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智利大矿难震撼中国人


吃阳间饭干阴间活的中国矿工,他们的生命价值还赶不上一条狗

今年初智利大地震时,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智利大地震教育中国人”,指出智利地震8.8级,超过中国的四川大地震,破坏力并是汶川地震的15倍,但智利死亡人数是八百人,中国则是近九万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因智利有“全世界最严格”的房屋建筑法,并严格执法,所以房子建得结实、抗震;而中国被震塌的房屋,尤其校舍,很多是豆腐渣工程(偷工减料)。另外,智利的民主制度和皮诺切特时奠定的市场经济及富有(人均收入一万二千美元),在地震救援中,也体现出远超过中国的优势。

这次引起全球关注的智利矿井崩塌(33名矿工被困井下69天)大救援,跟中国的矿井灾难处理,更是形成鲜明对比,更让人看出两国制度、两种政府的不同:

中国矿难死亡全球第一


第一,矿井崩塌后,智利政府全力以赴,不管跟地下矿工失去联系多少天,也绝不放弃营救。而在中国,没看到哪次矿难,政府能把它作为头等大事来处理。中国网络上有评论说,这样的事(长达两周多没矿工音讯)如发生中国,当局早就宣布人都死了;在智利,矿工是“升井”(被救出来),在中国则是“升天”(在地下等死)。

第二,智利被困矿工被发现时,已在井下17天,所以还能幸存,因井底有避难所,那里备有氧气、水和食物等。中国的矿工说,他们多数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中国的矿井有“避难所”这种设施。所以一旦矿井塌方,没水没食物没氧气,无法坚持多久。再加上中国的很多私人小煤矿,根本不符安全标准,导致中国的矿难死亡人数近年来一直世界第一。去年中国官方公布就有2631人遇难(美国是34人)。2002年最多,中国有6995人因矿难死亡(专家说,实际数字比官方公布的更大)。

人家才是人类,我们被当成类人猿


第三,智利矿难发生时,正在外国访问的总统皮涅拉马上回国,并立即赶赴矿难现场,跟被困矿工的家属们一起,待在矿坑外临时搭建的营地,亲自指挥救援。他跟第一夫人表示,“我们会整日整夜不休息,直到最后一名矿工被救上来。”从始至终,智利总统都在现场,每个从井下被救出的矿工,总统夫妇都给予拥抱,献上第一时间的祝贺和安慰。中国网民感慨说:真羡慕这把人当人的国度!人家总统都亲临,真是人类!我们矿工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被当成了类人猿!中国领导人别说赶到矿难地亲自指挥营救,即使发生四川大地震,近九万人遇难,胡锦涛都没去现场。媒体拍到有当地共产党高官,不仅没悲伤,还一脸笑容。

在智利矿难中,被困矿工中有一名玻利维亚人,获救后跪倒在地,十分激动。智利总统不仅跟他拥抱,玻利维亚总统也专程赶到现场(就为了本国一个矿工)营救和迎接,并用总统专机把他接回国,还答应分给他一块土地。因到外国打工并做矿工的,都是很穷的人。
第四,中国发生矿难等,当局首先想到的是封锁现场,禁止媒体报道,不让世人知道真相。而智利的矿难现场,却向全球公开,有1700名记者云集,现场实况拍摄报道(Fox报道,全球约有十亿人观看)。智利政府还用光纤视讯,让全世界的电视观众看到被困在地下七百米深处的矿工实况。中国网民感叹说,这跟中国差别太大了!“他们敢向全世界直播,而我们连记者也不让进。”

中国看重政治,智利看重生命


第五,智利不仅没封锁新闻,更接受先进国家的帮助。在矿难现场,除智利本国国旗外,还飘扬着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的国旗,表明这是一场国际合作的救援行动。具有登上月球技术的美国宇航中心派出了专家队,矿工们升井的过程都是穿着美国的宇航服,这种特制的紧身衣可测出血压等状况,有利抢救。地下光纤是台湾提供的,起重机是中国制造的,智利用全世界的技术和人才,进行了人类难度最大、也最成功的一次营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但在中国,即使是四川大地震时,中国政府也拒绝外援。在急需救人的黄金72小时,中国政府拒绝一切外援,连震灾救人很有经验的日本和台湾救援队也被拒。这跟当年唐山大地震时“四人帮”的做法几乎一样。中国政府至今看重的仍是政治,是怎样有利统治;而智利看重的是生命,是政府向人民负责。

