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雪山矿难:汉人在西藏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据新华社电3月29日6时左右,中国黄金集团华泰龙公司甲玛矿区内的西藏墨竹工卡县扎西岗乡斯布村普朗沟泽日山发生山体滑坡并引发泥石流,大量碎石掩埋了距山口2公里的施工民工宿营地,83名工人被埋。经过60多个小时的艰难奋战,截至3月31日21时15分,救援人员在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甲玛矿区山体滑坡现场共挖掘及发现17具遇难者遗体。)

北京——遗体一具接一具地被抬出来。截至周二,救援人员已从积雪覆盖的泥石堆里搬出了59名矿工的遗体。他们预计还会找到更多遗体。
这些矿工去了位于世界屋脊的一个山谷工作,这里曾在去年被一家官方通讯社称为“矿业奇迹”。而如今,这个位于西藏东部的地方发生了中国近来最严重的矿难之一。上周五,大量山石和泥土沿着甲玛山谷(Gyama Valley)的两侧冲了下来,席卷了一个矿工营地,83人被埋。其中许多人至今仍然不见踪影,据推测已遇难。
多名矿工遇难使人们把目光投向了甲玛矿区,这是西藏最大也最具争议性的矿区之一。中央政府把它誉为首屈一指的工程,许多藏人却对这里的铜、钼和金开采作业非常憎恨,因为他们对甲玛及其他矿区在青藏高原上造成的环境退化很愤怒。
“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曾撰文记述甲玛矿区的藏族社会批评人士唯色(Woeser)说。“在当地人看来,这清楚有力地表明了那里的采矿业发展到了多么疯狂的地步。”
官方新闻报道尚未解释造成滑坡的直接原因。西藏地区宣传部门周三发布声明,说天气原因诱发了山体滑坡。新闻报道称,塌方体长近2英里(约合3公里),塌方量为200万立方米。
青藏高原的矿业对共产党保持全国经济增长的计划至关重要。该地区拥有丰富的金属及其他矿藏,包括铜、金和用于制造电子设备电池的锂,近年来,那里的采矿业大幅扩张。西藏采矿业的迅猛发展部分受益于2006年开通的从青海省到西藏首府拉萨的铁路线,甚至吸引了一些西方公司的投资。
对中国领导人而言,西藏的采矿业是一个敏感的政治议题。据跟踪中国新闻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称,当开始出现有关甲玛矿难的消息时,宣传官员命令中国新闻机构不要派记者前往出事地点,只发表来自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或是权威政府部门的报道。“中国数字时代”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伯克利。长期以来,中国一直禁止外国记者独自进入西藏中部地区。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亚洲问题研究员林伟(Nicholas Bequelin)表示,采矿“现在是汉藏关系的引爆点之一”,因为它亵渎了“山脉和圣山在藏人世界观中所处的地位”。
甲玛山谷是一处圣地。公元7世纪,第一位藏王松赞干布(Songtsen Gampo)诞生于此。许多知名僧侣都来自甲玛,传统上朝圣者也会涌入甲玛地区,朝拜那里神圣的山脉、洞穴、庙宇和岩画。而如今,因为采矿,许多朝拜活动都被停止了。
西藏的良心唯色女士
“藏人受到了伤害,这是对他们心灵的巨大打击,”唯色说。“他们的精神寄托被夺走了。”
紧张的民族关系加剧了藏人对采矿的愤怒。西藏的大部分矿区都属总部位于中国东部地区的大型国有企业所有,这些企业通常会将汉族管理人员和工人带去西藏,而将藏人拒之门外。据官方新闻媒体报道称,上周甲玛塌方导致83名矿工被埋,其中只有两名藏族人。
不过,问题的主导因素还是对环境的担忧。科学家已详细记录了甲玛矿区的疯狂采掘所导致的重大问题。甲玛矿区属中国黄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所有,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是国有企业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的下属单位。
醉生梦死 贪饱淫足的汉人利益集团
2010年,《总体环境科学》杂志(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发表的一篇文章讨论了采矿活动对甲玛山谷地表水的影响,包括对一些溪流的影响,这些溪流是拉萨河的水源。研究人员发现,在山谷中上段的地表水和河床中,六种金属浓度升高。文章摘要称,金属浓度升高“对当地环境构成了相当大的风险”;同时,大量重金属也对“下游用水者构成了巨大的潜在威胁”。
在甲玛地区开矿导致牧民背井离乡,他们曾在山谷里自由来往,在那里放牧。尽管强制性安置牧民引发了普遍不满,但在西藏的许多地方,这仍然是共产党官员多年来一直推行的政策。
唯色曾在2010年写道,因为甲玛矿区的原因,100户游牧家庭被迫搬迁。一些当地人被赶进了政府修建的一处村落。

