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18日星期三

汉人,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了天的民族


谁是中国自古以来最大的“政治流氓”?而且是中国所有“政治流氓”的最古老的祖宗?他就是两千多年来被中国人始终尊为“圣人”的孔丘,而且这一“尊”就是永远,都已经两千多年了,还依然是“尊”他个没完。直到今天,不少中国人还仍旧只认孔丘是中国文化的祖宗,似乎中国人文化的祖宗就非孔丘这个政治流氓莫属,或至少孔丘成为了中国人文化祖宗惟一的代表,如果没有孔丘就等于没有了祖宗,而否定孔丘也就等于否定了祖宗。所以为什么说,中国人就是贱,就是不知好歹,就是永远地都在把“政治流氓”捧上了天,即使他确实都已经坏透了,害苦了两千多年来所有的中国人,却还是要继续不断地去捧他,把他捧上天。所以中国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以至一直到了今天,中国人还仍旧是一个分不清真假、分不清善恶、分不清美丑的民族,是一个愚蠢到了极点而且还依然非常缺乏自我意识(启蒙)的精神自觉性的民族。

为什么说孔丘是一个纯粹的政治大流氓呢?我的理由既是非常充分的,又是非常简单的。首先说什么是流氓?准确地讲,不讲任何真理、真知、真诚,总之,完全没有任何原则、原理、法则、法律可讲,一切都只围绕个人自私的功利而言、而行、而思的人们,就都只能算是流氓。或者更简言之,一切无任何理可讲的人们,就都只能算是流氓。

再来说孔丘,孔丘是中国最早把“周礼”的“礼乐”,或简称“礼”,即当作至高无上的“真理”来崇奉的第一人。换言之,孔丘即是在中国,用“礼”来完全绝对地取代“理”的第一人。正是因为孔丘的只讲“礼”,所以才造成了中国人的永远都不知道“讲理”,而且甚至都不知道天底下会有什么“理”。

孔丘讲“礼”(实质上是讲血缘之情、血统之义、等级之礼),而完全绝对地不讲一切“理”,不讲更不知真理、不讲更不知真知(规律)、不讲更不知真成(逻辑)。很显然,不讲“理”,即是不讲自然宇宙、人类社会和精神意识之中的一切的“真理、规律、逻辑”,而对于所有的这一切,孔丘不仅无知,而且全都只以“礼”来取代,而且不仅以“礼”取代,孔丘还更加上完全拒绝“真理、规律、逻辑”的永远不可知的“天命”,从而利用(血统的)“宿命”、从而利用“算命”来帮助全面、彻底地维护统治者单方面利益的“礼”(因为《周礼》的本质即是完全等级主义的功利主义的“制度”),以便更深沉地愚弄所有的中国老百姓。就凭这最根本的一点,即可以判定孔丘是一个打着“文化”“教师”旗号的大“流氓”。

为什么说孔丘是大“政治流氓”?由于孔丘耍流氓的目的,全都在于“当官”,全都在于搞“政治”,全都在于维护统治者政治权力的永远不变性的最根本利益,所以对于孔丘而言这就是他的“正治”,也即是他的“正道”。因此,全面地评价孔丘,对他而言,最合适的称呼,就只能是“流氓”,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大“政治流氓”,是一个纯粹的、完全的、彻底的、永远的,最能煽情、最能骗人、最能惑众的“大政治流氓”。

正是孔丘这个中国最古老的大“政治流氓”,他为全体中国人创立了一个把后来所有历代大“政治流氓”全都捧上了天的“宗教”,这个宗教即称作“儒教”,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礼教”。什么是“礼教”?“礼教”就是永远地把天下分作“天子、诸侯、大夫、士人、庶民”五个等级的等级主义“礼制”的东方中国特有的“拜权主义”(利益分配)的“宗教”,说白了,其实就是中国永远传统的“大政治流氓教”。大多数的中国人至今仍旧认识不清楚这个“礼教”的巨大的祸害,他们还在那里非常无知地盲目地继续赞美中国古代崇尚“礼”的“拜权主义”的政治流氓的儒家传统。他们不知道,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天下的最大的祸害,正就是这个流毒了中华民族两千多年的孔儒的“拜权主义”的永远宣教“政治流氓”的“礼教”,正是这个“礼教”所凝结的等级主义的“礼制”一贯地坚定地牢固地维持了中国人永远“拜权主义”的“流氓政治”的“官本位”的政治体制。而这个“拜权主义”的“官本位”的政治体制则更是永远都在中国不断地制造新的大政治流氓。

