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

滿族說部《扎呼泰媽媽》傳承概述 [富育光]


孝庄皇太后

满族传统说部《扎呼泰妈妈》,在滿洲三省满族耆老口中有口皆碑,公认为是大清国的“国母”乌勒本,最适宜于向阖族儿孙晚辈们传讲,是家喻户晓的一部长篇优秀说部。在早年,《扎呼泰妈妈》还有两个很动人的书名:《顺康秘录》和《三艳记》,也颇有影响。其中,《三艳记》的叫法最能拿人。因为这部满族说部讲的是大清国定鼎燕京初年,百废待兴,朝里朝外乱中求治,所涉及的各方各色各类人物众多,令人眼花缭乱。但是,说部讲述巧妙,以史为纵线,牵引出环环紧扣的故事,千条溪流归大海,万绿丛中一点红,让你跟着说书人聆听下去。

说部的“书眼”恰恰正是突出刻画大清立国之初,深受皇上宠幸、各具风姿殊才、清史留名的三大美女。她们全都来自于蒙古科尔沁部名噪一时的博尔济吉特氏望族,被当时蒙古荣耀地誉为“草原上的百灵、明月、太阳”。蒙古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氏家族,在明清两朝,特别是在清代历史上占据着十分显赫的地位。其先祖是元太祖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的后裔。

孝庄皇太后

明嘉靖三年(1524),哈布图哈萨尔第十四世孙奎蒙克塔斯哈喇一系因受卫拉特蒙古部的欺凌,为避躲战乱,从原分封地石勒喀河、额尔古纳河、呼伦湖一带,率族南迁至嫩江流域驻牧,自称嫩科尔沁以别他部。最早归附后金,以乌牛白马血为盟,相互通婚结亲联系亲密,这是后金及清政权对峙明廷、巩固地域势力的特殊手段。蒙古科尔沁部成为后金和大清跃武辽东、抗衡大明的重要支柱,功勋卓著。

从清太祖努尔哈赤、清太宗皇太极直到清顺治皇帝以及努尔哈赤家族许多儿孙,都迎娶蒙古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氏家族美女为后为妃。所言三美,即清太宗皇太极之一后两妃,即孝端皇后哲哲和孝端皇后哲哲的亲侄女安安、西西两姊妹。安安少有姿色,曾被林丹罕抢掠,后赖科尔沁家族和清军救出。可惜年寿不永,崇德六年薨,年仅三十。皇太极悲伤至极,追封为元妃。西西为安安小妹,机灵美貌,智勇超群,在科尔沁草原上马术与跤斗远胜男儿,后金天命十年二月,西西十三岁时被选入宫,崇德元年封永福宫庄妃。


孝庄皇太后

庄妃即后来的孝庄皇太后,说部突出讴歌和尽情述说孝庄皇太后的丰功伟绩,讲述永福宫西西庄妃则蒙天眷,首辅太宗皇太极,围锦州、战山海关、计降洪承畴,驰讨林丹汗,皆不离左右。太宗崩,继而独擎危局,左右逢源,转危为安,育教顺治与康熙两代儿孙,秉承帝业,故事传奇而非凡。在满族说部《顺康秘录》或《三艳记》中,说书人渐渐觉得科尔沁三美女中,说书量最大最重莫过于孝庄皇太后。全书更多揭示西西庄妃,涉险被创之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之迷窍,更增益故事性,百听不厌。


    满族传统说部《扎呼泰妈妈》,便是以孝庄皇太后为楷模,演绎而成的泱泱说部“乌勒本”,必然被视作传世珍品了。被视为满族创建大清,第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和皇太后,辅佐太宗,并亲手抚育皇儿顺治六龄即帝位,成为大清定鼎燕京开国第一帝,又亲手抚育皇孙康熙八岁承继大统,开创康乾盛世,睿智多谋,功耀千秋。唱讲其史传之满族鉴于此,说部名称不约而同地喜欢用满族民间敬颂萨满教女神“扎呼泰妈妈”之名,冠以本说部。满族说部的讲述非常自如,早期多用满语讲唱。讲述人在讲颂扎呼泰妈妈崇高的博大胸襟时,常常站起身来即兴加唱,边敲击竹板伴唱,可有时用长调咏颂,尤显敬诚肃穆,别有一番气象。说起满族传统说部《扎呼泰妈妈》,满洲及其先世女真人,自古高扬女权。凡大大小小部落家园,不论男子多寡,历来都是男儿勤操外事,擎撑一面天;而一切育子、育畜、生计、总理内务要均由长幼女人全权支配,公认女性细腻柔情,操事纵横捭阖,井井有条,遂成古制。


