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

毛澤東的悲劇與中國的悲劇


毛的一生是出跌宕起伏的戲劇,與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息息相關,他在中國悲劇性的歷史中成長,獲取權勢;亦參與製造了無數個個人和家庭乃至整個民族巨大的悲劇,最後,亦悲劇性地走進歷史。對走向新世紀的中國人來講,如果不能很好地體認毛的悲劇與中國的悲劇的成因與關聯,戒惕警醒,悲劇或許就會再度上演。因為,造就這些悲劇的諸多因素依舊,而這或許才是今天我們要認真思考毛的現象的意義所在。

個人的悲劇

一個人一生的悲劇或許最能用他晚年的境遇來說明:在其權力看上去達到無可比擬的強勢、被人奉為神明的晚年,真實的毛卻像許多專制獨裁者一樣,眾叛親離,孤家寡人,病弱不堪。因擔心背叛和身後被清算,疑懼和猜忌噬啃著他的心靈;對自己孤注一擲發起的事業能否得到歷史的認可也滿懷焦慮。

這是一個一生追求權勢,卻被追求到手的權勢所侵蝕、毀滅了的人。他過度的自信和性格上的自戀,加上他那些早先的同志後來的臣僕們的吹捧,讓他相信具有神啟的德行和能力,代表正義,能夠按照其意志改變中國和世界。

從這種混合了中西、傳統和現代的某些思想資源而成的意志主義出發,他試圖改變人性,建造人間「大同」,「六億神州盡舜繞」,將以康有為為濫觴、嫁接了西方粗俗的左派思潮而成的近代中國烏托邦思想付諸實踐。但到頭來,他卻連自己的人性也絲毫未能改造,相反,深諳人性陰暗一面的他,在具體的政治操作上,利用人性的醜惡縱橫捭闔,恩威並用,奪權固勢,不僅毒化了他自己的心靈,也極大地敗壞了中國人的道德。

他生活在現代,卻悲劇性地缺乏對現代文明的了解;他曾是五四青年,也學習了一些新鮮話語,但思想的底色卻只是中國的傳統,甚至是底層傳統;在一個落後的國家奪取權力的成功,強化了他思想的落後;對現代文明的無知,反過來成為他反現代的論證。
這種種他有關人性和世界的認識上的矛盾和問題,決定性地形塑了他個人的悲劇,也是他主導的造成中國的悲劇的各種政策和實踐的認識論上的根源。


中國的悲劇

近代以來,在西方現代文明的衝擊下,中國傳統的精神、政治和社會的世界逐一崩解,毛作為一種現象是在這種巨大的轉型中產生。一方面是禮崩樂壞,傳統的政治和價值權威不再,巧取豪奪,爾虞我詐,爭強斗狠,可謂司空見慣。

另一方面,重建國家的富強,文明的秩序,民族的地位成為人們不斷探索的主題。超越的價值被民族主義的目標替代,病態的敏感自卑和虛幻的驕狂自大並存,自詡文明卻常常舉措野蠻;對舊文明愛恨糾結,明棄暗守;對新文明即羨又厭,欲納還拒。這些都成為文明秩序崩解後一種普遍的集體心理表徵。

毛是這時代產物,是這種文明危機的一種體現。他混霸氣、流氣、文氣於一身,以超出他人的意志力、狡詐和權謀,不僅消滅了黨內的挑戰者,也最終戰勝了蔣介石這依然格守些儒家訓條的政治對手。一齣大變動時代典型的野蠻戰勝文明、氓痞凌駕君子的舊戲。

不同的是,毛不僅回應了人們對傳統時代的穩定和光榮的懷戀,同時也利用了人們對現代文明的渴望來成就其現代帝業,統馭人民。 他高聲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事實是,在他的治下,能站起來的只有他一人,乃至他最重要的助手之一的堂堂總理周恩來,都要奴顏婢膝地跪下來為他指示行車路線。


