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23日星期六

在中国的语境下误读维吾尔人其实很正常

被蝗汉们疯狂掠夺的新疆的石油叫(中国石油),新疆的天然气叫(中国天然气),新疆的矿产叫(中国资产),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把新疆的恐怖分子叫(中国恐怖分子)?!!


中国的各类汉文报刊,网络媒体上经常出现,“维吾尔人的冬不拉”(冬不拉是哈萨克族的乐器),“新疆人吃生肉”,“维吾尔人与阿拉伯人是一个民族”,“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新疆人都骑马骑骆驼上学”,“维吾尔族是炎黄子孙”,“长相像阿拉伯人的都是穆斯林”,“新疆是汉人开发的”,“汉人是新疆最早的居民”,“新疆少数民族享受优惠政策”,“新疆少数民族没有计划生育”,“汉族人在帮助新疆少数民族”,“猪是穆斯林的神,因此穆斯林不吃猪肉”,“维吾尔族都是恐怖分子”,“维吾尔族与突厥根本没有关系”,“维吾尔族应该放伊斯兰教”,“维吾尔族的历史汉族比维吾尔族还明白”。他们的很多答案,文章,帖子令知情者大为惊讶。还有很多人还不满地说,“你们新疆人,你们少数民族杀汉人不受惩罚,他们甚至认为新疆宠儿--新疆汉人在新疆是二等公民!”听到这番令人哭笑不得的“责难”后,问他们有谁到过新疆,谁体验过当新疆汉人的感觉?答案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要知道,中国这个国家(不是西方国家)没有专门报道新疆事务,新疆民族的记者!!他们所有关于维吾尔人的消息都是转发有些宣传机构或宣称性媒体的,而掌握着新疆新闻报道话语权的新疆主流媒体人士尚且如此,老百姓对维吾尔人的认识更是可想而知了。来论坛的很多网络游民有关新疆的知识可能基本都来自网络粪清的介绍!!百姓对新疆和维吾尔人的了解充满了“滞后”与误读,而一些了解新疆的汉族“精英”人士却常常有意无意地片面介绍新疆。landlord老师曾经说“让汉人接受一个民族从不信任,敌视到信任的急速转变需要一个过程,汉人世界在对认识新疆和新疆各民族的的调试上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之功。对此,我们必须有充分的耐心和智慧”。而维吾尔学人,知识分子在自己的封闭世界里呆得太久太久了!!

     长期在外生活的维吾尔人,几乎都有被当地人问及有关新疆的“可笑”问题的经历。去年年底,在某奖颁奖仪式几位汉族友人轮番发问:“维吾尔人知道鲁迅吗?”“新疆如果举办颁奖仪式,人们是不是都穿着阿凡提式的装或长袍?”新疆人吃不吃驴肉,是不是爱吃狼肉。几个汉族同学去新疆之前,也认真地咨询在新疆座公交车是不是不安全,因为“据说有很多恐怖分子”……

    其实,说汉族民众对新疆,对维吾尔人一无所知有些冤枉,很多人知道新疆餐馆、羊肉串、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还知道世界最幽默的人之一是阿凡提。还有些汉人可能不识字,却知道去新疆兵团可以当国有企业职工并能领取不菲的补贴!


     绝大多数汉族百姓其实不光不了解维吾尔族,什么哈萨克族,俄罗斯族,不管知名度多高,只要跟自己的生活没关系,他们都缺乏了解的欲望。“中国的政治制度?问我这个作什么?”提问纯属多余,因为大多数汉人连自己国家是什么“政治制度”、甚至连“什么是政治制度”都说不出来。当提起新疆时,汉人印象中排名前10位的关键词是王震、左宗棠,石油,棉花,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羊肉串,当问到美国时麦当劳和好莱坞;而说起俄罗斯,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克格勃;至于汉人,排位靠前的是中餐馆、廉价商品,共产党,世界最伟大的非汉人文化末属。

    汉族百姓为什么对新疆如此“无知”,“对于新疆的印象,多数人只停留在历史的记忆,或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得到的或道听途说,这些人往往会人云亦云;还有的人虽然去过新疆,可由于接触的层面过于单一,对新疆和维吾尔人的了解也只停留在某一方面,或者认为新疆很落后,到处是沙漠,恐怖分子猖獗或者认为新疆问题多多,但这些人的说法往往会成为媒体的论据”。一个外国人在新疆的一个县市或乡村旅游两周,就可以基本了解新疆的全貌;但一个内地汉人至少要在新疆的10个城市生活过,才能对新疆有个大概的了解,因为汉人的多元文化知识,人文思维方式与“新疆人”都完全不同。

