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

瘦驴拉硬屎:中国外赠欧洲富国校车惹众怒 温家宝作秀 学者:长期不作为

自甘肃校车事故后,近日中共又向马其顿捐赠校车引发大陆社会一片谴责声,众多学者对当局“荒诞”的外援政策以及教育制度“卸包袱”给予批评,甚至一些民众在网络中发起向马其顿索要校车行动。总理温家宝26日说,中共国务院将制订校车安全条例,校车所需资金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大陆民众认为此举是熄火、平民愤,而掩饰长期的不作为。


温家宝称严格责任追究制 民众回应:政府长期不作为
近日,甘肃幼儿园严重超载的校车发生车祸,导致20人死亡的悲剧震惊了全中国。18名幼儿尸骨未寒,中共外交部向欧洲马其顿共和国捐赠23辆校车,中共大使称“这反映了中国人民对马其顿孩子的情谊”,该消息激怒了众人,遭来一片谴责声。



据外交部网站的消息称,此次援马校车的制造商——宇通公司的代表出席了25日当天的仪式,并介绍了校车的功能情况,因此宇通公司也被推到风口浪尖,与中共外交部一样受到公众质疑。



为免受牵连,该公司赶紧澄清,据28日《第一财经日报》报导,该公司客服部门工作人员说:“校车援助是政府行为,宇通公司只是校车生产商。”



11月27日,中共总理温家宝出席大陆第五次全国妇女儿童工作会议,会上他表示国务院已责成有关部门迅速制订校车安全条例。校车所需资金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多方筹集。



对于捐赠校车的举措,北京社会研究所的肖勇先生告诉记者:“这是慷人民之慨,得共党私利。”他还说:“自己家的事还办不好,就拿民脂民膏去买虚荣心,谁知道了都会愤慨。”也有评论认为温家宝的话是为当局推卸责任,这本来就是国家执政者应该考虑和解决的问题之一。



大陆著名打黑记者王克勤的微博“神奇的国家”,揭示了政府及官员的不作为导致社会极度悲哀。他说:“几万的校车,装60多个学生。几十万的公车,装一个领导干部。他们对医疗不重视,因为他们有高干病房;他们对教育不重视,因为他们的孩子留洋;他们对食品安全不重视,因为他们有特供食品;他们对堵车不重视,因为他们出行警车开道;他们对国家未来不重视,因为他们妻儿已经移民美国!”



肖勇认为,校车问题不仅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也是中央政府的责任,同时民众对他们的放纵也是不负责。他认为对独裁政府,民众自己不监督政府,政府是不可能好起来的。“监督政府、揭露政府的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是民众的权利,更是义务和责任。”




学者:慷慨援助他国 超出人类理解力极限




中共政府驻马其顿大使崔志伟在11月25日正式将援助校车交付马副总理阿里菲后不久,11月26日上午,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一辆校车,因道路湿滑发生侧翻,造成35名孩子受伤。此次事故车辆载有39个幼儿园的孩子,加上司机和一名乘务员共41人。这是继甘肃省校车事故导致20人死亡后的又一起校车重大交通事故。不过在中国民众极力声讨中,最先发布援助马其顿校车消息的中共外交部官方网站,此内容的网页已被删除。



对于中共外交部在近期发生的校车事故诸多问题尚未解决时发布对外援助消息,众多学者认为不可理解。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其微博中说:向马其顿无偿赠送23辆校车,不在数量,而在取向:中共政府对外国中小学生的关爱超过本国孩子。甘肃校车事件灼痛国人之心,赠车事件此时发布,其愚蠢显而易见。面对公众不满,“有关部门”又故伎重演:所有的赠车新闻一瞬间在网站上消失。微博时代,民众岂能如此被骗?



历史作家草军书则讽刺道:“马其顿是个面积只有两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两百多万的欧洲小国,我天朝上国特别慷慨,本着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向其无偿援助价值千万安全舒适校车。我非常支持国家这种大爱无疆做法,我们虽然还有很多孩子没校车坐,虽然校车一撞就死掉20多个,但咱们屁民多,外国友人要招待好,因为他们在联合国有选票呀。”



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说:“政府的财政收入全都来自民众缴纳的税赋。一个国家的政府,在本国民众的基本需求都不设法满足的情况下,竟然屡屡慷慨援助其他国家(甚至包括一些情况更好的国家),这种乖张的行径,以及为这种乖张行径所作的辩护,都已经超出了人类理解力的极限,人和人之间的差距,难道有时真的比人与畜牲的差距更大?在缺乏选举政治和问责机制的国家,决策者情愿优先满足那些荒诞的要求,也不会重视民众的迫切需求和正当诉求。中国在本国基础教育破败不堪的同时,屡屡对外进行慷慨的援助(包括马其顿校车事件),其原因即在于此……”

原北京大学新闻和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对记者表示:“此时援助马其顿校车,如同弱智的一项决策。作为校车问题确实是政府需要重视的问题,在中国一些学校根本无力支出这笔费用。如今也出台了一些相关政策,不过校车问题还不是一个简单的制度问题,它有一个根本问题在里面。我们把这个事件如果延伸到外援问题,我觉得整个大外宣的战略决策是完全失败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