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尼山萨满传》与满族民间文学

萨满,满语读如“Saman”,

是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称呼跳神巫人的音译。在通古斯族的语言中,萨满一词是指能够通灵的男女,他们在跳神作法的仪式中,受到自我暗示或刺激后,即产生习惯性的人格解离,萨满人格自我真空,将神灵引进自己的躯体,使神灵附体,而产生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于是具有一套和神灵沟通的法术。崇奉萨满信仰的民族认为人生的祸福,宇宙的各种现象,都有神灵在冥冥之中主宰着,人们与神灵之间,必须设法沟通。通过占卜、祭祀、祈祷等手段,可以预知、抚慰,乃至征服自然界中的某种神秘力量。萨满就是在相信泛灵论的环境中,与神灵沟通的灵媒,是联系人的世界与神灵世界的桥梁,在阿尔泰语系各民族中,具有超自然能力的这些人就是萨满。

萨满信仰是属于历史的范畴,有其形成、发展的过程,以历史文化观点分析萨满信仰的特点,是有意义的;将萨满信仰的特点作为确定萨满信仰的发祥地点及其在不同地区的分布,也是较为客观的。萨满信仰盛行于东北亚、北亚以迄西北亚的草原地带,以贝加尔湖附近及阿尔泰山一带为发祥地,表现最为典型。我国北方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蒙古、突厥等语族,例如匈奴、靺鞨、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满洲、赫哲、达斡尔、锡伯、索伦,鄂伦春、维吾尔等族,都崇奉过萨满信仰。萨满信仰是阿尔泰语系各民族的共同文化特色,不研究萨满信仰,就不可能深入地理解他们的文化。对萨满信仰进行历史考察,有助于理解在不同历史时期我国北方各民族的文化特色。

由于萨满信仰的盛行,有许多神话故事流传后世,其中《尼山萨满传》手稿本是以满文写成的文学作品,对研究满族民间文学及萨满信仰,都提供了很珍贵的资料,本文撰写的旨趣,就是以现存海参崴本《尼山萨满传》满文手稿本为主要资料来源,对满族民间文学进行初步的探讨。

唱和的歌词,是萨满信仰的文化核心,也是满族民间文学最具特色的部分,有一个人的独唱,也有一问一答的对唱,有时候还有由一人领唱,众人跟随的合唱。《尼山萨满传》满文手稿收录了丰富的歌词,其基本形式是在说话的词句前后联缀附加成分的叹词,包括表示祈求、惊讶、感伤、愤怒、欢悦、问答的各种声音,抑扬顿挫,颇富变化。
海参崴本《尼山萨满传》满文手稿收录了表达感伤哀痛的歌词,例如家人为往生的色尔古岱·费扬古赶办丧事时,员外巴勒杜·巴彦在一旁边哭边喊地唱道:“父的阿哥啊喇!五十岁时啊喇!所生的阿喇!色尔古岱·费扬古啊喇!我见了你时啊喇!十分欢喜啊喇!这么多的马匹啊喇!牛羊牧群啊喇!谁来掌管啊喇!阿哥的仪表大方啊喇!聪明啊喇!原想多倚靠啊喇!乘骑的骟马啊喇!那个阿哥来骑啊喇!奴仆婢女啊喇!虽然有啊喇!那个主子使唤啊喇!隼鹰啊喇!虽然有啊喇!那个孩子架托啊喇!虎斑犬啊喇!虽然有啊喇!那些孩子牵拉啊喇!”正在呜咽哭泣时,母亲又哭着唱道:“母亲聪明的阿哥啊喇!母亲我的啊喇!嗣子啊喇!为善事啊喇!行善祈求啊喇!祈求福佑啊喇!五十岁时啊喇!生了聪明啊喇!清明的阿哥啊喇!双手敏捷啊喇!矫健的阿哥啊喇!体格俊秀啊喇!健美的阿哥啊喇!读书的啊喇!声音柔和啊喇!母亲聪明的阿哥啊喇!如今跟那个孩子啊喇!倚靠过日子啊喇!对众奴仆仁慈啊喇!大方的阿哥啊喇!体格容貌啊喇!俊秀的阿哥啊喇!容颜性情啊喇!犹如潘安啊喇!美貌的阿哥啊喇!母亲在街上啊喇!闲走时啊喇!如同鹰似地啊喇!把母亲声音啊喇!找寻听闻啊喇!在山谷行走时啊喇!叮?的铃声啊喇!母亲俊秀的阿哥啊喇!如今母亲我啊喇!还有那一个阿哥啊喇!可以看顾啊喇!可以慈爱啊喇!”仰面跌倒后口吐白沫,俯身跌倒时流着口水,把鼻涕擤到木盆里,把眼泪流到雅拉河里。“啊喇”是满语“ara”的音译,是表达老年丧子之痛的叹词,