昨天,今天汉人对藏人怎么样明天藏人会加倍奉还给汉人,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林伟说,“他们不高兴,因为当局把重新安置作为一种法定义务强加给了他们。”
西藏自治区宣传部周三对本报的传真采访做出了答复,称西藏的“生态环境脆弱”,因此,当地政府“在矿产资源开发过程中格外注意环境保护”。宣传部还说,环保措施包括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与安全评估,执行环保法律。中国黄金集团总部对本文未予置评。
几十年来,甲玛山谷一直有一些小规模开矿作业,时或招致担心环境的当地人起而抗议。2006年前后,政府禁止了私人开矿,引入国有企业进行大规模开采。中国黄金国际资源公司取得了开采权。其子公司西藏华泰龙矿业开发公司于2008年开始建设,2010年开始运营。
去年8月,新华社刊发了题为“矿业奇迹”的报道,其中写道,“当地面貌焕然一新,绿树成荫,绿草丰茂,有了新建的公路及基础设施,还有更为环保的采矿设施,当地人民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该报道称,三年里,华泰龙勘探到了500万吨铜,53万吨钼,135吨黄金,还有其他金属。上周六,新华社报道称,该矿的初期总投资近5.6亿美元。

被中国政府妖魔化,恐怖化的达赖喇嘛
当地人对新矿的抗议已经持续了至少四年。据人权观察组织一名研究员及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称,去年八月,约1000名藏族人发起抗议,导致一名男子被官方安保人员枪杀。
林伟说,“在好几起事件中,人们都采取了相当激进的立场。”
唯色称,2009年,由于干旱,矿业公司使用了村民的水,此举引起当地人的抗议,警察也拘捕了许多村民。第二年,藏人及藏人支持者还在该公司的温哥华总部门外举行了多次集会。
加拿大的藏族环境学者扎西次仁(Tashi Tsering)一直在使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关注甲玛地貌的改变。他贴在自己博客“青藏高原”(Tibetan Plateau)上的图片显示了一些大型露天矿场,一座位于两条主要河流交汇处的加工厂,还有土路交错的山坡。他写道,“中国现在想要贪婪地榨取西藏及新疆等地的资源,以满足迅猛增长的国内需求。中国需要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资源基地,而西藏就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Patrick Zuo和Amy Qin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3/04/03/c03mining/

=======================================



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企业,被它命名为“西藏甲玛铜金多金属矿”的“甲玛”,是西藏伟大君王松赞干布的故乡,位于拉萨河上游的墨竹工卡县甲玛乡。六年前,中国黄金集团吞并了长年来在此开矿的六个私营矿区,由其下属的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继续日夜不停地开矿,每日开采量高达12000吨。

甲玛一带蕴含着包括了铜、钼、铅、锌、金、银等多种金属,据报道其潜在经济价值超过1200亿元。2011年8月,上市后改称中国黄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的该央企宣布,作为其两大矿区之一的甲玛矿区,探明和控制资源量提升了443%,并将继续推进矿山大型扩建计画,号称要“进军500强,建成世界一流矿业公司”。于去年9月启动的“甲玛二期工程建设”,据该央企介绍,“投产后,预计每年可生产6万多吨铜、近3000吨钼、50多吨白银、1吨黄金,年处理矿石将达到1260万吨,年销售收入可达40亿元。”

