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6月7日星期五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连博摄影)

尹郁山(1944.12-),满族,吉林永吉人,祖籍辉南(辉发部所在),清隶打牲乌拉地方佛满洲正白旗。1963年毕业于吉林林学院,吉林省政协常委,原吉林市文物管理处处长、研究员,中国民族学研究会、中国人类学学会、吉林省考古学会会员,吉林省民俗学学会理事、吉林市满族文化研究会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萨满文化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长春大学萨满文化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客座教授。2012年1月11日被吉林省人民政府聘任为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主要著作:《吉林满族》、《吉林满俗研究》、《乌拉史略》、《吉林市满族志》、《长白山史话》、《吉林市上下五千年》、《吉林满族家谱资料汇编》、《吉林小白山》、《满族石姓萨满祭祀神歌比较研究》、《珲春满族》等。在《清史研究》、《考古》、《黑龙江民族丛刊》等刊物上发表学术报告、论文67篇。

    汉人打砸抢烧内乱“文革前”的1963年,尹郁山毕业于吉林林学院中专部林业班。同年参加工作,先后任高屯、乌拉街中心校、大郑小学教师,当过高屯小学校长、盧家中学教师、乌拉街公社教育组教改员。1964年下半年被借调到县阶级教育展览馆,负责全县文物征集工作。开始接触民间传世文物。1965年,顶着压力,冒着被打成“封建主义借尸还魂急先锋”的危险,开始接触和搜集清代八旗谱牒资料。目前已达数百部(件),掌握线索已达1200余处。

“文革中”的1971年,他改教从文,并由“民办教师”转为“以工代干”。首任永吉县文化馆乌拉街工作站站长并接管《后府》展览馆,成为乌拉街草根文化的第一个传播者。1976年,吉林省全省“图博合一”,他任县图书馆农村辅导组组长兼主管全县文物工作。

改革开放后的1982年底,尹郁山任永吉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兼任县文管会办公室副主任、主任。至此,成为全县文博事业的奠基人。

近朱者赤。据尹郁山介绍,由于文博工作的便利,那些年,曾数次与中央民族学院赵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研究所宋和平、吉林省社科院少数民族研究所富育光接触。重点在乌拉街和舒兰沿松花江一代,从事全方位的满族文化调查活动。也曾与那丙臣、石光伟二人搞过满族民歌、舞蹈调查。还曾与罗林专程搞过萨满人员调查,从中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为后来业余进行满族文化的抢救工作和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有人介绍说,他业余收集家谱,曾在1985年至1989年连续五个春节,人家往回走,他往外走。在经济拮据情况下,自费到外地搞调查。冰天雪地,翻山越岭,矢志不移。
他说,1971年至2002,步入田野考古行列并从事33载;1982年,文物普查、编志,开始著书立说;1983年起,进入东北史地研究领域,同年兼顾研究满族民俗学、满族史、满族民间舞蹈、民歌、萨满文化、旗香文化。1989年研究满语(东语)方言土语。此外,还研究了先秦史。

这一切,均有启蒙者、引路人、支持者、指导者和同路人,令他至今铭记于心。他还无师自通般地研究了满族姓氏学。

五十年来,尹郁山撰写、编著、与人合著了三十余部大部头著作。相继出版著作18部,主审一部,参编书目27部。撰成、修改书目十余部,今明两年待出版。

据一份资料统计,他主编过35多万字的《永吉县文物志》,获全省优秀编纂奖;合编过32多万字的《吉林满族》,荣获全国政协民族文史专辑一等奖。

在其所著书目中,实为开山之作是:《吉林满族》、《吉林满俗研究》、《乌拉史略》、《吉林市(地)满族志》、《吉林小白山》、《长白山史话》、《吉林上下五千年》,《中国满族姓氏研究》、《满族萨满文化方言土语研究》、《吉林汉军旗香文化研究》等,以及这两年将出版的《九台满族》、《古夫馀国史研究》、包括已出版的《珲春满族》,计12部,则更是如此。
他还在《清史研究、》《考古》、《民族研究》、《满族研究》、《中国地名》、《博物馆研究》等省级以上9种学术期刊杂志发表论文、学术报告、36篇。