以唱念的形式高声唱念。正在哭泣时,门口来了一个罗锅腰、快要死的弯着腰走路的老爷爷,唱道:“德扬库德扬库!守门的德扬库德扬库,老兄们请德扬库德扬库!向你的主人德扬库德扬库!请去禀告德扬库德扬库!在门的外面德扬库德扬库!快要死的老人德扬库德扬库!请说来了德扬库德扬库!请说要见一见德扬库德扬库!说来了德扬库德扬库!区区心意德扬库德扬库!要烧纸德扬库德扬库!”句中“德扬库德扬库”(deyangku)是歌词中的附加成分,分别联缀于每一句歌词的后面,高声吟唱,是表达请求的叹词。老爷爷站在色尔古岱·费扬古的灵位前,用手扶著棺木,跺脚高声哭道:“阿哥的宝贝嗳哟哎呀!寿命短嗳哟哎呀!听说嗳哟哎呀!生来聪明嗳哟哎呀!老奴才我嗳哟哎呀!曾经高兴过嗳哟哎呀!听说嗳哟哎呀!把有智慧的阿哥嗳哟哎呀!养了嗳哟哎呀!听到声名嗳哟哎呀!愚蠢的奴才我嗳哟哎呀!曾经指望嗳哟哎呀!有才德的嗳哟哎呀!生了阿哥嗳哟哎呀!庸劣的奴才我嗳哟哎呀!曾经信靠嗳哟哎呀!有福禄的嗳哟哎呀!听说阿哥嗳哟哎呀!曾经惊奇嗳哟哎呀!阿哥怎么死了呢嗳哟哎呀!”句中“嗳哟哎呀”是表示伤心痛惜的叹词,说话的词句中缀以“嗳哟哎呀”的声音,令人伤感。

各种满文手稿本多含有神歌。在古代满族的社会里,举行跳神仪式时,萨满和助手描述神灵特征,颂扬神灵神通广大,祈求神灵相助,以及表示祭祀者的虔诚态度和决心等祝祷歌词,因为都是唱给神灵听的,所以叫做神歌〔1〕。在祝祷歌词中,最大的特色,

也是在它充分的附缀叹词。现存辽宁本《尼山萨满满传》满文手稿里所收录的神歌,都很生动。当尼山萨满为色尔古岱·费扬古过阴追魂举行跳神仪式时,她身穿八宝神衣,头戴神帽,腰系神裙、腰铃,手拿神鼓,站立在祭坛中,祈求神祇。只见她浑身颤动,腰铃哗哗作响,手鼓响声高昂,祈祷声如暗箭发射。九十个骨节弯成弓形,八十个骨节连接一起,用“轰轰”声高喊着“霍格耶格”,用高声叫着“德耶库德耶库”,大神祇便从天而降,尼山萨满的魂灵便和众神祇奔向阴间。一会儿,到了阴间的第一道关口,正想进去,把门的小鬼们不让她进去。尼山萨满生了气,唱着神歌祈求说道:“唉库勒、叶库勒,橡木的鬼祟们;唉库勒、叶库勒,檀木的鬼祟们;唉库勒、叶库勒,在下面四十年的鬼祟们;唉库勒、叶库勒,快快下来;唉库勒、叶库勒,把主子找;唉库勒、叶库勒,送过去吧!唉库勒、叶库勒。”唱毕神歌,橡木鬼、檀木鬼和众神祇便下来把尼山萨满举起来带过关口。不久,来到第二道关口,正要进去,把门的塞勒克图和塞吉尔图二鬼,申斥着说:“阳间的什么人敢闯我的关?我们奉阎王之命把守此关,不许任何人通过。”尼山萨满唱起神歌请求说:“赫耶邪鲁我们匆匆,赫耶邪鲁往前面走,赫耶邪鲁如有冒犯,赫耶邪鲁给点好处,赫耶邪鲁如放过我,赫耶邪鲁给你们酱,赫耶邪鲁。”守门的二鬼听了便放尼山萨满过去。尼山萨满跳神作法时,固然高唱神歌,就是魂灵出窍后,也是唱着神歌,与神灵沟通,祈求神灵相助。

