。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十二月,布占泰又率领三百多人前来朝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也回以礼相待,送给盔甲五十副,敕书十道。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十一月,布占泰又将其兄满泰之女阿巴亥嫁与努尔哈赤。阿巴亥后来成为了努尔哈赤大妃,为努尔哈赤生下英亲王阿济格、睿亲王多尔衮和豫亲王多铎。

双方的交往、结盟为双方的迅速发展壮大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和时机。这一期间,布占泰利用相对和平的环境,迅速发展乌拉部。

群英怒发为红颜

“九部之战”大败后,扈伦四部纷纷遣使向努尔哈赤通好,叶赫部首领布扬古还表示愿将死于“九部之战”的布塞之女东哥许配给努尔哈赤。这东哥姓叶赫那拉氏,明万历十年(1582)出生于叶赫部。据说,她出生时,叶赫部的的萨满(巫师)看到她后预言说:“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果然,东哥长大后成为绝代佳人,她的美貌名扬女真各部, 有“满蒙第一美女”之称,引无数位英雄竞折腰。努尔哈赤听说叶赫部把第一美女许配给自己,当然心花怒放,立即下聘定亲。可此时,东哥的姑姑孟古已经嫁给了努尔哈赤,如果她嫁过去,那就是要与姑姑共侍一夫了。性情刚烈的东哥死活不嫁,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不仅如此,发誓为父报仇的东哥还说出一句狠话:“努尔哈赤是我的杀父仇人,谁能够杀了他,我就嫁给谁!”
事实上,这在东哥的婚姻史上,已经是第三度订婚了。九岁时,哈达部歹商贝勒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前来求婚。父亲布塞便把他许嫁给哈达部歹商贝勒,然而这只是一条美人计。在迎亲的路上,歹商被布塞的叶赫部伏兵所杀。随后,叶赫部又将东哥许配给布占泰,以使他能够参加“九部之战”。当布占泰三年后被释放回来打算迎娶的时候,东哥却早又被许配给了努尔哈赤。布占泰为此十分恼火,决心和努尔哈赤一争高下,夺回属于自己的女人。就在两位英雄为美人一争高下时,叶赫部又毁掉东哥与努尔哈赤的婚约,把东哥许配给了哈达部贝勒孟格布禄。订下婚约后,孟格布禄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五月向努尔哈赤宣战,九月,孟格布禄兵败,向努尔哈赤投降。努尔哈赤找了个借口把他给杀了,两年后,哈达部彻底被努尔哈赤吞并。

孟格布禄的结局并没有让垂涎东哥美色的男人们停下脚步。万历三十五年(1607),叶赫部又将东哥许配给辉发部的贝勒拜音达理,这拜音达理本来与努尔哈赤之女有婚约,却因东哥而毁约,怒火中烧的努尔哈赤带领建州兵攻打辉发部,很快就把辉发部灭掉了。
接着,叶赫部又让东哥再次与布占泰订婚。布占泰听说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乐得忘乎所以,为努尔哈赤进攻乌拉留下了口实。

乌拉部势力大扩张

布占泰是一名颇有作为的首领,说武的,善于弓马,标悍异常;讲文的,能审时度势,既坚持军事战略,又采取灵活的外交手段。他在建州三年多,偷偷地学习了许多努尔哈赤治国强兵政策。成了国主后,布占泰积极治兵,以求发展。努尔哈赤在南方治国强兵,扩大地盘,他在北方设法壮大自己的势力。对外以联合叶赫、科尔沁蒙古为主,对建州基本上采取和平相处的方针,把主要精力放在壮大乌拉部上。为了维护有利于乌拉王国的发展环境,他采用政治联姻的方法,三次把乌拉王国的女人远嫁建州。

布占泰治国强兵的方针,受到王国内部一些短见人士的反对,满泰的子孙就很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讥笑布占泰不知好歹,不会享受荣华富贵,偏去整军设防。事实上,在当时各部争强的形势下,布占泰的作法是有见识、有成效的。

在建州三年居住期间,布占泰亲眼目睹了努尔哈赤由于征服其他部落而迅速壮大,他也决定借鉴这一做法,将收取“藩胡”(朝鲜官府对进入朝鲜地区牧耕居住的女真人的称呼)”作为重要国策。在努尔哈赤大肆扩张、攻城掠地,在暂短的时间内,几乎把朝鲜会宁以西的各部女真都收归了建州,兵力大为增强,大有把东海女真也收归囊中之时,布占素担心东海各部都被建州夺去,于是积极向朝鲜六镇(系指会宁、稳城、钟城、庆源、庆兴、茂山,皆在今咸镜道北)的钟城、稳城、庆源周围的“藩胡”各部进兵。在朝鲜六镇 “藩胡”问题上,与努尔哈赤发生了激烈的争夺。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九月,布占泰兵分三路。以二路向钟城(今朝鲜咸镜道北境内)进攻,将东海钟城近地的女真各部“焚荡”无遗,获取牛、马五百多匹,男、女人口数以千计。同年十二月,又以大兵向稳城女真进攻,并直捣庆源周围,大掠而归。
    布占泰自己的力量不足,每出兵必请叶赫、蒙古各部协助,并许以好处,因此,攻势迅猛。到万历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七月,布占泰的兵锋所至已达玄城(奚关城)女真各部了,并且水、陆并进,人、畜、谷物等尽行掠取、迁移。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正月,又发兵攻取瑚叶路(今俄罗斯滨海边区达乌河流域)诸部。

