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10月25日星期四

中国政府巨资包养的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幸福生活:倾中华之物力,结与流氓无赖独裁者之欢心!


在介绍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幸福生活之前,我们首先简单介绍西哈努克在柬埔寨国内是怎么回事。

首先,西哈努克在柬埔寨并非万众景仰、众心归一的君主。因为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世袭”国王:第一,不但他父亲、他祖父不是国王,他父亲在诺罗敦家族众多后代中,仅仅是其一;第二,历史上柬埔寨是由几个家族轮流统治的,诺罗敦家族仅仅是其一,而事实上,在西哈努克之前任国王的就是西索瓦家族的莫尼旺国王(西哈努克是其众多外孙子之一);第三,西哈努克当上国王是由法国贝当政府的总督指定的,而法国之所以指定年轻的西哈努克,是因为西哈努克从小接受法国教育。

其次,西哈努克在柬埔寨并非爱民如子的明君,而是恰恰相反。1、在他早期独立领导国家时(担任国王、首相、元首时),实行的是高压警察统治,横征暴敛,残酷镇压,很多人仅仅因为议论王族而以“蔑视王权”、“诋毁国王”的罪名人间蒸发,1967年因横征暴敛直接引发了农民武装抗税的“三洛暴动”,正在法国度假的西哈努克指使时任内阁首相兼国防大臣朗诺带领皇家军队进行残酷镇压,打死1万余人。人民纷纷躲入山林参加柬共领导的游击队,导致了红色高棉的崛起。而这时期中国对西哈努克的支持也间接导致了后来红色高棉对华人的屠杀。2、在他后来与红色高棉联合领导国家时,所实行的大屠杀则在导致176万高棉人死亡的同时,也导致2万越南裔全部死亡,43万华裔死亡21.5万,1万老挝裔死亡4千,2万泰裔死亡8千。



西哈努克曾说:“我的人民有着截然相反的两张面孔,一方面是艺术家,崇尚艺术,一方面是武士,崇尚暴力。能微笑也能杀戮。”但洪森指出:“柬埔寨人民是非常文雅宽宏的人民,只有西哈努克和波尔布特分子,尤其西哈努克,才既会微笑,又会杀戮。”所以洪森曾经致信警告西哈努克:你不要再想着怎么掌权,否则我会跟你斗争到底。



我们见到的脸上时时挂着微笑,喜欢双手合十、俨然虔诚佛教徒的西哈努克,其名字中的“西哈”二字在柬语中乃是“狮子”的意思,祖父为他取这个名字时,正是希望他做个“能杀戮”的“武士”。



再次,西哈努克是先与美国建交,8年后才与中国建交的。1970年首相朗诺与副首相施里玛达殿下(西哈努克的表兄弟)发动政变时,西哈努克与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都说不上很好、很坏(虽然65年西哈努克因默许“胡志明小道”挨越南打而与美国断交了)。所以把朗诺政变的起因说成美国指使有些牵强。因前述原因,及把大量时间金钱花在拍电影和花天酒地(信佛却喜女人和嗜酒),朗诺政变时,西哈努克在国内声望已经降到最低。所以朗诺政变完全是柬埔寨内政。而朗诺政变后,柬埔寨国民议会废黜西哈努克亲王,废止君主制,建立共和制的高棉共和国等举,应该说更属于毛思想里的“反封建革命”。——顺便一说:西哈努克两次被迫流亡,第一次为美国支持的朗诺所迫;第二次为中国支持的红色高棉所迫,搞笑不?——朗诺政变后政府依照法律程序逮捕了柬埔寨2个孩子,未杀、未动刑,为此中国曾经发表《谴责朗诺集团继续迫害西哈努克亲王子女的暴行》;红色高棉掌权后,杀了西哈努克5个孩子和14个孙子,但中国却一声未出。



综上:1、目前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既被一些人称做“光明之子”,但也被更多人视作“黑暗之源”。而西哈努克被称做“光明之子”甚至“国父”,仅仅是因为他在越南争取脱离法国殖民、争取独立时,及时向法国提出了独立申请,而在当时二战结束的大背景下,法国很快同意了柬埔寨在保留法国驻军前提下的独立。2、目前在柬埔寨,中国是什么样的形象,也许大家可以从昨天一个在柬埔寨的华人女主管被抓、被公开羞辱可以想象。



据前几天中国媒体报道,在柬埔寨,一些视西哈努克为“国父”的西哈努克粉丝,居然希望“向天再借300年”,让西哈努克“再幸福地生活300年”。综合昨天花2、3个小时百度到的有限公开的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幸福生活资料,我想说:幸好苍天有眼。。。



以下我分住、吃、行、穿四个方面,为大家回顾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幸福生活(以下资料全部来自百度,全部来自中国主流媒体报道。其中“转载”部分均为报道原文)。




































——住——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政变,国民议会废黜了西哈努克亲王,解任了西哈努克国家元首职位,并决议废止君主制,建立共和制的高棉共和国。中国得到政变消息时,西哈努克本人还不知道,正准备飞往中国。西哈努克12小时后将抵达北京机场。在这12小时内,周在毛住处与毛紧急商量了一晚上,至凌晨,毛决定:站在西哈努克一边,继续认西哈努克为柬埔寨唯一合法元首。



