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800年的抗爭愛爾蘭獨立建國


只要他們英國人 say YES ,
我們愛爾蘭人就 say NO!
“拒絕"-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FOR Éire Freedom !!!
Éire go deo!!!
「永遠的愛爾蘭」

800年來爭獨立建國血淚~“為什麼我們要使愛爾蘭比現在更本土化,為什麼我們要全然抵制英國化。"

––(愛爾蘭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就職演講文 )

由「亂世浮生」導演尼爾喬丹根據愛爾蘭獨立建國這段歷史拍成的"愛獨份子"-麥可‧柯林斯為主角的「豪情本色」,曾在1996年得到威尼斯金獅獎。

1609年,英格蘭完全佔領愛爾蘭。1801年,英格蘭正式把愛爾蘭併入聯合王國。

十九世紀中,由於英國對愛爾蘭的大飢荒袖手旁觀,加上英國新教與愛爾蘭天主教之宗教衝突,再度引發數百年來愛爾蘭人的反英仇恨,此後愛爾蘭人不斷試圖起事,但都遭到鎮壓。

1914年,英國國會通過「自主法」,准許愛爾蘭成立自己的憲法。不過同年第一次大戰爆發,愛爾蘭自治又遭到擱置。

1916年,趁著英國人在歐陸上焦頭爛額,愛獨份子發動了「復活節起義」(Éirí Amach na Cásca),雖然英國調動大軍弭平暴動,但是從此愛爾蘭人轉入游擊戰。

1916年都柏林的復活節起義由派屈克•皮爾斯(Patrick Pearse)領導的愛爾蘭志願軍以及詹姆斯•康諾利(James Connolly)領導的愛爾蘭國民軍占領都柏林的重要據點,於郵政總局宣讀「愛爾蘭共和宣言」(The Proclamation of the Irish Republic),並宣布愛爾蘭共和國成立。

6天後起義即遭到鎮壓,起義領袖被送軍事法庭處死,但殘酷鎮壓使卻使人民追求獨立的意志更堅定。

電影「豪情本色」(Michael Collins)講的是二十世紀初愛爾蘭建國革命英雄麥可‧柯林斯生命最後七年與英國政府軍對抗的事蹟。


故事也從1916年都柏林的復活節起義(Éirí Amach na Cásca)失敗開始,愛爾蘭的革命軍被殺的殺、抓的抓。

麥可‧柯林斯一生為愛爾蘭獨立運動奮鬥,不但與同志一手創立了愛爾蘭共和軍(IRA),而且藉著靈活的調度與強大的火力,幾乎控制了北愛情勢,讓英軍頭痛萬分。

柯林斯出獄後,與好友哈林及因美裔身份而沒有被槍殺的領導人瓦列拉(Eamon de Valera ,1882~1975)繼續對抗英軍。

柯林斯組織了一支堅強的祕密志願軍,他們神出鬼沒的攻擊英國的軍隊和警察;同時,瓦列拉帶著哈林赴美國尋求支援。留下來的柯林斯 領導志願軍以游擊戰鬥的方式與英軍對抗,他並且組了一個暗殺部隊。

1920年11月21日,柯林斯的暗殺小隊在都柏林的不同地區幹掉了18個英國特工(人稱「開羅幫」)。

英國為報復,預備隊乘卡車開到正在舉行足球比賽的科羅克公園(都柏林的GAA足球和愛爾蘭曲棍球場),胡亂向人群射擊。

14名手無寸鐵的民眾被槍殺,65人受傷。當天晚些時候兩名共和派犯人和一名無關但被一同逮捕的友人莫須有地「在越獄時被擊斃」(事實上是處決)在都柏林城堡。

這一天成為了眾所周知的血腥星期天。今天克羅克公園內的一座看臺被命名為霍根看臺,以紀念一名在攻擊中被殺害的蒂珀雷里郡球員。

麥可‧柯林斯的游擊戰奇才,對英國人與「愛奸」而言是一場惡夢;但對他的同胞而言,他讓夢想成真。
瓦列拉回國後,收回志願軍的指揮權。1922年倫敦傳來和解的訊息,瓦列拉堅決指派柯林斯代表赴倫敦談判。
柯林斯說︰「我是一個游擊隊戰士,不是一個政治談判家。」但 柯林斯因反對不成而前往倫敦。

可是柯林斯帶回來的結果卻造成革命軍的分裂︰愛爾蘭可以成立一個完全自由的自治政府,允許愛爾蘭成立「愛爾蘭自由邦」(Free State)但仍須向英皇宣誓效忠,另外,北愛爾蘭(Northern Ireland)仍屬英國管轄 。

