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国内,怨声载道:国际,狼烟四起 中国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恶性肿瘤,随着它的毁灭生态环境,敲骨吸髓掠夺式的经济“发展”它的腐败封建反人类的中华文化和汉人的疯狂繁殖也像癌细胞一样在向全世界扩散,糟蹋毁灭完现属中国境内的原住民族(少数民族)的资源和文化开始蹂躏全世界)


枉顾人权的政权,也不会真正去维护主权!

今天谈谈钓鱼岛,今天只谈钓鱼岛,今天只能谈钓鱼岛。当然,我早就想谈谈钓鱼岛事件,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直到有一位年轻人对我说:为什么中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一涉及到军事与外交,一说到保钓,就集体失语呢?

这话不假,到军事论坛去浏览一下,到外交博客去看看,到保钓人士中去走走,你大概很难看到一个自由主义者,正好印证了自由主义者是没有国家、要人权不要主权的一伙人,难怪有网友得出了结论:谈人权的那些家伙,都是洋奴,是汉奸,是爱国主义者的敌人。

果真如此?实在是太缺乏历史常识了。西方列强从始至终的意识形态里都少不了自由主义思想,自由主义更是渐渐成了整个现代西方国家的主导思想。如果自由主义就是卖国的,就是以主权换人权的,那么,你又看到有几个受此思潮控制的国家,为了人权而牺牲过主权?你看到几个西方国家的领土在缩小?日本也是一个崇尚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国家,它什么时候在钓鱼岛的主权上退让过?

与此相反的倒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当俄国陷入一战的泥沼之时,马克思主义革命领袖列宁告诫俄国工人与士兵不要去前线打仗,不要为沙皇卖命,不要保卫俄国,最好能够让俄国在这场帝国主义的战争中失败,让外国军队把俄国打败——只有这样,俄国布尔什维克才有机会推翻沙皇统治,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权。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就是在这种“以主权换政权”的模式下建立起来的,建立之后,苏联的人民又付出了人权。

这种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再次重演。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入侵中国的时候,同样有一批人在爱国主义的旗号下,借助外敌侵入的“大好时机”培植自己的武装力量,枪口对内,互相消耗,并伺机摘取“熟透了的桃子”。这样做的也并不是自由主义者!他们一心为了政权,枉顾主权,甚至把大量的领土都拱手让人,以换取外国势力对自己政权的支持与资助。这是否可以解释一些青年网友的疑问:那些真正出卖主权、践踏人权的统治者心目中有另外一个“权”需要保护——不经过民众选举的政权。

得人心者,得天下!

我还听到一些网友在议论南海问题与钓鱼岛撞船事件时,竟然怀念起毛泽东时代,说什么如果他老人家在,中国就能硬起来了,就没有人敢欺负中国了。这实在是天大的笑话,毛泽东在位时确实很硬,但那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硬”,并且都是关起门来,由他一个人对全中国人的“硬”。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什么时候“硬”出过国门?

就拿钓鱼岛来说,像所有有争议的领土一样,一旦被某一个争议中的国家先发制人地据为己有了,你再想拿回来,就得发动一场战争。那么,钓鱼岛是什么时候落在日本人手里,又是哪一个中国领导人默认了这个既成事实呢?最近的一次正是在1971年的毛时代。

当时美国把钓鱼岛交给日本,可那时的中国,从上打下都被文化大革命折磨得奄奄一息,不但没有能力出海保钓,即便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当时为了建立中日关系,以及拉美国抗击苏联,几个亿每天在家里闹着要解放全人类的中国人眼睁睁地看着钓鱼岛沦陷,竟然连一个屁都没有放。这就是一些人怀念的毛泽东时代的“强硬”。如果你不服气,不妨再去查一下中国南海那大大小小的岛屿,都是什么时候被争议中的他国所占领的,看看当时的中国政府又做了些什么,当然,还有外蒙古,还有东北大片的土地……

对于这种已经被他国占领的有争议领土,包括钓鱼岛与南海上众多的岛屿在内,我们可做的实在有限,除了外交斡旋,不停宣示主权,以及捷足先登地去开发、霸占资源之外,就是化愤怒为力量,在扎扎实实地发展经济与军事实力的同时,更要发展壮大我们的软实力,扩大国际影响,随时准备未来的某一天,在经济、军事与外交领域同对手较量。

然而,有多少人看好这“未来的某一天”?且不说我们的发展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单单是与经济体制不相符的政治体制、绝对权力造成的贪污腐败与社会不公,已经足以随时把中国打回到改革开放前的状态;说起软实力,我们除了大把的钱还是钱,而且是世界上最贫穷的老百姓的钱。