经过短短六七年,乌拉军力已有很大提高,士卒增多,军械精良,“甲胄、戈剑、战马极其精健曾未所见”,“其进退合战之状,颇有纪律,有非昔年杂胡之比”。这一时期,朝鲜六镇周围及东北各部女真都听从布占泰的号令。布占泰实力大增,已今非昔比,具备了同努尔哈赤一争高下的条件。

乌碣岩之战

乌拉王国的势力在布占泰经营下,逐步强大起来,布占泰开始实施卧薪尝胆的策略,以报复古勒山大战战败被俘险些被杀压在心中的仇恨。于是,他西联蒙古,南结叶赫,对建州形成夹击之势。正因为他野心勃勃,与野心更大的努尔哈赤产生矛盾在所难免。于是,在双方同盟的六年后,矛盾激化了。

万历三十五年(1607)春,已投奔乌拉部的东海女真瓦尔喀部蜚悠城主策穆特黑前去投靠努尔哈赤,述说其部在投奔乌拉布占泰后,屡次遭到布占泰的羞辱,希望投奔建州,归顺太祖努尔哈赤,并将自己领地的军民迁入建州领地。机会难得,这正是和东海女真争高下的好机会。于是,努尔哈赤命令舒尔哈齐、褚英、代善率费英东、扈尔汉、扬古利三员大将,以三千兵马即刻赶至蜚悠城收服部众。布占泰闻讯后,当然不愿意把自己吃到嘴里的肥肉再吐出去,派其叔父博克多率一万余兵马前往截击。双方在图们江畔的乌碣岩(今朝鲜境内钟城附近)展开激战。

乌拉兵人多势众,建州军远道而来,人少力单单,兵士们有些害怕,褚英、代善见众兵畏敌,便鼓励士兵们说:乌拉布占泰是我军的俘虏,曾经铁锁系颈,免死以后被放回去的。他的兵虽然多,我们汗父素有威名,这一仗我们必胜。众兵士听了,欢跃振奋,士气大振。两军交战,结果乌拉军大败,勇猛的代善在阵前斩了乌拉主将博克多父子,乌拉副将常柱父子及胡里布也被俘。此战,建州军斩杀乌拉军三千余众,获得马匹五千余,获甲三千余。

乌碣岩之战是努尔哈赤和布占泰第一次单独进行较量,“悍勇无双”的布占泰不是“老谋深算”的努尔哈赤的对手。乌碣岩之战是努尔哈赤发展历程的一个重要里程,此战进一步增强努尔哈赤的力量并削弱乌拉力量,努尔哈赤得到精兵五六千人和大量的甲胄战马,自此后,其势大盛,远近部落几近降服,周边只有乌拉和叶赫还没有归到他的挥下。

乌碣岩大战失利后,布占泰派出使臣前往建州见努尔哈赤,面陈自己的悔过之意,表示愿意重新修好。为了表示诚意,布占泰当着努尔哈赤使臣的面,将叶赫部贝勒纳林布禄支援他的五十余人全部杀死,以绝盟于叶赫。布占泰在给努尔哈赤的书信中写道:“我数背盟,获罪于君父,若更以女子妻我,抚我如子,我永赖以生矣!”恳请努尔哈赤不计前嫌,并将宗室女子再嫁给他,他将永久地遵守誓言,与建州友好。努尔哈赤原谅了布占泰,同意了他的请求,将宗室女子又一次嫁给了他。这已是布占泰第三次娶努尔哈赤家族女人为妻了。

可是,布占泰不是久居人下的人,事隔五年,布占泰又一次背盟,和努尔哈赤对阵。

乌拉城破

为了打破布占泰和努尔哈赤这种可怕的联盟,叶赫又打出那张屡试不爽的“王牌”,将年近30岁的东哥再次许给布占泰,声称,东哥之所以一直未嫁,就是在等着布占泰。当年,为了东哥,布占泰参与攻打努尔哈赤,兵败被俘。如今,十几年过去,布占泰虽已为夫为父,但面对东哥的诱惑,失去了理智。他竟“以鸣镝箭射所妻太祖女”,用苍头箭(一种惩罚人时用的无箭头的箭)射向努尔哈赤的女儿穆库什的后背,将她折磨得遍体鳞伤,公然向努尔哈赤挑衅。万历四十年(1612年)九月,布占泰又率兵劫掠建州所属的虎尔哈路,掠取人畜而还。这两件事让努尔哈赤脑怒不已,面对布占泰背盟的逆行,努尔哈赤决定亲自率军征乌拉。

