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2日星期二

神龟勃极烈



满洲古时候,松花江北,少陵河西的龟上下,曾经居住过一个十分强大的女真部落。这个部落自称泥庞古人,没逢祭天祭祖时,他们都要虔诚得祭祀龟山,歌唱神龟勃极烈老玛法的赫赫功德。

很早很早以前,这个部落有一个叫泥庞古的老勃极烈。他一顿饭能吃两头牛,能喝十缸酒;他一箭能射穿两只虎,一刀能劈死三只熊。泥庞古老勃极烈领着部落的人,不知杀死多少猛禽恶兽,走过多少高山险滩,越过多少大河激流,才找到这块依山傍水,草绿花香的好地方落下脚。

几十年过去了,部落人丁兴旺,牲畜繁多,人们的日子象山洼里盛开的大百合,越过越红火。

谁也记不得从哪一天开始,泥庞古老勃极烈真的“老”了。他那松树一样笔直,狮子一样壮实的身子,弯曲得象河沟里的虾米;他那寒星一样明亮,苍鹰一样锐利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昏暗的白翳;狼一样尖的牙齿,连兔子的肉也咬不动了;豹一样灵巧的手,连打马鞭子也攥不住了。人们渐渐地忘记了这个哀弱垂死的老人,另选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勃极烈。

那时候的人们,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尊敬老人。泥庞古象一只孤独的老熊,悄悄地蹲在自己的仓子里等死。

就在人们载歌载舞,为新勃极烈中选而开怀畅饮的时候,平地一声炸雷,洪水从天而降,很快就淹没了大半个部落。新勃极烈领着人们逃到了附近的山上,哭声在山上聚结成了一团团阴沉的乌云。

咆哮的洪水吞噬了房屋,牲畜,淹没了草原,年轻的勃极烈束手无策,心如刀割。部落毁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呢?他一咬牙,纵身跳进了滔滔洪水之中。人们的哭声更高了,不少妇女抱着孩子,也跟着年轻的勃极烈往水里跳。

忽然,奇迹发生了!大水象是遇到了一堵墙,浪峰呜呜地低吼着,挣扎着,向山壁猛撞了几下,停住了。水,退了。退得那样快,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年轻的勃极烈在水里睁开眼,看见水边一块空地上,伏着一个身体瘦弱的老人。他团成一团,篷着茅草般的满头白发,正趴在水边大口大口地喝水。每喝一口,老人的身子就长一点,很快,老人的身子就长得象一座石山了。水越退越远。老人拼命伸长脖子向前爬着跟着吸水,可他的身子太重了,怎么也不能再移动半步。他“呼呼”地喘着粗气,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天神啊,让我喝干洪水,救出儿孙吧!”

“是泥庞古玛发”!年轻的勃极烈和部落里的人一起惊叫起来。

天神听见了泥庞古玛发的叫声,让大水退了。人们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这才发现,泥庞古玛发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石龟。

人们扑倒在石龟边,哭声叫唤“泥庞古玛法”的名字。老玛法的心碎了,他多想最后看孩子们一眼啊!他猛地一使劲,想转过头来再答应一声,没成想,早已变成石头的脖子却一下子扭断了,肚子里的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不一会就流成了一条大河,这条大河就是今天人们看见的少陵河。

泥庞古老玛法死了,他化成的龟山,世世代代保佑着女真子孙们的平安;龟山上的土能够治病救人,龟山里流出的水灌溉着肥沃的田野草原。女真人从年轻的勃极烈那一代起,学会了应该怎么样尊敬老人。他们尊敬地称龟山为神龟勃极烈,这个部落也就叫泥庞古部了。

------------------------------------------------------

讲述人:赵庆成(满洲族)

流传地区:满洲北部黑龙江巴彦,呼兰一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