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5月27日星期日

“孔子学院”全球神速发展后的尴尬


为推广汉语教学和传播中国文化,增强中国的“软实力”,提高在世界上的“话语权”,中国大陆政府机构“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从2004年来,在全世界广泛开办“孔子学院”。在经历七八年的神速发展后,“孔子学院”在一些国家和地区遇到了尴尬局面,甚至受到怀疑和排斥。

美国国务院上周发布公告,要求全美的孔子学院必须得到美国认证,并指在学院教授中文的中国教师和志愿者违反了签证规定。美国国务院说,孔子学院内教授中文以及文化的教师是以J-1签证入境。J-1签证是一种非移民签证,供外国籍人士申请在美国作为交换学生、学者教书、工作和学习,以取得所谓的文化交流经验。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以教授、教师以及研究学者的身份到美国,但是他们教授的对象却不仅是大学生,而是有不少小学和初中的学生。这违反了J-1签证持有者不得在公私立高中、初中以及小学教书的规定。另外,美国国务院的通告还明确指出,如果以教授中文为由申请J-1签证的话,赞助大学必须设立中文教学课程,而国务院并不认为孔子学院是赞助大学认可正式学分课程的一部分。

表面上看,中美之间争执的是孔子学院中国教师申请何种签证的问题。实际上,这体现了美国民间和官方对中国孔子学院的一种怀疑和抵制情绪。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国的推广十分迅速,比如在美国,从2004年起,到目前为止就在美国的48个州设立了81所孔子学院和299个孔子课堂。尽管大多数美国人一开始认为这给他们学习汉语提供了良好机会,但随时间推移,也有不少美国人表示担忧。尽管孔子学院通过教授汉语让外国更加了解中国,但孔子学院的官方性质,被怀疑是中国通过孔子学院向外展现软实力,甚至成为中国政府外交宣传工具。今年3月28日,美国国会外交事务监督与调查专门委员会就“中国公共外交代价”举行听证会时,国会众议员达纳•罗尔巴克尔就指责中国通过私营媒体和公共教育“进行宣传”。

对于美国政府要求孔子学院进行资格认证,中国《环球时报》表示这令人不解,理由是:同样在美国,也有德国的“歌德学院”、法国的法语学院等文化交流机构,它们并未被要求获得美方认证。对此质疑,有专家回答说:美国的大学虽然一向都设有不同的文化中心,例如德国的歌德中心、法国的法语联盟等等,但这些文化机构和中国孔子学院不同,都不是由政府出资管理。
美联社曾经撰文报道,中国“国家汉办“开设孔子课堂的建议在南加州一些地区遭到抵制。当地居民给报纸投稿质问说,中国的资本已经改变了当地的商业,难道中国还要改变美国的孩子?孔子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很高,打着孔子的招牌办学,确实有效,但孔子是不是孔教?还仅仅是一位哲学家和教育家?一般外国人对此并不明确。一些美国人对不断涌入的中国文化强势表示排斥,他们认为开设孔子文化课堂是一种“宗教入侵”和“文化入侵”。

中国作为世界强国日益崛起,中文受到欢迎,中国政府利用这个实际需求来扩大中国语言和文化的影响。但从意识形态上来看,中国又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传播某一独裁体制的语言文化,就会使民主体制下的一些外国人感到威胁。面对这种不安,主张“和为贵”的孔子也帮不上“孔子学院”的忙了。这说明,语言文化不是纯粹的科学,包含代表着种种不同的政治理念和历史传承。
如果抛开意识形态,仅仅谈汉语教学的话,孔子学院到底教给外国人什么呢?中国官方重视孔子学院而大把给钱,在国外开了好多分院,推出的课程已经可以涵盖发达国家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所有年龄层。但知情者说:外国人在这里,似乎只能认识几千个汉字、包包饺子、打打太极、穿上戏服演演京剧,无非是模仿一点中国文化的皮毛。因此,在很多人眼中,孔子学院距离其创立时的初衷还有相当的距离,目前大多数等同于一所“汉语培训学校”。而在教学方法模式上,孔子学院也遇到了瓶颈。

