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4日星期二

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没有文化


      (作者:说不是罪)刚刚写了一篇文章《制度与文化》,是由我的一位客户对我的批评引起的,他站在一个文化人的角度批评我的没有文化,我相当认同他对我的批评,却由此想到,我之所以比很多相当有文化的人能高度认同西方文明,可能恰恰来源于我对中国文化的不甚了了吧。
   
    凑巧的是我在网易看到杨恒均先生的一篇谈毛泽东读书的博客,我感觉我们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处,杨先生是批评毛泽东读书虽多,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民主科学知识储备,而我想说的也是中国人尤其是那些古往今来的高官显贵们虽然大多饱读诗书,可是他们很可能真的只能被称为“无知”,他们只不过是在延续旧时人们的伪史,同时又在编撰着新的伪史,关于真理,关于科学,由于专制稳定的需要,一直被压抑着不能自由的萌芽出来,所以我们已经有将近一千年没有什么发明创造了,至于中药、国画、周易八卦,……感觉固然很好,可惜一直没有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西方的油画,有透视学原理支撑,我们的国画,是什么科学原理在支撑?我不知道,根据我的感觉,普遍的人们还是只认名家,只要是名人所写所画,就是好的,如果是泛泛的无名之辈,感觉是你画的再好,写的再好,人家还是不肯买你的帐呢!所以写字作画要想赚钱真得入什么协会当什么名家啊!最近冒出的苏轼假字案,那么明显的败笔,竟然只因为顶了苏轼的大名,就拍了几千万啊!




    但是文化就像血液里的东西,又像一生下来就养成的胃口,对于熟悉的文化,我们即使从来没有学习过,一旦接触到,立即觉得是那么显而易见那么平易近人。比如,我很少能一口气看完一本书,但是有天晚上,我竟然轻而易举的看完了一本国画的入门教材,而且我竟然会立即直觉到,我能用很短的时间就学会写字(毛笔字)画画(国画),并且也可以拿来骗饭吃呢。
   
    一件搞笑的事情是,最近有位书画爱好者听说我要在二楼搞个字画销售,就特意拿来一幅自己做诗写字的横幅来,我和老公都赞不绝口,然而,当那人把字留下离去后,老公立即讥笑连连,让我笑都要笑死了,过两天此公又拿字来,我还是称赞,老公也是称赞,可是人家一走,他又是讥笑,我真正的快要笑死了,你说一个破字,中国人楞是花费毕生的心血来揣摩研画,到头来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且区区一个破字,楞是能搞出甲骨、纂书、隶书、魏体、枊体、颜体、楷书、行书、草书、……五花八门的满肚子虫虫子来,如果光一个字的写法就可以耗费一生的精力,那么哪里还有时间追究事物的本源真理呢?怪不得孔乙已说回字有好多种写法,我们今天的中国男人有几个不是孔乙己啊,关键的关键是写出字来,还无端的增加了人们对美丑、好坏的分歧,就因为中国字写的好坏的标准不存在,导致了人们唯权力和名声的马首是瞻,也导致了中国人的虚伪和阳奉阴违的性格,当然,我这么说可能有些过于浅薄,但是中国字画真的和中国医药有得一拼,让崇尚严谨周密的科学思维的人不敢苟同啊,我想这也是中国画之所以不能被西方人所接受学习的重要原因吧。如果真的是一门高深的艺术,我也不可能在看了一本书以后,就立马断言,我可以很快地学会并掌握这种所谓的绘画艺术,并且用它来骗饭吃。我所谓的骗饭吃——是指摩仿名家,做旧做假,我的感觉是,真的古迹人家也未必相信,无名之辈的优秀作品人家也不相信,倒是骗人的假货最有市场呢!



    老是听说中国人素质不行,最近看铁流先生的文章,说美国总共有三百位民运分子,其中就有54位主席一位总统一位皇帝,说假如真的中国搞起民主选举来,还不得一夜之间,千党万党梨花开,还不得让馋猫饿狗抢破脑袋,我觉得此言甚差,你看,就算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我的结论却是和你恰恰相反呢,你看,54位主席相安无事,谁也没说谁阴谋篡党,谁也不曾把谁拿下,这难道不就是因为54位主席身处民主的制度环境当中吗?而中国因为制度环境是专制的,所以,刚有一位还不知是真是假的想当主席尚未表态要当主席的要露头尚未露头的人物呢,你们就把他拿下了,人家美国的那位总统那位皇帝都没有你们这么残忍无耻呢,而且奥巴马怎么就能忍受他的国家有54位主席一位总统一位皇帝,咱们国家怎么就连个露头的意思都要斩尽杀绝呢?
   
    铁流先生还说,习近平集权是为了民主,如此说来,恢复帝制就应该对民主最有好处了,这真正的是中国文化里才能产生的神逻辑啊!
 
    最近还看到一位法学教授的辞职声明,声明中说他竭力和体制保持距离,但是一旦离开体制,都不知要怎样才能生存,看到这样的句子,我深深的为他感到悲哀,我想他是对他的满腹经纶的中国文化一点点自信都没有才会出此言论啊!如果他相信他赖以为生的满腹经纶是真的能经世利民的东西,他何必要如此彷徨啊!联想到无数和他的过去一样在体制里混饭吃的满腹经纶的学者专家们,估计个个都是外表上冠冕堂皇,肚子里直敲小鼓吧,估计个个都是共产党理论的南郭先生吧?不过话说回来,共产党又何曾要求他们有真正的学问呢?共产党要求他们的正是滥竽充数、欺世盗名,共产党不但不希望他们有真才实学,还恰恰相反,就害怕他们有真才实学呢,因为他们如果真有真才实学,他们还会稀罕让体制豢养起来吗?他们还会丢根骨头就党让咬谁就咬谁吗?如果他们真的有真才实学,他们还会动不动想到要给领导下跪吗?(想下跪也是这位教授辞职信里坦白的内容,不是我杜撰的。)
   
    要知道这还是一位有着民主追求的进步人士,是我堂堂大中国的一位法学博士教授,他的思想尚且如此可悲,我们普通人可想而知,但是我仍然要说,唯其如此,我们才迫切的呼唤民主制度,因为一旦制度确立起来,大家就不得不为了适应民主制度而改变自己原先的旧的思想作风,旧的不合时宜的腐朽文化也必将被唾弃,追求科学民主的思想才能成为时代的主流。
   
    对于民主制度来说,现在的中国文化就是一个笑话,所以我说,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没有文化。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242102.shtml#.UroeNEF1F9k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