海参崴本《尼山萨满传》满文手稿收录的神歌,较为完整。员外把勒杜·巴彦赶到尼西海河边,请求尼山萨满救治爱子色尔古岱·费扬古的生命,尼山萨满洗了脸眼,摆设香案,敲著手鼓,开始喋喋地请着,以美妙的声音唱着“火巴格”,高声反覆喊着“德扬库”,喋喋地请着,使神附在自己身上。巴勒杜·巴彦跪在地上听著,尼山萨满开始喋喋地指示神灵的话唱道:“额伊库勒也库勒!这姓巴勒杜的额伊库勒也库勒!龙年生的额伊库勒也库勒!男人你听额伊库勒也库勒!朝觐帝君额伊库勒也库勒!来的阿哥额伊库勒也库勒!明白地听着额伊库勒也库勒,倘若不是额伊库勒也库勒!就说不是吧额伊库勒也库勒!若是假的额伊库勒也库勒!就说假的吧额伊库勒也库勒!假萨满会哄入额伊库勒也库勒!告诉你们吧额伊库勒也库勒!二十五岁额伊库勒也库勒!一个男孩额伊库勒也库勒!曾经养了额伊库勒也库勒!到了十五岁时额伊库勒也库勒!横浪山额伊库勒也库勒!到山里额伊库勒也库勒!打围去了额伊伊库勒也库勒!在那山上额伊库勒也库勒!库穆路鬼额伊库勒也库勒!把你孩子的额伊库勒也库勒!魂额伊库勒也库勒!捉食了额伊库勒也库勒!他的身体额伊库勒也库勒!得了病额伊库勒也库勒!死了额伊库勒也库勒!自此以后孩子额伊库勒也库勒!没养了额伊库勒也库勒!五十岁上额伊库勒也库勒!一个男孩额伊库勒也库勒!看见养了额伊库勒也库勒!因为五十岁时额伊库勒也库勒!生的额伊库勒也库勒!所以把名字叫做色尔古岱额伊库勒也库勒!费扬古额伊库勒也库勒!这样命名额伊库勒也库勒!睿名腾起额伊库勒也库勒!出了大名额伊库勒也库勒!到了十五岁时额伊库勒也库勒!在南山上额伊库勒也库勒!把许多的野兽额伊库勒也库勒!杀了之故额伊库勒也库勒!阎王爷听了额伊库勒也库勒!差遣了鬼额伊库勒也库勒!捉了魂额伊库勒也库勒!带走了啊额伊库勒也库勒!难于使他活过来额伊库勒也库勒!苦于救助额伊库勒也库勒!说的是就说是额伊库勒也库勒!说的不是就说不是额伊库勒也库勒!”神灵的指示,就是神谕。巴勒杜·巴彦听了神论后,连连叩头说道:“神祇的指示,全部都对了。”尼山萨满听了,拿起一炷香向上一举,便清醒了过来。

