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8日星期五

《瑞白传》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


内容提要

本书讲述了邱瑞白、邱瑞红兄妹在后娘折磨迫害的逆境中长大成人的曲折过程。最终以金榜题名。双喜临门为大结局。书中所表现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以及勇于反抗的斗争精神,给人以教育与启迪。

图书目录

第一章 楔子
第二章 瑞白受骗遭暗害
第三章 李福借机害员外
第四章 弄巧成拙害亲生
第五章 瑞白难中定姻缘
第六章 郎氏巧计害瑞红
第七章 瑞红绝处逢王点
第八章 疑心锗杀两条命
第九章 莫氏贪财丧了命
第十章 田秀求借身遭害
第十一章 瑞红被救落吴家
第十二章 王点应变救春荣
第十三章 郎青害人自遭殃
第十四章 违抗父命女夜逃
第十五章 抵凤换龙奔苏州
第十六章 王点被逼装和尚
第十七章 瑞白观灯遭火灾
第十八章 化缘和尚活见鬼
第十九章 全任化缘遇瑞白
第二十章 谎骗员外接相公
第二十一章 吴安用计醉书童
第二十二章 吴安设计骗瑞白
第二十三章 郎青胆虚去求佛
第二十四章 私察暗访探真情
第二十五章 劫盗寇连审冤情
第二十六章 太守暗访长春寺
第二十七章 卢太守审问全任
第二十八章 全任和尚诉真情
第二十九章 水鲜招供害员外
第三十章 郎青冒名进梁府
第三十一章 量刑得当民称赞
第三二章 水鲜李福互咬情
第三十三章 太守审问假士元
第三十四章 失堂验证亲生女
第三十五章 邢白定计骗太守
第三十六章 郎青想美被擒获
第三十七章 夫人大堂得真情
第三十八章 郎青上钩认罪状
第三十九章 郎青出堂惊知县
第四十章 继儿联姻皆欢喜
第四十一章 卞七下文被捉拿
第四十二章 双双齐中状元郎
第四十三章 结尾

文章节选

第一章 楔子
早在乾隆年间,黑龙江省双城县邱家屯住着几户从江西过来做买卖的邱姓人家,他们将江南流传很广的瑞白和瑞红的故事带到千里冰封的东北。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村民们围坐在热炕头上,听着邱氏家人绘声绘色地讲着瑞白和瑞红的故事。

在江西进贤县太白村住着一位远近闻名的大富商邱大海,当地人都称他邱百万。邱百万虽然身居豪宅,家财万贯,可人到中年膝下无儿无女,甚是焦虑,妻子宫氏更是暗自哀泣。

阳春五月这一日,邱大海陪着夫人宫氏到郊外观看由北方征战迁徙过来的满洲人举行的柳祭大典。在村头江边的老柳树下,全村男女老幼围聚柳树周围,有33个满洲姑娘全身赤裸,仅在腰间围上用柳枝叶编成的柳裙,代表生育人类和万物的柳神。族人围住这些美貌的神女,往她们的身上泼洒牲血、米酒和清洁的江水。神女们边舞边唱,族众呼喊应和。又有女萨满甩开腰铃,击起神鼓,神女们跟随她从村子到周边的山野,再到河岸、溪畔,把村子里的人经常活动的地方走遍,一路上边走、边舞、边唱,激越高昂。走过的地方都要甩洒牲血和江水,祈求神灵保佑全村人大吉大利,风调雨顺,年年五谷丰收。

邱百万与夫人官氏看完满洲人的柳祭,又到村里的庙前祭拜“观音菩萨”神像。说也奇怪,这一年邱夫人果然怀揣六甲,第二年竞生出一对龙凤胎,喜的夫妇二人泪流满面,连设七天大宴,款待全村老幼,又请来满洲人的女萨满为娇儿娇女祈祷平安。女萨满给男孩起名叫瑞白,意为祥瑞如昼;给女孩起名叫瑞红,意为福如旭日。夫妇俩中年得子,倍感喜上加喜,对瑞白、瑞红,夫妇爱如掌上明珠。邱瑞红自幼许配东海守备的公子海士元为妻。那海公子自进武林学馆,父母相继去世,家里又遭大火,家道甚是贫寒,邱百万常常帮助海士元。