    在汉族精英阶层中,不缺乏关注、研究维吾尔族和新疆的人士。他们有专门负责新疆或维吾尔事务的政府高官、研究新疆问题的学者、与新疆,与维吾尔人有密切贸易往来的商人或公司高管、多年跟踪的安全部门干部。他们当中不仅有些人能讲一口流利的维吾尔文,有的人对新疆社会现状的了解和把握,甚至比普通维吾尔人还强。而这一部分人的对新疆和维吾尔人的看法和态度,在政府的对新疆政策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正如landlord老师所说,“有一种人尽管很了解新疆,了解维吾尔人,但出于文化上的差异,或是由自身利益出发,他们对新疆和维吾尔人的描述及态度是有选择的”,他们更关注所谓的怎样开发新疆的资源,怎样管理维吾尔人等话题。


为什么把日本人资助的以武力推翻中国合法政府的汉独暴力恐怖组织同盟会创始人美国人孙中山称之为“国父”?


而把为了本民族权益呼喊的维族人热比娅·卡德尔称之为“恐怖分子”?这是什么道理?!!!

    近年来国外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增设维吾尔语文化专业课程,经常举办学术研讨会,维吾尔文化展览等等。西方媒体也开始关注新疆的民生问题。而中国的媒体对新疆的关注类似于资源开发,新时期兵团的风采,卡迪尔大叔纪录解放军的先进事迹,新疆少数民族学生上汉族学校,民族学校用汉语授课之类的话题。

中西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导致了大家关心的问题不同。西方社会物质生活高度发达,使人们有精力关注动物权益保护这样的事务;西方文化对自由和个人主义的崇尚,令他们对中国人权问题十分关注;而宗教和文化信仰的不同,又让不少西方人质疑中国的民族政策,堕胎,贫穷,环保,边缘化和死刑等等。由于意识形态的隔膜,一些人对计划经济和沙文主义形成习惯性继承和留恋,这些历史和文化的差异使不同媒体在报道新疆时“自觉地”戴上了有色眼镜。汉人与维吾尔族宗教和文化信仰的不同以及社会政治经济实力和地位的巨大差距,认知上的区别在正常不过了。维吾尔恩关心自己的生存即吃饭问题(类似就业平等)和宪法赋予的民族自治权利的落实问题。而汉人才不!他们关心的是什么?在本论坛的很多汉族网友通过他们的诸多帖子已经给予答复了。


    对近两三年来所谓“新疆小偷”、“新疆艾滋病患者用牙签刺人”,“新疆羊肉串导致癌症”,“东突恐怖分子”这样的报道不时见诸汉人网络媒体上,landlord老师认为,汉人社会对维吾尔族和新疆的认识历史上就不系统,一开始充满虚假的东西,甚至把传说看成真实;到了近代,有了解的意图,却缺乏了解的途径(思想控制,信息封锁,体制,民族隔阂。随着中国和新疆的全面开放,了解的途径大大增加,但在汉族社会和媒体上仍然存在一些歪曲、不实的报道,如果这是一种无心的误解,还可以容忍,但某些媒体为了迎合汉族社会对其文化优越感的认知和读者潜在的阅读期待,而刻意寻找和强调维吾尔人的负面,这样的“误读”就是宣传上的“堕落”。

    维吾尔族够分量的民族,具有坚实的历史文化基础和忍耐力“不会被骂倒”

    “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了解要比人与人之间的了解困难得多”。在landlord老师看来,民族间的相互了解至少有两个前提:要么有渊源,比如在历史上分分合合的瑞典人,丹麦人,挪威人,又如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乌兹别克族,柯尔克孜族,彼此了解就很深;要么有利益牵扯,比如土耳其与美国及欧洲大陆的主要国家很早以前就有往来,而且在政治立场、经济上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联系。“但是,新疆距离汉族聚居区太远了,即使是成规模往来,也是近20年的事,再加上巨大的文化差异,汉人及其他内地民人不了解维吾尔人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landlord老师认为,随着汉人的发展,和维吾尔人的自强与世界联系越来越多以及互联网提供的海量资讯,外边的人对新疆浅层次的误解会慢慢消除,那时候,别有用心的人再要刻意“误解”维吾尔人和新疆,就会变得没有市场了。

 landlord老师也认为,让外界真正了解维吾尔人和维吾尔人适应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实际上是一个彼此磨合的过程,在互相适应新角色的过程中,双方都在学习。汉人人应该学习如何做一个“大国国民”,维吾尔人要在民族自强过程中学会如何在汉族执政的国家落实自己的民族区域自治权,双方都要适应别人对自己的“不适应”,因为曲解和误读是必然的现象。维吾尔人面对汉人的各种看法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既不能逆来顺受,也不能一触即跳。一个民族,一个文化需要有自信,一个民族需要有韧性,出现误解要客观地回应,把事实解释清楚,如果真是负面事件,也要坦然面对,不要急于掩饰,更不必摆出防御架势激烈地反应。landlord老师说,没必要认为只要是批评就是“辱维吾尔人”,一个够分量的民族是不会被骂倒的,更何况维吾尔民族在长期的历史磨难中具备了足够的忍耐力。

