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1月21日星期六

失落的日本仅仅是个传说




尽管美国经济出现一些转好迹象,但失业率依然居高不下,整个国家似乎已经陷入停滞。

我们多次被警告,如果美国不走正确的道路,将落下与日本一样的下场。至于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大家又争论不休。看看CNN分析师David Gergen是如何评价日本的:“日本已经完全失去了士气,这是真实的挫折。”



但这种对日本的看法只是一个传说。从很多标准看,在所谓失落的二十年里,日本经济表现非常好,从一些最重要的指标看,日本经济的表现要远好于美国。失落的二十年始于1990年1月日本股市大崩盘。



虽然金融市场暴跌,但日本成功地让其国民生活得更加富裕。也许在将来,失落的十年将被视为是一个杰出的成功故事。



现实与印象为什么会如此不同?美国能学习日本的经历吗?



日本的房价再也没有回到鼎盛时期的高点,东京股市也没有,这是事实。但日本经济与日本国民的实力是显而易见的。许多数据与事实说明日本不应成为商界取笑的对象。



在1989至2009年间,日本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了4.2岁,从78.8岁上升至83岁。这意味着日本人要比美国人多活4.8年。日本人在食用了更多西方食品后还能取得这一成绩的,主要原因是其良好的医疗系统。



日本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有长足进展。在1990年代中期,日本网络慢得可笑,但现在情况已经改变。根据Akamai科技公司近期进行的一项调查,在全球互联网服务最快的50个城市中,日本占了38个,而美国只有3个。



从1989年开始,日元兑美元汇率上涨了87%,兑英镑汇率上涨了94%,甚至兑瑞士法郎汇率也有所上涨。



日本的失业率为4.2%,只是美国的一半。



专门追踪全球摩天大楼的网站skyscraperpage.com提供的数据显示,自“失落的二十年”开始以来,东京建造了81座高度在500英尺的摩天大楼,纽约建造了64座,芝加哥建造了48座,洛杉矶建造7座。



日本2010年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总计为1960亿美元,是1989年的三倍还多。与之相比,美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逆差从990亿美元提高到 4710亿美元。在1990年代,普遍观点是中国的崛起将使日本成为最大的输家,美国成为最大的赢家,但事实并非如此。从1989年开始,日本向中国出口增长了14倍以上,中日双边贸易总体上达到平衡。



长期观察日本的专家Ivan P. Hall与Clyde V. Prestowitz Jr指出,当美国游客踏上日本领土时,他们马上意识到“失落的二十年”明显是一个谬误。他们通常会从肯尼迪或杜勒斯机场出发,这些老旧机场是美国基础设施处于衰败中的典型代表,而日本的机场近几年进行了大规模扩建,现代化气息浓厚。多么强烈的反差!



知名日本观察家William J. Holstein从1980年代初开始研究日本,他近期刚刚访问了日本。他表示,“在美国读到的有关日本的信息与真实的日本差距太大了。日本人的穿着比美国人好,他们开着最时髦的汽车,比如保时捷、奥迪、奔驰等所有豪华品牌。我从来没看到过如此多的被溺爱的宠物。日本的基础设施也在不断改善与演变。”



但为什么日本被人们看作失败者呢?从GDP数据看,美国多年来远远领先于日本。但即便从美国的官方数据看,这种差别也远远低于人们的想像。从调整后的人均GDP看,自1989年以来,美国人均GDP每年仅增长1.4%,而日本增速更低,仅为1%,暗示着美国GDP增长速度每年要比日本快0.4%。



但如果仔细研究一下这些数据,我们就会发现原来日本经济发展要比美国快,而绝不是比美国慢。在很少被人知道的情况下,美国统计学家在1980年代采用了新的方式来调整通货膨胀率,许多专家认为这导致GDP增速被人为夸大。



Shadowstats.com是一家专门给美国经济数据挑错的网站。根据该网站John Williams的计算,美国近几十年的GDP增速每年被夸大2%,如果他说的话接近事实,那么单单这一因素就会让美国人均GDP的表现落在日本后面。



如果日本经济真得不行了,那么昂贵的高科技产品在日本的普及就会十分缓慢。但日本似乎总是新产品的第一个使用者,而美国总是落后。拿手机举例来说,在1990年代后期,日本仅用了几年就超过了美国成为使用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在更为先进的产品进入市场后,日本的用户数量总能迅猛快速增长。



许多有关日本的新闻是定性的,而不是量化的。比如日本的餐饮文化,Michelin Guide的数据显示,东京有16家世界顶级餐馆,排在第一位,而排在第二位的法国仅有10个顶级餐馆。在Michelin评级中,日本从总体上也打败了法国。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对日本医保体系的评估上,如何才能准确衡量日本在过去20年里取得的巨大进步呢?



