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4年5月21日星期三

5月22日7时50分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爆炸案已致39死94伤

据天山网,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的爆炸案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初步掌握,5月22日7时50分许,暴徒驾驶2辆车冲破防护隔离铁栏,冲撞碾压人群,引爆爆炸装置,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伤.

【乌鲁木齐“5·22”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告破】记者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获悉,现已查明,实施“5·22”暴恐案的团伙共有5名成员,4名现场实施犯罪的暴恐分子当场被炸死,参与策划的另一名团伙成员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22日晚在新疆巴州抓获,死亡暴恐分子的身份已经DNA检验确认。

据称涉嫌“5.22”乌鲁木齐爆炸案的一位维吾尔人










---------------------------


中国警方通缉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维吾尔嫌疑人 

中国警方正在通缉涉嫌策划实施乌鲁木齐爆炸案的两名维族犯罪嫌疑人。
 
    分别是:

图荪托乎提•亚森,身份证号:653 221 19870410 0572 新疆和田县人,26岁,身高1.75米。
 

阿卜杜热依木•麦麦提 身份证号:653 223 19840506 1991 新疆皮山县人,29岁,身高1.63米。
==============================

世维会对乌市爆炸表遗憾 治疆政策极端分子都有错?

华盛顿 — 新疆乌鲁木齐汉族人市场遭爆炸袭击、造成31人死亡近百人受伤的严重暴力事件发生后,海外维族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对无辜平民受到袭击伤害表示遗憾。该组织同时表示,无论无辜的汉族人被绝望的维族人攻击,还是汉族军警杀害无辜的维族人,都要同时谴责。分析人士指出,北京官方对新疆维族人的政策出了大问题,但由于当局不肯反省,只是强调严厉镇压,民族暴力事件频发的恶性循环或将长期存在。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报道,兼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乌鲁木齐早市5.22爆炸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迅速破案,严惩暴恐分子。他誓言全面加强社会面巡控和重点部位防控,严防发生连锁反应。习近平表示,对暴恐活动和恐怖分子必须警钟长鸣、重拳出击、持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一天前,这位中国领导人在上海亚信峰会发表的主旨发言中说,将“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这"三股势力"采取零容忍态度”。

总部在德国慕尼黑的海外维族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一向被北京视为三股势力的一部分。该组织在华盛顿的发言人阿里木.塞托夫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所代表的世维会在德国和美国正式合法注册,以和平方式维护维吾尔人的民族权益,而不是什么三股势力。

阿里木.塞托夫在谈论新疆地区频频发生暴力袭击事件的背后原因时表示,65年来,中国当局在他所说的东土耳其斯坦实施暴政,不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自治法,无视维族人的政治诉求,侵犯维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干预维族人的文化习俗,酿成了恶果。

阿里木.塞托夫接着表示,几十万中国武装力量、武装军警每天高压严打和屠杀无辜的维族人,导致已经绝望的少数维族人采取暴力手段进行抗争,有些时候攻击了无辜的汉族平民。他表示,他不认为暴力袭击平民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他说:“我们当然不希望无辜的平民,无论是汉族人或是维族人受伤或者被打死。因为在中国,我们看到,65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下,受害者一直是中国人民,中国的平民。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汉族人,不仅仅是维族人、藏族人、蒙古族人,在中国共产党政策下,受害者都是无辜的平民。所以,这次假如是维族人干的话,我们现在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切了解,因为中国媒体是很难相信的。假如是维族人干的,当然我们感到非常遗憾。我们不认为攻击无辜的平民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式。我们不希望以后看到这种攻击平民的事件频频发生。但是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应该深思它自己所谓的对维族人也好,对藏族人也好,或者蒙古其他所谓的少数民族的政策,应该要反思他们的政策,应该要改变他们的政策。”

这位海外维吾尔组织的发言人表示,凡是以暴力伤害无辜的汉族人或无辜的维族人的行为都要受到谴责。

他说:“当然无论是无辜的汉族人被有些绝望的维族人攻击,或者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国的汉族军警来杀死无辜的维族人,这两种方式都是不对的。要谴责两个同时都要谴责。”

正在英国旅行的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中国官方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看到了有关乌鲁木齐市场爆炸的消息。他认为,中国的治疆政策存在很大问题,与此同时,一些维族人受到国际恐怖组织的影响,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表达不满。