尹郁山回忆,这一生,有几次从文管所“转行”民族所专职研究满族文化的机会。但此路困难重重。

1985年3月末,经张璇如、富育光二位专家推荐,吉林省民委党组研究决定,调尹郁山到省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即省民族研究所工作。后因商调受阻,尹郁山无奈,放弃人事档案私奔长春。足见他对研究满族历史文化的执著。同年4月末,正式与张、富二人开展满族萨满文化、汉军族香文化和谱牒资料的录制及调查工作。一并为宣传吉林满族和改建伊通满族自治县赴京办展。到1987年9月末,由于无个人档案,开工资成问题,被迫返回永吉县文物所任所长。




还一次是1992年秋,经时任吉林师范学院(今北华大学)政史系主任、古籍所所长李澍田教授举荐,该院党组决定调尹郁山去古籍所工作。这回人事档案拿出来了。报到后,首先举办了为政史系师生讲座活动,院系领导参加。后来,因学历问题评高级职称受阻,于是主动返回永吉。

华佗是几年制?李时珍是几年制?他毫不气垒。1997年4月,经吉林市委、宣传部和文化局与永吉县委、政府多次协调后,将他正式调到吉林市文物管理处。转年1月初,升任副处长(法人)。天生我才必有用。2000年元月,有关部门按有关政策,晋升他为研究员。转过年2月9日,尹郁山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萨满文化研究中心聘为客座研究员。

尹郁山2008年2月20日正式退休。享受副厅级待遇。 “辛苦遭逢起一经”,他太累了!该歇歇了。不介。同月,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学学会授予他“中国当代文博专家证书”。此前的2004年12月,经孙运来研究员举荐,他被长春大学聘为教授,重点筹建萨满文化研究中心,并录制2部资料片。2006年9月,经于鹏翔教授举荐,又被吉林师范学院聘为教授,从事清代八旗谱牒、满语、满姓、满族文化研究工作,并带青年教师3名

你是族魂、国魂,你是爱族的力量。收集家谱、族谱加以研究。祖宗都不敬,谈何爱族?爱家是爱族的起点。

军队要有士气,人民要有骨气,国家要有志气。尹郁山从小便从自己家族谱知道:清初,尹氏家族共阵亡18位祖先,做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他立志长大后,“为他人、为家乡、为民族、为国家”做有益的善事。

1984年,国家档案局、教育部、文化部联合发出关于编好《中国家谱综合目录》的通知指出,家谱是我国宝贵文化遗产中亟待发掘的一部分,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社会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学、人物传记、宗族制度以及地方史资料,它不仅对开展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而且对当前某些工作也起着很大作用。但是,由于国内收藏的家谱极为分散,又没有专门目录,因而长期以来国内对家谱的发掘、研究工作做的不多,这与国外学者、机构对中国家谱搜集不遗余力、研究多有成果的状况很不相称。




《通知》提出,为了推动国内对家谱的研究利用,发掘家谱这一祖国文化宝藏,改变中国家谱研究(国)内轻(视)(国)外重(视)状况,充分发挥家谱在学术领域和统战工作中的重要作用。

这成为满族人士尹郁山为祖国坚持调查研究满族家谱、族谱,弘扬满族历史文化的指导思想和原动力。

1985年至2011年,尹郁山与张璇如、富育光、王宏刚联合组织,深入到乌拉街、九台、宁安等地村屯,抢救录制了频临绝迹的满族萨满祭祀文化、汉军旗香文化,计两大类、7部资料片。      

他应邀指导了家族续谱或祭祖活动及其他相关活动。还应邀指导了吉林市、九台市13个村屯24户满族人家修谱、揭牌、祭祀活动,并参加满族民族乡(镇)改建庆祝和文体活动7次。
尹郁山研究满族历史文化,勤于学习,深入实践,触类旁通。善于以满族群众喜闻乐见、生动活泼的形式,传播满族历史文化。他应邀从事满族文学创作,在《民间文学》等书刊发表大量作品。与他人合作过满族15集电视连续剧《努尔哈赤外传》、8集《满俗故事》资料片,创编五场大型历史剧本《完颜希尹之死》,其中满族民歌获省表彰奖励。1989年9月5日组织、编导和率领乌拉街满族镇韩屯村满族秧歌队、舞蹈队,应邀出席永吉县全民体育大会开幕式。他成为录制《中国满族萨满祭祀》纪录片总策划,在京举办了有我国诸多著名学者参加的首映式暨观摩座谈会。


