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7月28日星期日

Red Terror in Manchuria 漢人內亂 紅色恐怖在滿洲(満州で赤色テロ)【二】


1967年4月27日,在省革委会的支持与指挥下,中共黑龙江省委七名书记被造反派押到此处站在椅子上,胸前挂上大牌子集体挨批斗。图为大会会场。


汉人内乱文革中,欧阳湘的父亲欧阳钦被定为“黑龙江省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被诬为“一贯反对毛主席”。欧阳钦早年与周恩来、聂荣臻等人同期在法国勤工俭学,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过中央苏区中共中央局秘书长等职。欧阳钦育有一子二女,欧阳湘是他的独生儿子,1940年生人,195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后借调到长春光机研究所(对外称305所)工作。欧阳湘于1968年11月24日写信给黑龙江省革委会,说他父亲不反对毛主席,此事被省革委会主任潘复生定为“68.11.24现行反革命案”,惨遭批斗,最终被迫害致死。欧阳湘在1968年11月24日化名“洪新建”给黑龙江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军区司令员汪家道写了一封信,信中说自己的父亲从不反对毛主席,而是一贯拥护毛主席的。信中还揭发潘复生大搞极左的问题。不曾想汪家道竟把这封信转给了被揭发人潘复生,此事让潘十分恼火,立即定为“68.11.24现行反革命案”,1968年11月30日,黑龙江省革委会派人到长春光机所把欧阳湘押解回哈尔滨,从火车站直接押到在北方大厦门前广场,在这里召开有20万人参加的声势浩大的“坚决镇压反革命,掀起对敌斗争新高潮”的批斗大会。


图为大会一开始,欧阳湘被佩戴“执勤”袖章的工人民兵和省委机关造反派扭住胳膊押出来,沿着台阶慢慢走下,他被逼迫弯腰低头前行,大牌子触到地上,他迈步走路十分艰难。


欧阳湘刚被押进会场就全力挣扎着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和“打倒刘少奇!”。他的这一举动让造反派有些措手不及,立即上前围住殴打,揪他的头发,用沾满油污的肮脏线手套塞进他嘴里,企图制止他呼喊口号。


欧阳湘仍然拼尽全身力气不断呼喊口号,造反派一时制止不住,冲上来几名头戴红五星军帽、佩有红领章的解放军战士协助“执勤”民兵一起制服他,他们摘下肮脏线手套塞进他嘴里,左边那名解放军战士一只手压住他的头一只手抓住他的臂膀,右边和后面的三个“执勤”民兵死死地拧住他的双臂,架成“喷气式”。


欧阳湘一边挣扎一边用舌头把脏手套从嘴里往外推,要把它吐出来,想继续喊口号。这时,一位戴眼镜的省军管会负责人叨着长烟嘴香烟,一边抽烟一边指挥,他从牙缝中喊出一声:“封住他的嘴!”。


左边的解放军战士听到首长发出命令,立即弯腰用力把欧阳湘吐出来的脏手套又塞进他的嘴里,右前方上来一位战士准备随时支援,那位首长仍然手夹香烟在后边督战。


欧阳湘坚强地继续抗争,他的嘴被一名战士用手死命地塞住了,他仍跳动着双脚,用微弱的声音呼喊口号。


由于欧阳湘的顽强反抗,使批斗会现场秩序大乱。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要坚决刹住这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嚣张气焰!”一群人围拢上来,有几个人在后边拼命揪住他的头发,左揪右拽让他痛苦不堪;有人在前边紧紧地掐住他的两腮,让他喊不出声来;一只戴黑皮手套的大手死死地捏住他的鼻孔,让他喘不过气来;那些勾不着上不了手的人,就在下面用拳打,用脚踢。


欧阳湘在众人群殴中实在支撑不住而倒在地上,那一群人仍不肯放过他,再次围上去拳打脚踢,致使他口吐鲜血遍体鳞伤。


经过一顿狂殴暴打之后,身体瘫软的欧阳湘又被揪拉着站起来,左边“执勤”民兵的皮帽子在混战中被打掉了,他左手揪住欧阳湘的头发,右手在给自己戴正帽子。人们争先恐后上前押他到宣判台前去听宣判。


审判台上站着几位哈尔滨市公、检、法军管会负责人,由一名军管会领导干部负责宣判。他们把一个与欧阳湘案毫无关联的工人也拉到现场陪斗,此人名叫徐德贵,是一家大型军工厂的工人,党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决定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在车间班组学习讨论公报时,他试探着发问:“刘少奇这一辈子都是在干坏事,但他是否也干过一点点的好事呢?”此话一出马上被层层上报省市革委会保卫组,立即被打成反革命,大牌子上写的罪名是“破坏公报反革命犯”,当场宣判“依法逮捕”时,马上有人上前去把他胸前挂的“破坏公报反革命犯徐德贵”的牌子翻过来,就多了“依法逮捕”4个字。


军管会领导干部要对欧阳湘宣判时,欧阳湘用尽全身力气扭动双臂,挣扎着要吐出嘴里的肮脏填塞物,断断续续地喊出“我不是反革命……我没有犯法……”。


由于欧阳湘不断在喊冤,会场气氛一度出现紧张气氛。有人从一个张贴标语用的桨糊桶里挖出一点桨糊,赶紧把欧阳湘胸前大牌子上破碎的一角糊好。那位负责宣判的军人加快速度宣读欧阳湘的“罪状”。


当宣布对欧阳湘“依法逮捕”后,立即翻转他胸前的大牌子。由几名端着自动冲锋枪的军人把他押上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他游街示众,沿途有大量围观的群众,他仍然不屈不挠地扭动身驱在抗争。


人间恶魔毛泽东:到底是什么促使这个魔头这么疯狂的杀害迫害自己的同类?是权力,是为了个人的私欲得到满足,因为汉人这个道德沦丧,说谎成性没有公德底线的杂族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同情上面的欧阳湘吗?不要!因为有机会这欧阳湘会像迫害他的人一样去迫害其他的人,汉人都这个德行。比流氓独裁政权更加恐怖腐败的是中华的几千年传统吃人文化和疯狂繁殖,愚昧腐败残暴的蝗汉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