    参考资料:伊力哈木老师《山腰上的反思》


伊力哈木出生于新疆阿图什,本科毕业于东北师大,研究生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现为民族大学国际结算专业的副教授。2006年创办了维吾尔在线网站并且与“东北满族在线”网站建立了友情链接。

===============================

美国"关注科学家协会"就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捕问题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2014年2月4日星期二

2014年2月4日星期二

"关注科学家协会"就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捕问题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翻译:更桑东智(@johnlee1021)
原文发表时间:2014年1月27日
原文网址:
http://concernedscientists.org/2014/01/advocate-for-uighur-minority-in-china-arrested-taken-to-undisclosed-location/

President Xi Jinping
The State Council General Office 2
Fuyoujie, Xichengqu
Beijingshi 100017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习近平主席
国务院办公厅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2号

2014年1月27日

Your Excellency:
尊敬的阁下:

We are an independent organization of scientists, physicians, engineers and scholars devoted to the protection and advancement of human rights and scientific freedom for colleagues all over the world. 
我们是由科学家、物理学家、工程师和学者组成的独立组织,致力于保护和促进全球科学界同仁的人权和科学研究自由。

We write now in concern for Professor Ilham Tohti.
我们特此致函表示对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教授的关注。

Dr. Tohti is a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the Central Minorities University in Beijing and an advocate for the rights of the Chinese Uighur minority. We understands from media reports that on the afternoon of January 15, 2014, police reportedly raided Tohti’s family home, arrested him, seized computers, cell phones, passports, and other documents – including teaching materials and student essays – and then took Tohti to an undisclosed location. We also gather that Tohti is currently held incommunicado on unspecified charges. It is unclear whether he has access to legal counsel.

土赫提博士是位于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也是中国维吾尔族人权倡导者。我们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在2014年1月15日下午,警方突击检查了土赫提的家并抓捕了他,同时还抄没了电脑、手机、护照和其他文件——包括教学材料和学生论文,并将土赫提带往一个没有公布的地点。我们还获悉,土赫提目前正由于不明指控而遭到单独关押。我们不清楚他是否可以获得律师。

Tohti has previously been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by Chinese authorities, subjected to restrictions on academic travel, and interrogated by police in connection with his academic work. We understand that he has also recently reported to the media that police have harassed him, rammed his car, and threatened to kill his wife and children, allegedly in an effort to force him to stop speaking to foreign journalists. We have previously written to Chinese authorities to protest restrictions on Tohti's travel to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he was invited as a visiting scholar to Indiana University. These recent actions appear to indicate that Tohti was arrested as a result of scholarly and nonviolent expressive activity, conduct that is expressly protected unde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ruments including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to which China is a signatory.

土赫提之前曾经受到中国当局的软禁,学术旅行受到限制,学术工作遭到警方的讯问。我们知悉,不久之前他还向媒体透露,警方曾经对他进行骚扰,冲撞他的汽车并威胁要杀掉他的妻子和孩子。据说这样做是为了阻止他对外国媒体发表言论。我们过去也曾致信中国当局,抗议限制土赫提前往美国,当时他应邀去印第安纳大学访学。中国当局最近的一系列行动似乎表明,土赫提是因为他的学术性和非暴力表达行为遭到拘捕,而这些行为是受到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人权保护措施明文保护的,中国也是这些文献的签字国。

We therefore respectfully urge you to investigate the situation, to explain publicly the circumstances of Tohti’s arrest and, pending his immediate release, to ensure that his case proceeds in a manner consistent with China’s obligations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in particular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standards of due process, fair trial, free expression and freedom of association. We also urge you, pending his release, to ensure Tohti’s well being in custody, including disclosure of his current location and access to counsel and family.

因而,我们尊敬地敦促您对有关情况进行调查,对拘捕土赫提的有关事宜予以公开解释,并且保证在他获释之前,对他案件的处理符合中国在国际法之下应当承担的义务,尤其在诉讼程序、公平审判、自由表达和自由结社方面合乎国际认可的标准。我们还敦促您,在土赫提获释之前,确保他在羁押期间获得善待,包括公布他当前的关押地点,以及可以获得律师和见到家人。


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在推特网站
发帖声援自己的父亲

http://beyondhighwall.blogspot.com/2014/02/blog-post_5.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