为了开放交流和深入探讨满族历史文化,自1983年至2001年,尹郁山应邀出席有中、日,中、美、日,中、韩、匈等国学者参加的国际学术会议8次。应邀出席全国性(含讲习班)学术活动13次,从事学术讲座、学术报告会5次,全国满族联谊会暨理论研讨活动1次、在京满族第369届颁金节庆联欢会、在哈尔滨召开的第三届全国地方满族联谊会会长暨首届全国满族企业家高峰论坛。

“文化外交”是尹郁山又一“必修课”。1987年以来,他先后与日本、美国、韩国、匈牙利、德国、朝鲜、蒙古、英国等八个国家学者、华侨42人次,中国港、台地区4人次进行满族文化交流活动,至今他还保留着他们的名片。他还应原中国台湾地区“三军总司令”宋长志的堂弟宋长悫(原民革吉林市副主席)之约,向宋长志的子女们,提供了其家谱单行本(载于08年10月吉林文史出版社尹郁山编著《清代汉军旗谱牒资料汇编与研究》)。
几十年对满族历史文化的发掘、整理和学术研究,使尹郁山名声大噪,社会影响逐年扩大,来电、来函、来访者络绎不绝。

1997年元月始,至年底12月27日止,央视全年轮番播放满族人物专题片《松花江畔修谱人——尹郁山》后,尹郁山接连收到来自奥地利、美国、泰国、新加坡、瑞典等国原系满族的华人、华侨,中国港台地区,国内22个省市区140人次来电祝贺、咨询,去函查询,到家造访。

他们当中,按民族分,满、汉、锡伯、蒙古和朝鲜族;按职务分,工人、农民,离退休老干部、老将军,国家机关干部、职员,大专院校、科研单位教授、研究员和工程师、大学生,中小学教师和学生,还有音乐家、艺术家、记者、编审,医生、法官和企业家等;按访问方式,来电来访78人,来函59人。
1987年,尹郁山对满族历史文化研究成果在京办展,吸引了大批在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外国人和旅居海外华人及北京满族人参观。1997年到2001年,引起美国等12个国家的外国人和旅居海外华人,中国台湾和香港两个地区、北京等22个省市区满族人和有关人士,关注和了解东北人文历史,尤其是满族史及氏族迁徙史。

专家、杂家,学者、官员,名人、奇人。参政议政25年,连任三届计15年省政协常委,为民鼓与呼

2013年,早春二月,正月十六,乍暖还寒时候,全球非物质文化遗产基金会主席、美国ABAT公司董事局主席、中国中强集团董事长、《中华傅氏通谱》编纂委员会主任、满族傅氏文化研究会筹备会主任傅治国等,驱车前往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搜集满族富察氏家族族谱。

尹郁山与龙潭区文化局同志等驱车在县公路口迎接。来到一户傅氏人家收集家谱。亲眼目睹其家族爷俩、兄弟之间意见不一致。家长让拿给我们看,儿子不同意,叔侄吵起来,几乎动手。弄得我们好没面子。


就此,可以想见,几十年来,尹郁山调查、搜集并整理567份家谱,那是何等之艰难?

据伊郁山讲,他的爱人“文革”期间因故致残,无法上班,一儿一女尚未工作,靠他一人微薄工资,家境清贫。那些年到各地学习研究满族传统历史文化,到农村搜集家谱搞调查,都是自掏腰包,债台高筑。为了抄到家谱,有时还要去商店买一些礼物,送给人家老人或儿童,以联络感情,获得允许。

按民间风俗,许多次到人家请家谱,要先上香火,再跪到麻袋片上,给人家祖宗龕磕几个响头,然后双腿跪着抄谱单,一跪就是个把小时,好多次腿都麻木了,扶着炕沿勉强站起来。他无奈地说,我的前半生,拜了多少个祖宗,当了多少回孙子,自己也记不清了。