而早在他宣示前的數年,在「開羅宣言」發佈的那一刻,中國人在全世界人面前已完成其莊嚴的站立,那是億萬國人浴血抗戰的結果。而沒有日本人提供的這機會,中共和它的領袖毛,卻是注定要消失在二十世紀上半葉歷史的煙塵中的。

靠千千萬萬農民的犧牲得了政權,毛卻在執政後將其變成現代農奴,讓他們在現代再領教那種人肉相食的飢荒慘劇;以自由和民主的承諾,贏得市民和知識階層的擁戴,卻調轉頭來剝奪其財產和自由甚至是生命。人民只是他用來裝飾的辭藻和驅使的工具,成為他滿足內心浪漫衝動、畫「最新最美圖畫」的廉價畫料。

對文化,他抱一種虛無主義和工具主義態度,缺少基本的敬重,以自己的偏好和政治需要褻瀆文化,文明等同糞土,雅緻讓位粗俗,才有「不許放屁」入詞,那億萬人必須學習背誦的領袖名句。文化踐踏的後遺是,至今,一種痞子文化依然在中國大行其道。


毛的遺產與中國的未來

今天,人們越來越清楚,由毛主導的用最新的名義展開的革命,內裏卻是一個很老舊的改朝換代的故事;構建的制度,是一個數千年已存的體制與現代極權的嫁接。他靠犧牲數十萬中國軍人維持的小兄弟朝鮮至今還在時時刺激我們有關這種制度的記憶和思考。

毛自認成就的偉業「請日本人回家」,早已成為一種貪天功為己功的笑話;「趕蔣委員長去島上」,事實上也只成就了某一集團、某一些人的功業,歷史證明,國人得到的卻是幾十年的困苦、創傷和奴役;至於「文革」,那是連其後繼者都不諱言的災難,遺下的是許多物質和精神的廢墟,以及人們的痛悔和思索。

用所謂「動機是良好的」來為其開脫,不管是出於政治需要,還是源於某種認識上的模糊,邏輯上都是荒唐,道德上也是不能被接受的——如此,所有罪犯何人不可做無罪自辯?誰又需承擔行為後果?希特勒難道不能以此方式來要求歷史赦免?

毛的功勛只相對於某個集團,某些人,不屬於全體國人。但毛造成的悲劇卻屬於中國歷史,遺下的影響卻需全體國人認真對待。毛是一種病理表現,當他被記起或引發爭論之時,常常傳遞著社會病症危機的徵候;毛也是一個指標,從一個側面量度著中國人的精神狀態和邁向現代的進程。


「毛的孩子們」有兩種:繼承者與批判者。前者即使受盡虐待,卻無法也不想掙脫其陰影的籠罩和對其病態的依戀;毛是他們全部的青春和生命的意義。後者從幻覺的破滅,從國人的苦難中覺醒,開始為自己和國人掙脫毛造就的政治和精神枷鎖而奮鬥。至於那類內心不認可毛,外表卻權謀地崇拜者,事實上與前者大同小異。

不難理解在巨大的文明的崩解和再造過程中,那些精神、政治和社會上無以寄托的人們試圖抓牢某種依靠、投射某種寄托和懷戀的心理。但切記,毛所製造的穩定和平均,都是以巨大的奴役為代價的。而 以階級鬥爭為政綱,一生與人斗「其樂無窮」的人,也絕不應成為一個民族的精神導師,除非這個民族想再墜地獄。

