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6月7日星期五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宇宙之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萨满祭祀中的动植物群体当如此,族祭中的瞒尼群体更是如此。

    萨满祭的主导思想和理念是“祭神”即“求神保佑”,是人类社会造神娱神运动的历史产物,是万物神格化的历史轨迹。如果将“神”的外衣和光环全部剥去,她将是每个氏族、每个宗族、每个支族、每个家族单位,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某个特定历史时期的历史记录。

    所有的萨满祭《神本》所记录的瞒尼神词,原则上讲,都是各自祖先的英雄赞歌。瞒尼神的载体,勿庸置疑,则是祖先中的英雄实体。可以想象到,在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祖先当中,相比之下,能够被后人追封为瞒尼神者,寥寥无几。这些人,之所以成为当中的佼佼者,被子子孙孙口耳传承下来,并有幸被子孙后代在无名无属相,或无名有属相的前提下,载入到《神本》中,宣扬于祭祀中,流芳百世。道理是,在相对而言的前提下,均为本氏族、本宗族、本支族发展过程中,作出过特殊的奉献和贡献。以此追慕祖德,慰及今人,惠及后人。正由于满族家家户户原来都有萨满祭活动,都有祖先瞒尼群体,所以方使这个民族过早的步入了先进民族之林。


    一、瞒尼神的产生时代,都有其家族客观的历史事实与特殊背景。

    众所周知,石姓宗族拥有瞒尼神三十五位,杨姓宗族拥有瞒尼神十位。瞒尼神位的多与少,并非谁人杜撰而来,而是取决于各自宗族的历史积淀薄与厚,平淡与辉煌。
    石姓宗族为什么会产生和追封如此之多的瞒尼神呢?原因是,在明朝时期,这个原来为锡克特里氏的氏族单位,曾经创建过蜚声一时的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之一的辉发部(国)。有趣的是,辉发部部主昂古里和其弟星古里二人,祖籍地也在杨姓远祖的聚集地尼玛察部。

    辉发部,大约始建于明嘉靖年间(1522年至1566年)。在此之前,她的主要生活区和战迹地,在今桦甸市和抚松县境内。初期的大本营,在今桦甸市金沙乡福兴村福兴古城所在地。立都于今辉南县,则是后话。
    俗语说的好:打仗靠兄弟,上阵父子兵。她的创建是在东杀西拼,南征北掠,以强欺弱,强甲为已的基础上和前提下,基本在两代之间进行的。

 根据《神本》所载,结合清代以来的地名延续实际,可证有十四位瞒尼神的战迹地,分布在今桦甸市境内中、东部地区。具体是:在今桦甸市白山水库(俗名“老恶河”)河畔上,产生的是“按巴瞒尼”、“丝拉各七瞒尼’’和“扎克他瞒尼”三位英雄神;在红石镇色洛村色洛河河畔上,产生的是“查罕布库瞒尼”;在金沙乡密胜村密什哈河河畔上,产生的是“伏亲瞒尼”、“舒录瞒尼”、“尼真布库瞒尼”、“巴那额真瞒尼”等四位瞒尼神;在今北台子乡双龙村双龙河河畔上,独自诞生过“朱录瞒尼”神;在今二道甸子镇地窖子村地窖子河和木其河河畔上,曾问世出“梯梯库瞒尼”和“梯拉库瞒尼”两位瞒尼神;在今桦甸境内的辉发河下游,曾诞生过“胡牙气瞒尼”和“胡阎瞒尼”计两位瞒尼神;此外,还在今桦甸与抚松两地交界处的头道江(上江)处,问世了“玛克西瞒尼”。合计十四位之多,金戈铁马于长白山腹地的北境。余下者,均产生于桦甸南界的抚松县境内。神歌上的降临地,就是英雄战杀之区。


    辉发部,是1607年因国破族亡而降归努尔哈赤势力的。石姓祖先曾经欲血奋战的地方,正是辉发部形成之前的活动地,尤其是被她所掠的富察氏、罗关瓜尔佳氏、满尹逸氏、舒穆禄氏、西林觉罗氏、舒舒觉罗氏、阿哈党罗氏等,于1629年又一次性被皇太极由辉南拨编到人走城空后的旧街古城了。
    石姓《神本》上,之所以篇篇不离“长白山”一词,这说明族有其人和其事,史有其事和其地。神词与史籍,家史与官书,记载上完全相符。由此可证,神歌不是杜撰了的神话。石姓的萨满文化,当属于“长白山文化”范畴。

