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8月23日星期五

通古斯满洲渔猎民族的民间祭祀:仪式、特征与意义


满族先民在远古时期就产生了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和敬祖观念,祈求子孙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等,并逐渐形成族人、家人定期聚集祭神拜祖的祭祀习俗。

 满族先民在远古时期就产生了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和敬祖观念,祈求子孙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等,并逐渐形成族人、家人定期聚集祭神拜祖的祭祀习俗。1747年清朝廷颁布了《满洲祭神祭天典礼》。满洲大户人家普遍在西上屋供奉祖先神位,并在每年春秋两季和春节期间举行家祭或族祭,此外遇到有出兵差、生子、娶亲、移居、天灾人祸等都要献牲祭祀。这一习俗延续至今。

    祭祀仪式的民族特色

    祭祀仪式具有鲜明的满民族特色,原始古朴并按照固定程序依次进行。

    第一天祭祖(祖先神)。上午为糕神祭,将米酒、粘糕和撒糕依次摆放在桌子上,燃香、上香,大萨满在前念佛罗密,族人跪地叩头。然后供鞑子香,甩香碟。两位萨满在前念满语,请祖先保佑本族和全院平安。请神马。将神马请进屋,由大察玛跪地唱诵满语祭马神调,神马喝完米酒,意味着神灵接受本族祭祀。再将神马送到院中。门口神祭。在门口摆放米酒和粘糕,依旧是燃香、上香,由大萨满在前念佛罗密,族人跪地叩头。


    下午进行猪神祭。将祭猪牵到屋内,由一男一女两位萨满,伴着大抬鼓和手板声,跳活猪神。跳毕,大萨满率族人向猪神跪拜,诵祷告词。然后将生猪迁出,在杀猪前向猪右耳灌酒,猪耳动,意味祖宗已领牲,大家欢喜,叩首而起,宰杀祭猪,将猪血放至供桌上。归猪,摆件子,跳死猪神,随后撤供,归佛位。


    晚上避灯祭,将屋内灯灭、挡严窗户,全族人跪地;大察玛领全族人“佛勒密”、“贴背呋”,然后由大察玛提腰铃、唱诵背灯神调;小察玛随声叫“撇咧”佛光闪现时即可。随着佛光消退,响器停止,室内点灯,最后撤供、归佛位、全族人吃福肉。


    第二天上午祭天(天神)。清晨“贴背呋”请神,在神杆前摆放供桌、放倒神杆。献牲猪、全族跪下,大察玛唱满语祭天神调。杀猪脱袍,杆尖抹猪血,锁骨套杆尖,猪杂碎装入神斗,请天神享用。穆昆达大察玛绕杆三圈,洒酒和五谷杂粮,祭祀乌鸦和喜鹊神。全族跪下,大察玛再次唱诵祭天神调,族人三叩九拜。


    晚上星(神)祭。大察玛唱祭星神调,全族跪地叩头,起立后按辈分排列面向北斗。然后献星,点燃篝火,族人围火堆煮肉。“星祭”表达了满族人对自然的崇拜。


    第三天祭柳。即祭祀佛托妈妈,“佛托妈妈”是指平时供奉在西墙祖宗板下的黄布口袋里装着的七彩线绳,俗称 “长命绳”,象征着降福送子、保佑平安的女神。清晨放供桌,摆供品“贴背呋”、“佛勒密”,将供桌抬到院中柳树下。小察玛将三色纸块、纸条、水团子粘贴到柳树枝上,再将长命绳从佛爷架下扯到柳树枝上拴好。换索。换索仪式时,小孩会被问到姓名、年龄、属于什么旗、在何地居住,仪式结束后人们蜂拥而上,去争抢柳树上象征吉祥和幸福的彩纸条, 称为抢福禄寿。抄谱。抄谱仪式是由家族长和族中有威望的老萨满进行续谱,其方式是用红色的笔将新出生的小伙子和娶过门还没有上谱的媳妇的名字写在谱书上。

    祭祀仪式的演变

    清乾隆时将祭祀仪式、祝词规范化,形成和颁布了《满洲祭神祭天典礼》,满族民间祭仪式渐趋一致。其中记录的主要是祭祀程序、祭祖祭神祭天时主持人萨满的念唱之词。祭祀注重程序与过程,整个仪式把前奏、高潮和尾声诠释得相对完善。祭祀结束后,族人共同饮酒、大块吃肉,呈现出团结和谐的气氛。


    满族民间祭祀反映了满族人对人与超自然力量和超人类力量的关系的认识。超自然的神明中有动植物神、天神、星神等;超人类的神明中则有许多部落英雄神、祖先神、智慧神。祭祀的每个程序都要在大察玛的带领下,由小察玛向西方神位摆贡品,全族人集体虔诚地跪拜,倾听察玛向神吟诵祷词以保佑全族人平安。


    随着时代的变迁,祭祖的内容和程序逐渐融入满族人的日常社会生活,祭祀由最初的人与神之间的宗教行为转变为人与人之间的世俗行为,如亲朋间的酬谢、宴请等。原本以服务氏族为宗旨的萨满正向着职业化的方向演变,祭祀时的细节也因条件的限制而略有变通。以萨满文化为主体的民俗产业又使萨满文化与经济发展产生了联系,从而使其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民间祭祀的文化意义

    满族民间祭祀通常三年一小祭,五年一大祭。每次祭祀,全村人不分男女老幼全体参加,每个人都争着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祭祀活动的举办大大增强了民族协作意识和家族凝聚力。

    民间祭祀还使民族文化传统在代际交替中得以延续和光大。家族中的个体生命是短暂的、有限的,个体通过香火延续而使家族得以繁衍,祖先的业绩得以保存和光大,而且祭祀活动也使满族的民族信仰和生活习俗得以长存和传承,并具有越来越深厚的文化底蕴。每次祭祀,家族中的老察玛都会给后代讲述满族祖先古老的神话传说和族中有名望祖先的光荣业绩等。进行换索仪式时,族中的青少年回答自己身份以及祭祀的过程中,察玛用满语唱诵神词都是在弘扬满族丰富的文化内涵。由此可见,祭祀仪式是满族人向祖先报告族人团结和后辈努力的平台和机会。通过祭祀仪式,满族人表达了对本民族神话传说的敬畏之心、对祖先功绩的缅怀之情,和祈求神祖护佑的虔诚之意。满族人相信,通过与神祖的交流,满族人的祖先庇护了后人,而后人则获得精神力量,民族文化传统由此得以一代一代延续和弘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