當中國真正進入現代社會,中國人真正爭得自我,贏得一個現代人所具有的精神自主和尊嚴,當主張愛的宗教在中國獲得信仰自由,當中國的社會公正因法治和民主的建設得到長足的進展,毛終將會從人們的話題中淡去,留給歷史學家去談論那段悲劇及其教訓,而未來中國的命運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這一天能否早日到來。

bbc 2013年12月24日法國賽爾奇•蓬多瓦茲大學副教授張倫


====================================

毛泽东——中国不能忘却​的罪恶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官方极力淡化,装聋作哑,难言之隐,希求一忘了之,非是光明之举。常有些许“毛粪”,深得其“厚黑”遗风,摇头摆尾拱出来,为毛粉饰一番,引来众人再揭画皮,使当政者平添一分尴尬。”共产党”持之”指鹿为马,竭尽混淆之力;”一恒”历史做伪,毕现无耻之态,焉说民族复兴?歧途逾行逾远尔。道德沦丧,诚信尽失,假话横行,廉耻堕落,实在是几十年暴虐、谎言、专制的恶果。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耳熟能详,且不论这“新中国”是谁的”天堂”。高调“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言外之意,”党爹"非毛莫属。毛泽东被一些遗腹供奉为造党、造军、造国始皇。五体投地,顶礼膜拜,似乎有了毛才有的中国。几十年的腥风血雨,饥寒交加使无数华人死于非命,尻尾悬之“伟大领袖”四个字,要把满地的血污掩埋的一干二净。

“说破英雄惊煞人”,说破毛泽东的“光辉业绩”,不知毛粪们尚有受“惊”之意?“新中国”的“爹娘”都有了,"爷爷奶奶"是否能追寻一二?"外婆外公"是否能轻泄春光?过去还时隐时现,现在似乎都赧颜提及了。是缘于一丝”知耻”之念尤存?抑或”一阔就变脸”,数典忘祖?其实,说穿毛泽东,也不过是"兔走"到斯大林面前的上门女婿,原本和中国人的意愿没什么关系的。所谓"人心所向"也罢,"历史选择"也好,都不过是卖国求荣,认贼作父的亵衣而已。可怜数千年中华,一变而成为斯大林庶出的外孙----"赤县"罢了。
    
     当年,苏共政变得逞,一番你死我活,斯大林攘得皇位。飞扬跋扈,迫"布什维克"充后宫;颐指气使,纳“共产国际”为姘妃。俄国人贪心再起,新沙皇祸手又举。谴苏二奶——“共产国际”携钱援枪来到中国,妖言惑众,诱来鱼龙之徒,日淫夜奸,珠胎暗结中共。招收几个野汉,皆不如意。看上毛心黑面厚,有岳丈风范,才翁婿相悦,得以狼狈。誓死“武装保卫苏联”,那是尽忠;山呼“斯大林万岁”那是尽礼;上表“斯大林万寿无疆”那是尽孝。毛对中国人杀伐无度,但对斯大林不失为“忠孝”两全之人也。
    
     没有斯大林才没有新中国。至于有没有伟大领袖毛主席,就不一定了,招个李主席或者王主席入赘,完全看斯大林的”圣意”。毛泽东对此心知肚明,一获藩位,急急万里朝拜,唯恐行路迟迟,仰天颜以聆玉音;表忠心以达谢意。极尽"贤孙"之能事。虽“家严”酬以冷尻,也只能耍耍“床不适,鱼不鲜”顽儿般的娇嗔。你见过一国元首把别国元首点指招来,置郊驿圈养的事吗?上门女婿有此,实不足为奇的。万般皆下品,唯有皮厚高。毛率一干文武,对斯大林“早请示、晚汇报”,摧眉折腰,扭捏作态,终于赢的“父”心大快,稳固了东床地位,得意洋洋的班师回宫。现在,无论怎样吹嘘毛泽东造党造国“偷天神功”,没有斯大林和苏共,金卢布难以插翅飞来。没有斯大林和苏共,也做不成夜夜笙歌的“抗日”中流砥柱。(你以为日本人就那么蠢吗?拿炸弹追着“投降派”狂轰,“抗日英雄”却可以在那里招兵买马,和平发展?实乃明言服从中央抗日大局,暗中勾结倭寇协击国军的结果。一分抗日来要钱,二分应付为欺骗,七分发展打内战。毛为一己之私,早已把民族利益做了大买卖。)没有斯大林和苏共,内战的本钱又从何而来?......毛泽东的儿皇地位又从何而来?
          