    杨姓宗族为什么会产生和追封如此之少的瞒尼神?道理是,该宗族史无石姓如此辉煌的族史。但是,也曾创建过“尼玛察部”和“尼玛察路”,雄踞过一方。

    杨姓的十位瞒尼神,中有七位产生于绥芬河下游入海处的海参崴。这里既是明际东海女真尼玛察路的所在地,也是杨姓氏族的发祥地。公元1610年11月,努尔哈亦发兵东征东海女真人尼玛察等四路时,时任路长的尼玛察氏索勒霍齐和弟弟索伦,因势率本宗族成员当即归顺了建州部,并有幸受赐为“觉罗”,这一宗族成员,于清初也被命迁到乌拉城落户,编入镶黄族,居定于乌拉街街内,别称为“觉罗杨”。

    在事发当年,另有一宗族尼玛察氏成员,为避家难,沿着绥芬河谷道,由北向南,扶老携幼,逐迁今珲春市境内。早在前清之际,在珲春写就了《神本》,确立了神位,并举行了冬祭。在十位瞒尼中,有七位产生于海参崴,其名是“乌克申瞒尼”、“乌云朱瞒尼”、“那丹朱瞒尼"、“按巴瞒尼"、“不可敦瞒尼”、“何勒瞒尼”和“多活落瞒尼”。其中“不可敦(罗锅)瞒尼”,因在海参崴遭难中,犯逆曾被囚禁而致残,所以被后人拥戴为英雄神。1676年,随宁古路将军移驻吉林城,这一宗族成员被迫由珲春命迁乌拉城,落户今查里巴村,编为正白旗。需要指出的是,“大声杨”与“觉罗杨”虽处一城,但不为一旗:虽为一祖,但不为一宗。由于历史的原因,导致两者间近在咫尺却老死不相往来,史未合谱。在杨姓的《神本》上,无论如何见不到“长白山”的字样,原因是她的萨满文化属于“东海文化”范畴。


    二、瞒尼神的追封理由,均与本人在宗族发展史的特殊贡献有关。

    “瞒尼”一词,是广义的“英雄”之解。萨满祭中的英雄谱,是个男女不分,老少俱全,兼容并仓的英雄群谱。以石、杨两姓为例,大体别类如下:

  第一类,属于“大英雄类”。这类祖先英雄神在封神榜上普遍位居第一。她既不以年长和辈大为依据,也不以文武兼备为准绳,而是以问世时间相对最早,文韬武略最全,资历能量最深,历史奉献最大最显赫为尺度。

    第二类,属于“勇士英雄类"。这类祖先英雄神的界定标准,主要是披甲行武为身份,对内誓死捍卫,对外誓死抵御,骁勇善战,一生中久经沙场,在维护宗族私利方面付出过巨大代价。

    第三类,属于“德高望重的英雄类”。这类祖先英雄神,主要以年龄为坐标,加之德高望重,在宗族中有一定的威望即权威性。

    第四类,属于“身怀绝技的英雄类”。这类祖先英雄神,主要以特技为筹码。文有“玛克西舞蹈神",武有不库戏摔跤斗士和“射手神”,外加上有杂耍者。他(她)们给族人带来的是由衷的快乐及精骑善射的殊荣。

    第五类,属于“身残志坚的英雄类”。这类祖先英雄神,主要以身体残疾为标准。在身残的同时,依旧为本宗族发展作出了超常人的贡献。

    第六类,属于“手到病除的神医类”英雄。这类祖先英雄神,主要以身怀特异能力为尺度。既可到阴间抓鬼魂,也可在阳间除恶驱魔,为解除病人痛苦,本宗族人口繁衍曾作出过特殊贡献。

  第七类,属于“土地爷式”的英雄神。这类祖先英雄神,在民以食为天的前提下,掌管着开荒、春种、秋收,全族众穿衣裳吃饭的大权。这类人物既是“族地的土地爷”,也是“红色管家人”。

    总而言之,“瞒尼"是什么?是英雄,是凌驾于一切的祖先英雄,是神中之神。瞒尼神歌,是萨满祭祀神歌中的经典。瞒尼越多,这个宗族就会越加兴旺。倘若失去了瞒尼神歌,萨满祭将会暗淡无光。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