他说:“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的民族政策,具体来说,还是在新疆执行的对维吾尔族的政策出了大问题。但是中国官方他们不承认这一点。另一方面,维族里面一部分极端的人士,我觉得,也有问题。他们受了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影响。我觉得双方都有问题,然后就形成了现在恶性循环的一个局面。因为从北京的角度来说,他们已经排除了检讨自己政策有问题的这样一种可能。那么,他们就是用有力的打击,就是以暴易暴。他们就是用暴力来打击,但问题是暴力打击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何亮亮在位于香港的凤凰卫视长期担任评论员。他指出,从已经发生的攻击行动来看,碎片化是少数维族人实施恐怖袭击的一个特点。

他说:“当局不可能事先掌握。因为他们都是分散行动。他们没有一个网络,没有一个集中的领导。就是各地的一些维族人,特别是一些维族青年,他们都是自己单独行事。当然他们会受到比方说中亚地区或者阿拉伯世界的极端宗教势力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它是单线的。一般不是一个统一的中心给他们发布命令。他自己有这个动机,同时他们又受到塔利班或者圣战的影响。所以,他们单独发动行动。这样的话,从当局的角度,根本不可能,无法,就是防不胜防。”

何亮亮认为,中国现在不愿意承认在新疆已经形成了很严重、甚至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维汉民族对立。这位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政府不肯反省自身的政策问题而只归咎于境外的恐怖势力,并一味以高压手段处理复杂的民族矛盾,他表示担心,不仅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很可能导致涉及暴力的民族冲突长期化。

他说:“至少在公开的角度它完全不打算反省它的这个政策当中有什么问题,而只是用一个最简单的字眼,就是严厉打击、狠狠打击。那么我们谁都知道,靠打击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但是目前看来,我不知道还要发生几起这样的大规模的死伤人数众多的事件,才能够引起北京的试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只从维稳的角度,不是只从暴力镇压的角度(应对)。暴力镇压,当然中国政府绝对有这个能力。问题是只有这个能力,不能解决,不能防止这种暴力恐怖袭击的发生。我觉得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5名维族人持刀砍人惨案两个月后,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了持刀砍人和自杀式爆炸,当时习近平等高层领导人刚刚离开他们视察的新疆地区。2009年7月以来,新疆等地接连发生了多起以汉族平民或当地警察为袭击目标的暴力事件.


=======================

新疆需要新政

周四(5月22日)发生在新疆的恐怖袭击事件,导致30多人丧生。本台评论员Matthias von Hein认为,北京政府的“铁腕”政策,看来并不能平息该地区的局势。

(德国之声中文网)直到目前,还无人宣布对中国西北地区新近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此前的几起恐怖袭击事件也同样。中国政府称是维吾尔分裂分子所为。如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 乌鲁木齐的一个市场发生的此次血案确实是由一个组织所策划,那么我们就该告诉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这种毫无意义的流血事件进行辩护。袭击不是什么英雄行为,而是滥杀无辜的暴力行动。我们为那些受害者感到悲伤,他们只是早上起来到市场上购买水果、蔬菜、肉或者为了维持生计在市场上摆摊卖货的普通百姓。
恐怖袭击同时表明,仅靠越来越多的压制并不能阻止类似的袭击。无论是在乌鲁木齐,还是新疆这个维吾尔族聚居地区的其他城市,全副武装的安全人员多得似乎已经不能再多,秘密情报部门的活动也几乎无处不在。

维吾尔人都成怀疑对象

自2009年以来,维吾尔人在中国普遍受到怀疑。当时,在和谐的外衣下隐藏着的民族紧张关系升级为疯狂的暴力行为。自从两名维吾尔族民工在中国南部死亡之后,新疆的维吾尔人开始向汉族人 展开攻击。最后的结局是大约200人死亡。中国共产党政府总是将任何维吾尔人争取权益的行动都即刻定性为分裂主义或伊斯兰极端主义行为,那些希望促进维汉交流的温和派声音被压制。正如北京民族政策研究所的一位领导成员在谈到西藏的情况时所抱怨的那样,北京政府对着那些原则上来说不反对汉人统治的人同样挥舞其铁拳。