整晚等待周、毛决定的外交部接周指示后,自3月19日凌晨开始,紧急通知在京全体领导、及全部41个外交使节前往机场迎接西哈努克。登机前才知道政变消息的西哈努克在飞机上痛哭流涕。3小时后抵达北京机场意外见到隆重迎接的场面,短暂的诚惶诚恐之后,破涕为笑。



当日开始,西哈努克一行住进了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7号楼。



以下为转载:



“柬办”是外交部接待柬埔寨贵宾办公室的简称。从西哈努克亲王一行到达中国的那一天起,就由韩念龙副外长领导了一个由曹克强、韩叙等和有关部门组成的强有力的班子,负责接待工作,我们驻柬使馆人员回国后,就受命把柬办的工作接收过来。我的职务对外仍是驻柬大使,对内则是柬办领导小组组长。



当时,柬埔寨贵宾住在钓鱼台国宾馆的5号楼,柬办设在7号楼。周恩来对西哈努克亲王的生活关怀备至,常常亲作安排,还专门请来上海著名西餐厨师、人大代表郭万棠为亲王主厨,对柬办的工作,总理更是事无巨细都亲自过问,点滴不漏。



——吃——



西哈努克访上海,108只鸡做的汤连倒两回



1973年,西哈努克亲王来到上海,提出要在豫园内吃一顿饭。



来上海之前,西哈努克亲王在南京夫子庙逛过,在那里吃过一顿饭,尝了十二道点心。南市区饮食公司听说此事后,一定要让亲王吃十四道点心,体现上海城隍庙的水平。一声令下,豫园内的各路精英汇聚一堂,整出一套别具风味的点心,共有十四道:一叶小粽子、桂花拉糕、三丝眉毛酥、鸽蛋圆子、酒酿小圆子等。



这一政治任务下达后,公司革委会连夜调档案,查三代,苏帮点心泰斗陆苟度和周金华、谢炽川等一批“苗红根正”的高徒被选派操作。肖建平家庭成分好,也被入选。据他回忆,为了确保质量,做点心的芝麻要一粒一粒拣,糯米要一粒一粒捡,瓜仁大小、薄厚要一致。操作现场还有荷枪实弹的民兵“恭候”。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在豫园内的绮藻堂品尝美点,服务员提着竹篮把点心从桂花厅送到豫园门口,再有人接应到厅堂,最后服务员送上桌,旁边始终有人监控。



肖建平说:“城隍庙为此封了三天三夜,九曲桥边一片寂静。”



为了让西哈努克亲王吃到地道的鸡鸭血汤,要求一碗血汤中的鸡卵达到“三同”标准,即直径相同、色泽相同、形状相同,这下苦了厨师,他们只得三下南翔,杀了108只鸡才找到如此高标准的鸡卵。谁料西哈努克亲王推迟了来豫园的日期,第二天再杀108只鸡。谁想到这天亲王心血来潮,跟莫尼克公主打网球停不下手,烧好的鸡鸭血汤只得倒掉。第三天2月19日,亲王总算大驾光临,对十四道美点大加赞赏,尤其是鸡鸭血汤,吃了一碗不过瘾,又来了一碗。



西哈努克流亡北京期间,曾经多次接受周恩来的邀请,去中南海西花厅作客。周恩来的厨师也会做法式菜肴,西哈努克每次去,厨师都会奉上一桌丰盛的法国餐。其中的一道萝卜烩羊肉,是当年周恩来留学法国时候品尝过的最可口的法国大菜。每次吃到这道菜,周恩来都会忆起他在法国的日子。周恩来的厨师为了招待西哈努克,又在法国菜的传统做法上加上了中国精湛的烹调技术,端上桌的菜总是琳琅满目、色彩纷呈,西哈努克每次都是尽兴而归。他对周恩来说:“在你的餐桌上,我成了饕餮之徒了。”周恩来总是笑着鼓励他多吃些,以调养他早已法国化了的胃口。不久,周恩来为西哈努克在北京的寓所调来了一位来自上海的法国菜大厨,他做的第一顿法国菜就让西哈努克赞叹不已,端着酒杯向厨师敬酒。细心的周恩来闻之,专门安排北京的一家出版社专门为国王印制了一本有中法两种文字的菜谱,上面配有西哈努克的照片,其版式设计完全出自周恩来之手。



当时,柬埔寨贵宾住在钓鱼台国宾馆的5号楼,柬办设在7号楼。周总理对西哈努克亲王的生活关怀备至,常常亲做安排,还专门请来上海著名西餐厨师、人大代表郭万棠为亲王主厨,对柬办的工作,总理更是事无巨细都亲自过问,点滴不漏。



在饮食方面西哈努克亲王对中国菜可谓情有独钟。他深谙中国传统养生的“细嚼慢咽”之道,用餐很慢,且在用餐时配以轻柔、优美的音乐来放松气氛,提高食欲。西哈努克亲王很善饮,是出名的“品酒高手”。