因此中国,确实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拜权主义”的政治大流氓们的巨大的东方乐园。中国的政治流氓东方乐园的“拜权主义”的传统,即是由孔丘及其儒家的“礼教”和“礼制”所一手奠定的,这个东方大政治流氓乐园的“拜权主义”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的今天,还依旧非常地顽固,甚至仍旧丝毫都动摇不了它的巨大的流氓政治的恶势力,也即完全无一切理可讲的巨大的政治流氓恶势力的历史惯性。


中国的这个大政治流氓东方乐园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它永远地都在把中国最大的“拜权主义”的政治大流氓捧上了天,首先即是把古老的大政治流氓孔丘捧上了天。这就是中国人永远“尊孔”的全部的历史奥秘。也正是因此,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实际上是一个永远都在把“拜权主义”的大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而中国历史上最永恒、最著名、最不朽的“拜权主义”的最大的政治流氓,正就是被中国人称作“圣人”,而实为中国“拜权主义者”的大政治流氓的“鼻祖”的孔丘。

孔丘是在意识形态上创造了中国“拜权主义”的大政治流氓天下体制(实为“礼制”)的第一人,因此孔丘,实际上早就已经成为了中国历代所有“拜权主义”大政治流氓们的精神上的永远的鼻祖。也正是因此,中国历代的“拜权主义”的大政治流氓们,无不崇奉孔丘为自己心中永远的“大成至圣先师”,为中国的“拜权主义”的“第一圣人”。从而他们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都不会忘记“祭孔”,以便中国的“拜权主义”的政治流氓们的东方乐园的传统能够永远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很显然,中国过去两千多年来的所有的皇帝,也包括所有的大臣,实质上也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拜权主义”的政治流氓,他们全都潜心地学习孔丘的讲礼,而绝对地不讲理,也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居然会有任何的“理”。在中国,有一句俗话说得非常清楚,“有权,即有一切。”什么金钱、美女、名望,总之人类生活之中所需要的一切,凡是能够说得出来的一切有利可图的具体的事物,权力均可以大占,而且甚至更可以独占。诚如中国儒家的经典所言:“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这种“有权即有一切”的中国拜权主义的“礼教”和“礼制”的政治流氓的传统一直传到了今天,即使近一百多年的“西方化”也未能丝毫动摇它的顽固的历史惯性,以至近代中国的政治,也仍旧是中国孔丘的“礼教”和“礼制”的拜权主义的流氓政治传统的政治体制的继续。

正是因此,无论过去蒋介石的国民党,还是后来毛泽东的共产党,他们身上的“拜权主义”的大政治流氓的历史惯性也依然是非常地浓厚,以至有时候简直就可以把他们直接看作是近现代中国的政治大流氓。我还更可以断言,只要中国传统“拜权主义”的政治流氓的“官本位”的政治体制不变,中国的政治人物,包括中国所有的官员,他们都将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全都变成传统的政治流氓,甚至政治大流氓。

问题的根本在哪里?正在于中国孔儒“礼教”、“礼制”的“拜权主义”的流氓政治的政治传统,原本就是政治流氓的“官本位”的传统,原本就是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了天的极坏的政治传统。而永远继承孔丘儒家传统的中国人,原本就是一个始终都在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所以直到今天,中国人仍旧不能不历尽种种流氓政治的“官本位”政治体制的巨大的苦难。然而这些巨大的苦难全都是从哪里来的?全都是从中国人自己永远顽固地坚持继承孔丘及其儒家的(流氓政治的)“文化传统”所必然带来的恶果呀!全都是因为中国人原本就是一个始终都在把政治流氓的“鼻祖”孔丘捧上了天的民族呀!如此受苦受难的民族还能够怪谁呢?全都必须且只能怪自己呀!怪自己的顽固地坚持崇拜孔丘这个中国所有大大小小政治流氓们的“鼻祖”的政治传统呀!!!(黎 鸣 2013,10,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7606d0102el8h.html?tj=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