     外有日俄掠地,内有毛徒暗助,三贼相应,互为倚仗,可叹中华多灾多难。
    
     金日成,斯大林钦点的绕膝养子,封王北韩,地位自非门婿可比,毛举中华物力双手供上,竭力卖弄,犹惧其怪礼薄量少。不意这小子有了苏联做靠山,“父子”谋于密室,径起南侵事端,惹来美国率众讨伐,落的一败涂地。 斯大林看娇儿王位不在,内急如焚,外怯露面,急召"小婿"归省:一个女婿半个儿,还是让“新中国”去牺牲吧。毛明知为人做嫁,人财两空,毕竟吃水不忘挖井人,掌权还靠斯大林,只得俯首贴耳,把中国人性命当作赌注,抛尸异国他乡,聊博斯大林一笑。说什么唇亡齿寒,保家卫国之语。原本是对内镇压,对俄献礼的妄言。一个"抗美援朝"的投名状,展示了毛对斯大林节妇般忠心,无视中国人性命的酷心,争做仆从的贱心。“武装保卫苏联”的死心。这些“脱颖”表现,毛得以在“社会主义”众藩王前露点粉面,换来斯大林些许唾余。今日,说什么朝鲜要有感恩之心,岂不咄咄怪事?且不说朝鲜百姓,即便金家爷孙也感谢不到中国头上;“金太阳”感谢的是斯大林和苏联。中共不过是听命于"家严",交赡养费而已。没有斯大林就没有抗美援朝,也没有金太阳。毛泽东是“明明白白我的心”,金日成更别谈什么真感情。荒草一隅有块志愿军烈士碑,那是年年纳贡换来的,若不信,断了他财路试试,不出数月,恐怕碑堕墓毁,抛骨扬灰。这,可是曾发生过的事啊!至于要朝鲜人民“知恩图报”,无异痴人说梦。你受人指使,穷兵渎武,助纣为虐,陷朝鲜人民于水火,至今不见天日,还要人家感谢?待金家暴政灰飞烟灭,人家不对你刀枪相向,就是烧高香了。现在极力向金家输血打气,就是要延缓这一天的到来。衮衮诸“共”,岂能不知恶有恶报?
    

