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穷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穷?这个问题是人们一直很想弄明白的事情。其实答案很简单:制度不同,社会就自然截然不同。经研究表明:美国政府的官僚们在行政方面的操作费用只花掉税收的1-2%,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40-50%。而中国政府的官僚花掉税收的40-50%,是美国的20-40倍。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8%,是美国的六分之一。其实答案很简单:制度不同,社会就自然截然不同。

最近,中国独立学者刘植荣发表一篇《世界工资研究》,在中国各大网站和博客空间被疯狂转载;也许能对这个问题有所回答。刘植荣曾任世界银行和非洲银行投资项目协调员,发表关于教育、房价、物业税、工资制度、司法公正、语言文化等研究文章引起不少媒体和读者的关注。

刘植荣用翔实的资料和图表比较了全世界的工资水准和社会保障情况,并得出结论说: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准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同样为159位,甚至低于32个非洲国家。

刘植荣说,他注意到一些官员到国外考察,回来只讲外国公务员工资如何之高、福利如何之好,只字不提当地百姓的工资是中国的40倍,百姓的福利比公务员多得多。他说,中国官员忙着让自己的工资与国际接轨,却把百姓的工资远远甩在了后面。

刘植荣表示,“我们追求的不要求是均贫富,而是要求公正,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这是公正的。现在出现什么问题呢,中国大陆很多劳动者,辛勤地劳动,特别是一些农民工劳动者,他们付出的劳动是非常巨大的。但是他们所得到的财富是非常微小的,而且这些资料都是官方的,我引用的也都是官方公布的资料。如果从私下的感觉,恐怕分析结果会更差。中国居民对财富分配的满意度会更差。”

根据刘植荣的研究发现,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为 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为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是2倍;中国国企高管的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世界平均则是70%。他认为,中国工资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工资制度,特别是国家公务员工资,每次都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便悄悄涨薪。

对此现象,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说,“工资不是自己来定的,《公司法》是有规定的。政府雇员的工资都不应当是自己定的,而是要通过人民代表来定,国外都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很特别,现在对政府官员的工资,还有国有企业高管的工资都有很大的质疑,大家都看到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政府官员工资和国企高管的工资和国外比起来相当高。”



尽管中国工资水准如此之低,但是税负并不低。中国财政收入在20年里增长了30倍,年均增长率19.5%,远远高于GDP的增速。而这么疯长的财政收入,政府并没有将之运用于国民相关的教育以及医疗事务上。据中新网报导,中国教育支出占GDP比例为2.6%,只有国际平均水准的一半;医疗卫生支出只有将近4%,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全都高于15%。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医疗公平性排名为全球倒数第四。

线民评论说:中国官员工资与欧美接轨,百姓不如非洲!这就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具体表现,官员成为了疯狂掠夺纳税人钱财的寄生虫,是世界上最不可信赖的阶层!

当然,仅仅是看刘植荣的研究结果,对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穷还是没有全方位人士。若将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资深记者、副编审邓聿文的文章一起来读,就会恍然大悟。

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资深记者、副编审邓聿文在其名为“国富民穷,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的评论文章中指出:与西方财政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相比,中国近十数年来,政府收入被政府和官员自身消耗掉和浪费掉了。财富过快地向政府和极少数富翁集中,形成了一个“国富民穷”的社会,这不仅有违分配正义,也与社会发展的目标相悖。

文章指出如何计算中国政府的收入问题:中国政府的收入至少包括这样几部份:一是税收;二是土地收入;三是社保收入;四是彩票收入;五是国有企业上交的红利;六是政府的收费和罚款。财政收入仅仅是指税收以及纳入政府预算内管理的土地收入和国企红利等,若后两者没纳入预算内管理,也不算财政收入。

邓聿文依此计算出2007年中国政府的实际收入是多少:按直接法计算出的2007年中国政府的收入为10.16万亿元,包括税收收入47002亿元、预算内非税收入5691亿元、土地出让收入12763.5亿元、社保基金收入9656亿元、彩票公益金332.5亿元、预算外资金收入12331亿元、其他收入13824亿元。按间接法计算的中国政府的收入是 10.28万亿元,按支出法则是10.86万亿元,三者相差都不大。根据计算结果,即使不考虑债务等收入,2007年中国政府收入也超过了10万亿元,比财政部公布的5.1万亿元的财政收入要整整高出一倍。