尼山萨满接受邀请,在员外家跳神作法。尼山萨满身上穿系了奇异的衣服、腰铃、女裙,头上戴了九雀神帽,身全摆动着,喋喋地祈求神祇离开石窟来附身,神歌带着“火格亚格”的尾音。尼山萨满进入催眠状态,开始过阴后,助手纳哩费扬古唱着调遣神祇的神歌,带着“青格勒济、因格勒济”的尾音。大致而言,神歌的叹词,多为缀语,便于高声吟唱。由于场合及作用的不同,其歌唱尾音,变化无穷,可以称之为神歌文学。

《尼山萨满传》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满族民间文学作品,多处反映了他们远古时代的社会状况。例如在萨满跳神仪式里,都自始至终地展现了森林、原野、河流,以及与之相关的各种动物,而且萨满及助手的跳神,包括领神、降神、入神等动作,都是跳跃、呐喊、追赶、射箭、刺杀等动作,充分反映了古代满族狩猎生活的典型环境〔2〕。
尼山萨满跳神作法吟唱神歌时,总是祈求动物神祇的降临,包括:大雕、金鹡鸰、银鹡鸰、飞鸟、飞鹰、花雕、大鹤、彪、虎、熊等飞禽走兽,几乎无动物不成神,尼山萨满借助于动物神的魂灵附体,始能产生法力,为族人消灾驱祟,过阴追魂。《尼山萨满传》的内容,主要在描述尼山萨满脱魂进入阴间与各种神灵周旋的情景。这部作品不仅把阴间人间化,而且把各种动物神灵人格化,这是北方各民族灵魂不死观念在原始宗教信仰中的充分体现〔3〕。

《尼山萨满传》的描述技巧,充分反映了满族妇女居住、饮食的特点。当员外巴勒杜·巴彦得到神仙指点后,赶往尼西海河边寻找尼山萨满挽救爱子色尔古岱·费扬古的生命时,看到东边尽头有一家小厢房,外面有一个年轻的格格把洗过的衣服挂晒在木杆上。巴勒杜·巴彦上前请问说:“格格,尼山萨满的家住在哪儿?请告诉我吧!”那个女人笑盈盈地指着说道:“住在西边尽头。”巴勒杜·巴彦骑上马跑到西边尽头,看见院子里有一个人正在吸烟,向前询问尼山萨满的住处。那人说道:“你刚才在东边询问的挂晒衣服的那个女人就是萨满,老哥被哄骗错过了啊!请那个萨满时,要好好地恭敬地恳求,不可和别的萨满相比,这个萨满很喜欢被人奉承恭维的。”巴勒杜·巴彦又跑到东边尽头,看见屋里南面炕上坐着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太,在灶门口有一个年轻的格格正在抽烟。巴勒杜·巴彦以为老太太一定是萨满,就跪在地上请求。老太太说道:“我不是萨满,站在灶门口的我的媳妇就是萨满。”这一段描述,反映了满族妇女的抽烟习俗,还说明尼山萨满喜欢捉弄人的性格。萨满在平时,其喜怒哀乐的情绪,与一般常人并无不同。尼山萨满捉弄蒙古勒代的一段描写最为细腻。阴间因为没有打围的猎犬,夜晚没有啼哓的公鸡,所以蒙古勒代要求送给阎王犬和鸡。尼山萨满把犬和鸡送给了蒙古勒代以后,还教他呼叫犬和鸡的声音。现将《尼山萨满传》中的这段满文译为汉文如下:

