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傅英仁满族故事》(上下)


作者:傅英仁整理: 张爱云 出版社: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社: 黑龙江人民; 第1版 (2006年12月1日) 
平装: 804页 
开本: 32开 
ISBN: 7207069065 
条形码: 9787207069061 
产品尺寸及重量: 21 x 14.5 x 3.5 cm 
定价:¥68.00 

目录

满族民间文化的记忆——傅英仁及其《傅英仁满族故事》
神话
佛赫妈妈和乌申阔玛发
天宫大战
八主治世
佛托妈妈
七星
安楚拉妈妈
突忽烈玛发
塔拉伊罕妈妈
多龙格格
沙克沙恩都哩
鄂多玛发
阿达格恩都哩
松阿恩都哩
额多里玛发
北极星
金牛星
天河
三音贝子
托阿恩都哩
风的传说
乌龙拜师
七大萨满
白鹿额娘
织布格格
倪玛恩都哩
石头蛮尼
朱图阿哥
鲫鱼贝子
鲫鱼格格
兴凯里罕
黑熊拱平锥子山
生殖器崇拜的传说
十二属相为什么老鼠打头
人的尾巴
三年等于三百年
黑妃
人物传说
乌林萨满
阿布里宋王
红罗女抗敌复国
红罗女占山为王
萨布素护病得兵书
断案结良缘
萨布素驯牛
萨布素与巴尔图
萨布素去镜泊湖
萨布素收李坤、魏海
苏穆夫人
窝古台的遭遇
安东玛发
尼曼大萨满
努尔哈赤义释布占泰
拜满章京的孙子
金铃格格
伊尔根
黑妃
刷帚格格
核桃格格
三格格
珍珠姑娘
瓜拉佳格格
镜泊公主
童阿里阿哥
贝勒屠城记
别尔罕人
朱舍里格格
郭合乐的巴图鲁
巴图鲁复仇记
伊尔哈格格
荷花格格
穆棱乌拉恩都哩
都阿格格
采参阿哥
桃花女
王二虎
晋元当的“厨子”
黑丑白丑
哥伦太替寡妇报仇
常子恒的门帘
二傻子和董占爷
不知足的女人
常太和包龙阿
安班蛮尼的故事:章京的念珠
安班蛮尼和章京的儿子
安班蛮尼在三姓
安班蛮尼救卖瓦盆的人
安班蛮尼与卖油人
安班蛮尼与官府大人说大话
安班蛮尼和苏牧蛮尼打赌
安班蛮尼与珲春人比吹牛
安班蛮尼和当官人
风俗传说
鸡尾翎
桦皮篓
腰铃
手鼓
乌拉草
养活孩子吊起来
碗盖和石头能避邪
筷子的由来
取灯
月亮的由来
季子格格
地名传说
宁古塔地名传说之一:中拱塔
宁古塔地名传说之二:宁古塔
宁古塔地名传说之三:宁温达
宁古塔地名传说之四:宁温塔
镜泊湖
牡丹江
鸡鸣山
泼雪泉
莺哥岭
太子山
珍珠门
城墙砬子
老鸪砬子
道士山
西山泪
鸡冠亭
鸳鸯洞
罗成沟+
金明泉 银明泉
母子山
五音砬子
快活林
温春
半截碑
喜风泉
双石岭
牛拱塔
兔子坟
阴乎石
放牛沟
海兰格格
鬼洗脸沟
猪尾巴沟与兔子岭
民间故事
红罗女
康熙题字
晒网场
野草莓
仙泉水
临阵脱逃
金菊
千年参
折子
落叶松
凶手
托托哩阿哥
李大吃
“狗腿子”的来历
小熊与老人
猎手和熊比武
黑瞎子掰苞米
黑瞎子请客
蛇格格
猴子女婿
