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中国弱智主流专家对国际关系的“五个愚蠢错误判断”


围绕中国近些年来的一系列争端所引起的国内争论,我们可以简单地归为三个层面:一个层面是官方性质的所谓主流专家言论,第二层面是带有半官方性质的研究机构声音,第三层面是不被重视的民间声音。总的来说,民间声音是理性中夹杂着偏激,研究机构往往是左右奉源,而官方机构的声音则纯粹失去了对事物的判断准则,是中国国际形象受损的主要原因所在,也是中国外交被动的根源所在,今天,我想把官方和半官方主流专家对国际关系的错误判断作一个小小的总结,希望能引起有关人员的思考。

第一个判断错误:过高的估计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包括吴建民在内的众多专家动不动就以“中国是负责任大国”自居,以为当今世界的各国人民都当中国是大国,所以,在处理国际事务中,老把自己放在一个“大国有大量”的位置,其实,纵观每一次国际争端(西藏问题、台湾问题、热比亚问题、领海问题等),中国总是被折磨得靠“国际同情”过日子,这说明什么?一个大国时刻都要生活在一种被同情的地位?这叫什么大国?国与国的交往实质是人与人的交往,试想想:如果一个人现实生活中总是处在被大家同情的处境,你想他能强到哪里去?能大到哪里去?在很多情况下,“国际同情”就意味着“国际受辱”,西方国家侮辱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家形象,而且侮辱了全体中国人的自尊和人格,打击了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中国可以不强求大国的虚名,但不可以放弃做人的基本尊严,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大国为了当好“负责任大国”而饱受侮辱的。具体到钓鱼岛撞船问题上,中国还是有一些专家自大自狂,以为自己是大国,中国的战略是与美国竞争,不必把小日本放在眼里,其实这不经一驳,日本到北方四岛去抓个俄罗斯船长看看?你看看俄罗斯是怎么处理的?看看它是怎么做大国的?阿根庭再去马岛看看?看英国是怎么做大国的?

第二个错误判断:中国高估了自己的经济影响力。

单从GDP的中国式统计上看,不能说中国的数据不好看,的确排位较高,但是,动不动就把自己上长升到“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世界经济火车头”的地位未免有些让世界苦笑,毫不客气地讲,西方国家除了会给中国戴高帽,从来都没有把中国经济纳入到“决定力量”这个战略高度,西方国家目前唯一看中的是中国市场,一旦中国限入发展瓶颈、市场走向疲软的时候,中国就什么也不是。更为关键的是,国际关系的经济角色并没有促成中国的国际政治地位,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的政治打压从来都没有、将来也不会因经济而退缩,从近十年来的所有国际争端就可以看出来中国的失策,为什么西方国家敢于政治上对中国强硬呢?主要基于两点:一是看准了中国经济的寄生性,中国市场很大是没错,但是,中国没有核心知识产权,中国的市场是主动迎合西方的,不见得是西方强占的,打压中国可以得到市场,不打压也可以得到,市场弹性不大;二是西方看准了中国政治战略意志的软弱性,最怕受到经济影响的不是西方国家,恰恰相反,最害怕的是中国决层当局,一提到影响经济,中国就放主动放弃政治争端。具体到日本扣压船长一事,吴建民之流仍以经济大局为重,仍以“日本经济离不开中国”为出发点,仍然寄希望“日本需要中国”来为船长脱套,这种外交理念不要说在二十一世纪,就算在十九世纪都不管用,因为它太幼稚了,国家战略意志从来都不会因经济局部利益而放弃的,日本是一个深谋远虑的国家,它既然迈开了第一步,岂是你吓唬它几句就能动摇的?实际上,日本与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是相互的,日本也决不会离开了中国就活不成,中国也绝对成不了日本经济的救世主,自作多情地把自己置于救世主的地位不但得不到对方的善意回应,相反还有可能受到嘲笑,主流专家们,你们要更清醒一点!

第三个错误判断:发展经济是解决一切矛盾的灵丹妙药。

人类历史,不管你处在什么历史阶段,不管是哪个国家,发展都是共同的,当今世界更是如此,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国际大背景,一个竞争性很强的世界潮流不可能容忍中国单纯的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强权政治主导下的世界形势注定是没有和谐可言的,虽然人类都有渴求和谐的终极理想,但现实是不允许的,面对强权,中国想以“太极手”置身事外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有位专家曾经幻想:中国用中庸之道回避世界争端,用韬光养晦处理外交事件,一心一意搞好经济建设。想法好不好呢?好,但是,不管用,西方国家不会容忍你太极手,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包围圈正在一步步紧缩,单纯的以经济指标主导的发展思维已经将中国逼到死角,国内问题没有因为GDP的快速增加得到缓解,相反还在一步步恶化,国际问题更没有因经济发展得到解决,中国的敌人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以经济为中心”的国家战略就好比一个花花公子,尽管他家财万贯,可是填不满的窟窿会让他最终都会成为穷光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但不会让中国更自信,而且会让中国越来越不自信。