维吾尔人的行为令北京政府感到震惊。他们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地区的经济发展仍不能令维吾尔人感到幸福,为什么他们始终不能成为共产党的坚定支持者。然而,政府的官员们忘记了这一点,这就是经济的发展主要使移民新疆的汉族人获得好处。而当地的维吾尔人明显处于劣势。无论在经济还是在政治或者行政管理方面,都是汉族人说了算。政府官员们从没有意识到,文化认同的涵义远远不止是民族歌舞:虽然有身穿亮丽民族服装的维族人在电视节目中或者在游客们面前载歌载舞,但是与此同时,喀什老城大部分被拆除,受到影响的维吾尔人却没有任何参与发表意见的可能性。此外,当局规定公共服务部门的雇员不得蓄胡,任何宗教活动都受到怀疑,这一切更增加了维吾尔人"身在家乡为异客"的感觉。

绝望的肇事者?

还有一点是:在中国,时常有个别肇事者为发泄私愤而制造无谓的 流血事件。就在乌鲁木齐恐怖袭击事件的一天前,在河南省的一个村庄,一名肇事者出于绝望用刀胡乱砍人,造成7人死亡。而且学校和幼儿园也常遭遇袭击,怯懦者在那里寻找更弱小的受害者。

当然,中国政府必须也必将尝试揭开乌鲁木齐袭击的背景。不过,北京应避免让一个民族的全部民众为或许是个别受到误导的人的行为受过。谈到"铁腕"政策,我们不禁会问:如果一位医生只知道给他的病人越来越多的开药,而且是没有疗效,只有有害副作用的药,他还算是一位好医生吗?
============================


乌鲁木齐恐怖袭击案:官方指责境外宗教势力煽动

在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恐怖袭击一天后,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指称,5名自杀式袭击者引爆爆炸装置、造成了这起令31人死亡的惨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乌鲁木齐近一个月来发生的 第二起自杀式袭击。四月底,携带炸弹和砍刀的袭击者在乌鲁木齐火车站 曾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

中 国官方指控新疆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以及分裂势力应为本周四的惨案负责。事发时,袭击者乘坐两辆吉普车,冲入一人流密集的露天市场,四处碾压人群,并向车外投 掷爆炸物。《环球时报》周五(5月23日)报道称,参加恐怖袭击的五名嫌犯自爆身亡,当局正在排查是否还有同伙参与策划了袭击。不过,该报没有指明这5名 嫌犯是否当场身亡,也没有说明是否包括在遇难的31人中。该报称,"31人遇难,94人受伤,这是近年来暴恐分子在中国制造的最血腥的事件之一。"

而《人民日报》的评论员语气更为强硬:"习近平要求迅速侦破案件、从严惩处暴力恐怖分子……这表明了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坚定决心,对丧尽天良的暴恐分子,必须以雷霆之势重拳出击,露头就打、绝不姑息。"

这起袭击事件也在国际上引发了强烈回响。刚刚结束访华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向中国国家主席发送了慰问电,强烈谴责血腥罪行,并希望俄中加强反恐合作。美国白宫也发表声明,谴责这起"令人发指、卑鄙凶残针对无辜民众的暴行,美国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行为。"

恐怖袭击频发 居民缺乏安全感

乌 鲁木齐当地居民告诉路透社记者,发生袭击的露天集市,其顾客以汉人居多,不过许多商贩却是维吾尔人。一名姓张的目击者说,他当时看见了升腾的浓烟和四散逃 命的人群;事发后,许多其他的露天集市也暂时关闭。"如果连买菜都有危险,这日子还怎么过?恐怖分子就是要由此造成政治影响。"他说,如果可能的话,他将 离开乌鲁木齐,移居相对安全的地方。

自去年秋天以来,中国的恐怖袭击事件频发。2013年10月,三名袭击者驾车撞击天安门城楼前的金水 桥,造成包括袭击者在内的共5人身亡,据路透社报道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事后宣布对此案负责;今年3月1日,8名袭击者携带砍刀在昆明火车站前砍杀平 民,共造成29人遇难、4名袭击者被击毙;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前的自杀式袭击造成1名平民丧生;5月6日, 广州火车站前的砍杀事件造成6名平民受伤。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调整思维

不过,对于今年的几次袭击事件,至今尚未有任何组织宣称负责。中国官方指责新疆的伊斯兰分裂势力策划了这些行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五表示,袭击者"受到了境外极端宗教势力的影响。"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事务专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认为,中国当局现在面对的国内反恐形势越发复杂,"如果证据确凿,中国对新疆的政策将趋向强硬。"