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据一份资料说,尹郁山有一次和吉林省民族研究所著名专家富育光下乡采访,欲从松花江西岸土城子渔楼村,乘船转展江东乌拉街韩屯村。由于大江未封,冰凌下泻,在江中困住一整夜。二人险些冻死在松花江边,也曾险些溺死于滔滔北去的江水中。是韩屯村的满族关氏族人、村党支部书记、全国人大代表关忠煜,大萨满关柏嵘和村卫生所赵大夫夫妇救了他们。他与富育光的感情,堪称生死之交。

第二天上午,尹郁山邀请我们一行到他家,帮助我们查他经年搜集的资料。踏着积雪,走进栋口,楼梯走廊是乱七八糟的分户供暖的管子。进了他家,50多平米小仨屋。不到十平米书房,两壁书架,上接天蓬下接地,摆满了书籍、资料,门后对着窗户的墙壁上挂着家谱、族谱图表。

笔者想起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与他开玩笑,斯是陋室……引而不发。他答,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谈笑如鸿儒,往来无白丁。笔者点化而接之,你是谈笑多鸿儒,往来有白丁,对于你所烂熟于心的满族历史文化,我们可是白丁啊!他乐了。


在他家,他为我们找出7份珍存的满族富察氏家谱,让我们扫描,有的拿出去复印。

尹郁山以他的成就,引起了有关方面关注,选他参政议政。他也以参政议政回报党和人民。从1983年至2007年,共参政议政25年,期间,市、县两级政协交叉十年;省、市两级政协交叉十年;县人大、县政协交叉5年,连选连任三届15年省政协常委。

他为满族历史文化、萨满文化申请国家非遗、少数民族高考加分、民族民生、高级知识分子、农村办电、办学、科研、爱国主义教育场馆、文物保护、中小学生疾病防御、离退休老艺人工资、修建高屯大桥、落实统战政策等竭力鼓与呼。

他当政协委员,心系满族和各民族人民。因得知“致癌水”殃及多民族村民,1990年、1992年,接连在吉林省政协六届三次、六届五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切实解决永吉县大绥河镇正蓝村生活用水的意见》提案,均得到省委、省政府、省卫生厅有关领导答复和批示。但问题解决仍不尽人意。又于1996年8月5日提交了关于《建议省政府善始善终地解决永吉县大绥河镇正蓝村防癌生活用水尾期工程经费问题》的《社情民意》。最终解决了该村汉、满、朝鲜、回、蒙古、赫哲6个民族村民“谈水色变”问题。他因此获得省政协颁发优秀提案证书。

他当政协委员,“内举不避亲”。不忘帮助恩师解决实际困难。在1996年6月14日吉林省政协《社情民意》上发表《建议省民委尽快解决富育光同志住房困难问题》,后来得到有关方面答复,并妥善解决。而他,由于多种原因,自己家的居住条件依旧依旧。这样一位国内少有的专家、杂家,学者、官员,名人、奇人的家,居住、研究、撰写条件那般差,以至于国外学者要求来家拜访,他都不好意思。


多年来,在繁忙的满族历史文化研究和诸多的社会活动中,他履行职责,共撰写提案和《社情民意》22件。
尹郁山对满族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获得“中国理论创新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等诸多全国和地方奖项;其本人作为专家、杂家,学者、官员,名人、奇人,入选《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世界名人录》等诸多典録。历史已经并继续彪炳他的功绩。


说了一大堆。净说尹郁山好的了。当然,尹老师也有缺点,人无完人嘛!比如,无论是在乌拉街他们给我们接风,还是在吉林市我们答谢,吃满族传统火锅,席间大家都是在听尹郁山讲满族历史文化,间或提问请教。他满腹经纶、出口成章、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持之有据、烂熟于心、如数家珍、妙语连珠、口若悬河、如醉如痴、走火入魔、火走一经。简直就是“一言堂”。如果当年重用他当较高级领导干部,没准范“官僚主义”错误哩。嘿嘿!
所以他在一本书的后记里这样解解剖和描述自己:有的人称我是专家,其实我是货真价实的样样通、样样松的杂家;有人称我是学者,实际上我是个善于学习者和地地道道的业务型“官员”;有的人称我是名人,其实我是个明白我自己是个“只可利用,不可重用”的奇人。

满洲奇人,这就是尹郁山!

(尹郁山联系手机 1384420743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