猴子心
山蚕
蜻蜓请先生
人参果
乌拉人断鹿
熊为啥没当王
啄木鸟
野鸡
佐领审小米
不信鬼
湖鲫为啥是红肚皮
宝葫芦
苦泉、甜泉和盐泉
鲤鱼精和黑鱼精
石缝参
姑娘参
人变马
狼、老虎和水貂
三只眼
欧粒为啥是红色的
蛤蟆阿哥
大红马和小黑狗
小铜佛
田鼠选婿
熊再也不敢吃动物了
老虎和豺狼子
老狼学抽烟
刺猬为什么长一身刺
石虎精
活吊
三箭缘
药草和毒草
小蛟龙
年息花
大黑虎与小花蛇
老穆昆达和小蛤蟆
闫老玛发的遗产
五马闯三官
鼻烟壶
俩大胆儿打赌
乌吉布和阿吉塔
倒拉的传说
铁锅
珠浑哈达
彩云
菱角花
庆有余
打布拉
黄瓜开山
附录1 满族生育子女的风俗
附录2 谈宁古塔玛虎戏的源流
附录3 野火春风——记满族故事讲述家傅英仁
后记

文摘
书摘
鸡尾翎
过去,满族人过年的时候,都要在帽筒里,掸瓶里插三五根鸡尾翎,
这鸡尾翎表示避邪,是吉祥的意思。为什么说鸡尾翎能够避邪呢?这里面
有个古老的故事。
在宁古塔西南的镜泊湖南部山区,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部落,部落虽然
小,他们的日子过的还挺好。
有一年,这里的老葛珊达死了,按照满族的习惯,应该他儿子库达里
接任。可是那时他才十几岁,又没爹没妈,这样葛珊达的职位就叫他叔叔
给抢去了。库达里没有依靠,只好寄居在他叔叔家里。
在叔叔家,就不像在他自己家了。婶娘给他气儿受,拿他不当人看,
让他一天必须打出五十斤三花糕。就是一个成年男子,要打三花糕,一天
最多也只能打三十几斤,而且打三花糕很费事:打头遍糕,加点小豆,打
二遍糕,再加点云豆,到第三遍,才能打出三花糕来。过去,宁古塔的满
族待贵客都用大黄米打的三花糕。库达里要是一天打不出五十斤三花糕,
他叔叔就得揍他,还不让他吃饭。
库达里一天打五十斤三花糕还不算,他的叔叔还让库达里一天得割回
一百捆秫秸,他叔叔要卖秫秸。那时,割一百捆秫秸,可不容易,一个好
小伙子一早出去,贪黑回来,一天也不过割回六七十捆。库达里要是一天
砍不回一百捆秫秸,他叔叔就揍他,也不让他吃饭。
小库达里实在忍不下去了,一寻思,干脆死了吧!活着也干遭罪。
这天,小库达里来到树林子里,把绳子往树上一挂,脑袋往里一伸,
腿一蹬,嗯?绳子断了。奇怪的是,小库达里连着上了三次吊,绳子断了
三次。
库达里心想,上吊死不了,我投河吧。但他投了三次河,河水三次把
他冲到岸上,还是没死了。
库达里伤心地坐在石头上哭,哭着、哭着,忽听有人说话:“小阿哥
,你别哭,南山有位纳尔呼,有啥为难遭灾事,求他,他能给你找出路。
你要想找纳尔呼,你得问问桦皮玛发。桦皮玛发在南山,南山高,有大雕
,它知道纳尔呼住的地方,你赶快找它去吧!”
小库达里只听见话音不见人,他找了半天,也没找着。细一看,见在
南山坡上趴着一只小狍子,小狍子瞅着他乐,原来是它在跟库达里说话。
库达里跟小狍子说:“狍子大哥,你能不能领着我找到桦皮玛发?”
