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23日星期六

《东海窝集传》版本与流传


《东海窝集传》是傅英仁老先生五十五年前收集并保存的长篇说部,曾在宁安地区的满族中流传。据傅英仁先生讲:在宁安的宁、吴、许等姓中都会讲述。在赫哲族中也有人会讲这个故事。二十年前,即1985年7月,傅英仁先生在宁安市的家中,向我讲述了《东海窝集传》,并录制了二十盘磁带,带回了北京。由于忙于其他手稿,拖至今日。为此,笔者很内疚,不过还好,傅英仁老先生多年盼望,久已期待的心血劳动,历经磨难的长篇说部《东海窝集传》,今天终于问世了。

    傅英仁先生是著名的满族故事家,已是与世长辞之人了。他几十年来孜孜不倦地为满族及民族文化的研究,辛勤耕耘着。他老人家不辞辛苦,跋山涉水,在宁安地区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调查访问,搜集了内容丰富的长篇说部和神话故事。

    这次出版问世的《东海窝集传》,是傅英仁先生根据二十年前,抢救出来的内容提要,并以他三爷傅永利的讲述内容为蓝本,又吸收关墨卿等人的讲述内容,自己进行认真整理的,所以,《东海窝集传》综合了三种版本。正像傅英仁先生在录音前言中所说:“这次录音是根据我当时的提要记录整理的,有些人物和风俗,是关老(关墨卿)给我讲的,但有些错误,我作了修改和补充。有些是清国末年的事,我也把它剔出去了。”说明了傅英仁对此说部的艺术加工。前言中又说:“这部说部还是比较准确,全面。当然,由于四十年来未正式讲过这个故事,有些生疏,这次讲时常有间断,还需要认真地进行整理。”笔者依照此意,不仅认真整理,而且还依据四条原则。这四条原则笔者曾与傅英仁先生商量过,他很同意。第一是忠实记录所讲述的内容,对情节结构保持不变。第二是保留说部中所用满语、东北地方口语和习惯用语等,如“乌克伸玛法”等满语词汇和“马达山”(东北方言,意为走迷路了)等东北口语。第三是只修改文理、句子不通顺的地方和错别字。第四是尽量保留傅英仁先生所讲故事的特色,即原汁原味。笔者就是按照上述原则整理《东海窝集传》的。

    这三种版本的外形、书写等方面,都有各自的特点。首先是傅英仁先生的三爷傅永利老人的讲述本,使用纸张是“库存材料明细账”装订而成,全本共有42页,仅使用纸张26页。全本不仅记录了《东海窝集传》故事,而且还有满文字母6个元音和21个辅音。字迹像是傅英仁先生的笔迹,但不知什么时候写的。纸的背面还有音谱等内容。这一版本的封面上写有《东海传奇录》、原名《东海窝集部》。在写有(一)的数字下文是用毛笔写的《东海勿吉传奇》,共有三个名称,都是傅英仁先生所写,并在封面上用圆珠笔书写了傅永利讲述等内容,以注明讲述人。此本都是用圆珠笔书写,其章节内容共有三十二回。

    第二种版本无封面,第1页开头就是人物介绍。笔者怕损伤,故加一封面和底页,在封面上注明了《东海窝集》。傅英仁先生告诉我,这个版本是关墨卿、关振川、关德玉的讲述提纲。这本提纲所用纸张是白色新闻纸,用圆珠笔书写,共33页。是三十四回的章节内容。笔者在封面上又注明了1999年5月18日,傅先生送给我的。

    第三种版本同样也无封面,笔者为了保存也加了封面和底页,所用纸张,署名为“宁安市财贸经济贸易总公司”,是三百字为1页,共14页,其中还有两张图画纸,用毛笔书写。只有第六、七、八、九、十和十一回内容提要,共六回。

    这三种版本都是16开的纸张,内容大概相同,具体情节和各章回的名称有些不同,各有特点。其内容简单介绍如下。

    我们出版的《东海窝集传》是在这三种版本的基础上,互相补充内容而形成的,共整理了二十九回,并糅进了关墨卿等老人讲述的所有版本内容。笔者与傅英仁先生商讨后,定为三十回,即今天出版的《东海窝集传》本。


    第一种本,即傅永利讲述的版本。前面已讲明,傅英仁先生是以此本为蓝本,所以,此本与我们出版的《东海窝集传》内容完全相同,就连每章回的题目都相同。在章回的开头前面有一段“故事来源”,记述说:“1940年,我在官地教书时,有一位姓关的老人,名叫色隆阿,当时已78岁。”这部东海窝集部的一些内容就是当年冬季他所讲的,后来于1946年时,又见到色隆阿的弟弟关隆棋,他也讲述了一些内容,我根据关氏兄弟的讲述“做了一些补充”,才形成1957年前的记录本,当然,该版本“主要是三爷讲述的内容”。

