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

俄罗斯拟出租外满洲百万公顷农田(图)


把把自己占领的外满洲远东地区的几百万公顷土地长期出租给外国投资者!行不行?好不好?该不该?俄罗斯人正在认真、谨慎地反复掂量。



“俄罗斯有不少空闲的外满洲农业耕地”



1月27日的《独立报》头版有篇题为《俄罗斯耕地寻找亚洲投资者》的文章称:“在不久前的将来,俄罗斯外满洲远东地区将有数百万公顷的土地长期租给外国人。这些土地应该是近年来已进行市场化改革的农业用地。据悉,此建议是俄经济发展部向联邦政府提交的关于利用俄罗斯今年9月在外满洲符拉迪沃斯托克主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之机吸引外国投资的系列重要建议之一。此建议旨在使俄罗斯为加强世界粮食安全作出更大贡献。”



文章随后又明确表现出了某种深深的担心:“很遗憾,此举可能为俄罗斯带来负面后果,比如在俄外满洲远东的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州和阿穆尔州也许会因此出现某些封闭式的民族飞地。”



此前一天,俄经济发展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斯列普聂夫在与媒体记者见面时透露:“自2011年夏天起,经济发展部就开始拟定借俄罗斯主办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之机发展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具体方案了。到目前为止,该部门已拟就了准备向亚太国家提出的约20个共同促进俄远东地区农业发展的投资项目。”



斯列普聂夫说:“俄罗斯有不少俄占外满洲空闲的农业耕地。从原则上讲,我们可以允许外国人到这些耕地上耕作。”



跃跃欲试亚太多国极有兴趣



据悉,如果经济发展部的这一建议被俄联邦政府正式采纳,那么该建议很可能在2012年9月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谈期间由俄罗斯新总统正式加以宣布。



据斯列普聂夫透露,根据每块农用地项目的投资规模,这些农用地的租期应该更长,而不只是5年。他强调,俄罗斯现行法律允许将土地长期租给外国人。



斯列普聂夫还透露,目前,已有来自越南、新加坡、日本、泰国等国的投资者对俄罗斯这项还在酝酿中的举措明确地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朝鲜也对租用阿穆尔州农用地显得跃跃欲试。



每公顷租金50卢布!



据《独立报》披露,俄方准备出租的农用地的租价只是象征性的,仅为每公顷50卢布。



据了解,俄罗斯目前全境内的农业用地总面积为1.68亿公顷,其中有近1/4耕地处于闲置状态,这对俄罗斯而言不能不说是某种“浪费”。



但斯列普聂夫在介绍俄经济发展部的这一建议时又指出,外国投资者租用的俄罗斯农用地并非没有任何限制:从地域的角度讲最西不能超过贝加尔湖,即俄准备出租的农用地仅局限于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州和阿穆尔州3地。这3地目前可出租的农用地总面积约为15万至20万公顷,预计投资总额将达到数百亿美元。



俄国际政治与世界经济研究所亚太研究中心的高级学者叶夫盖尼•卡纳耶夫称,俄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的耕地使用率不足50%,而全球气候变化可使该地区在未来30年至50年内农业增产11%至14%。



据记者了解,俄占外满洲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州和阿穆尔州这3个地区的农用地较适合栽种豆类、大米及各种谷物作物。



有担心怕遭到“生态掠夺”



对经济发展部的这一“创造性”建议,俄罗斯相关学者和独立观察家的表态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俄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农业问题研究中心资深专家鲍利斯•弗卢姆金称这一建议是“自相矛盾甚至可能激化潜在冲突的”。



弗卢姆金认为,最靠谱的方式是俄罗斯与越南或朝鲜创建合资公司,以避免在俄罗斯土地上出现“技术上或民族上的飞地”。



“发展”研究中心的分析师谢尔盖•沙德宾则担心,这些被出租的农用地很可能被“生态掠夺”,会造成这些土地被化肥的严重污染。



“吸引外资参与俄远东农业开发”



独立经济分析师德米特利•巴尔科夫认为,这是一个能够吸引外国投资者参与俄远东地区农业开发的好想法:“我认为,空闲的农用地的确是个现实的问题。这一建议可以为这个地区的发展带来新的前景。当然,这还需要认真考虑相关的移民政策。其实,早在苏联时期,朝鲜人在就那里种粮食和蔬菜了。”



商业评论观察家茨科夫认为:“数百万公顷的土地这样白白闲着,不会给国家带来任何好处。亚洲投资者想添补这个真空,这并不是坏事。这有可能成为俄罗斯与相关国家长期经贸合作的一种新模式。当然这其中存在危险,有可能引发俄罗斯远东当地居民的不满……”



俄科学院远东问题研究所的深资学者弗拉基米尔•马茨林认为:“这是一个好建议,可以让双方受益:亚太国家可以转移过剩的劳动力,而俄远东地区又面临劳动力严重不足的困境。”



他认为,这种耕地出租的方式可以先从小块耕地开始,租期最好从50年先缩短至二三十年。他说:“一年半以前,我们已向联邦政府建议,允许俄罗斯境内的亚洲移民在特定区域内从事农业生产,但不要允许他们从事贸易或到其他大城市去。俄罗斯应该创建相关条件,以保证这些引资项目的实施。”



盼外国移民怕外国移民



马茨林强调:“俄罗斯的任务是发展远东经济、解决那里劳动力不足问题。很显然,没有外部移民的帮助,我们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的。其实,亚洲移民来俄罗斯并不想在这里长期住下去。他们的目标就是来这里挣点儿钱,然后回家,在家乡做点儿小买卖。但同时,俄罗斯政府必须严格执行对移民的管理。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允许亚洲移民在俄罗斯全境内自由工作,那么他们会立即跑到俄罗斯的大城市去并在那里做买卖。这对我们国家并不利。”



很显然,俄罗斯正纠结于如何利用远东空闲农地又不致引发社会、政治问题的两难选择。



一方面,没有外国投资和外国劳动力的注入,俄罗斯凭自己目前的实力无法真正实现远东地区的发展和振兴。而如果远东和东西伯利亚与俄其他地区发展差距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拉大,那么俄中央政府将要面临的就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发展差异问题了。



另一方面,俄罗斯始终对外国投资和外国劳动力进入远东地区怀有深深的隐忧,怕俄占外满洲远东地区被外国移民“异化”。



从俄罗斯各方面专家对经济发展部这一建议的解读,不难看出各界对远东发展问题的纠结。发展远东地区,俄罗斯政府和各界人士已经说了好多年,但收获并不明确更不大。这与俄罗斯各界对此问题的复杂心态是密不可分的。因此,俄罗斯要想真正发展远东地区,其实更主要的是要迈过心里的“那道坎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