     皇上金口,一言九鼎。毛泽东把“斯大林万岁”默颂千遍,高呼百声,却没有祷的斯大林长命。此非毛心怀二意,“山寨”来的皇位,当不得真。斯"爹"驾崩,儿臣色变,霎时红场做了道场,宫门变成丧门。一班“儿婿甥侄”,鬼哭狼嚎,赛一赛悲情哀意;翻箱倒柜,争一争血缘嫡庶。洋洋华夏,红男绿女更缁衣;巍巍大观,天安门楼开灵堂。朝野丧钟呜咽,鬼伥齐嚎;广场腥旗半落,孝子泪纷。独夫"呼天":"赌咒"继承斯大林衣钵;民贼"抢地":"发誓"捍卫斯大林阴魂;开创千年未有之“奇观”,营造亘古难见之“无耻”。毛粪眼中万年才出一个的"伟大舵手",把个“儿臣”模样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此情何堪?石敬塘在世必掩面惭羞,安禄山重生定自愧弗如。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高堂”既殁,“家法”难续,斯大林抛下的堂姑姨表,各自心想拳经:排排座位,重整红帮。毛泽东虽恃劳苦功高,却难撼苏共老大座椅。更不想那些白面鹰鼻的洋人,连"小三"的名分也没给封赏。尤其出了个赫鲁晓夫,阴发“先帝”之恶,戳破“革命”神话,阔谈“兄弟”平等。有钱有枪,就是大哥。少米少衣,须做小弟。仗,中国人打;命,中国人丢;钱,中国人掏;却落个不三不四。囊中羞涩,难为凯子;咱惹不起"大哥",回国勒索百姓还是轻而易举:几场掠抢,工商劫尽; 阳谋反右, 百姓钳口;土地集中,田夫为奴。再来个“大跃进”超英赶美,粮产量、钢产量大放卫星。搜尽"民脂",百姓枉死数千万;夺走"民膏",成就领袖惊世“功”。祖宗基业几近败光,要充胖子脸面饿肿。世界云雨变幻,风景这边独“疯”。这下腰板硬了——要赫鲁晓夫好看。杀“父”之恨暂且不表,詈“父”之仇今日必报。先扣个“苏修”帽子让他心惊,再续个“九评”宏论使他胆寒。你红墙边斯大林鞭尸,我神龛里斯大林高悬。只见得:针锋相对,狼兄狈弟分道;拳脚交加,狐朋狗友扬镳。美帝惊诧,英邦莫名。。。。。。究其然,不过是毛自以为得了斯大林真传,要灭赫鲁晓夫威风,庶夺嫡位,混几天红帮老大当当。可笑呀,无论做出裸奔会客的怪诞,还是喊“炸死三亿华人”的狂言,非但没挫掉赫鲁晓夫的锐气,反而招致一片侧目,被逐出“社会主义”大家庭,成了国际孤家寡人。只得另挂杏黄旗,再拜新码头,割地近邻邀名,封金远国求声.夺中华民众之不足,贡异邦暴君之有余。贿买几个独裁同道青眼。大呼小叫:我们朋友遍天下……。
    
     “伟大领袖 ”谋国,不立强国富民之本,尽行荒诞不经之事。言必称尧舜,行不让桀纣。一心唯我独尊,臆想"战天斗地"。万民画地为牢,无泪奄奄一息。短短十年,国基动摇,府库所余无几,民生维艰,跌看家徒四壁…… “领袖”不愧为“领袖”,伟大之处就在于黑心厚颜:嫁祸于天, 诿过于人。宫帏暗讽充耳,江湖窃骂纭闻。恶果铸成, “三分天灾”难掩;哀鸿遍地, “七分人祸”尤甚。面对惨象,左顾右盼。无悔罪之心,乏反省之意.明赞众言,投足淫靡山水之间;暗藏鹰爪,举手他人收拾乱局。民族得一息尚存,国家免分崩离析。然而,不过数秋,阴生嫉贤妒能,暗虑大权旁落。左牵右擎,党结奸邪阉佞,上窜下跳,谬论"阶级斗争"。密室构画,扇点动乱大火。包藏祸心,发动"文化革命"。顺之者倡,一日平步青云。逆之者亡,半宿堕入地狱。翻手为云,横行霸道甚嚣。覆手弄雨,仁智礼义亡命。神话祸首,泛滥万岁万万岁。愚昧青年,挑动群众斗群众。殿上唯唯,你画圈来我画圈;堂下喏喏,手高举罢脚高举。乱纷纷,锣声未绝鼓声起;熙熙攘,鸡方唱罢鸭登场。“永远健康”亡命急,“万寿五疆”入膏肓。一场所谓"文化大革命",毁掉的不仅仅是经济,其对中国人思想道德的影响,流毒之久远,是难以想象的。
    
     说起毛泽东的“光辉历程”,实在罄竹难书。一段发家史,无外乎利用国难,谎言愚弄。投靠异族,谋取私利。不择手段,强夺国柄。及至一得天下,更是胡作非为,残暴宫庭,视臣下如草芥;饿殍投犬,玩百姓如无物;押亵宵小,养饲奴颜媚骨。残杀良知,割喉耿介中正。颠倒黑白,乱人基本道德;焚书坑儒,毁国千年文明。
    