    这本提要的第一回题目“说长白二主争上下,讲东海双王联婚姻”,第二回“祭神树男女成婚配,老萨满堂上道空玄”,第三回“首次出征窝伦部,三探乌苏险丧生”……与所记录的录音稿的章回题目完全相同。出版的《东海窝集传》题目是经过微小修改,但其意思未变。提要本在每一个章回题目中还有内容提要,如第一回中共列出五项要点:1.长白山描写;2.拂托妈妈和握伸阔(乌克伸—笔者)玛法交待;3.两人展开争论;4.游七十二部看风情(其中也查看了中原风貌);5.双方发誓分道扬镳,各自以自己理由到人间物色人物……从第一回到第二十六回都有提要内容,提要有多有少,有详有略。从第二十七回到三十二回只列出了章回题目,无内容提要了。

    更应提及的是在该版本的第1页上,写的是《东海窝集传》的内容,只是从第一回开始,到第八回就结束了,文笔形式与出版的版本却完全不一样,自然也与傅英仁先生所讲的形式不同了,开头是“各位达爷阿哥格格们”,下面注明“第一回”,题目为“万水千山都有源”。内容是“大鹏飞千里也有个起脚之地,诸位落坐,听我给大家讲讲东海窝集争权记,我的乌春说起来。”

    下面列出从第二回到第八回的全部回目,为:

    第二回:喜鹊乌鸦怎么也不能成婚配,美鹿仙鹤怎么灵也不能成夫妻。
    第三回:说什么祖传法制不能改,到什么河里行什么船。
    第四回:小燕虽小飞千里,人在智多不在人多。
    第五回:恶习出鬼,出鬼动干戈。
    第六回:都说打仗靠兄弟,我看也不然,情投意合也能两肋插刀。
    第七回:人生事总是真真假假,假似真来,真似假;虚虚实实,虚中实来实中虚。
    第八回:要想成大业,必须有大智本领,真本领苦中来。

    以上八回,全部抄录于第1页上的内容。这八回内容更富有民间趣味和韵律感,向傅英仁先生了解,他说:“原打算像那个前八回的形式写下去,后来我病了,写不下去了,那八回是唱的,是我三爷说唱的本子,也是1957年我被打成右派后烧毁的提纲所记录的文学形式。因为我不会唱,只会讲述,所以才写成现在出版的文学形式。”这样看来,《东海窝集传》的确是满族的说唱说部,这在第一回的开头已明确指出:“我的乌春说起来”。“乌春”是满语,意为“歌曲”,进一步说明《东海窝集传》是说唱民间文学作品了。以下就是章回的开头,其内容是叙述“故事来源”,紧接着是第一回,第二回题目,与前几回第1页上题目不同。

    第二种版本,即关墨卿、关振川、关德玉讲述的提要本。该本的特点:第一部分先把章回的题目列出,再列出提要内容。

第一回题目是
“说东海两王成姻戚,娶女婿双王显威风”;第二回是“神树祭男女成双配,老萨满堂内道姻缘”;第三回是“首次出征窝伦部,三探乌苏险丧生”……这个版本的第四回有两种表述方式,一种是“万路妈妈救二主,兄弟大破万水楼”;另一种是“兄弟双双立战功,姊妹双双生妒心”。傅先生在讲述第四回时,采用了前一种。这个版本直到第三十四回都清清楚楚的列出了题目名称。后边还有“三十五回,三十六回”,用圆珠笔划掉了,其内容:三十五回是“保赤拥兵战日珠,老军师计服拂涅部”,三十六回是:“东海大业成一统,父系王位定乾坤”,现在出版的《东海窝集传》已把上述内容包含进去了。

    该版本的第二部分是内容提要,第一回内容提要是“订婚。长白山两位神主闹分歧。……东海无儿,拂涅无女。儿子武艺很高,两下订亲……”。这是提纲式内容。第二回是“神树祭,神树祭情景,杀鹿、摆牲、火把、跳皮子、插羽、幽会……”。第三回是“介绍窝伦部,女酋长是女王表妹,因偷去托力(即铜镜)宝,闹分裂……”。提示内容有多有少,有详有略,直到第三十四回都有揭示性内容。此版本的第一页是东海窝集部和拂涅部的主要人物表,并标明姓名。

    第三种版本,无名氏讲述。应是傅英仁先生为前两种版本内容的补充。此种本是从第六回到第十一回的内容,全无章回题目,如第六回,是“人头大祭,二位公主有病,高明萨满集会诊病、抢魂、杀女奴……”。第七回是“出征木伦,大格格挂帅出征,假败阵前,兄弟失踪。”第八回是“太白山恩都哩指玄机,石龙洞授新技艺”。还有乌伸克的九大弟子的神名表,丹楚兄弟的献计表等等。


傅英仁 (1919-2004)

    总之,《东海窝集传》的三种版本,内容大概如此,看来,这次出’版的《东海窝集传》是傅英仁先生综合了几家讲述本的内容,进行严肃认真的整理,是他多年来心血劳动的结晶。我们应庆幸此书的出版。无论如何,这部直接反映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激烈的流血斗争,是东北亚通古斯民族文学史上少有的内容。