而英国皇家联合军事研究所的反恐专家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认为,中国恐怖袭击事件增多,说明了维吾尔人不满情绪的日益增强,他们将当局的政策视作对维吾尔人的歧视,"问题并没有解决的迹象,很多方面还在往坏的方向发展。"

国 际组织"人权观察"则发表声明,在谴责恐怖主义行为的同时,也呼吁中国当局应当"及时、公正地调查此案,尊重涉案人的相关权利,避免不必要的暴力"。该组 织中国专员理察森(Sophie Richardson)强调,"中国维护公共秩序的义务,既包括保护公众的安全,也包括尊重嫌疑人的合法权利。"她还呼吁中国政府应当反思新疆的治理," 否则现有局势很难改善。"


西方的新疆问题专家说,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表明,激进分子已经改变战术,企图用大规模袭击招致当局过度反应,从而促使更多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走上极端化的道路。

新疆近年来民族矛盾不断恶化。除了2009年7月导致至少200人死亡的民族骚乱之外,当局和维吾尔人之间的小规模冲突此起彼伏。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新疆问题专家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在给BBC的专稿中说,最近的袭击事件说明,维吾尔人对中国统治的对抗正变得更加剧烈,也更加极端。

他写道:“新疆以前发生的低烈度暴力事件,主要是采用低技术手段,伺机对警察和官员等政府工作人员进行的袭击。而最近针对公共场所的暴力袭击显然是不加区别地针对平民,以期获得最大反响。”

克拉克推测,这样做的目的不止是加剧中国政府和维吾尔激进分子之间的冲突,而且还要使当地维族和汉族人口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他还认为,维族激进分子可能正在学习基地组织的模式,试图进行造成大量伤亡的恐怖行动。
“新战略”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知名新疆问题专家加德纳·博芬顿(Gardner Bovingdon)对法新社说,因为北京当局严格控制信息流动,外界对袭击者和他们的目的所知甚少。

但他认为,最近的袭击可能表明,激进分子采用了一个新的战略:用袭击驱使当局进行更严酷的镇压,而镇压会使更多的维吾尔人极端化,更愿意加入激进组织。

博芬顿说:“如果这些人在做长期打算,他们的计划可能是:‘我们现在进行暴力袭击,然后政府镇压,激怒维吾尔人,更多的维吾尔人就会加入我们。’”

他说:“我觉得他们和进行炸弹袭击的巴勒斯坦人是一样的想法。少数坚持采用暴力手段的人,他们的行动导致的后果会影响整个族群。”

合法渠道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更多的维吾尔人走上极端化道路呢?

迈克尔·克拉克认为,新疆发展过程中的族群不平等和政府的高压政策使维吾人普遍不满。关键问题是,他们缺乏表达不满的“有效或合法的渠道”。

克拉克指出,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遭遇很说明问题。

伊力哈木的观点很温和,他呼吁北京给新疆更大的自治权,但从未要求独立。但他还是以“涉嫌分裂国家”的罪名被当局逮捕。

克拉克说:“这样一个地位比较高,又从未逾越国家设定的合法讨论范围的温和批评人士,竟能如此迅速地被当局消音。我们可以想见,在新疆的普通维族人的声音被边缘化的程度。”
他说:“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个族群中的一部分人走上极端化的道路就不足为奇了。”

==============

中国政治腐败等社会问题是恐怖袭击的根源


德国维尔茨堡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尔佩尔曼(Björn Alpermann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国新疆最近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更多的是因为社会矛盾的激化,极端主义思想只是次要原因。

德国之声:乌鲁木齐市中心发生的造成30多人死亡的袭击案,不过是一系列恐怖袭击的最新一个,它们都被认为是所谓的分离主义者所为。在您看来,中国为什么近期内这么频繁地发生恐怖袭击?