     现在,一帮“毛子毛孙”深得戈培尔遗秽:掩盖事实,重复谎言。无奈去日不远,记忆尚在,行骗亦难。任你如丧考妣,僵尸不能庙堂恍立,由你声嘶力竭,恶鬼难以地狱唤来。恭请这类人物,只在自己胯下对阴毛暗祈,冀国人忘其恶行,才是你对他最大的孝敬。曾记否?当其病榻残喘,文痞卑躬,摇唇阿臾之言,信誓旦旦;武莽曲膝,鼓舌奉承之语,忠心耿耿。及至一命呜呼,尸骨未寒,妻妾冷月秦城,死于非命;余荫尚在,鹰犬锒铛入狱,苟且偷生。但不知今日之毛粪们,是想追随江青孤魂?还是要咽下走狗遗矢? 

=============================

曹長青: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魔鬼?

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生日。這個誕生在湖南韶山沖的鄉下孩子,怎麼會成為一個大獨裁者、一個使中國陷入劫難深淵的魔鬼?從各種資料和傳記中,可看出至少有這樣幾個原因:

首先,是毛的個性。他從小就有反叛而奸巧的性格。據旅英華裔作家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簡稱毛傳),毛「十歲就從學校逃走」,「至少有三間私塾因他的倔強不服管教而委婉地請他父親『另請高明』。」毛晚年自己總結說,他不僅有「虎氣」,還有「猴氣」。例如毛小時候被父親責罵後,跑到池塘邊威脅說,他要跳下去,父母只好屈服。毛後來回憶說,「他們怕失去兒子,這是他們的弱點,攻其弱點,就能取勝。」才十幾歲的孩子,就知道玩這種手段,即使對父母。 

其次,當然是後天教育和環境。毛的青年時代,正遇到中國社會巨大的變遷。毛兩歲那年,清朝戰敗,割台灣給日本;清帝國被結束後,各種所謂新思想、新觀念,層出不窮,包括馬克思學說也涌進中國。性格反叛的毛,與打破舊制度的「革命」等想法一拍即合。這個時期毛的世界觀開始成型,其特點是「一切以自我為中心」。當時毛在一本德國哲學家的書上眉批:「世界固有人有物,但皆因我而有」。這種「我是最重要的,世界要為我而存在」的想法主導了毛的一生。

即使對他自視最有感情的母親,毛都表現出自私的一面。例如他晚年毫無悔意地回憶說,他母親臨死時,毛為了只記住母親的美好印象,而不是臨終的痛苦模樣,因此告訴母親他要離開。因此在母親咽氣之際,毛不在她身邊。即使這種時刻,做兒子的看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印象,而不顧母親對兒子最後的眷戀,自私至此,毛後天的殘忍已顯露倪端。 

毛的先天性格,以及青少年時代外部環境的影響,包括他讀的雜書(他崇拜曾國藩,認為「收拾洪楊一役,完美無缺」),使他形成至少三個特性: 

一是冷酷無情。毛不僅對母親,對他的父親更無情,父親「死前想見兒子一面,但毛沒有回去,也沒有對他的死表示任何悲傷。」這點可能是革命者的通病,據說鄧小平連他母親的名字都不知道,參加革命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鄉。 

毛後來在「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中充分展示了他殘忍的一面,無論是暗殺劉志丹,陷害張國燾,給王明下毒,制服周恩來,逼死高崗,凌遲劉少奇等等政治角鬥,他都是最後的贏家,這都與他更殘忍、更敢下手有直接關係。 

二是崇尚暴力。毛在十九歲時,就跟同學說,要「將唐宋以後的文集詩集,焚諸一爐」。對後來的文革燒書,其實毛早就有想像力。英國歷史學家保羅.約翰遜(Paul Johnson)那本解讀二十世紀歷史的名著《現代時代》總結說,所有的革命領袖,從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等等,都是暴力的崇拜者。毛是他們之中掌握權力時間最長、殺人最多的。 