中国矿工像从地狱扒出来的


第六,智利的救援工作细致到可谓臻美。为保证受困矿工的健康,请美国营养师制定了特殊食谱;还提供了用灭菌铜纤维制造的短袜,以防地底高温潮湿下感染脚气(湿度85%);因久未见阳光,矿工出井时被戴上特制墨镜(每副450美元)以保护眼睛。从电视上看到,在第一时间跟他们拥抱的总统,还特意叮嘱“别摘下墨镜”。

智利政府把33名被困矿工的家属们,接到了矿井旁的营地。总统夫妇跟他们一起聊天,通报最新情况,以减轻其担忧和焦虑。每个被救出的矿工,在跟家属见面后,都会被直升机送到附近医院,在那里观察至少48小时,然后进行为期半年的灾后心理创伤复建疗程(根本不用上班了)。政府还安排传媒专家,教这些成了“名人”的矿工们如何应对媒体等。

那些获救矿工,虽在地底被困69天,但由于政府细心安排食物和医疗救助,出来时,都生龙活虎。中国网民感叹说,“看人家,仿佛是外出旅游了一段时间,回来时身体健康、精神饱满、服装整洁!哪像我们那些矿工,有幸出来的,像是从地狱里扒出来的……”
那些被困矿工家属在等待时,智利政府还特意在临时营地设了发廊,以便矿工的妻子和女友们做头发、修指甲,梳妆打扮,给十周没见面的她们的男人们以“惊讶”,重燃罗曼史。那份关心和细腻,传递出这是一个多么有人性的国家!

虽然智利政府做了如此努力,但最后被救出的那个矿工(他是工头和自发领导者),却在跟总统拥抱后,毫不客气地警告说,这样的事,今后不能再发生!自愿进入井底安排救援的技术专家,最后一个返回地面,总统问他独居井底(26分钟)时想的是什么,他也说,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根本没有三叩九拜地感谢总统和政府。而中国则是另一种景观:“我们的矿工升井后,第一件事是感谢领导,第二件事是感谢国家。”

中国人命不如一条狗


第七,智利政府给每位获救矿工的补偿金相当300万人民币。一位矿业富豪另给他们每人一万美元。电视台的采访报酬更丰厚,高达40万美元;里外加起来,一个被困矿工能拿到约600万人民币。此外还会有出书、拍电影、做广告代理等未来收入,可谓因祸得福。

而中国的矿工,别说获救的,即使遇难的,赔偿费才是几万元而已。例如2003年底的重庆特大井喷事故,190户遇难家属总共才获得三千万人民币的赔偿。当时有一家三口遇难,才拿到30万赔偿金,平均每条人命还不到两万美元。中国政府的飞机火车死亡赔偿规定是:空中遇难旅客最高赔七万元(人民币),火车最高四万元。地面交通事故的死亡赔偿,则按每月当地平均生活费乘以10年计算。有人按某地生活费标准算了一下,一个农民的命等于一万四,城市的人命是五万五(人民币)。所以中国发生人命不如狗值钱的现象:上海一位老人的儿子因医疗事故死亡,法院判赔三万元,而当地一条名犬因医疗事故被治死,法院按狗的价值判赔五万元。

差距太大,震撼太深!
坐在电视机前,看智利的矿工被营救,不仅为他们获救、跟家人团聚而高兴,更想到中国那些人命不如狗命值钱的苦难和悲惨。正如中国网民所感叹的:差距太大,震撼太深!而智利获救的矿工,所以激动地高呼“智利、智利”,自发地挥舞国旗(当时智利国旗销售一空),大街小巷都鸣车笛欢呼,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重视人命的国家!

智利、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看看两国宪法就明白了。智利宪法第一章第一款明确规定:“保护人民及家庭是国家的义务。”而中国宪法序言写的是:国家的根本任务……是由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要保护的是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当33名被困矿工全部获救后,智利总统兴奋地说,2010年10月13日是个吉利的日子,“10+10+13=33,这是非常幸运的数字。”其实不是日子幸运,而是智利的民主制度,保护了智利人的生命,使他们有自由,有尊严,有幸运!

曹长青2010年10月14日于美国


智利总统和矿业部长等 亲自策划和组织营救活动。总统和夫人始终在营救现场,拥抱每一个被救矿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