清國滿洲皇帝皇太極


清國滿洲皇帝順治


清國滿洲皇帝康熙

传统说部《扎呼泰妈妈》,倍受世代满洲诸部上下崇敬,“扎呼泰妈妈”汉意是“擅管事妈妈”,原意出自满洲萨满教世代虔诚奉祀的女姓大神“窝离妈妈”,即“渥离妈妈”,也即是“万历妈妈”、“扎呼泰妈妈”,皆是“窝离妈妈”的转音。祈祝“窝离妈妈”,女人心灵手巧,女红成锦,育籽成田,育畜成圈,育鸭满溏,多孕百子,万难皆消。敬诚聆听说唱《扎呼泰妈妈》,就是在劝学苦学“妈妈经”,唯有必听“妈妈经”才会成为合格的“珊音赫赫”,成为扎呼泰妈妈一样被世人敬重的好妈妈,是必听的“妈妈经”,尊称为“朱色箔乌吉勒特赫”,即“育子课本”、“育儿书”。


    据考,满族传统说部《扎呼泰妈妈》产生年代较早,最早是传讲在康熙年间,能有此书最初可能就发自康熙皇帝的孝心。早在族众恭说《萨大人传》时,就时时不约而同提到《顺康秘录》或《扎呼泰妈妈》,都说康熙皇上最想念、也最孝敬扎呼泰妈妈,甚至言讲“扎呼泰”三字就出自康熙之口,已无法考稽。康熙帝最至孝太皇太后,形影不离,宫中事毕,必御太皇太后宫,亲自奉御,不舍远离。不仅御驾东巡,亲自护拥太皇太后祭拜福陵、昭陵、永陵,而且后来太皇太后薨有经年,召见萨布素等众臣时,情不自禁地忆起太皇太后洪恩大德,总是潸然泪下。

萨布素将军曾奉康熙旨进京述职时,康熙帝曾询问萨布素,将其东巡时所追忆的太皇太后起居注及零散口谕汇集结果,首先就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瑷珲等地文武将领中广收帝言,并倡导在满族说部中讲述起来。最初仅是片断回忆,随着时光推移,到雍乾嘉以后说部内容不断拓展和充实,具备记史规模,原在《萨大人传》中传太皇太后故事,后来出现《三艳记》、《顺康秘录》等说部名目,并在瑷珲富察氏家族中与《萨大人传》并驾齐驱。到咸同时期,被贬到齐齐哈尔的大学士英和的功绩不可泯灭,他父子除留下许多诗文外,极加鼓励唱讲满洲说部以扬国教。《萨大人传》是他协助修润的,《顺康秘录》亦深得他的指教和弘扬,才有今朝的规模。



                                        殘破的孝庄皇太后陵寢

早年曾称《顺康秘录》,名声传播至盛京沈阳与京师,富察氏十一代祖吉屯保(官讳发福凌阿),咸丰末年告老还乡,晚年在故乡热心于整理家传满族说部,翻阅《顺康秘录》敬崇有加,告谕其子、瑷珲副都统衙门委哨官道:“此书源出于圣祖谕旨,乃我富察氏阖族之荣。不宜称为秘史,光明正大,育人宝卷,应仍用《扎呼泰妈妈》,尤彰敬诚也。”从此,满族说部“乌勒本”《扎呼泰妈妈》名称一直传袭至今。

    满族说部《扎呼泰妈妈》遗稿,系由我祖母于1932年我祖父病逝后保存下来,传于父亲富希陆先生。1951年,我的同道好友、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艺术研究所隋书今先生,曾赴瑷珲和大五家子地方,搜集满族民间故事,曾触及过本故事,引起隋先生极大兴趣,商定要专程再来大五家子村多住时日,系统整理长篇《顺康秘录》,可惜英年早逝终未能如愿。2002 年,吉林省成立“吉林省满族说部集成编委会”,我汇报了此说部遗存及传承情况,承蒙编委会领导大力支持,决定由我将先父在大妹妹倩华处珍藏之《扎呼泰妈妈》讲述出来。全书内容恢宏,简直就是一部前清史。我完全依照原有卡片忠实地讲述,仅在一些历史事件中的地名人名,以及一些不够清晰的图处绘声绘色,经核实做些修正,其他如原有观点与某些历史评价,一应保持原貌,供诸学科参鉴。然后,我将讲述手抄本,交给荆文礼先生,请他精心修润整理,出版问世。
                                                 
 [富育光]2012年11月25日


養育孝庄皇太后的蒙古科尔沁大草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