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11日星期六

汉人对西藏地区敲骨吸髓式的经济掠夺与藏民反抗



中共在西藏开矿掘金,是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开始的。当时中共为还所欠前苏联的债务,曾在西藏杜佳里盐湖大规模开采高品位的硼砂。从事硼砂开采的多是一九五九年拉萨叛乱被捕的藏族犯人,这种强迫性的无偿劳动使中共获得巨大利润。

当年做苦工的藏族囚徒尸骨遍地,杜佳里矿区至今闪烁着一团团蓝色的磷火。此后五十年间,中共在西藏掀起多次「建设高潮」,即掠夺性的开采高潮。近年来,在畸形的经济开发政策下,汉人企业又大举进入西藏进行商业开采,他们牺牲藏人的生存环境夺取经济效益,给藏区造成极其严重的环境灾难。

原本洁净的圣地神山满目疮痍,人们因水土污染而生病死亡。遭受无妄之灾的藏人不得不群起反抗。此起彼伏的抗争遭到当局的镇压,给沉沦的西藏高原涂上一片血色。

  西部大开发政策引起掘金狂潮

有一首叫《西部大开发》的流行歌曲唱道:「想到岩石有花草∕泥路有珠宝∕能期望在西部找得到。」这首歌表达了矿产资源枯竭的中国东部,人们充满了去西部淘金的愿望。

中共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制订于十年前。二○○○年三月,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成立并开始工作。他们声称,在西部加大投资,对西部实行完善扶持政策,是为了让西部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上一个大台阶。

最近,原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出版的《西部大开发决策回顾》一书,回顾江泽民开发西部修建铁路的批示,其中写到:「无论是从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国防安全,促进民族团结,更有利的打击达赖集团的民族分裂主义活动考虑,我们都应该下决心尽快开工修建进藏铁路。」这说明,中共高层修建进藏铁路的目的,有经济的,更有政治和军事的思路。

自从青藏铁路全线开通,「到西藏去」成了各路掘金者最响亮的口号。早有地质勘探局的技术人员进行勘探,论证西藏地区的矿藏非常丰富,预估其矿产资源潜在经济价值在一万亿元以上。过去由于受到交通运输条件的限制,西藏的矿藏能望不能及。现在铁路通了,面对如此巨大的矿产价值,从中央到地方,从国营企业到民营资本,纷纷磨拳擦掌,摇身一变成为矿主。矿业开发进入一个疯狂发展时期。

据说,看准西藏开矿商机巨大的人,最初只需要用几十万的资金投入,才两三年,就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于是,来自内地的淘金者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拉萨街头挂满了各矿业公司的招牌。

  开采金矿污染环境毒死生命

一蜂窝而上的盲目投资、盲目采矿,给生态环境原本十分脆弱的西藏高寒地区,带来了难以想像的灾难。大多矿山是露天开采,采矿方式以及工艺比较落后。而一般金属和非金属矿石在进行加工前,都先要经过粉碎的环节,这就污染了周围空气、水体及土壤。而后,在矿石冶炼和加工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废气、废液、废渣也污染了环境。

昌都芒康县位于西藏东南部的横断山脉,那里有一座名为「色恩罗」的神山,藏语意为「金银年」。自二○○五年起,中凯公司在那里挖掘金矿。中凯集团是进军西藏采矿行业较早的民营资本之一,自从二○○三年在藏区进行资源勘查,而后大量开采各种矿藏。该企业在官方宣传报道活动中被评为「诚信推介单位」。二○○七年,中凯公司被西藏自治区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及监督管理局评为「西藏自治区二○○六年度安全生产先进企业」。

然而,这个「诚信推介单位」和「安全生产先进企业」却在芒康遭到藏民的强烈抵制。最初,昌都芒康县宗西乡达拉村的藏民反对中凯公司开矿,主要是由于宗教原因。在藏人心目中,大自然是有灵魂的,自古以来,西藏人就有一些禁忌习俗,例如,不在神山上乱扔脏物、大小便、挖掘、采集或砍伐神山上的花草树木。