小狍子就领着库达里向前走去。
他们走哇走,走到了南山根,果然看到一棵大桦树。狍子说:“你问
问桦皮玛发吧,他知道纳尔呼住的地方。”纳尔呼是谁呢?满族人都知道
,就是说不出是什么模样,光知道是个赛音恩都哩,是位好神,能救苦救
难。
再说小狍子把库达里领到大桦树下,对他说:“你问问它吧,我上不
了山,不能为你领路了。”
库达里给大桦树请了安,问道:“桦皮玛发,你能告诉我纳尔呼在什
么地方吗?”大桦树闷声闷气地说:“不远不远,就在九沟十八川,在安
班哈达顶上,有老雕看门户。”
库达里拜别了大桦树,就又往前走。走哇走,脚磨破了,带的干粮也
吃完了,饿了,就吃些榛子,困了,在山根底下一睡。就这么着,库达里
走过了九沟十八川。
这天,到了一条大河边,水连天,天连水的,过不去。他寻思:豁出
去了,不会水,我就投河,能过去就算我命大,过不去,算我命短。他一
头投到河里,就好像有人托着似地很快就到了对岸。
过了河,走了一程,到了安班哈达。这座山,高的是看不到顶,半山
腰叫云彩给遮住了。库达里心想:我已经来了,拚了命也得爬到山顶。
第二天一早,库达里就开始往安班哈达上爬。开头,倒挺顺利,可越
往上越陡,足足爬了三天三宿,忽然听见山底下桦树玛发的声音:“小阿
哥,还早着呢,你才爬到山脚哇!”这时候,小库达里已经累的起不来了
,他咬着牙还是往上爬。又爬了三天三宿,最后实在爬不动了,心想,这
回我要死在半山腰了!
正寻思时,就觉着像有人抓着他的脊梁,忽忽悠悠地飞起来了。库达
里睁眼一看,一个老雕站在砬子上,库达里忙给老雕磕了一个头,这老雕
就带着他向山顶飞去。
库达里来到山顶上,见有五棵老松树,在老松树洞里坐着一个干巴巴
的老头。库达里想,大概这就是纳尔呼了。他走上前去,跪在地上。
纳尔呼慢慢睁开眼睛说:“小库达里,你知道吗?你们部落正在闹天
花。皇上有旨意,没出过天花的人,不许当兵,这可是咱满族人一个大病
呀!”
库达里一听,急忙说:“纳尔呼恩都哩,你老发发慈悲,跟我一同下
山,搭救搭救我们部落的人,再把我从叔叔家救出来,让我过上好日子。

纳尔呼跟库达里说:“你叔叔不光对你不好,对谁都不好。我给你这
个鸡尾翎,它既能护身,又能治病。你回去有什么危难事儿,这鸡尾翎会
帮助你的。”
纳尔呼说完,就把鸡尾翎交给了库达里,又告诉他:“鸡尾翎你要正
扫,不要逆扫。正扫才能治病除灾,你懂了吗?”库达里说:“懂了。”
纳尔呼说:“那你就回部落去吧!”
库达里回到部落,果然,家家出天花,他就挨家挨户地给治病。他用
鸡尾翎在病人身上一扫,病就扫好了,不几天,库达里把全部落出天花的
都给治好了。全部落的人,没有一个不尊敬他,不感谢他的。
库达里的叔叔心里暗想:你库达里用鸡尾翎给人治病,分文不收,可
真傻透腔了,我要能有这鸡尾翎,可就能发大财了。他朝思暮想,想把鸡
尾翎整到手。
怎么整呢?一天,他对库达里说:“你把鸡尾翎给叔叔吧。”库达里
摇摇头说:“不行,纳尔呼恩都哩告诉我了,这鸡尾翎谁也不能给。”
库达里叔叔一听,知道来硬的不行,他就使出软招儿,对库达里说:
“明天你还用那个鸡尾翎给大伙治病挺辛苦的,这两天你跑的够呛,我准
备了好饭,你吃点吧。”谁知,库达里他叔叔早在饭里下上毒药了。
库达里刚端起饭要吃,小狍子来了,它在外边招呼:“库达里不要吃
,饭里有毒药!”