中国的孔子学院目前已经在全球106个国家的350多个教育机构落户,在国外中小学设置的孔子课堂发展更快,现已达到500多个。但在数量上神速发展的同时,也到了对其本身尴尬局面有所检点的时候了。




孔子学院近日因被美国国务院指违规,险遭逐客令,随后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有分析指孔子学院是中共借孔子之名灌输意识形态,寻求全世界对其执政“合法性”的认同。

事件回放


5月17日美国国务院对设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发出通告,指出孔子学院必须申请认证,而且持有J-1签证入境的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师违反了J-1签证持有者不得在公私立高中、初中及小学教书的规定,所以这些老师必须返回大陆,另行申请适合的签证类型。

但26日,媒体又从中国国家汉办(孔子学院总部)获悉称,美国国务院重发公告称“孔子学院合法,不需认证。在小学或中学任教的访问学者无需在6月30日前离境,除非那时是其既定的离开日期。”

对此,法广分析,中美之争体现了美国民间和官方对中国孔子学院的一种怀疑和抵制情绪。孔子学院的官方性质,被怀疑是中国通过孔子学院向外展现软实力,甚至成为中国政府外交宣传工具。

孔子学院受中共政治影响


与“英国委员会”、德国“歌德学院”等对外传播机构以民间机构主导不同,全球各地的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政府兴办,这一点引起了各界对孔子学院恐受政治因素左右的担心。

宾州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亚瑟沃尔德伦3月曾对《纽约时报》表示,“一旦你在学校里开办了孔子学院,你就得考虑到他们的意见和权威,这和中国共产党是密切联系的,虽然他们本来跟奖学金评选没有关系。”

在迈阿密大学教授中国政府和对外政策的琼-托伊费尔-德雷尔说,“他们有很多禁止讨论的话题,西藏、台湾、及其它有关中国的敏感话题都是不允许讨论的。

彭博社在2011年11月爆料称,一个与中国政府有关的组织欲出资400万美元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建立孔子学院并资助一名教授席位,但条件是这名教授不得讨论像西藏这样敏感话题。
“一切只是为了一党专政”


此外,负责管理全球孔子学院的汉办(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统一编写教材在各孔子学院及当地中文学校推行,引起外界对中共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统一思想的质疑。
一位在南加某中文学校教书的老师尧哲09年曾向《大纪元》透露,他们学校使用的孔子学院的教材中充斥着“爱党、爱国”专制文化和民族主义意识,她称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在不知不觉中进行洗脑。

网络上不少人也表达相同看法。“浪漫一生”在微博上评论,所谓“孔子学院”只是用了孔子的名义,在教授中文的同时,灌输党的思想,其实质是向海外进行党的文化渗透,自然要受到其他国家的质疑;@如水又如酒表示,官办文化输出的痕迹过于明显当然会引起别人的反感,接下来受到反弹也是必然。美国人对于文化学术教育应免于被国家、党派、政治左右的警惕性高,这才是办教育该有的态度。

台湾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退休荣誉教授余英时3月2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因为受到压力会或多或少降低对中共批评的声音,这样会在西方国家造成一种影响,达到一种好像“大家都认为共产党在中国是合适的”。他还表示,孔子学院并不是想传授中共马列毛的意识形态,而是让你接受中国只有共产党,寻求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因为马列主义他们自己也不信了。“他们现在信的就是他们的政权,一党专政。”



中华孔子汉文化的浓缩精华

孔子学院已在106个国家的350多个教育机构落户,中小学孔子课堂发展更快,现已达到500多个。自2004年底马里兰大学作为美国第一家高校与中国南开大学合作建立孔子学院以来,至今美国已有81所孔子学院和300多个中小学孔子课堂,其中127个为孔子学院下设的课堂。
官方以金钱为后盾、在全球强力推广孔子学院的做法终于遭到了美国的抵制。根据美国国务院5月17日发布的公告,目前在该国持有J—1签证的孔子学院中国教师将不得不于6月30日离境。美方称不会为他们续签签证;如果他们愿意,可回到中国再申办适当的交流项目签证。公告声称:“目前,国务院正在审查孔子学院的学术资质……孔子学院必须申请美国的认证,才能在其所在大学开展教学。”之所以需要美国认证,是为了确保教育符合并保持相关既定标准。

