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15日星期日

人文学科的尴尬境遇


  在全球的高等教育市场中,人文学科正面临日益减少的资金与来自政界的攻击所带来的越来越显著的威胁。

自2009年以来,美国人文学科的研究资金一直稳定下降,在2011年降至不到理工科研究与发展研究资金的0.5%。这种趋势是全球性的:由加利·哈勒维(Gali Halevi)与尤迪特·巴依兰(Judit Bar-Ilan)发表在《研究趋势》(Research Trends)杂志上的一篇报道显示,自2009年以后,全球的艺术与人文学科研究资金处于持续下降的境地。

罗斯玛丽·费亚尔(Rosemary G. Feal)是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执行理事,她表示美国人文学科研究资金的减少主要归结于两个因素:财政紧张以及“社会各界,尤其是那些没有亲身体会过人文研究价值的立法者对人文学科价值的低估”。

去年,佛罗里达州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召集了一个特别工作组,力促让主修人文与社会科学的学生支付更高昂的学费,原因是他认为这些专业属于“非战略性学科”。抗议者们进行了网上请愿,有超过2000人签名,他们警告政府,不同的学费标准可能导致“佛罗里达州人文学科的全面覆灭”。

今年3月,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伯恩(Tom Coburn)向参议院提起修正案,建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减少对政治学研究的资金支持,除非该学科的研究有助于“国家安全或者美国的经济利益”。

这种政治上的干涉在其他国家也普遍存在。今年,澳大利亚新当选的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就作出保证,要将原本属于人文学科的1.03亿澳元(合9360万美元)的研究资金“优先分配”给医学研究。在一份声明中,阿博特的联合政府挑出四个他们看来“越来越可笑”的研究补助金项目,包括“黑格尔的后康德唯心主义之神”,以及“伊斯兰教背景下埃及生殖健康科技中的性学调查”。

大洋洲人文研究中心联盟(Australasian Consortium of Humanities Research Centers)主管罗伯特·菲蒂恩(Robert Phiddian)副教授认为,甚至在阿博特上任之前,澳大利亚的人文研究资金就已经在减少了。“据我所知,人文专业中每位学生平均能得到的研究资金越来越少,”他在电子邮件中这样说道。

在英国,在本科阶段,政府对为人文学科教学拨款一直缺乏热情。“从2011年起,政府对人文学科的直接拨款全部被收回了,取而代之的是学费收入,政府贷款则作为后备资金,”英国人文社会科学院(British Academy for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的执行院长罗宾·杰克逊(Robin Jackson)说,“这一举措引起了极大争议:有些人将其视为对这些学科的价值缺少尊重的表现。”

“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现在被视为一个敏感地带,申请读研的人数可能会因为不少学生在本科阶段欠下债务而减少,”杰克逊说,“人文学科硕士项目几乎得不到任何政府的拨款,而那些名校正在转而提供公费博士项目。”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马辛德拉人文中心(Mahindra Humanities Center at Harvard University)主任霍米·巴巴(Homi Bhabha)表示:“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人文学科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比如说在印度,人文学科差不多已经消亡了,职业学校以及商科与技术专业正大当其道,”巴巴教授说。

有些学校在呼吁人文学者更有力地宣传他们工作的价值。美国艺术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在今年发表的有关人文学科的一份报告中说:“在当下,经济带来的焦虑正驱使着公众朝一个狭窄的教育理念走下去,想要寻求在短时间内得到收益回报,高等院校及其支持者的当务之急,是要清楚并且有信服力地让人们明白文科教育的价值所在。”

哈佛大学在今年发布的《描绘未来》(Mapping the Future)报告中指出,在1966至2010年间,美国人文学科学生的比例降低了一半。

在报告发布之后,许多学校指出文科学生人数的大幅下降其实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我可以告诉你,美国人文学科的入学人数自1980年之后没有下降,即使每个人都有这种错觉,”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艺术与人文研究所教授迈克尔·博鲁(Michael Bérubé)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但他进一步补充说,那些反对给人文学科拨款的人“利用这种不实数据来进一步对人文研究提出质疑”。

在全球范围内,相对于总的学生注册人数,人文学科的学生人数也保持着相对稳定。“有些地方——德国、墨西哥、荷兰和土耳其——在人文学科学位的授予数量上都有大量增长,”美国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助理教授本·施密特(Ben Schmidt)表示。
他指出,在其他国家,包括美国与英国,几乎没什么变化,而在有些国家——包括日本、澳大利亚、韩国、意大利以及法国——人文学科的学位授予数量相对下降了大约25%。“但是这些现象都发生在正在发展变化中的高等教育体系的社会语境中,”他说,“只有在法国与日本才出现了总数绝对下降。”

很多学者对于那些攻击人文学科的声音感到困惑。“我在人文学科领域已经工作了差不多40年,我们的研究项目一直或多或少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可笑之处,”费亚尔说,“这让我觉得奇怪,因为科学领域里,有些项目的专业术语和关注点同样会让外行人感到莫名其妙,它们的成果在公众看来也可能没有显著的功用,但我们从来没有听到对于它们有什么类似的批评。”

“人们必须思考人文学科对世界以及社会做出的贡献,”巴巴教授说,“比如说,如果你考虑一下人文学科对于文化领域的价值,我不觉得他们还会对人文学科的作用以及它的贡献依旧闭目塞听。”

“人文学科提出的问题与公正、幸福有关,”他说,“它们所研究的是生命的质量,而这些议题是所有科学、社会科学、经济学以及科技的核心。”

