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7日星期四

《老北京与满族 》


内容提要

北京本非满族故土,满放原是白山黑水的土著居民,只因清初由于某一偶然的历史机遇而使满族人大量移居关内,以北京为中心而展开各种活动,其活动规模之巨,范围之广,力量之强,持续之久,渗透之深,熏染之遍,等等,绝伦罕见。满族在北京二百余年活动对北京文化的影响已遍渗于文化肌体细胞深处,早已无痕无迹,平日视如不见,听若不闻,但如加意细究而挖之,则无处不使人大为惊异,堪称为一门学问。

老北京的语言中,一开口就带出满语词。老北京的歇后语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从满族生产、生活内容来源的。老北京的习俗中,来自满族者数之不尽。老北京的衣、食、住、行、体育、娱乐、戏剧、曲艺、婚丧、喜、寿、诞、年、节、花、鸟、虫等等,以及诸般器物、各项物品及其他等等,一切多与满族有关。有的是满人从白山黑水故土带来的,有的是满人到北京一带创造发展而成的;有的一直保存满式原貌,有的则是入关后与汉式相结合而成的满汉混合式。本书讲的就是这些。

图书目录

作者世系图
多罗顺承郡王府
与满族习俗有关的老北京歇后语
奶茶铺的炕——窄长
瘸子打围——坐着喊
上坟的羊——豁出去啦
纸糊的驴——大嗓门儿
锅炮鱼——干死的
海子的鹿——愣着
别净顾了吃元宵——瞧灯
外厨房的灶王爷——独坐儿
卖山里红的——就剩下一挂了
竹板儿弓——一个劲儿
兔儿爷打架——散摊子
天灯杆了绑鸡毛——好大的掸子
弓箭师傅数弓码儿——一五一十
内务府摆席——吃不了兜着走
麻秸秆儿打狼——两头儿害怕
上驷院抹白矾——满漾
粮食店搬家——斗是你的
炒肝儿兑水——熬肺
翻穿着皮袄——装羊
板子上的挂钱儿——白搭
树梢儿上挂蔼杭——高眼
与满族习俗有关的老北京俗语和童谣
老北京话里的满语词
谈满族人的姓名
满族婚俗中的女真传统
老北京的满汉合璧婚仪
老北京的满汉合璧育儿风俗
满族丧俗中的女真传统
老北京的满汉合璧丧仪
御膳房
老北京惟一的满族风味菜馆
老北京味儿
老北京的小吃
老北京串胡同儿叫卖的吃食
老北京的肉铺
老北京旧俗与旧行当
几个废绝的老北京行业
老北京的提笼架鸟
老北京的满族传统体育活动
老北京满族与通州
《红楼梦》中的满族习俗
《儿女英雄传》中的满族习俗
忆同门学长受申
作者介绍
爱新觉罗瀛生,名文蓬。满族。辽宁省宾满族自治县人。1922年12月生于日本国横滨市。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十三世孙,清最后一代多罗顺承郡王爱新觉罗文葵之胞弟。启字辈。
1945年北京大学农学院毕业。曾任燕京大学助教,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编译局编辑,北京农业大学讲遇,高等教育出版社农学编辑宝主任,镇江农业机械学院教授,北京文史研究馆馆员等职。

作者:爱新觉罗瀛生 出版社:学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 ISBN:9787507724707 [十位:7507724700] 页数:302 定价:¥35.00 



《老北京与满族》北京旧闻故影书系11 


内容提要

北京本非满族故土,满放原是白山黑水的土著居民,只因清初由于某一偶然的历史机遇而使满族人大量移居关内,以北京为中心而展开各种活动,其活动规模之巨,范围之广,力量之强,持续之久,渗透之深,熏染之遍,等等,绝伦罕见。满族在北京二百余年活动对北京文化的影响已遍渗于文化肌体细胞深处,早已无痕无迹,平日视如不见,听若不闻,但如加意细究而挖之,则无处不使人大为惊异,堪称为一门学问。
老北京的语言中,一开口就带出满语词。老北京的歇后语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从满族生产、生活内容来源的。老北京的习俗中,来自满族者数之不尽。老北京的衣、食、住、行、体育、娱乐、戏剧、曲艺、婚丧、喜、寿、诞、年、节、花、鸟、虫等等,以及诸般器物、各项物品及其他等等,一切多与满族有关。有的是满人从白山黑水故土带来的,有的是满人到北京一带创造发展而成的;有的一直保存满式原貌,有的则是入关后与汉式相结合而成的满汉混合式。本书讲的就是这些。

图书目录
作者世系图
多罗顺承郡王府
与满族习俗有关的老北京歇后语
与满族习俗有关的老北京俗语和童谣
老北京话里的满语词
谈谈满族人的姓名
满族婚俗中的女真传统
老北京的满汉合璧婚仪
老北京的满汉合璧育儿风俗
满族丧俗中的女真传统
老北京的满汉合壁丧仪
御膳房
老北京唯一的满族风味菜馆
老北京味儿
老北京的小吃
老北京串胡同儿叫卖的吃食
老北京的肉铺
老北京旧俗与旧行当
几个废绝的老北京行业
老北京的提笼架鸟
老北京的满族传统体育活动
老北京满族与通州
《红楼梦》中的满族习俗
《儿女英雄传》中的满族习俗
忆同门学长受申(代跋)

文章节选

多罗顺承郡王府
早年北京小孩常说顺口溜:“锦什坊街怎么那么长,里头住着穷顺王。王爷的衣库和合当,王爷的膳房富庆堂。”说的是清代多罗顺承郡王府,现为全国政协机关所在地,其南面的政协礼堂是原来的王府花园。王府东侧门开在南沟沿,斜对丰盛胡同。西侧门开在锦什坊街。锦什坊街在明代称金城坊街,清代满人依满语发音规律和习惯。将“城”字的辅音ch说成sh,于是将“城”转呼为“什”,将金城二字讹呼为锦什二字。顺口溜中说的穷顺王指的是清代多罗顺承郡王,和合当是开设在锦什坊街路东的一家当铺,富庆堂是开设在锦什坊街路东的一家饭庄(北京称不设门市店堂而专在店内设座包办酒席的饭馆为饭庄)。
这家穷王爷没有衣库,而常将衣服送到当铺去换钱,所以讽刺他以和合当铺为衣库。这家穷王爷没有膳房,偶至饭庄买个菜以打牙祭,所以嘲笑他以富庆堂饭庄为膳房。这家穷王爷就是我的先世。
……
作者介绍
爱新觉罗瀛生,名文蓬。满族。辽宁省宾满族自治县人。1922年12月生于日本国横滨市。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十三世孙,清最后一代多罗顺承郡王爱新觉罗文葵之胞弟。启字辈。 1945年北京大学农学院毕业。曾任燕京大学助教,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编译局编辑,北京农业大学讲遇,高等教育出版社农学编辑宝主任,镇江农业机械学院教授,北京文史研究馆馆员等职。

作者:爱新觉罗瀛生 出版社:学苑出版社 出版日期:出版日期:2008年10月 ISBN:9787507724707 [十位:7507724700] 页数:241 定价:¥30.0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