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月20日星期日

“独眼王子”穆赫塔尔·贝尔摩塔尔




巴黎——他的随从称他为“王子”。去年,伊斯兰派武装分子控制了马里北部一座城镇之后,他喜欢去河边看日落,身边环绕着全副武装的保镖。
其他人叫他“独眼”,因为他被弹片炸瞎了一只眼睛;还有些人叫他“万宝路先生”,因为他在萨赫勒地区垄断了香烟走私贸易,从而为自己的圣战活动提供资金。而法国情报人员称他为“抓不住的人”,因为2003年一系列的绑架事件显然与他有关,他却毫发无伤地逃脱。当时一共有32名欧洲旅客被绑架,据说他得到了成百上千万美元的赎金。
40岁的穆赫塔尔·贝尔摩塔尔(Mokhtar Belmokhtar)出生在阿尔及利亚的沙漠城市盖尔达耶,这座城市位于阿尔及尔南部350英里处。现在,阿尔及利亚东部的国际天然气工厂发生绑架案件,贝尔摩塔尔被称为是其幕后主使。阿尔及利亚官员称,他对该工厂发动攻击,掳走大量外国人。他的发言人称,此次袭击是在报复法国在马里实施的军事干预行动,及阿尔及利亚悄悄支持法国在萨赫勒地区与伊斯兰武装分子作战的行为。
萨赫勒地区横亘于马里、毛里塔尼亚及尼日尔之间,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贝尔摩塔尔在萨赫勒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赚钱活动及作战活动已有几十年。但是通过此次绑架事件,他突然成了与席卷本地区的伊斯兰武装运动相关的最著名人士之一,并且震动了世界各国。本次事件是多年来全球最恶劣的绑架事件之一。
1989年,奥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一位导师、被视为“全球圣战之父”的巴勒斯坦人阿卜杜拉·优素福·阿扎姆(Abdullah Yusuf Azzam)在巴勒斯坦被杀。贝尔摩塔尔在访谈中说,此事激起了他为阿扎姆报仇的想法。2009年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一份调查称,贝尔摩塔尔19岁时赴阿富汗,在塔利班接受训练。摩洛哥阿卡韦恩大学(Al Akhawayn University)的教师贾里拉·洛纳斯(Djallil Lounnas)称,在21世纪初,拉登通过密使跟贝尔摩塔尔接触。
洛纳斯写道,因为拉登,贝尔摩塔尔后来给自己的一个儿子取名叫奥萨玛。他还娶了马里通布图一位著名阿拉伯领袖的女儿,由此混入阿尔及利亚南部及马里北部的当地人当中。据说,他从利润丰厚的活动中聚集了财富,并将之与贫穷的当地人分享。
去年夏天,马里记者马利克·阿利乌·马伊加(Malick Aliou Maïga)见过贝尔摩塔尔,说他寡言谨慎。贝尔摩塔尔曾是伊斯兰马格里布组织(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简称AQIM)经验最丰富的领导人之一。去年,他和这个组织决裂,组成了自己的组织“血誓营”(Signed-in-Blood Battalion),该组织的名称有时也被译成“血盟”(the Signatories for Blood)。他有时使用化名哈立德·阿布·阿巴斯(Khaled Abu Abass),据信他把自己的基地设在马里加奥。而法国战机已对加奥进行了大规模轰炸。
目前尚不清楚贝尔摩塔尔是在现场,还是远程指挥。
有传闻说他的一只眼是在阿富汗战斗时失去的,但也有人说他的眼睛是在和阿尔及利亚政府军作战时受伤的。他在1993年回到阿尔及利亚时,这个国家正因内战而四分五裂。此前,政府撤销了1992年的选举,当时一个伊斯兰政党即将赢得这场选举,内战由此爆发。自那以后,贝尔摩塔尔一直受到阿尔及利亚政府的通缉,也数次被阿尔及利亚法庭判以死刑。
贝尔摩塔尔在1999年被误报已经身亡。他显然不会轻易和别人分享权力,他在去年10月离开或被迫离开了AQIM在马里的一只部队的指挥官一职,据报道,这是因为他“偏离了正确的道路”,一名马里官员援引AQIM领导人阿卜杜勒-马利克 ·德罗克戴尔(Abdelmalek Droukdel)的话。
争端的起因是贝尔摩塔尔又开始从事走私贩卖活动。研究伊斯兰激进主义的专家多米尼克·托马斯(Dominique Thomas)告诉《世界报》(Le Monde),贝尔摩塔尔的行动违背了AQIM的官方路线,后者把自己标榜为道德无比高尚的组织。
随后,贝尔摩塔尔创建了自己的新组织,并和西非统一与圣战运动(Movement for Oneness and Jihad in West Africa)结成联盟,后者是另一个脱离了基地组织的伊斯兰主义组织。
一些人指出,他更擅于从事犯罪活动而不是圣战。在基本上不存在法治的广袤边境地区,绑架和走私香烟、赃车、武器以及毒品等活动是他的专长。据说,他在2003年、2008年和2009年的人质劫持及后续的人质谈判中起了关键作用。
前加拿大外交官兼联合国的尼日尔特使罗伯特·R·富勒(Robert R. Fowler)在2008年底被贝尔摩塔尔的人绑架,因此他曾见过贝尔摩塔尔好几次。
“他是一个相当瘦削、很严肃、看起来很自信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无声地透露着权威,”富勒在加拿大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显然从事了很长时间的恐怖活动,并存活了下来。我一直对他表现出来的那种静默的威严感惊叹不已。他是这群人的出色领袖。”
马里记者马伊加回忆起见到贝尔摩塔尔时的场景,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戴在头上的头巾往下遮住了眼睛,和随同人员一起走出加奥的一家医院。马伊加大叫他的名字,一个保镖迅速进行干预:“你不能这样叫,”这名保镖警告道,“这是王子。”
接着,马伊加回忆,他看到贝尔摩塔尔坐在加奥的河滩上,四周全是保镖。“他什么都没说。他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不信任任何人。”
马伊加和其他人说,当地人对他又敬又畏。
11月,贝尔摩塔尔在加奥接受毛里塔尼亚新闻通讯社Alakhbar的采访时说,他尊重马里北部人民“愿意采用伊斯兰教法的明确选择”。他警告外国不要进行干预,称任何一个进行干预的国家“都会被看做是压迫者和侵略者,因为他们是在攻击一个在自己领土上实施伊斯兰教法的穆斯林民族”。
Harvey Morris自伦敦、Eric Schmitt自华盛顿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梁英、陶梦萦

 联合报道 2013年01月19日
http://cn.nytimes.com/article/world/2013/01/19/c19lea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