孔子学院在美国出现麻烦,表面看来有两个原因:一、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大都持J—1签证,这是一种非移民签证,签发给来美国参加美国国务院批准的“交流访问者计划”的各类外籍人士。换言之,中国教师从事的工作与持有的签证目的不符,即从交流访问变为实质性的工作。其二、由于孔子学院大都依附于高等教育机构并延伸到中小学课堂,而高等教育机构和中小学的教学需要认证,孔子学院则缺少了这一环节。

上述问题的存在其实由来已久,孔子学院在美国校园内已有近10年时间,之前美国默不作声,为何现在才突然叫停呢?其实与孔子学院教学的名不副实有关,也反映了美国内心深处的困惑。这种困惑是中方以汉语教学为载体来宣扬其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则与美国传统的价值观产生冲突。今年3月28日,美国国会外交事务监督与调查专门委员会就“中国公共外交代价”举行听证会时,国会众议员达纳·罗尔巴克尔就指责中国通过私营媒体和公共教育“进行宣传”。

为何强大的美国会对中国的宣传产生恐惧呢?众所周知,中小学生是价值观处于构建的时候,他们对善恶美丑的分辨力还不够强,容易被扭曲的价值观误导。一些外派孔子学院的教师在教授外国学生汉语的同时,津津乐道中国经济的繁荣,并且认为经济的成就是在党的正确领导和政府的主导下取得的。这样的宣传会让价值观尚未定型的中小学生认为,美国经济出现的问题症结在于民主党或共和党不够正确,政府不够强大,因此,要真正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应该向中国学习,必须强化党的领导和政府的作用。

这就是症结所在。一旦中小学生接受了这样的价值观,他们长大成人后会主张政府领导一切,政府不应该停留在裁判员的位置上,而应当“下场去踢球”,即政府直接投资、兴办国有企业、官员与商人密切结合。如果美国政府在经济问题上缩手缩脚,与国会吵翻天,则有“不作为”和“效率低下”的嫌疑。如此一来,美国就有可能“国将不国”,成为一个决策高效的“美利坚人民民主共和国”了。

可以想象,中方的教学内容不让美国恐惧都难。这正如主人邀请客人到家里做客,客人并非谦谦君子,而是在客人家里当着孩子的面大谈自己通过欺骗、抢劫而快速致富的生意经,这如何不让主人反感?更糟糕的是,这个客人一边聊天,一边紧紧盯着女主人高耸的胸脯,这下主人只好下逐客令了。

也有人抱怨美国政府,为何不限制法语联盟、歌德学院并要求它们进行认证呢?原因很简单,法语联盟和歌德学院作为独立的商业机构来运作,并不挂靠到美国的大学和中小学里面,所以不需要认证。而且它们的目的很直接,就是通过语言教学来挣钱。而孔子学院并不去挣钱,反而每年花几十亿美元让外国人免费学习,在教学过程中挟带私货,让思想简单的美国佬想不明白,到底孔子学院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如同在一个市场里面,大家都忙着挣钱,突然闯进一个人,他根本不卖任何东西,而是拿着东西见人就送,市场里面的商家不奇怪才叫怪。

刚开始,各个商家都以为这个大阔佬在搞慈善,所以不免有些羡慕嫉妒恨,等了解到这个“阔佬”的真实情况后,他们的疑心就越来越大。其实,这个所谓的阔佬家里人并没有吃饱饭,不少孩子依然在山洞茅草棚里面上课,亲戚们还为其捐资助学,资助“爱心午餐”,还有所谓的“希望工程”和诸多的“爱心工程”,甚至连基本的校车问题都无法解决。在此情况下,这个市场的管理者当然会站出来怒喝:“大阔佬,你来到这个市场究竟想干什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