据国土资源部的统计,由于土地是国有的,2006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达到7600亿元,2007年猛增到近13000亿元,2008年虽受金融危机影响,仍维持在9600亿元水准。2009年第一季度土地交易虽然清淡,但随着二季度房价的强力反弹及其疯狂上涨。

即使在国务院严控房价的2010年春,各地也频频出现了财大气粗的大型国企争夺地皮的“地王”,想来今后各级政府的土地出让金的收入达到一万多亿元至两万亿元不成问题。再以政府的各种收费和罚款来说,根据经济学家周天勇提供的数字,近年来这些收费每年也达到上万亿元规模。因此,中共中央党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教授基本上可以肯定地说:最近10年来政府的财政收入和非财政收入的比重大概为1∶1。

由此可见,政府至少向公众隐瞒了一半的财政收入。那么被隐瞒的财富到哪里去了呢?不言而喻,当然被政府和极少数富翁占有了。

政府和极少数富翁占有了过多的社会财富,而广大民众占有的财富就少得可怜了。

邓聿文评论文章继续指出:在过去10年,中国劳动报酬占GDP 的比重下降了13个百分点左右,工资占GDP比重下降了5个百分点左右。其中,居民的财产收入自1996年以来在绝对额上出现了停滞。假设这两个指标都维持在10年前的水准(不下降的话),以2007年25.4万亿的GDP测算,13%折合为3万亿元左右,5%折合为1.2万亿元。这意味着劳动者应该能多拿到的3万亿元收入或1.2万亿元工资,对扩大国内消费将会产生何等巨大的促進作用,或许就根本不会有今天的内需不足问题。

邓聿文表示,不反对政府在国民收入和社会财富的分配中多拿一点,但必须有一套严密的财经纪律来约束。而要解决中国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分配不公问题,必须尽快推進经济结构和政治制度、社会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尤其要尽快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完善基本公共服务体制建设,以良好健全的民主与法治的保障机制保证政府福利分配能够尽可能多地用于民生,改善民生。

美国政府的官僚们在行政方面的操作费用只花掉税收的1-2%,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40-50%。而中国政府的官僚花掉税收的40-50%,是美国的20-40倍。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8%,是美国的六分之一。

将刘植荣的研究结果和邓聿文的文章一起来读,虽然对就“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穷?”的问题恍然大悟,但随之问题又马上来了:中国和美国同在一个地球上,而且美国只有200多年历史,中国号称5千年文明,虽然有水分在里面,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其实答案很简单:文化不同,人种不同。


也许这样的回答很笼统,很没有说服力,且会被中国大陆的那些“爱国贼”们攻击为“美国走狗”。那么,网路上列举了中国和美国刚好相反的10件事,却能形象地证明为什么不同:
1、美国市长见了谁都要讨好;中国谁见了市长都要讨好。
2、中国当官的可以乱搞,老百姓不可以;美国老百姓可以乱搞,当官的不可以。
3、美国公共知识份子以批判政府为使命;中国公共知识份子以歌颂政府为使命。
4、美国批判政府最厉害的知识人得大奖;中国歌颂政府最厉害的知识人得大奖。
5、美国国穷民富,政府欠中国钜款;中国国富民穷,政府贷钜款给美国。
6、美国甚少政治教育但精英都很爱国;中国时刻政治教育但精英却纷纷移民。
7、中国少年运动员业馀时间学习;美国少年运动员业馀时间运动。
8、中国在向美国的现代学习;美国在向中国的传统学习。
9、中国人喜欢到美国生小孩;美国人喜欢到中国领养小孩。
10、美国政府外强内善,哪个国家都敢得罪,政府只讨好国内人民;中国政府欺内媚外,对外哪个国家都生怕得罪,只不怕得罪自己的人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