第四个错误判断:始终把自己困在“阴谋论”和“陷阱论”里面。

改革开放以后,不能说中国的思维方式没有产生良性改变,但是,毫无疑问,也产生了众多恶性改变,更令人担心的是,随着一部分权贵阶层的逐步掌控政治权力,“疑神疑鬼”的恐惧意识越来越盛行,只要碰到对中国不利的事情,第一时间不是想到要如何设计解决矛盾,而是暗想:这肯定又是美国的阴谋!这肯定又是欧洲的阴谋?在“阴谋论”思想的支配下,主流专家们开始“理性分析”:中国人不必过分在乎某某事件,这是谁谁谁的阴谋,只要我们坚定地走自己的道路,最终都会得到国际社会理解和同情的。中国面对“阴谋论”,不是正面揭穿和反击阴谋,而是把“回避阴谋”当第一选择,甚至把“阴谋论”作为“外交不作为”和“军事不敢作为”的挡箭牌,“阴谋论”反倒成了鲁迅笔下的“阿Q精神胜利法”,他们可耻地要求老百姓跟专家一样,不中计,不睬阴谋。具体到钓鱼岛撞船事件和前期的黄海军演风波,中国专家又在用“阴谋论”这一招,他们吓唬老百姓:美国又是这两次事件的主谋,日本是马前卒,中国动不得,一旦中日打起来了,中国就会被美国彻底打败!吓唬谁啊?你以为老百姓真那么蠢啊?其实在我看来,国际政治本身就一个阴谋与反阴谋的过程,有多少事件是光明正大的?有多少事情背后没有大阴谋?只不过是你看没有看出来的问题。

中国在与任何不友好国家打交道的时候都面临着阴谋论的问题,这些阴谋都是要面对的,对国家核心利益不产生实质影响的可以不作正面回应,可以简单化解,但是,事关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就回避不得,难道说中国知道是美国的阴谋就放弃钓鱼岛吗?不可能,如果你今天放弃了钓鱼岛,那么,美国就会用更多的阴谋让你失去所有海疆,“得寸进尺”是强权国家屡试不爽的妙招,送礼是永远填不饱贪婪者的胃口的,就算日本扣压中国船长是美国主导的,也用不着畏首畏尾,更不能把核心利益划分等级,据有关方面资料显示,中国的戴秉国先生曾经在“中美战略对话”中把中国核心利益划分三个等级,第一级是维护国家基本制度,第二级才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持续发展。这种划分是令人无法理解的,核心利益怎么能这样分级呢?随便举个例子就可以驳倒他,比如说:现在,美国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公开在联大承认台湾独立,那你说说,中国是优先维护国内基本制度还是维护国家领土完整?是不是可以说,只要中国基本制度不被推翻,台湾独立是可以的呢?显然不是嘛,如果真的中国政府允许台湾独立,那么基本制度也就失去了合法性,自主地就跨掉了,核心利益是不可以分级的,是政府坚首的底线,是一个国家的大支柱,拆了哪根柱子都不行。阴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专家用来愚民。

第五个错误判断:中国老百姓认识能力还在二十世纪初的水平。

当今中国主流专家最大的毛病是自以为是,他们从来都不认为普通网民的认识是正确的,他们非要把外交神秘化,老百姓谈外交、谈政治都是无知行为,只有他们才够资格谈国家大事,“将外交神秘化、将政治专利化”是新时代愚民意识的主旋律,实事上,外交有那么神秘吗?没有,信息化时代的国际政治与外交从宏观上看是裸体性的,只要有一定政治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得清大致走向,民间人士与官方人士的最大区别在于微观上的信息接受渠道稍显不足,

但是,网络是缩小这种差距的最好帮手,有很多微观信息已经能够从世界各种管道获得,有时候民间专家甚至比主流专家更加畅通,涉及到国家机密的信息,主流专家同民间专家一样,都是封闭的,所以,我奉劝目前目前活跃在中国主流媒体的主流专家们:你们不要过高地估计自己的战略判断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已经落伍了,因为你们必须为政权服务,所以,你们的思维立足点逐步变得僵化了,你们的思维受框框影响太深,如果不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你们不但不能为国家出谋划策,相反,你们会遗害国家安全,不管是政府还是专家,请你们把视野重新放到人民中间,只有最广大的人民才能帮助你们脱困,只有依靠人民的智慧,你们的决策才能做到科学化,民间智慧是真正的超级智慧。

钓鱼岛撞船事件,问题不在打不打仗的问题,而在于中国出牌是否果断的问题,即便你不想打仗,你的每一步出牌也要有连续性和针对性,不要出废牌,之前我谈到过的“五点建议”毫无疑问是中短期的较好应对之策,不打仗也能产生制敌取胜的效果,既兼顾了主权,又兼顾了经济利益,“打大仗的思想”和“当缩头乌龟”的思想都是要不得的,都无益于事件的正面发展,请主流专家们换换思想,再为政府找出新的对策!

中南大学孙锡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