阿尔佩尔曼:近来袭击事件显著增加,这说明中国中央政府在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通过经济发展缓和社会紧张局势的战略失灵,事与愿违。新疆的维吾尔族人感觉受到移民新疆的汉族人的压力,经济增长使汉族人受益更多。而维吾尔人,即使他们受过良好教育,也很难在劳动市场上立足,而且受到歧视。这当然是导致 袭击事件增多的社会背景。

此外,宗教问题也是一个因素。北京中央政府一再称宗教是潜在的冲突根源。每次发生袭击事件,中国政府都指控是宗教极端分子和分裂分子所为,几乎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最近几个月发生一系列袭击事件之后,安全力量显著增加。习近平在上海举行的国际安全会议上要求其他与会者,共同打击"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三毒"。但人们得到的印象是,中方的"铁腕"战略反而将温和的维吾尔人推入极端分子的怀抱。

我正是这样看。维族圈里也有相当多的知识分子,采取中间立场,他们本可以充当调解人的。但在中国,这些人却越来越多地被封了口,而没有让他们去更多地尝试说服维族中的温和派。

我得出的印象也是,北京中央政府慢慢失去了耐心,原计划通过长期经济发展手段,比如"发展大西北"的战略,来推动 新疆的发展。现在手段变的更为强硬。比如几周前习近平访问新疆时视察了喀什,这里是维族人民族认同感最强的地方。但习近平却看望了荷枪实弹的武警部队,赞扬武警官兵站在反恐第一线。仅在几天后,习近平刚刚离开乌鲁木齐,该市南站就发生了袭击事件。这显示,中央政府试图以"铁腕"政策回应恐怖袭击,总是招来下一轮反击。同时,维吾尔势力显然也是故意选择这样一个隆重的时刻和中央政府作对,以此来显示:我们还在,可以随时发起攻击。

在所谓的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喀什很多老城区被拆除。中国精英们对民族特点究竟有没有一点理解?或者他们只是允许少数民族穿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唱欢乐的民族歌曲,但是必须选择中国式的发展道路?

很遗憾,问题经常就是这样。所谓的少数民族自治仅仅体现在民俗方面。虽然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府机构中,少数民族享有一些优先权,例如在公共机构和国家机关少数民族应得到更多体现。但是,这往往意味着,少数民族更多担任那种对外表现性较强的职位。掌握实权的党委书记一职,通常都由汉族人担任。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喀什,但是我听说,喀什现在看上去就像中国任何一个中等城市。喀什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面貌。这对维吾尔族的民族文化认同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也是除了社会不平等和宗教因素之外,为什么维吾尔人感到受压迫的另一个原因。

我们再回到宗教问题上:新疆的伊斯兰教历来保持着比较温和的传统。现在极端主义的影响是否有变大的趋势?如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和沙特阿拉伯的极端势力的影响?

这是 中国官方喜欢强调的,但是证据不足。不过这种影响肯定是有的。不能否认的是,9.11事件后发生的国际事件也在中国留下烙印。中国的穆斯林也感受到伊斯兰面临国际压力,并在政治和军事上受到打击。对一些人而言,这正中下怀,因此采取了反击行动。

至于现在伊斯兰激进势力是否有了更大影响,至少在这里我无法证实。我认为,社会问题是最关键的,这里关系到民族的认同。而宗教从某重意义上说是一些较小的事情,当个人的认同和宗教自由受到侵犯时,它们才被感受到。比如,在新疆公共机构任职的男子必须剃去胡须。这种日常小事会慢慢积累起来,造成族群之间的不信任感。

=====================

中国因为新疆民族问题,从2008年8月到2014年5月22日六年内发生多起造成严重人员伤亡的暴力袭击事件,其中最受瞩目的事件包括:

1. 2009年7月5-7日 警民冲突 197人死亡 

警察和维族抗议群众在乌鲁木齐市中心爆发冲突,后来更扩大到乌鲁木齐市大部分地区。总共有197人在冲突中丧生,大多数是汉人。这也是新疆10多年来最严重的流血事件。引发维族抗议的原因,是在6月底,广东发生了维汉工人群体斗殴,导致2名维族工人死亡。

2. 2011年7月18日 18人袭击政府大楼和警局 18人死亡18名维族人攻击南疆和田地区的政府办公楼和警察局,造成两名警察和两名人质死亡。14名袭击者被警察枪杀。

3. 2013年10月28日 天安门撞车事件 五人死亡一辆载有三名维族人的吉普车,在天安门上冲撞游客,后来汽车爆炸。车上三人以及两名游客丧生。这是北京首次发生类似事件。

4. 2014年3月1日 昆明火车站砍杀事件 29人死亡五名男女持刀在昆明火车站砍杀旅客,造成29人丧生。这是新疆以外最大规模的维族人袭击事件,中国因此加强了全国安全戒备。

