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在德召开


席海明在闭幕时表示,这仅仅是一个多民族合作的开始,今后面对每个民族发生的问题和公共事件时,应该协同行动:"就象捆绑在一起的五支箭,我们就不容易被折断。

"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在德国科隆近郊的勒沃库森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40余名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汉族等与会,达赖喇嘛为会议发来致辞,认为解决民族问题的核心,是尊重、平等和公平

一直以来,中国境内的藏族及维吾尔族两个民族的处境和人权问题被国际社会关注。今年5月份以来,蒙古族牧民莫日根因为维护草场被当地矿产公司的汽车碾压致死,引发内蒙古牧
民对当局的持续抗议行动。内蒙古民族问题也开始被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在此背景下,11月21日至22日,"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在德国科隆近郊的勒沃库森举行,来自德国、美国、加拿大、瑞士、法国、台湾、香港等世界各地的40余位民主人士与会,这也是近年来首次就不同民族问题的共性原因、如何协同行动进行交流的会议。在会议进行中,国内的民主人士通过网络与会议进行了交流和互动。

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独立中文笔会长廖天琪、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世维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德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旅居加拿大的民主人士盛雪、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的恩赫巴图南等发表演讲。虽然在会议中,不同的民族在自治或独立的选择立场上还有争议,但达成的基本共识为,民族问题的本质相同,在专制政权下,各民族的政治权益不可能获得平等,各民族之间应该达成共识和彼此之间的理解和尊重,只有民主制度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钥匙。

达赖喇嘛:"武力之下,建立不了真正的民族和谐"

21日,西藏流亡政府驻欧洲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在开幕式上宣读了达赖喇嘛的致辞。他在信中表示:"今年五月,内蒙发生了牧民保护草场,中国政府调出大批军警进行'维稳'的事件。这表明了继'2008西藏3.14事件'和'2009新疆7.5事件'后,中国政府不仅没有寻找、面对导致这些问题的真正原因,而是依然坚持不切实际的极左的民族政策。解决民族问题的核心,是尊重、平等和公平;达成民族之间和睦相处的基础,是相互了解和理解。武力之下,建立不了真正的民族和谐。"

达赖喇嘛也期待各民族代表能够通过对话的正常渠道,达成更多的共识和建构一条民族理解的桥梁,来推动中国民主进步。

"我们受着共同的压制"

关于各不同民族的共性问题,世维会新闻发言人迪里夏提认为在现行的中国体制下,三大民族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受着共同的压制:"我们在文化和信仰上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摧残,经济上导致了殖民经济,移民彻底垄断了当地的资源,使原住民失去了利用资源而发展民族自身的权利,更重要的是,我们同样都是失去了政治上的支配和决策的权利。在政治命运的未来归宿中,虽然各个民族有不同的观点,但有一点是共同的,我们都是希望摆脱目前的处境。"


人口超过1000万的满洲民族这支“箭”哪里去了??

"少数民族是要独立还是自治?"

在会议上,关于各民族未来的政治命运,与会代表产生分歧和争论。维吾尔族代表艾江由以国民党时期历史资料说明,在1944年11月12日成立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在他的桌前,摆放着一面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国旗。他表示希望恢复原有的国家名称和收回原有的国家,因为在自己的国家,每个维吾尔人生活得有尊严。

藏族代表坚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洛桑尼玛表示:"虽然这次会议出现激烈的争论,我们藏族人在佛教的洗礼下,喜欢用柔和温和的手段去解决问题。有些人说藏族人和中共谈了那么长时间不会有结果,我认为已经有结果了,许多善良的中国站在藏族人这边,我们知道中共的强大只是表面的强大,他们的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中共独裁政体越来越不明智,越来越多的采访残酷镇压的方式,这个时代不是靠暴力和强权能够解决民族问题的。我们也需要理性的方式去解决民族问题。"

廖天琪认为,不论未来的选择是什么,但不能屏蔽真正的历史,也要尊重每个民族对自己历史的坚守;

席海明呼吁与会代表搁置"统独"争论,当前最为紧迫的是汉族与各少数民族一起来推动中国的制度改革和宪政民主。他也表示希望在内蒙建立"文化特区"。保护草原应该成为特区的核心。

"民族的关系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在会议中,有代表在谈及汉族移民对少数民族区域文化、环境的破坏时,将矛头指向汉族,旅居法国的民主人士张健表示汉族与其他民族一样被殖民、被压制。他也期待在谈及民族问题时,不要强调与汉族的隔离。

《欧华导报》主编引用歌德思想,提出要各民族要相互了解继而理解和宽容,旅居加拿大的民主人士盛雪认为民族的关系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要建立起彼此的熟悉和信任。盛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今天的欧洲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在演变的过程中越来越降低了所谓的国家、主权、边界的概念,而代以人的群体之间的在政治、文化、经济等领域的共和利益所形成的一种新的结构,比如欧洲共同体,今天的欧盟等,这是人利用开放的空间,彼此可以更好的了解、更充分的交换意见达成的一种共识基础上所形成的架构。"

盛雪也认为民族问题也是中国走向民主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中国的民主运动和未来的民主架构,必须要面对民族问题,民主制度本身并不一定圆满的解决所有的民族问题,但民族问题一定要放到民主的框架中去解决。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专制政权,也是民族关系特别复杂的区域,以多数人口为主的汉民族之外的其他民族受到非常严重压迫的国家,在这种环境下,作为汉民族,在这个时候应该为那些受到迫害的族群着想。"

席海明在闭幕时表示,这仅仅是一个多民族合作的开始,今后面对每个民族发生的问题和公共事件时,应该协同行动:"就象捆绑在一起的五支箭,我们就不容易被折断。"

作者:吴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