    据傅英仁先生讲,这部满族古代英雄史诗的说部是宁安地区“巴拉人”的作品。巴拉人在《清文总汇》中,与此有关的内容是:“胡乱、胡行、妄、放肆等。”意思是不很文明的人们。傅永利老人与巴拉人有亲戚,关振川本人就是巴拉人,这是他们会讲《东海窝集传》的由来口巴!宁安地区的“巴拉人”都住在宁安地区周围的大山里,也正是“窝集”所存在之地。“巴拉人”也就是“窝集人”。“窝集”是“稠密森林之处”,或是“密密森林之处”的意思,也就是历史学界常称作的“林中之人”。即“野人女真”等。满族共同体的组成主要是建州、海西、东海三部女真人所组成。东海女真的部落就是窝集部,应属“野人女真”的范畴。《东海窝集传》中所说“野人女真”是生活在原始森林深处,宁安地区的边缘。在大山里的“林中之人”,即“野人女真”,也是巴拉人。他们在满族民族共同体未形成之前,这部分明代的“野人女真”仍过着文明社会之前的,原始人类的“野蛮时代”的生活,传说中有的还是处于“蒙昧时代”的人类社会。所以,《东海窝集传》传说产生的年代应是在满族民族共同体形成之前,明代野人女真族的作品,距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那么《东海窝集传》为什么流传至今呢?

    首先,产生《东海窝集传》传说的“巴拉人”是深居窝集里。进入父系社会后,虽与清代朝廷有联系和来往,但他们仍是“朝贡不常”或是从未“朝贡”过的那部分“野人女真”,未受到外界文化的影响。所以《东海窝集传》保留并流传至今。

    其次,《东海窝集传》仅流传于宁安地区的深山老林之中。宁安四周环山,中间是盆地和河谷平原,历史上交通很不方便,又与外界来往很少。解放后,经济文化发展缓慢。更何况居住宁安周围的“林中之人”,与外界来往更少。所以为满族古代神话、传说、故事以及中、长辐说部的保存和流传,提供了客观条件。《东海窝集传》就是其中之一。

    第三,满族的先民——女真人,主要是由黑龙江的北岸,或是沿岸向南迁徙(南迁的原因,历史学界自有公论,不赘述)与汉族人接触后,使得他们的社会飞速发展,由氏族社会很快飞跃到人类文明社会,努尔哈赤就是从黑龙江三姓起兵到辽沈地区的。在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里,由狩猎经济迅速跨进农猎兼有的经济,它的飞跃条件就是明代女真人“居住地域的转移”。①可以说,“满族从努尔哈赤起兵,发展本族奴隶制,到采取封建制仅有四十年历史时间,对于社会的发展无疑是一次飞跃”。这也是中国其他少数民族少有的社会现象,这种飞跃使民族文化沉积深厚,深含了人类社会的各种层面的文化内容,其中自然会有远古时代文化层面。

    满族的先民女真人的部分南迁,使它的社会由原始氏族社会飞跃到人类文明社会,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在经济和生产技术方面,可以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可以接受和引进世界先进生产水平和科学技术的使用和管理,人们的生活也可以有很大的提高;人们的思想意识和文化也能随之变化发展和提高。但是在人们的思想意识的深处,在它们传统文化的深底层次里,仍然保留着他们认为是神圣、庄严、不能丢掉和忘记的东西。忘记就等于背叛祖宗,这是任何一个民族都确信和牢记的。满族的先民女真人正是这样的民族,它既是一个由于南迁,社会文化、经济生活飞跃发展和变化的民族,又是一个在统治阶级力量薄弱,其治理还深入不到边远地区里,所以,仍有一部分人保留着古老的传统文化的民族。在部分满族及其先民女真人的深层意识中仍是“根基”,是本族的“生命”,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他们通过“讲古”,弘扬祖先的英雄业绩,传播生存、生产等文化知识,以成为鼓励子孙后代奋进的精神食粮。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今天的部分满族中,还能搜集到稀世珍宝,满族萨满手抄本,也叫萨满神本,萨满手册及中长篇说部,《天宫大战》和神话等珍贵的民间文学故事。《东海窝集传》就是如此。

    《东海窝集传》这部长篇说部,是由于满族的特殊社会背景和宁安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才保留至今的。并且又在宁安密密森林中的巴拉人中,所创作并流传的民间文学作品。因此,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地,理位置和环境是起着保留和流传民族文化的决定作用。 

    《东海窝集传》在“野人女真”中流传,是作为他们祖先神圣的业绩而传颂的。傅英仁先生向我讲述:“我三爷,每讲唱《东海窝集传》时,首先洗手、漱口、上香叩拜后,才能讲唱。因为是满族的祖先之事,又有许多满族崇拜的神灵。”再一次证明满族说部的神秘性和神圣性。 

    满族古代英雄史诗《东海窝集传》,内容丰富,它是研究人类学、民族学,东北亚通古斯诸民族关系史的珍贵素材。它又是研究满族传统说部,满族民间文学发展规律、表现方式、文学体裁、人物性格、文学价值的珍贵材料。同时也是研究满族原始思维,宗教信仰,审美观念,民俗学等方面的活化石。

宋和平2006年3月于北京
   
①  藤绍箴著:《满族发展史初篇》,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