呼叫鸡时,喊“阿什”,呼叫狗时,喊“绰”。蒙古勒代道了谢,非常高兴,带着鸡和狗等行走时,心想喊着试试看,把两个都放了,“阿什”、“阿什”、“绰”、“绰”地喊叫着,鸡和狗都往回走,追赶尼山萨满去了。蒙古勒代害怕了,拚命地跑去找,张口大喘地央求说:“萨满格格为什么开玩笑呢?怎么当我喊叫你的鸡和狗时,一齐往回走了呢?请不要哄骗吧!若不把这两样东西带去,实在不可以。王爷责怪我时,我如何受得了呢?”这样再三恳求,尼山萨满笑着说道:“开一点玩笑,以后好好地记住,我告诉你,呼叫鸡时,喊“咕咕!”呼叫狗时,喊“哦哩!哦哩!”蒙古勒代说道:“格格开了一点玩笑,我却出了一身大汗。”按照萨满告诉的话喊叫时,鸡和狗都围绕着蒙古勒代的身边,摇头摆尾地跟着去了〔4〕。尼山萨满开了一点玩笑,蒙古勒代吓得出了一身汗,阴间人格化,也有情绪变化。尼山萨满把打围的猎犬和啼晓的公鸡送给阎罗王,是以增加色尔古岱·费扬古的阳寿为交换条件的。《尼山萨满传》描述尼山萨满和蒙古勒代讨价还价的细节也很精彩,译为汉文是:

蒙古勒代说:“萨满格格你这样,看你的面子,增加二十岁寿限。”萨满说:“鼻涕还未干,带去无益。”那么增加三十岁寿限。”“心志还未定,带去何益?”“那么增加四十岁寿限。”“还未享受体面、尊荣,带去无益。”“那么增加五十岁寿限。”“尚未成为聪睿贤达,带去何益?”“那么增加六十岁寿限。”“弓箭尚未熟练,带去无益。”“那么增加七十岁寿限。”“还未学会细事,带去何益?”“那么增加八十岁寿限。”“世事未晓,带去无益。”“那么增加到九十岁寿限,若再增加就不成了。”色尔古岱从此六十年无病,百年无禁忌,臀部周遭养九子,世动见八子,头发全白了,口牙黄了,腰弯了,眼睛生花散光了,腿打颤了,脚面上撒尿,脚跟上拉屎地过日子吧〔5〕!尼山萨满法力高强,脱魂过阴后,在各种动物神的相助下,所到之处,有求必应,反映了自然崇拜及图腾崇拜的东北亚文化特色。

萨满信仰本身既然是属于多神崇拜,这就决定它并不排他而能接受外来宗教的特点。佛教、道教盛行于北方草原社会后,萨满信仰不但不排斥佛教、道教,甚至在萨满自己的神坛上还为佛教及道教留下一席神位。《尼山萨满传》一开始就运用了道教中一个典型的神仙客人的故事形式,当员外巴勒杜·巴彦的爱子色尔古岱·费扬古身故后,举家哀痛之际,在家门口突然来了一位罗锅腰快要死的弯着腰走路的老爷爷,受到员外巴勒杜·巴彦的礼遇。这位陌生老爷爷指点员外巴勒杜·巴彦去请萨满来医病,可以起死回生。说完话后,跚跚走出大门外边,坐上五彩云霞升空而去了。员外巴勒杜·巴彦知道是神仙来指点,就朝空中拜谢,于是有员外三请尼山萨满的故事。

在早期萨满信仰故事中,萨满所请的神祇,主要是为了消灾除病,保佑族人平安,多获猎物,多捕鱼类,人和神之间的关系,较为直接、现实、平等。虽然也有一些说教意味的萨满神谕,然而不过是一些神话,或祖先故事,用古朴形象的表现,以达到教育目的。至于神祇高高在上,支配世人的构思,是社会分化的结果。直接用萨满信仰以外的佛道观念进行说教醒世,则是更晚的事情。所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法印,既否定了灵魂,又否定了肉体。但当大乘佛教向前发展时,即大肆宣扬奖善惩恶,编造了极其复杂的天堂地狱系统,其影响之大,远远超过了哲学上的争论。萨满信仰的天穹观念,在形成、发展过程中,由于受到外来宗教和文化的影响,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萨满信仰天穹观的多层意识发展到三界观念,就是受到佛教、道教等宗教影响演化而成的。佛教、道教传入北方草原社会后,萨满信仰也杂揉了轮回、酆都城、十殿阎罗等观念。那种认为下界为恶魔所居,亡魂在地狱忍受煎熬,历经苦难的观念,显然是受佛教、道教等宗教文化的影响。萨满过阴进入下界所见地狱景象及阎王殿中牛头马面无常恶鬼等角色,与原始的萨满信仰,已经相去甚远,北亚草原族群的亡魂所到的下界,也不再是像人间猎场、渔场那样美好的另一个奇异世界,这种转变反映了佛教、道教等思想观念在北方草原社会的普及化。