没过一年,瑞白、瑞红14岁这年,夫人宫氏一病而亡,邱百万续娶郎氏为妻。那郎氏存心不良,虐待瑞红、瑞白,非打即骂,剩下残汤冷饭让他俩吃,这还不说,郎氏见着瑞红、瑞白就像眼中钉肉中刺总想要害他俩,邱百万在家她不敢下手,只好忍怒待机。因邱百万是做广东买卖发家的,在广东开了一座珠宝店,只因儿女年幼,已四年未去算账,今见一双儿女已十四五岁,撒得手了,决定去广东店铺结算账目,便将家务托付郎氏弟弟郎青照管,他收拾好行装奔广东而去。

邱百万这一离家,可苦了一双儿女,郎氏见邱百万已走,便将瑞白、瑞红叫过来,横眉竖眼地说:“为娘本想让你俩成人,怎奈你两个是鸡蛋去皮,狗屁不是。每天坐吃山空,日后贫穷,仗着什么度日?今日交给你俩白麦二斗,快到磨坊给我推磨去!”

瑞白撅着小嘴,望着郎氏说:“西院有牲口,叫我们推磨做甚?”

郎氏一听,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说:“好啊,两个小杂种,敢和我犟嘴,不教训教训你俩,也不知道我的厉害!”说着抄起马鞭子抽打起来,打得瑞白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打得瑞红鼻青脸肿血染红。双双跪在地上哀求说:“娘啊,别打了,我们去推磨还不行吗?”经过苦苦哀求,郎氏也打累了,才将鞭子扔下,高声喊叫:“丫环快来!”

丫环哪敢怠慢,赶忙跑过来,浑身颤抖说:“奶奶有何吩咐?”
郎氏将两只眼睛一横愣说:“到里屋拿两件破烂衣服来,让两个小兔崽子穿上,到磨坊推磨去!”
丫环施礼称“是”而去。不一会儿找来两件破烂衣服,让瑞白、瑞红换上,郎氏让佃工王点领着瑞白、瑞红到磨坊推磨去。

姐弟两个进了磨坊,抱起磨杆就大哭起来了。瑞红喊叫说:“我那早死的娘啊,你把我们扔的好苦啊,落在后娘手中无人疼来无人爱,平白无故受苦刑,浑身是伤,抱起磨杆走一步扎心的疼。”
瑞白哭叫说:“爹啊,爹,你出门在外,怎知孩儿在家受苦刑,你要早回来一步,能见孩儿面,要是晚回来,孩儿已无生……”

姐弟俩在磨坊大放悲声痛哭起来。
郎青在外边喝酒归来,从西院路过,听见磨坊里有痛哭之声,感到奇怪,是谁哭泣?就奔磨坊去观看。扒门一望,是瑞红、瑞白身穿破衣服相抱而哭,大吃一惊,赶忙窜进磨坊问道:“你们俩为何落到这等模样?”
瑞红、瑞白见是郎青,心里一惊,舅舅是后娘兄弟,吓的两人赶忙撒手,两眼流泪,咬牙推抱磨杆,没敢吱声。

郎青说:“你们俩不要害怕,有话只管和我说来,我替你们俩做主!”
瑞红心想,量已瞒不过郎青,便哭着一五一十向郎青学说一遍。
朗青听罢,说:“你们不用推磨,跟我走!”

瑞红、瑞白跟郎青走回东院,来至东院上房,郎青气呼呼地吩咐丫环快给姑娘换上衣服。丫环哪敢不听,赶忙将刚才换下来的衣服又拿来,让姐弟两个重新换上。郎青才吩咐姐弟两个各回房去。郎青关心瑞红、瑞白的事很快在邱府传开了。

郎青表面上关心庇护瑞红、瑞白,背地里却偷偷踪进姐姐房中,对姐姐说:“姐姐,你做事太欠思考,你打骂瑞红、瑞白,又让去推磨,闹的全府人人皆知,日后姐夫回来,能不知道吗?再说你今日打,明日骂,衣食俱减,倘若得病死了,还不疑你虐待死的,你吃不了得兜着!依我说,你要将姐弟两个比亲生的还热情看待,使府中上下,全村人们皆说你是最好的后娘。那时再用金钱买下手下的人等,结为心腹后,寻找个机会,暗定一条毒计,将瑞白、瑞红谋害死,除去眼中钉肉中刺,众人也不会猜疑你,就是姐夫回来也看不出破绽,这才是上策啊!”
郎青一席话,将姐姐从梦中惊醒,欢喜地说:“哎哟,还是我弟弟想的宽,看的远,你要不提醒我,险些误事!”说到这儿,郎氏赶忙高声喊叫:“丫环春荣,快来呀!”