据《清史稿》记载,“庚申,兵临乌拉河,布占泰以所部迎战,夹河见太祖军甲胄甚具,士马盛强,乌拉兵人人惴恐,不敢渡。”努尔哈赤率大军沿乌拉河下行,攻取了乌拉部的五座城堡,兵临乌拉城下。他命令建州军攻乌拉城北门,焚其粮,毁其城,决意灭亡乌拉部。

面对强大的建州军马,布占泰无奈,几次派使臣去见努尔哈赤求和,努尔哈赤拒不接见。布占泰只得亲自去见努尔哈赤说:“乌拉国即父国也,幸毋尽焚我芦舍,粮草”。向努尔哈赤叩首请罪,悲哀至极。努尔哈赤立马于河中,数落着布占泰忘恩负义的种种罪状。布占泰见此举仍然没能打动努尔哈赤进军的决心,使哀告努尔哈赤说:“谗者离间,使我父子不睦。我今在舟中,若果有此,惟天惟河神其共监之!”布占泰的这一举动又一次打动了努尔哈赤的恻隐之心。努尔哈赤让布占泰以其儿子为质,率军回返建州。由于对布占泰反复背盟存有戒心,在大军撤回时,努尔哈赤留下了一千军马驻扎在乌拉河边的麻虎山上,以监视布占泰的动向。

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见布占泰不仅不送人质到建州,反而再次背盟,将女儿萨哈廉、儿子绰启鼐和十七大臣的儿子准备送往叶赫部,并决意聘娶叶赫东哥,努尔哈赤得知消息后大怒,亲自统率大军再征乌拉。

   建州军攻乌喇,连下三城。布占泰率军三万,欲与努尔哈赤决战。努尔哈赤希望再度招抚布占泰,但其诸子与帐下诸将皆不同意。于是,努尔哈赤下了决战的命令。

战斗异常激烈。在城外,布占泰组织乌拉军结阵,与建州军接战。“两军距百步”,乌拉兵以弓矢猛射建州军马,力图扭转战局。双方“矢交如雨,呼声震天”。箭雨中,努尔哈赤与部将皆弃坐骑,躬身入阵,率军展开搏杀。“乌拉兵大败,死者十六七”。建州将士一举击溃了乌拉军的防线。布占泰率军向城内退却,建州军紧追不舍。建州军乘胜攻入乌拉城,努尔哈赤坐在西门楼上,命竖起了建州的旗帜。

此时,布占泰麾下士兵已不足百人,退至城下,见建州军旗帜,慌忙奔逃。又遭遇代善所部截击,乌拉兵一触即溃,布占泰“仅以身免”,单骑投奔叶赫部。乌拉城破,布占泰的妻子儿女皆陷于建州之手。
客死叶赫

布占泰投奔叶赫后,为了躲避追杀,在叶赫贝勒金台石的安排下,藏匿到赫尔苏河源头处,修筑屋室隐藏起来。国破后的乌拉部族众,得知布占泰已逃至叶赫,有一些前往投奔,更多的是在努尔哈赤的抚谕下,改投了建州。布占泰藏匿叶赫,一直不出来,努尔哈赤的心病未除,他多次派使臣前往叶赫部,面见金台石,索要布占泰。可是,金台石全然不买努尔哈赤的帐,并让使臣转告努尔哈赤,要想索要布占泰,除非以兵来取,否则休想办到。努尔哈赤部欲出兵叶赫,然而明廷已对他采取了军事防范措施,派出大军时刻会支援叶赫,打击自己,只好作罢。

此时的布占泰还想着东哥婚约的事,然而眼光极高的东哥根本就没把败军之将布占泰看在眼里,她拒绝履行婚约。又气又羞的布占泰郁郁寡欢。1618年,布占泰客死叶赫部。

为了使布占泰早降、拉拢乌拉败部归附,努尔哈赤选择布占泰最小的儿子洪匡为那拉氏的继承人,领有乌拉城附近的一块小地方,默认其为“布特哈乌拉贝勒”。其余乌拉王族则编入努尔哈赤的正白旗,由布占泰第六子茂墨尔根统领。

洪匡是公主所生,与努尔哈赤有血缘关系,努尔哈赤还将孙女嫁给洪匡,以示恩宠。然而,随着洪匡年龄逐渐增大,他开始发现所谓“布特哈乌拉贝勒”的权利也不过是在“都城”附近的山上打猎而已。那些原先附属于乌拉的部落、甚至其他乌拉那拉氏家族的成员根本就不服从于他。于是洪匡开始明白“布特哈乌拉贝勒”与原先的“乌拉贝勒”并不是一回事,他只是一个傀儡而已。后金天命七年(1622),洪匡密谋反抗后金,企图恢复乌拉国。不料计划外泄,遭到努尔哈赤出兵突袭。乌拉城再次被攻克、遭彻底焚毁,洪匡战败自刎,参与此事者全部遭到处决。至此,乌拉王国灭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