位于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人文学院院长皮尔斯·福斯(Pierre Force)说,人文学科所涉及的问题是每个人都理解的。“这是它的弱点,但同时也是优点。说到底,人文学科与如何理解人有关。因此每个人都应该关注它们。”

http://cn.tmagazine.com/education/20131216/t16humanities/


==================================

人文学科的尴尬境遇

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庞大校园里,两旁栽种着棕榈树的漫长大道通往整洁的四方庭院,人文学科的教授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文学及语言哲学等领域开展卓越的学术研究。

他们有丰厚的薪金、绝佳的环境,能够接触到学术最前沿的技术与技巧。他们唯一缺乏的东西是学生:斯坦福主要本科院系的教师中,有45%来自人文学科,学生人数却仅占15%。
鉴于斯坦福在技术领域的声誉,计算机科学成为学校最受欢迎的专业不足为奇,同样不奇怪的是,不再有人文学科跻身前五。不过,普遍的看法是,本轮经济衰退推动了高等院校的转变,而方向是主要成为就业培训工具。这让学校管理层深感忧虑。

斯坦福主管录取与经济援助事务的理查德·肖(Richard Shaw)说,“我们有11个很棒的人文系,我们希望为它们提供支持。”

人文学科遭遇理工科蚕食的忧虑远不止是出现在斯坦福。

在一些出现经费流失现象的公立大学,人文学科深受其害。例如,今年9月,宾夕法尼亚州埃丁伯勒大学(Edinboro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宣布,将关停德语、哲学及世界语言与文化院系中人数稀少的课程。

在精英大学中,此类院系仍然安全,但也不无担忧。一份最近的报告显示,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过去10年间的人文专业学生人数下降了20%,而且多数表示希望就读人文专业的学生最后去了别的领域。因此,哈佛正寻求调整大一的人文课程,以保有学生的兴趣。

为了招收更多的人文专业学生,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推出了一个课程,面向对人文学科表现出强烈兴趣的高中生。斯坦福去年也采纳了这种做法。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教授安德鲁·德尔班科(Andrew Delbanco)经常就高等教育撰写文章。他说,“人文学科内外的人都感觉,大学的知识源泉目前集中在科学领域,人们热议的重要话题,比如不平等和气候变化,都不是在英语系这样的地方研究的。”
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高雅文化媒体圈,人文学科的未来一直是今年的热门话题。一些评论人士发出警告,联邦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的人文专业学生人数目前在7%上下徘徊,只有1970年的14%的一半。另一些人则很快指出,1970年的数据是峰值,而这一下滑发生在当年到1985年之间,并不是最近的事。

虽说如此,美国文理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今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了人文学科经费下滑的问题,呼吁采取新的行动,在越来越多的资金与关注投向科技领域的情况下,确保人文学科不被忽略。

许多著名的人文教授感觉,他们的地位日益下降。普林斯顿的历史教授安东尼·格拉夫顿(Anthony Grafton)创立了该校面向高中生的人文学科招生课程。他说,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报纸连环画里的角色,脸越来越小”。

在斯坦福大学,人文学者无法不注意到科学与技术的重要地位。

“你看看学校在科学与技术领域取得的卓越成就,如果你再想想人文学科的发展前途,你可以选择感到威胁,或者是感到一种激励,”斯坦福大学文学实验室(Stanford Literary Lab)主任·弗兰科·莫雷蒂(Franco Moretti)说。“我选择受到激励。”

在斯坦福大学,数字人文学就受到了激励:在“数字时代的古典文学教学”(Teaching Classics in the Digital Age)课程中,研究生利用广受欢迎的歌词注释网站Rap Genius解释荷马(Homer)和维吉尔(Virgil)的作品,而这个网站通常针对的是Jay-Z、埃米纳姆(Eminem)等说唱歌手的歌曲。文学实验室有一个研究18世纪小说的课题,英语系学生根据一个包含将近2000本早期图书的数据库进行研究,梳理“传奇故事”、“传说”及“历史故事”首次成为长篇小说的时间,以及这些不同名词的含义。在“关键文本挖掘入门”(Introduction to Critical Text Mining)课程中,英语、历史及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利用R软件将文本分为不同板块,对小说和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的裁决书进行分析。
负责2013年斯坦福大学暑期高中项目的教授丹·埃德尔斯坦(Dan Edelstein)表示,科学展览及机器人大赛的获胜者很容易受到关注,而擅长人文学的学生则很少受到称赞,也很难被人发现。

他说,“给我的感觉是,书呆子在高中并不受欢迎,除非你是理工科(STEM)呆子。”STEM学科指的是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暑期学生雷切尔·罗伯茨(Rachel Roberts)表示,这是真的。
“我住在西雅图,周围是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和微软(Microsoft),”历史爱好者罗伯茨说。“这个项目让我们松了一口气,最好的一点是,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环境,在这里,没人会说,‘天哪,你对人文学科感兴趣?你永远也找不到工作。’”

虽然人文学科的学生在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通常会遇到困难,但他们的教授表示,从长期看,雇主们会高度肯定他们的批判性思维技巧。

与学生相比,有更多的家长通常只关注就业。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历史与文学课程的女负责人吉尔·莱波雷(Jill Lepore)提到了一个到她家参加活动的女孩,她非常热情地参与为对该课程感兴趣的学生举办的活动,但她很快就遭受了父母的短信轰炸。莱波雷表示,“他们不断给她发信息:马上离开,离开那儿,那是个火坑。”

当听到同事们讨论,有必要帮助学生为找工作做准备的时候,有些教授就会感觉不快。
“我觉得现在认输太早了,”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英语教授马克·埃德蒙森说。“我们不是法学院的预科学校,我们的工作是帮助学生学会提出问题。”


http://cn.tmagazine.com/education/20131104/t04humanit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