实际上,甲玛矿区早已从甲玛乡扩展至周围其他乡。在这个扩建过程中,原本安居山里的多座小寺院被迫放弃,僧尼被驱逐;多个村庄的农牧民被强行迁移,村落被改建成矿区仓库。而周遭具有信仰传统或历史价值的圣迹被破坏,其中包括莲花山大士的修行洞、朝圣者朝觐桑耶寺的路线、古老的天葬台、拙朴的岩画等,以及神山、圣湖和温泉。又因开矿造成水源污染,成千牲畜死亡,当地人生怪病,故农牧民多次上访抗议,但都被当局以“闹分裂”处理。2009年因干旱被矿区抢水,村民与矿区发生冲突,当局派武警和防暴警察进驻,许多村民被拘,村长被判刑,但打伤村民的矿区却不被追究。

几乎无人知道这里发生着什么。沿318国道出拉萨往东65公里,路边出现题写着“松赞干布出生地”的藏式城门很气派,左边卖门票的窗口说明里面是景区。走马观花的游客看到的是公路修得平整,两边的房屋崭新又漂亮——其实景区只有小半截,大半截是矿区但进不去——还可以看到载重很沉的卡车驶过,游客即便知道是拉矿石的车,也会认为官商合作的开矿事业惠及了民生。直到3月29日凌晨发生的矿难,才使残酷的真相露出一角。


官媒在第一时间就声称这是“因自然灾害”造成的“山体自然塌方”,塌方长3公里,塌方量约200余万方,有83名工人被埋。还说矿难地点是扎西岗乡斯布村普朗沟泽日山,属于甲玛矿区。从Google地球和地图上找到甲玛矿区是令人惊骇的发现,规模巨大的矿区甚至无法用一张图来囊括。而为矿区修筑的公路,从甲玛乡一直伸入群山丛中,再拐个大弯从山的另一侧而去,出口还是318国道。基本上,矿区呈U字形状,将甲玛乡、邻近的扎西岗乡等地纳入掌心,而局部区域全是纵横的道路、被切割的山体、深深的凹坑及大块的秃斑,完全是山河破碎的景象。而这些影像的拍摄日期早在两年前,倘若现在拍到,那更是疮痍满目。

那么,会是什么样的“自然灾害”导致“山体自然塌方”的呢?矿难第二天,官媒说“西藏矿区滑坡山体发现多处裂口 正严防次生灾害”。从“自然灾害”到“次生灾害”,这当中的名堂太深奥了,是不是说,这一切灾难都是反复无常的大自然造成的,完全与人为无关?

很巧,Twitter上有了解甲玛矿区扩建的网友发推写到:“……有朋友在那边工作,据说出事的是二期采场,新闻上被说成一期,并被和谐为‘自然灾害’……”“二期规模是一期的好几倍,今年还在施工打算投产。但现在把二期的事故说成了一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也有但不大,官方肯定倾向这种说法”,还说:“在甲玛的朋友说这几天断网了。‘这里消息屏蔽,封锁,不能往外透漏信息’……”

的确,网络上有许多声音在质疑矿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造成,但中宣部很快对各媒体下达最高指示:“对西藏拉萨一矿区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一事,要以新华社通稿和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为准,稳妥握管,客观准确报道灾情,及时充分报道救灾工作,正确引导舆论,对相关敏感问题一律不作报道炒作,不派记者到事发地采访。”

难怪从开矿的央企到所有官媒、各级官员的口径如此一致。到底要掩盖什么?是矿难太大,还是开矿造成的破坏及后患太大?总之,在甲玛这个原本殊胜的美丽之地,原本是西藏的龙脉之所在,而今却遭到被开膛破肚的厄运,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