《尼山萨满传》一书叙述尼山萨满离开死国阎罗殿,在返回阳间途中顺路叩见子孙娘娘,只见楼阁照耀五彩瑞气,抬头一看,在亭式殿的中央,坐着一位子孙娘娘,头发雪白,眼弯、口大、脸长、下颏高突,牙齿微红,两旁站着十几个妇女。尼山萨满在地上三跪九叩,表明顺路向子孙娘娘问好的诚意。子孙娘娘告诉尼山萨满,这里一切,是由她所定,见了行善为恶的一切刑罚,让世上的人晓得。起初立了萨满、儒者、奴仆、老爷爷,高贵体面、行恶作乱,贫富、盗贼、乞丐、善恶等,都是这里决定打发去的。尼山萨满漫游冥府时,看见在一个大池子里支起金银桥,在上面行走的都是行善有福的人;在铜铁桥上行走的都是行恶的人,鬼用叉、枪扎落后,为蛇蟒所螯。在桥头上有恶犬吃喝恶人的血肉。在桥的旁边高高地坐了一位菩萨神,手上拿了佛经,念着给人听。在劝世文里说:“若行恶时,在死国被唱到罪刑;若行善时,既不被唱到刑罚,且第一等之人居佛主;第二等之人到宫中去出生;第三等人做国家驸马、太师、官员等;第四等人做将军、大臣;第五等人为富贵人;第六等人生为乞丐、平民;第七等人生为驴骡马牛;第八等人生为鸟兽;第九等人转生为鳖、鱼;第十等人转生为曲蟺、昆虫、蚂蚁等。”佛教中的菩萨,在冥府里拿着佛经,高声念给亡魂听,在地界也有善神,有行善的好人。但是社会等级分化明显,最高的是佛主,其次是人间的君臣统治阶层,等级分明。尼山萨满看完了冥府各种刑罚后,回到楼阁,叩见子孙娘娘。子孙娘娘告诉尼山萨满说,回到世间后晓谕大家,随即叩别还阳。

佛教的信条中有所谓十善和十恶之说,善恶分明,主张因果报应,今生积善,来生转为上等人。佛教把身业杀盗、邪淫、口业妄言、两舌、恶口、绮语、意业嫉妒、瞋恚、骄慢、邪见作为十恶。十善也是佛教的戒律,亦称十诫,以不犯杀生等十个信条为十善,与十恶相对而言。尼山萨满漫游地府时所见刑罚及众生转生等因果报应,与佛教的戒律,相当接近。菩萨念诵佛经劝化亡魂,子孙娘娘也要尼山萨满回到人间后,把她在阴间所见所闻告诉世人,由于尼山萨满故事的广泛流传,使佛教、道教的教义思想,在北方少数民族的社会里更为普及。

《尼山萨满传》手稿本是满族萨满信仰中流传后世的重要文学作品,由于这部作品是使用满文书写的,文体优美,语言流畅,因此更显得弥足珍贵了。承志撰《锡伯族〈萨满神歌〉之结构简析》一文已指出锡伯族《萨满神歌》的语言是典型的演唱性诗歌语言,它作为诗体文学,在锡伯族的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反映出《萨满神歌》最初的出现是用于演唱或吟诵的,具有一定曲调和韵律〔6〕。