库达里瞅瞅他叔叔,说:“叔叔哇,你给我这饭,我不管怎么地,就
是豁出死也得吃,因为你是我叔叔。”
他叔叔说:“你吃吧,别听外边乱吵吵。”库达里就把这碗饭吃了,
因为他自个心里有数,他知道吃完饭以后,用鸡尾翎一扫,也就没事了。
吃完饭,不一会儿,他觉得肚子烧的厉害,他就拿出鸡尾翎连扫了三
下,妥了,没事儿了。
他叔叔一看,这一招还是整不来鸡尾翎,就使出最后一招,趁库达里
没防备,他把鸡尾翎抢去,又把库达里圈起来了。
库达里的叔叔把鸡尾翎抢到手,可高兴了,他可部落窜,还说:“我
给你们治病,保管治一个好一个,治好一个病人,三两银子。”他这就给
部落的人治开了。但他光知道用鸡尾翎治病,是往病人身上扫,不知道必
须顺着扫,而是一个劲儿在病人身上逆着扫,结果是扫一个,死一个。
这可把他恨坏了:“库达里,你净坑我!”气愤至极的叔叔把库达里
撵跑了。
库达里被撵走后,他叔叔心想:怎么鸡尾翎到我手就不好使呢?这可
真是个怪事儿?他琢磨着,却怎么也琢磨不出道道来。原来他是个左撇子
,好左手使东西,总是从左往右扫,不习惯从右往左扫。他一边琢磨,一
边用左手拿鸡尾翎在自己眼前一个劲地逆着扫。一下子,把自己的眼睛扫
了,先扫一下,一只眼睛瞎了,又扫一下,那只眼睛也瞎了,他变成了双
眼儿瞎。
这个事儿,让山咕噜子妖知道了,它对库达里的叔叔说:“葛珊达呀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库达里叔叔问:“怎么回事?”山咕噜
子妖说:“你怎么不顺扫呢?你要是顺扫,什么病都能治好。”
“是真的吗?”库达里的叔叔问山咕噜子妖。
山咕噜子妖说:“来、来、来,我教给你。”库达里的叔叔就把鸡尾
翎交给了山咕噜子妖。山咕噜子妖把鸡尾翎拿到手就跑了,跑到门外,它
把葛珊达住的房子,四外围上柴禾,点上了火,要烧死葛珊达。
这时候,正好库达里又回来了。他一看叔叔的房子着了火,正想去救
,小狍子来了:“库达里,你别管,烧死这样的人活该!”
库达里说:“不,他是我叔叔,我得救他!狍子大哥,你帮我把火灭
了吧!”小狍子说:“唉,你真是个好心人!”说完,小狍子就帮着把他
叔叔救出来并扑灭了燃烧的大火。
部落的人都知道鸡尾翎丢了,库达里叔叔眼睛瞎了。人们一看库达里
心眼这么好,就都推举他当了葛珊达。
库达里一心想找到鸡尾翎,整天愁眉不展。小狍子对他说:“库达里
你不用愁,我去给你找回来。”狍子这小东西,专门吃苕条花,正好,这
山咕噜子妖最怕的是苕条花。
这天小狍子到山咕噜子妖住的地方,它叼着一捆儿苕条花来回走。山
咕噜子妖一看苕条花就躲,三躲两躲没躲开,就碰到苕条花上,山咕噜子
妖很快迷糊过去了。
山咕噜子妖一迷糊过去,准得一个时辰才能醒过来,这样,小狍子就
把山咕噜子妖踢死了。小狍子找到鸡尾翎,叼回来送给了库达里。
库达里拿着鸡尾翎,对他叔叔说:“叔叔哇,快让我把你的眼睛治好
吧!”库达里说着,就用鸡尾翎在他叔叔的眼睛前扫了三下,他叔叔的眼
睛就治好了。
叔叔抱着侄儿哭了:“我对不起你呀,你婶儿也对不起你呀,我情愿
让你当葛珊达。”库达里说:“不,你眼睛好了,还是你当葛珊达吧!”
可是,部落里的人不干,说啥也让库达里当葛珊达。库达里当上葛珊
达以后,还是用鸡尾翎给大家治病。打这就流传下来野鸡翎吉祥如意、能
避邪的传说。
山咕噜子妖为什么没有了呢?因为苕条花在山上开的越来越多了,山
咕噜子妖就不敢再出来了。从那以后,这个部落的人,都非常敬重狍子,
谁也不吃狍子肉了。P367-37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