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禽兽不如的蝗汉红卫兵:举报亲生母亲"反革命"致其被枪决


当年听到母亲“反动言论”后举报,母亲被枪决;几十年来内心煎熬,寻求救赎之路
 
    张红兵准备还要申诉。这几年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希望母亲的墓地能被认定为文物。他同时向社会公开了一段“血淋淋”的历史
 
    1970年,张红兵的母亲在家发表了一番言论,让“根正苗红”的张红兵举报为“反革命”。两个月后母亲被枪决。



 
    张红兵说许多年来一直内心痛苦。从2011年9月起他向安徽固镇县相关部门申请,希望认定母亲的墓地为文物。不过没成功。他说公开那段经历,是希望人们讨论、批评,也记住那段历史的残酷。
 
    8月2日,安徽蚌埠五河县,59岁的张红兵谈起自己的官司,他说还会在适当的时机申诉。
 
    这名昔日的红卫兵引起公众关注,是他打了一系列官司。与此同时,他也向公众撕开了自己“历史的伤疤”。
 
    43年前,16岁的张红兵写了封检举信,与红卫兵胸章一起,塞进了军代表的门缝。他检举的是自己的母亲方忠谋。


    根据当年的历史材料、后来的法院文件以及当地县志记载,1970年2月,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举报。
 
    张红兵的舅舅,今年66岁的方梅开8月5日回忆,父子俩与自己的姐姐起争执的那个晚上,他和张红兵的弟弟也在场。他说当时听到父子俩要去检举,很着急,还曾跑出去找人希望劝说。
 
    方梅开说,以为姐姐也就是判刑“蹲大牢”。但两个月后,方忠谋被认定为“现行反革命”,并被枪决。
 
    十年后,1980年7月23日,安徽宿县地区中院作出了再审判决,认定原判决完全错误,“实属冤杀,应予昭雪”。
 
    母亲的案子平反了,不过张红兵“永远不会饶恕自己”。他也在以自己的方式“赎罪”。













    2011年9月,他向安徽固镇县有关部门提出,希望将母亲方忠谋的墓地(遇难地)认定为文物。未成功。他又将有关部门告上法庭。今年3月底,他迎来二审终审判决,败诉。
 
    8月5日,安徽固镇县文广局(文物局隶属该局)说,他们曾书面回复过张红兵,经过实地调查和研究后认为,方忠谋墓并不符合国家对于文物认定的相关法规要求。
 
    在张红兵打官司的过程中,去年8月,固镇县文广局曾对方忠谋墓地(遇难地)是否为不可移动文物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张红兵以特殊的方式向母亲公开忏悔。
 
    他说自己应该成为反面教材,希望历史的悲剧不被遗忘。


=========================


(2016年01月08日)45岁的叙利亚女子艾卡珊(Leena Al-Qasem)跪在拉卡(Raqqa)最大的邮局前广场上,周围围着数百个当地民众,一名「法官」当众对他作出判决:「死刑,即刻行刑」,站在她身后的20岁男子谢克(Ali Saker)举起手中的步枪,对准艾卡珊的头部就近一轰,艾卡珊被直接爆头、当场死亡,围观的群众一阵欢呼。


谢克是极端武装组织「伊斯兰国」(IS,前称ISIL「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成员,艾卡珊被认定有罪,是因为她不断地劝告谢克,希望他赶紧脱离「伊斯兰国」,因为「这个组织早晚会害死它所有的成员」。

艾卡珊是谢克的亲生母亲,上个月他在拉卡邮局前广场上被自己的儿子公开处决,因为她不相信「伊斯兰国」组织,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发生不测。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公布了艾卡珊的死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