在國會與公投都贊成的情況下,瓦列拉和哈林反對談判的結果,兩人另組反抗軍與柯林斯對立而爆發內戰。


麥可‧柯林斯 Michael Collins

柯林斯在前往和瓦列拉談判的路程中,被一名狂熱的反對戰士狙擊身亡,結束了愛獨份子柯林斯傳奇的一生,時年三十一。

而愛爾蘭(北愛爾蘭仍由英國控制)直到1939年才正式脫離英國成為一 個真正的獨立國家。

儘管愛爾蘭共和國已經獨立,但是許多愛爾蘭人還是對「北邊六郡的兄弟」未能加入念念不忘,愛爾蘭共和國憲法中也繼續主張北愛爾蘭是其領土。因此,IRA繼續在北愛爾蘭與英國發動恐怖攻擊。

1922年,經過八世紀的奮鬥,愛爾蘭終於從英國手中爭取到政治上的獨立。但是,愛爾蘭的經濟仍然依附於英國。其出口的九十%(大多為農產品及廉價勞工製品)輸往英國。

1939年,為了彰顯其政治獨立,愛爾蘭總統瓦列拉(Eamon De Valera)決定愛爾蘭在二次世界大戰中保持中立。英國則以經濟封鎖作為報復。

這對當時愛爾蘭的經濟影響至鉅。但是沒有一個愛爾蘭人主張重併於英國之下。相反的,愛爾蘭政府推動了深奧雄心的經濟開發計劃。從農業機動化和多項工業化開始,二次大戰後更積極發展觀光業。

為了強調對愛爾蘭獨特文化的認同,學校開始教授蓋爾(Gaelic)語(即愛爾蘭語)。在這幾年中,愛爾蘭人咬緊牙根,全面「去英國化」耐心的等到改革計劃開始見效。

1950年每人(per capita)平均的GDP比1939年高出八十四%。

而北愛爾蘭在雙方廝殺多年,到1998年才正式簽訂條約,愛爾蘭放棄對北愛的領土主張。 不過,即使北愛爾蘭共和軍尚未真正繳械,但是願意走向和平的舉動,已使得內部發生分裂,一個更為激進的「真正愛爾蘭共和軍」(或譯正統愛爾蘭共和軍 Real IRA)於焉產生。

獨立後的愛爾蘭經過一陣經濟蕭條後,現國民年所得已超過英國。

今 天愛爾蘭被稱作「凱爾特之虎」(Celtic Tiger),每人平均年收入超過30000歐元(1歐元 = 1.4708 美元2007統計GDP 58883美元)),比台灣高很多很多。有多重發展的工業,高效能的教育系統,強烈的國家意識,同時亦是歐盟及聯合國的一員。

愛爾蘭旁有個虎視眈眈的大國。愛爾蘭從中世紀起就飽受英國佔領與欺凌,八百年來,愛爾蘭時時發生反抗暴動,都被英軍殘暴鎮壓而失敗,走近都柏林近郊的監獄,似乎仍然陰森森地流著遭槍決抗英義士血跡。

獨立後的愛爾蘭打破小國必遭鄰近大國剝削的迷思。愛爾蘭奮力衝刺,掙脫邊緣化夢魘,走出自我富足之路,仍然能給台灣很多啟示。

那些懦弱的台灣政客應該從愛爾蘭人追求文化自主、經濟開發的成功史吸取教訓。愛爾蘭的成功係建築於開發本身的優點,而不是依賴野心勃勃,不懷好意的鄰居。

戰士之歌(愛爾蘭語: Amhrán na bhFiann)是愛爾蘭共和國的國歌。
Sinne Fianna Fáil
Atá faoi gheall ag Éirinn,
Buíon dár slua
Thar toinn do ráinig chughainn,
Faoi mhóid bheith saor.
Sean-tír ár sinsear feasta
Ní fhágfar faoin tiorán ná faoin tráill
Anocht a théam sa bhearna baoil,
Le gean ar Ghaeil chun báis nó saoil
Le gunna scréach faoi lámhach na bpiléar
Seo libh canaig Amhrán na bhFiann.
我們是命運的戰士
把生命獻給愛爾蘭
一些戰士自波浪以外之土地來
發誓為了自由,我們的古老國道不會庇護暴君或奴隸
今晚我們把守 危險的空隙
為愛爾蘭不顧一切
在大砲的吼聲和槍聲之間,我們將歌頌戰士之歌。

If you don’t see your country as something worth fighting for, what real sense of it do you have?"-Michael Collins

(如果你們不認為國家值得用戰鬥來換取,那你們還有什麼作為一個人的知覺?-麥可‧柯林斯)
犧牲太長久以後

人心有可能變石頭

啊~~~究竟多久才算足夠?

––復活節‧ 葉慈(W. B.Yeat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