下午,亲王夫妇等下榻锦江饭店,晚上出席了上海市革委会举行的宴会。宴会的菜肴异常丰盛,有用银光闪闪的容器盛着的鱼翅汤、法国式蜗牛等等。宴会上,由张春桥致欢迎词,可他由于喝酒过量,早已身不由己,勉强走到麦克风前,醉醺醺、结结巴巴地,几乎连稿子都念不下去了,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洋相。事后,他却把责任推到饭店负责人身上,骂人家“把宾馆暖气烧得太热了,把我热昏了头”,甚至给扣上了“反革命行为”的吓人帽子。



虽然大的活动组织得还算顺利,但小问题还时有发生。在亲王夫妇到沪第二天的晚宴上,服务员竟将一条张着嘴大口喘气的鱼摆上了餐桌,原来,这条鱼是厨师用布包着头尾在油锅里炸的,送上餐桌时鱼还会动。西哈努克一看十分紧张,连声“别,别,请撤走。”亲王信奉小乘佛教,按照这种佛教的教规,虽然可以出家后还俗,可以娶妻生子,也可以吃荤,但绝对不能“杀生”。



当晚的欢迎宴会由张春桥主持。席间,西哈努克问张春桥:“尼克松到上海时,用的什么菜?”张春桥连忙偷换概念,答了一句:“给尼克松上的菜比给亲王上的菜差远了!”没想到亲王并不就此罢休,继续追问说:“你们能不能给我提供尼克松的菜谱?”弄得张春桥支支吾吾,十分尴尬。



每逢他的寿辰,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总是会前来祝贺。他的寿辰很特别,其中必不可少的就是请和尚念经。1972年西哈努克亲王五十周岁生日时,为了办好他的寿辰,周亲自出面找宾努亲王讨教。宾努亲王告诉周总理,亲王的寿辰要是在自已国内办,至少要请五十位和尚念经。周打算也请五十位和尚来助阵。可当时正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全国各寺庙的和尚几乎都在“破四旧”时被赶出了寺院,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多和尚?!无奈之下,周只得改由五位代表五十位,并请佛教协会的赵朴初作了安排。尽管和尚数量不到位,但西哈努克却为周的这番情谊所深深感动,并无半点遗憾。



——行——



为缓解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孤单寂寞和思乡之情,西哈努克在中国期间,中国安排他到全国各地参观、疗养,足迹遍及除西藏等少数边远地区外的所有地方。在各地除了住最好的、吃最好的,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尽管年复一年,走遍中国,但迎来送往的规格永远是元首级的。具体表现在:1、任何一次出行必须有一名国家领导全程陪同;2、永远有上万人、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敲锣打鼓挥舞彩旗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万岁!”3、哪怕仅仅是从北京到中国另外一个城市,哪怕是从上海到无锡从无锡到南京,哪怕是坐火车汽车,在火车站汽车站,哪怕是参观后的离开,上万人、十万人的群众欢呼都不能少!4、任何一次都要全程拍下纪录片,然后在全国播出。



随便挑几个报道转载吧——



1.新华社南京二十七日电 柬埔寨国家元首、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由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陪同,二十七日下午乘专车从无锡到达南京参观访问。南京市数十万革命群众,满怀对柬埔寨人民的深情厚谊,热烈隆重地夹道欢迎柬埔寨贵宾。



2.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乘车来到车站时,迎候在车站广场和站台上的一万多名革命群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挥动中柬两国国旗,不断高呼口号,热烈欢送柬埔寨贵宾。



3.我第一次陪同亲王夫妇访问外地,是在1970年11月中下旬,我们16日自北京乘机到达西安。当地人民挥舞彩旗,敲锣打鼓,舞起秧歌,使初冬的西北高原寒气消融。



——穿——



我们都知道,西哈努克在中国的年代,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穿衣服是个什么样子,但是西哈努克,一个全部支出都依靠中国的外国人,却永远一身笔挺西装,莫尼克公主,永远仿如T台上的法国时装模特。以致西哈努克、莫尼克公主成了那年代的年轻人的偶像,人生的理想。



——其他——



毛邀请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留居北京内



核心提示:中国,是印度支那一方的坚定支持者。5月1日晚,毛在天安门城楼上会见了西哈努克。在此之前,中国已经将漂亮宽敞的前法国驻中国大使馆给西哈努克,作为他在北京的官邸。西哈努克对此向毛表示感谢,还谈到了将来的偿还问题。



毛说:“我们不是军火商。”意思是中国的军事援助将是无偿的。



西哈努克对毛说:“主席先生,中国自己的负担很重,它给了第三世界许多援助,而我连同我的随行人员、朋友和工作人员现在又成了额外的负担。”



毛却说:“我请求你让我们多负担一点。负担你的越多,我就越高兴。到你身边来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没有什么了不起嘛!让尽可能多的人来支持你。如果他们不能去战场上打仗,让他们来这里,六百、一千、两千或者更多,中国随时准备支持他们,给他们提供一切便利。”



(链接: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1_01/01/3857747_0.sh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