5. 2014年4月30日 乌鲁木齐火车站自杀爆炸砍杀 3死79伤两名可能携带自杀炸弹的袭击者引爆炸药,他们和另外一人丧生。另外8人持刀砍杀旅客,造成79人受伤。

6. 2014年5月22日,卡车冲撞乌鲁木齐市场人群投掷炸弹,39死,至少94人伤目前事件还在调查当中,但是中国运输系统因此加强戒备。

===================


乌鲁木齐炸弹袭击后的疑点

乌鲁木齐5·22炸弹袭击发生一天后,北京政府宣布将大力加强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但到目前为止,此次袭击的背景仍有许多疑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针对导致39名无辜民众死亡的 血腥袭击事件,中国政府宣称将重点在新疆开展为期一年的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本周六(5月24日)宣称,要采取"超常规特殊手段,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但没有公开与此相关的进一步细节。同时,北京警方也加强了警备力度。2009年导致200人丧生的暴力冲突发生后,中国政府让新疆地区的互联网停止运作近一年时间。

本周四,自杀式袭击者向省会城市乌鲁木齐的一家市场发动袭击。袭击者驾驶两辆汽车冲入当地一家早市, 碾压人群并引爆炸弹,两辆汽车最终爆炸。

袭击案已"成功破获"

中国官方表示,已经"成功破获"5月22日早上发生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的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官方新闻社新华社援引警方消息报道称,实施此案的暴恐团伙共有5名成员,4名现场实施犯罪的暴恐分子当场被炸死,参与策划的另一名暴恐团伙成员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于5月22日晚在新疆巴州被抓获,死亡暴恐分子的身份已经DNA检验认定。

报道称,新疆当地的公安机关已经查明:"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麦麦提·麦麦提明,热依木江·麦麦提,麦麦提敏·麦合买提,阿卜来提·阿卜杜喀迪尔等人均为新疆皮山人。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参加非法宗教活动,收听收看暴力恐怖音视频,于2013年底初步形成了5人暴恐团伙。为实施暴力恐怖犯罪,该团伙购买制爆原料和作案车辆,制作爆炸装置,选定袭击目标。5月22日7时50分,麦麦提·麦麦提明等4名团伙成员实施了暴力恐怖犯罪。"警方宣称,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和深挖中。

法新社报道称,周六,乌鲁木齐市内各处都部署了武警。在发生袭击的公园北街,每隔大约10米就能看到4至5人一组的持枪武警。


当地武警警告记者不要拍摄照片

同时,手持防暴盾牌的警察不断在街道各处巡逻。这里曾经是小商小贩推着木制拖车和纸箱,贩卖日用杂货和水果的地方。但本周四的袭击事件过后,早市被关闭,这条路段也实施禁行。

法新社报道称,现场警方阻止媒体记者报道,并警告他们不要拍摄照片。一位女警员指着沿街热闹的商店告诉法新社:"今天的情况不错"。附近一座超级市场的销售人员表示,欢迎武装警力来到当地。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子说:"我们必须尽快恢复常态,我们现在不再担心了。"

暴力活动有可能继续升级

鉴于穆斯林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新疆长期以来属于不稳定地区。恐怖主义问题专家周四曾警告称,安全机关严厉的手段有可能 让该地区的暴力活动继续升级。同时,关于袭击过程本身目前也存在许多疑点。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本周五曾发表报道称,有五名自杀式袭击者在袭击中丧生,警方正在追捕潜逃人员。

中国政府描述的这场"严重恐怖事件"在中国以及世界范围内都激起了愤怒情绪。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严厉指责了这一袭击事件。他表示,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可以为屠杀平民辩护。而在中国,本周五与袭击事件相关的报道受到了严格管制。《环球时报》的那份报道几小时后被删除。



美情报智库: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可能是罪魁祸首

这次针对乌鲁木齐的袭击与往年新疆地区的血腥暴力事件有所不同。袭击者向不知情的路人投掷了大量炸药。美国安全情报智库Stratfor在一份分析报告中写道,袭击的背后可能是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

该机构认为,乌鲁木齐的血腥袭击事件展现了恐怖分子在中国的新战略。分析称:"这表明了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发展速度及手段。"该党被看作是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后续组织。美国和联合国于2001年先后将该运动归类为恐怖组织。