《尼山萨满传》是以文字形态流传下来的民间信仰故事,有描写故事情节的叙事文体裁,有吟唱祷词神谕的诗歌体裁,是属于满族典型的演唱性诗体文学,有吟唱祷词神谕的诗歌体裁,是属于满族典型的演唱性诗体文学,有曲调,也有韵律,在满族的民间文学史上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尼山萨满传》固然反映了东北亚文化圈的共同文化特色,但同时也反映了北方少数民族神话与中原汉族神话互相影响、互相杂揉的情形,有其重叠性、复杂性、多样性的文化同化现象。萨满脱魂的本质,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不同的文化类型中,常常改变它的内涵。原始萨满信仰中亡魂所到的地方,与东北亚或北亚草原社会的生态环境很相似,在下界生活,并非地狱,而是越深处越温暖,深处也有阳光,并无下界为恶的观念,亡魂所到的那个地方,是和人间相类似的另一个世界,这种观念的产生,似与北亚或东北亚的先民长期穴居生活有关。萨满信仰的天穹观念,在形成、发展过程中,由于受到外来宗教和文化的影响,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佛教、道教普及于东北亚或北亚草原社会后,萨满信仰也杂揉轮回、酆都城、十殿阎罗等观念。亡魂所到的下界冥府,是黑雾弥漫的酆都城,亡魂还要接受严厉的审判和种种酷刑的惩罚,萨满过阴后漫游的地府景象,与原始萨满信仰的天穹观念,已经相去甚远,草原族群的亡魂所到的下界,已不再是充满阳光,可以驰骋的另一个像人间猎场那样美好的奇异世界,亡魂的生前与死后,已具有浓厚因果报应的色彩,善恶分明。北方少数民族长期与中原汉族文化大规模接触以后,萨满信仰积极吸收了有利于自己生存发展的佛、道思想,把它们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使萨满信仰的内容更加丰富,更具神秘性。由于佛、道思想的渗透,使萨满信仰的内容及本质,产生了极大的变迁。

富育光著《萨满教与神话》一书指出《音姜珊蛮》又称《尼山萨满》,是满族著名史诗,原在黑龙江流域的满族中广为流传。音姜萨满即尼山萨满跳神过阴,从阎王处用神力将员外爱子的魂魄带回阳世,救活了爱子,并使其长寿。整个故事歌颂了尼山萨满仗义助人和她高超的神技,故事内容洋溢着浓厚的萨满救世观念和神话,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珍视。18世纪,俄人在瑷珲搜集到一种手稿本,带回俄国,翻译成俄文,而流传到世界许多国家。目前,在北方其他一些少数民族中,均有尼山萨满的流讲异文。达斡尔即达呼尔族民间传讲的《尼桑萨满》,锡伯族民间传讲的《尼山萨满》,赫哲族民间流传的《一新萨满》,鄂温克即索伦族中流传的《尼桑萨满》等等,其内容基本一致,可见都是由满族民间史诗《尼山萨满》流传过去的,足见其影响,既深且广〔7〕。

季永海、赵志忠撰《萨满教与满族民间文学》一文也指出满族民间文学与满族早期所信仰的“萨满教”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今天所见到的许多满族神话、传说、故事、民歌等等,就是通过“萨满教”才得以保存下来的〔8〕。其中《尼山萨满传》满文手稿对研究满语的发展,固然提供了珍贵的语文资料,对探讨满族民间文学的创作,同样也提供了最具体的重要文献。

注释:
〔1〕宋和平译注《满族萨满神歌译注》(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年10月),前言,页1。
〔2〕〔3〕贺灵撰《锡伯族〈萨满歌〉与满族〈尼山萨满〉》,《阿尔泰语系民族叙事文学与萨满文化》,页265。
〔4〕〔5〕庄吉发著《萨满信仰的历史考察》(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6年2月),页243。
〔6〕承志撰《锡伯族〈萨满神歌〉之结构简析》, 《满语研究》,1996年,第2期(哈尔滨,黑龙江满语研究所,1996年12),页95。
〔7〕富育光著《萨满教与神话》(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0年10月),页286。
〔8〕季永海,赵志忠撰《萨满教与满族民间文学》, 《阿尔泰语系民族叙事文学与萨满文化》(内蒙古,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0年 8月),页300。

【作者简介】台湾 庄吉发 台北故宫博物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