幸运的是,有一个指标解决许多类似的问题,发电量。这一指标可以用来估算消费者的富裕程度与工业的活力。在1990年代,日本被普遍描述为是失去了希望的国度,但在这一时期,其人均发电量增速是美国的两倍,进入21世纪后,日本人均发电量增速继续超出美国。



这里的部分原因是西方心理在作怪。长期研究日本的人总是不禁注意到西方人如何积极诬蔑日本。他们对日本每次政策的成功都不屑一顾。即便是生活在东京的西方外交人员与学者也有这种心态。



例如,西方观察家总是喜欢谈论日本的人口结构。因生育率较低,日本的人口正在老化,这不是日本独有的,世界上发达国家都有这一特征。但在西方人眼里,这便成了日本致命的问题,甚至是政策的失误。西方评论者从未想过,日本的人口结构是日本个人与集体选择的结果,他们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在1945年至1946年的冬季,日本战败后,日本国民几乎被饿死。海外扩张已不再是一个出路,日本领导人认为日本最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是降低生育率。小家庭的文化从此慢慢生根并延续到现在。



日本的动机很明显,食品安全。日本人均耕地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日本长久以来便是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净进口国。生育控制政策是日本人口老化的主要原因,但也导致日本的医疗体系出现改善,自1950年以来,日本的预期寿命已经提高了20年以上。



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原因是几乎每个在东京的人都从唱衰日本中获益。对于跨国公司在日本的销售代表而言,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完不成任务的藉口。对于日本基金会来说,这也是拒绝美国大学与其它非赢利组织求助的好理由。外交部也可以籍此让受援国不要抱有过高的期望。甚至美国的投资银行也有理由夸大坏消息,因为他们有一个神秘但又十分强大的日元套利交易工具,消息灵通人士会从日元偶尔的下跌中获利。



政治倾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许多经济学家,尤其是右翼的智库是坚定的自由主义信徒。他们非常蔑视日本的经济制度,因为这一制度采用了类似社会主义的医疗体系,政府的干预也无所不在。在1980年代股市大泡沫时期,右翼思维有所退缩,但在股市崩盘后又死灰复燃。



在1990年股市大崩盘后,日本贸易代表惊喜地发现海外政府的态度出现了神奇的转变,这些国家以往非常嫉妒日本并认真谈论要实行贸易保护措施。在新形势下,美国与欧洲的贸易代表对“倒下的巨人”心生同情。日本贸易代表迅速做出调整,开始大肆利用其它国家的同情。



这种战略在华盛顿一直非常有效。不愿落井下石有着骑士风度的美国官员便不再强迫日本开放它的市场。美国企业对日本封闭的大米、金融服务、汽车与汽车配件市场的抱怨不再得到政府的理会。



这个“倒下的巨人”的故事也左右了其它亚洲国家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



下面这个例子反映出这种故事如何影响了美国人的对世界的感知。《未来100年》一书作者乔治-弗里德曼(George Friedman)在“中国2020年:纸老虎”一章中称,正如日本在1990年代“失败”一样,中国很快也将得到报应。类似的谈论很容易让人沉浸在自豪里,并掩盖了中美贸易的真相,中美贸易是有史以来最不平衡,对美国造成伤害最大的双边关系。



日本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是十分重要的。与大多数美国人想法不同的是,日本在建立更先进的工业基础方面从未走错一步。日本制造商已逐步过渡到制造生产设备,包括先进的配件与原材料以及精密的加工设备。消费者是很难察觉到这种转变的,但如果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当前的现代化世界。这种类型的制造业是高度资本密集型与技术密集型产业,美国在1950至1960年代在这一领域有独享的垄断地位,是美国领先地位的重大组成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是在与德国、韩国、台湾与中国等国家的剧烈竞争中取得这些成就的。由于多个东亚国家致力于发展制造业,一场工业革命在过去20年里正在快速展开,而日本的贸易顺差继续增加。



日本应该是我们的榜样,而不是警示。如果一个国家能够齐心合力,那么任何最不利的条件都会变得有利。日本不断改善基础设施的努力令人钦佩。这种战略需要各党派进行全面的配合,类似合作以往只有美国的政治制度才会做到。胡佛水坝是在大萧条时期建议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建设需要7个州的协作,但它建成了,它在建设中为1.6万人提供了工作,但现在各政党在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已不再使类似项目成为可能。

本方译自《纽约时报》,作者Eamonn Fingleton他成功预测了1990年代日本股市的崩盘,他目前正在写一本有关“美国梦的破灭”的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