很多研究毛澤東的人可能都認識到,「吸引毛的是野蠻暴力,是打碎既存秩序、社會結構的暴力。這正是蘇俄社會革命的模式。」但《毛傳》卻對此有獨特視角:「毛不是從理論上信仰這種模式,而是從性格上走了進去。」強調了毛的性格在他熱衷暴力上的先天作用。 

例如,今天人們反思為什麼中國會發生一場暴力的文化大革命,其實它早就有「預演」:剛三十出頭時的毛領導的那場湖南農民運動,就是場暴民運動。中國人熟悉的毛語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其實被刪了結尾一句:「每個農村都必須造成一個短時期的恐怖現象」。湖南暴民們有兩個武器,一個是「梭鏢」,可以隨便捅破他們認為是「土豪劣紳」的肚子,另一個帶「高帽」游街示眾,讓人羞辱到「從此顏面掃地做不起人」。後來的文革,可以說是當年毛領導的湖南暴民運動的現代版。

毛上井岡山後,抓到第一個當地縣長,下令用梭鏢捅死了。毛第一次反圍剿時俘虜到的國民黨旅長,殺死後,屍體被倒吊樹上,毛指著身旁的屍體對紅軍發表講話。在江西鎮壓所謂反黨「AB團」時,毛下令「各縣各區須大捉富農流氓動搖份子,並大批把他們殺戮。」據當時中共文件,動用了一百多種刑法,進行內部清洗屠殺,導致紅軍一萬多人死亡。 

三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如果毛都是這麼魯莽地殺殺殺,他難以獲得或掌握權力。但正像他自己所坦白的,他身上還有「猴氣」,甚至比劉邦還要狡黠的流氓氣。需要的時候,他可以向黨內對手認錯、賠笑臉,到敵營喊「蔣委員長萬歲」,到莫斯科振臂高呼「斯大林萬萬歲」(雖然心裡不服氣);但一旦得勢就「絕不饒人」。

西方一些「中國專家」以浪漫情懷研究毛澤東,認為毛發動文化革命是出於理想主義。但實際上這場革命的主因是毛要清肅劉少奇等政敵。劉其實沒有(也不敢)與毛為「敵」,只不過在六十年代初中共縣委書記以上幹部參加的「七千人大會」上,沒有替毛的冒進大躍進政策(造成幾千萬人餓死)遮丑,說了當時大多數中共幹部的心聲,結果毛嫉恨在心,終於在恢復「虎氣」後,「虎」口噴人,把劉誣陷迫害致死。 

毛對自己的「虎猴」兩種氣質的概括相當準確。面對知識分子,毛身上有「虎氣」,他敢霸道,敢凶殘,有大殺大砍的雄梟之氣,因此能鎮服或吸引那些心靈軟弱的知識人。而對那些早期燒殺搶奪的土匪式紅軍,毛則是「知識分子」,他會寫詩撰文,還雄辯滔滔,有猴子般的靈氣。 

毛的一生表面上打敗了所有對手,連兩個指定接班人也最後被打倒(致死),副手周恩來晚年也被批判認錯,連他的戰友妻子江青都戰戰兢兢,說她是毛的一條狗,讓她咬誰就咬誰。毛成了中國歷史上最有權勢的帝王,制造了空前的恐怖,折磨了整個時代。但自視勝利者的毛澤東幸福了嗎?其實毛本人最後也成為毛澤東的「受害者」,他的那些異想天開、烏托邦式的「誇大妄想」,加上長期殘害異己,恐懼被報復的「被害妄想」,也伴隨而折磨了毛自己的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據《毛傳》,毛臨死時已無法說話,但卻關心當時要被赶下台的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消息。所以,直到死,毛還對權爭、下台(即使是他人他國的)仍非常敏感和關注。毛一生什麼都不信,只信自己,可見在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之際,他的悲哀和絕望,他的怨恨和憤怒。其實毛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他的仇恨,他的野心,他的憤怒,他的焦慮等等,燒焦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