  后来发生的是可怕的环境灾难。提炼矿石的化学工业废水流进河里,宗西乡的鱼儿都被毒死了,牛儿病得连脚蹄都掉了,当地人患上怪怪的病。才四年时间,这个村子因饮水患病共死了二十六个人,另有二千四百四十二头牛羊被毒死。

  芒康藏人卧路抗议阻止开矿

二○○九年春,从芒康宗西乡自愿站出五百个藏族青年男子,他们把佛教经书放在头上发誓,誓死保卫自己的神山和乡民。而后,他们日夜躺卧在公路上,阻止中凯公司继续开采。当局派军人前来驱散抗议者时,两千多藏族男女老少一齐睡在路上,他们决定付出自己的生命。另有一些藏族少年开摩托车往内地上访,但被军警截回。

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于二○○九年四月四日到达芒康,四月五日在芒康县召集官员开会。面对如此惨重的灾祸,没有一个官员诚实地为藏民说一句公道话。四月六日,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在二十七辆警车和军车护送下,前往宗西乡的开矿地点。在宗西乡矿区,白玛赤林气势汹汹地对抗议者说:「饮水并没有受到污染,你们捏造事实,阻止开矿,违反党中央西部开发政策。这个后果多严重你们知道不知道?」

一个六十多岁的藏族老人拿来一杯水,对白玛赤林说:「如果你敢把这杯水喝掉,我们就不打官司了。」但白玛赤林不敢喝,他把水倒掉,发怒拍桌子说:「你们想造反吗?」当时有人喊道;「打倒白玛赤林!我们要用生命保护神山」等的口号。在一片混乱中,白玛赤林在警察的保护下逃跑了。

五月十七日,当局派二百多个军人来到宗西乡。他们把正在学校上课的二百多个学生赶回家,军人驻扎在学校里严阵以待。

五月二十日,当局发布了最后一道命令,说五月二十三日一定要挖矿,抗议者如不解散就要抓人。二十三日早上,大批军队开来了,军人开始动手驱散抗议者。人们哭喊着,哀求着,但军队又打人又抓人,不少人被殴打流血致伤。当天,军队向卧道抗议的藏民进攻了三次,都遭到藏民们的顽强抵抗。最后抗议者的带头人被抓走,回来时伤势严重,已经不能说话了。

双方相持了几个月时间,芒康藏民以死相拼,拒不退却。中凯公司被迫暂停开矿,和当地藏人展开谈判。当局不得不和藏人协商,让开矿公司承诺以后不要产生环境污染,并对受害者进行经济赔偿。

反采矿是生死攸关的命运抗争

芒康藏民的浴血抗争,是西藏人民反对开矿污染的一个可歌可泣的事例。近年来,藏区的这一类抗争此起彼伏,大都遭到当局严酷的镇压。

例如,中国黄金集团属下的西藏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自九○年起,就在西藏墨竹工卡县开采有色金属,牟取暴利。矿废物污染了当地的河流,当地藏民展开了抵抗开矿运动。但政府对藏族示威者判以重刑,对矿业开发商却没有任何处罚,使藏民至今愤愤不平。

又如,近年来中国公司在西藏日喀则大量采矿。南木林县索金乡原是牧区,居民大都是牧民。企业开矿导致饮水污染,牧草含有毒素,牲畜被毒死。藏民向当地官员反映情况,不被理睬。藏民怀疑官员被开矿商收买,多次展开申诉及抗议活动。结果当局调来武警压制藏民。一部分抗议者被打被抓,其余的逃到山上避难。

信仰佛教的藏民认为,在神山开矿除了污染环境之外,还会造成地震。就在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前二十八日,三江源牧民曾到北京请愿并控告开矿商,指控在神山开矿将导致地震。但当局不予理睬,开矿商甚至让部分工人穿上军装,伪装军人来吓唬藏民。

由此可见,在中共当局号召下的西藏开矿热潮,已经和当地藏民酿成了生死攸关的冲突。在污染了中国各地的山川河流之后,汉人又把污染带到冰清玉洁的高原。西藏高原作为地球「第三极」,是中国和亚洲主要大江大河的发源地。高原的生态和植被一旦被破坏,就很难恢复。这不仅牵涉到数百万藏民的基本生存环境,也牵涉到中国和亚洲的水源污染,无穷的祸害将世代绵延下去。(作者:茉 莉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