春荣连声应允:“来了!来了!”跑进房中,施礼说: “奶奶有何吩咐?”

郎氏说:“你快到书房,去唤瑞白到我这来,再去绣房唤瑞红,就说我找他俩有事!”
小春荣口称“是!”转身出房。先跑进书房说:“公子,公子,你娘让你快去!”随后又吁吁带喘跑进绣房,高声喊道:“小姐,小姐,你娘让你快去!”

小春荣这一喊不要紧,将瑞白、瑞红吓的真魂出窍,脸色煞白,心嗵嗵跳个不停。不用说,准是后娘听说郎青舅舅将我们俩放了,大发雷霆,此去,又得挨顿暴揍!姐弟两个战战兢兢,心惊胆颤走进后娘房中。

郎氏见姐弟两个来了,眉开眼笑地说:“儿呀,娘昨日太不对了,无缘无故打骂你俩,岂不知娘心情不好,准是昨天犯了疯癫病。千错万错娘的错,你俩千万别生气,娘再打骂你俩天打五雷轰!,,

郎氏笑里藏刀,来个“猫哭耗子——假慈悲”,说得瑞白、瑞红心里热乎乎的。姐弟两个双双跪地说:“孩儿无知,请母亲经常教诲!”
郎氏说:“瑞白要好好念书,瑞红要勤习针线,为娘的也就放心了。只要你俩不将昨天的事记在心上,娘也就心安了。”
从此,郎氏果然对瑞白、瑞红比亲生子都好,既关心冷,又关心热,问饥问饱,体贴入微,关系十分密切。

一家过日子,十家瞭高。郎氏热心关照先房留下的孩子,人们看在眼里热在心中,从府中家奴到村中百姓,都说郎氏是个贤良的后妈,没有一个不给郎氏亮大姆指的。郎氏又经常施小恩小惠于手下人,手下人都说郎氏一反常态,变成个“善人”了!

单说这天,郎氏偷着对弟弟郎青说:“如今人心皆服,可得下手,如果再推迟,你姐夫一旦回来,就难下手了!”

郎青寻思一会儿,便向郎氏耳边低声细语嘀咕一通。郎氏越听越眉开眼笑。听后悄声说:“郎青,姐姐太佩服你了,你的身上净道道儿,这计太好了,神不知鬼不晓,就可除去心头之患!”
郎氏便按郎青的毒计行动起来。让丫环到书房将瑞白叫来,瑞白自从受到继母慈爱,心已不防备了,听说郎氏唤他,赶忙来到郎氏房中,施礼说:“不知母亲唤儿有何吩咐?”
郎氏说:“儿呀,你坐下,娘和你商量个事儿。”

瑞白坐下后,郎氏说:“娘这几宿净做噩梦,惊醒后吓的浑身发抖,我担心你父亲出门在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让咱们一家人如何是好?我昨个打听,前庄的老萨满说可以用喜事冲一冲就好了,我核计着让你去进京赶考,争取金榜题名,让瑞红早日嫁到海公子家去,这样,双喜临门定会冲走邪风煞气。”

瑞白见郎氏说得天衣无缝,十分恳切,不由得心中涌出无限感动:“娘,儿已经长大成人,也该为家里做些事了。再说这些年苦读私塾也该到外面试一试,闯一闯,争取考个一官半职,也为父母尽孝道啊。明日,儿就启程进京。只可惜,瑞红姐姐的婚事我就不能帮着操办了,一切就都由娘操心了。”“好儿呀,你善知父母的心意,娘这就帮你打点行装,准备明日启程进京。”


作者:马亚川 讲述 王松林 整理 出版社:吉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 ISBN:9787206061264 [十位:7206061265] 页数:176 定价:¥30.0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