《环球时报》曾援引调查人员报道称,参加此次乌鲁木齐袭击活动的总共有4辆汽车,其中两辆燃烧殆尽。另有一辆逃跑的车辆已经落入调查人员的法网。但报道没有说明警方是否已经拘捕了车上人员。德新社观察到,中国其他官方媒体首先都纷纷引用了《环球时报》的这份报道,但该报道最后被从网页上删除。目前尚不清楚其中原因。

=================

RFA报道,澳门军事专家黄东指出,以往新疆的袭击都是用冷兵器或刀棍斩人,还未像西方的恐袭一般用炸药,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及早巿爆炸,两次都用到炸药,此次可能是军用炸药,恐袭关键在于装备。

新疆自治区中医医院接受了51名伤者,目前仍有36人留医。医务部主任说,送来的伤者有汉族,也有少数民族,他们大多是老年人。

新疆乌鲁木齐5.22暴恐爆炸案中,官方新华社周五晚深夜发稿,指当局抓获一暴恐团伙成员,有4名疑犯当场被炸死。

新华社周五深夜报道,从新疆当局获悉,造成百多人死伤的乌鲁木齐市集爆炸案已查明,是由5名暴恐成员策划,其中4人在现场作案时被炸死,一名参与策划案件的成员在巴州被抓获。

报道指,被抓获的疑犯为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而其馀身亡的暴恐分子的身份由DNA检验认定,分别是麦麦提•麦麦提明﹑热依木江•麦麦提﹑麦麦提敏•麦合买提及阿卜来提•阿卜杜喀迪尔,全部是新疆皮山人,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参加非法宗教活动,收听收看暴力恐怖音视频,5人于2013年底形成团伙。为是次作案,他们购买了制爆原料及车辆,选定袭击目标。

RFA报道,新华社的报道与早前环球时报报道指有5名疑犯在现场被炸死,以及当局正追捕两名维族人数字有不同。环球时报的报道期后在网上已再不能找到。

RFA报道,新疆当局发布乌鲁木齐早巿爆炸案疑犯信息,内容指,今晨乌鲁木齐公园北街暴恐案疑犯于早上9时07乘坐508号公交车向北逃掉,如有知情者,请向公安联络。疑犯分别是26岁的图荪托乎提.亚森,来自新疆和田县,另一人是29岁的阿卜杜热依木.麦麦提,来自新疆皮山县,2人均是维吾尔人。

记者发现这个消息大陆媒体并未报道,唯一出现是一个诡异的认证微博,22日晚间,微博认证网友@薇惟一曝光了一组所谓“5·22乌鲁木齐爆炸案”嫌犯照片,并称“全国追杀,人人有责!”,不过1小时左右后该微博被其删除。这些嫌犯照片,官方并未公布,一个认证网友发表这种消息,十分诡异。

RFA报道,官媒《环球时报》引述熟悉这次暴恐事件人士指,周四傍晚得悉,初步调查结果显示,5名暴恐疑犯死亡,执法部门正在排查是否有同伙。另有乌鲁木齐民众说,涉及恐怖活动有4辆车,两辆炸坏,两辆逃离,而逃离车辆中有一辆已被抓获。此外,新疆执法部门消息人士指,暴徒做了仔细准备,选择的越野车底盘更高,方便冲破早巿的安全路障。发生爆炸的早巿是多民族居民共用,按计划早应关闭,但居民要求延至9月,早巿周围设置安全栏杆,并有武警巡逻。

环时的报道大陆各传媒亦有引用﹐但有关报道随后在网上已找不到。

刚离开乌鲁木齐的雷先生指,当地本来便有所管制,每次发生这些爆炸或骚乱,都会加强管制、宵禁一系列措施。新疆网民不敢在网上论坛谈早巿事件,朋友私下才会交谈此事,认为新疆未来形势严峻,并劝他迁往大陆其他城巿居住。

新疆恐袭似有升级趋势。澳门军事专家黄东指出,以往新疆的袭击都是用冷兵器或刀棍斩人,还未像西方的恐袭一般用炸药,对民众还有小小安全,但近期力度逐步升级,今年已发生两次有组织袭击。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及早巿爆炸,两次都用到炸药,此次可能是军用炸药,恐袭关键在于装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