未来的较量,尤其是在国际舞台上的较量,软实力甚至胜过你各种“强硬”的武器与手段,失道寡助,你再强再硬,能够与世界为敌吗?而软实力,却可以征服世界。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得人心?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得到中国人的心?又什么时候可以得到世界热爱和平人的心?我们不妨观察一下钓鱼岛事件中的“人心”吧。

虽然网络上不乏爱国青年,要打要杀,可和以前明显不同的是,理智思考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关心没有几个中国人真正见过的大洋中钓鱼岛,他们也仰望星空,但他们更关心身边的拆迁,关心子孙后代生活的这个社会中存在的不公,关心海南岛的水灾,他们关心自己为什么无法在网络上打出“钓鱼岛”三个字的个人人权,甚至超过他们关心钓鱼小岛的主权……人心向背,是决定任何领土之争的关键,得人心者,得天下,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钓鱼岛?



到了全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的时候?

再看看世界的“人心”,这是我最感忧虑的。实事求是地说,如果就事论事,这次钓鱼岛事件主要责任在日本,有争议的岛屿,已然被你霸占,却还要进一步宣示“主权”,逮捕我船长,实在欺人太甚。

可是,这样一起是非分明的国际事件,当中国需要国际上“人心”支持的时候,你看到200多个国家,几十亿人,有几个站出来为中国说过一句话?这种情况,中国学者,以及中国当局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是很罕见的现象。想一想,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奥运会插遍各大洲的五星红旗在哪里?中国崛起的豪言壮语换来了什么?成吨成顿的人民币堆砌起来大外宣,得到了这样的回报?

十几年前,当和我同龄的那几个人还没有拼凑出《中国可以说“不”》的时候,我就在共和国最前沿的阵地上对西方列强说“不”。这些年下来,我猛然发现,原来我们除了对普世价值,对先进的价值理念与政治制度坚持“绝不”之外,我们的一切都西化了:你还能找到一块不是按照西方发展模式建设起来的中国土地?你看看马路上跑起来还像一部车的东西,有哪一款不是欧美与日本的牌子?连电视里吸引了亿万中国青年人的电视节目,几乎都是从西方五六年前的老节目改头换面全盘引进的……

世界已经变成地球村,这一切引进本来无可厚非,可恰恰是我们对支配与指引这些物质的价值观与政治制度说了“绝不”,结果让这些东西在中国都一个一个地走样了,弄得面目全非,我们认不出,世界也认不出——这个时候,还有极少数愚弄人的掌权者在那里有气无力地主张说“不”,但谁都听得懂,他们只是不想放弃手里的绝对权力……

作为一名一直观察国际问题的学者,这些年虽然把视线转向国内的民生与人权,但我隐约感觉到,一个说“不”的时代可能会到来——注意,不是中国对世界说“不”,而是世界对中国说“不”。从这次南海问题,到钓鱼岛,到XXX,我们看到了一群失去了耐心的西方国家,看到了一圈冷漠甚至充满敌意的邻国,看到一个随时准备对中国说“不”的世界。

回顾过去三十年,世界包括西方主要国家,对中国还是基本友好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们欢呼过中国的改革开放;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们又惊叹于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虽然不时有些小摩擦,但都能挺过来。主要原因是他们一面鼓励中国开放与发展经济,对他们自己也有利,另外一方面是他们寄希望于中国的渐变,而当中国的“变”与“不变”都出乎他们的预料的时候,他们从紧张到沉思,从沉思到制定对策……

这些年往来于中外之间,我能感觉这种敌意的加深,预感到世界对中国说“不“的日子在迫近。当然,中国人是无惧任何外来压力与威胁的,中国人不是被吓大的——可问题是,正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想对社会不公、绝对权利与缺乏人权说“不”,这才是最最严重的……

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死路一条!

我忧虑中的世界要对中国说“不”的时代,是否已经到来了?我们如何应对?也许有人说要迎接挑战,甚至准备穷兵黩武,随时来一场世界大战,在所不惜;有人说,继续韬光养晦,在国际上低三下四,把老百姓的血汗钱洒到海外去搞宣传,买软实力;有人说以不变应万变,只要经济还在发展,只要国内不出大乱子,挺过一天算一天,反正有钱赚的快点赚,赚到钱后赶快转移……

也许,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这办法不但可以保卫我们最小的海岛——钓鱼岛,还可以保护我们最大的岛屿——台湾岛,还有海南岛,以及每一寸土地,这办法就是古人已经说过,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

如何得民心?习近平副主席说,权为民所赋。温总理说,人民对民主与自由的渴求与需要是不可抗拒的……他还在短短的时间里,先后七次阐述了从普世价值,到政治体制改革,到建立公正公平的社会体制。活路不是没有,只有抛弃一人一党之私利,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中国才有希望……

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死路一条!(杨恒均 2010-10-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