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9日星期日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随着滿洲民族意識的覺醒和世界性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抢救意识的深化,满族文化作为保护与抢救的重要对象,不仅为中外满学家与学者所重视,亦不断提升满族族众的民族意识,追溯祖先源流,重拾失落的家族传统已经成为一些满族家族的自觉。

滿洲吉林地区作为满族重要发祥地,最近的龙虎年以来,迎来了沉寂达半个世纪的满族续谱祭祖第一个高峰期。在这正在渐兴的潮流中,为“满族”这一族称所囊括的原本丰富的民族源流,像其所发祥而今仍然生息其间的山川大地一样,汇入同一大河却源流不同的血脉族源,各不相同的来龙去脉,在参祭的满族人心中清晰起来,也是当今世界找回失落的满民族人文记忆的难得契机。

2012年10月23日起,吉林市小白山乡段吉村七队,“尼玛察觉罗穆昆(杨肇家族)烧香祭祖大典”,历时三天。这次规模不为大(在自家院落内外)、参祭人员不为多(杨氏四兄弟与三姐妹)的祭祖典仪,吸引了众多来自北京、黑龙江、广东及我省我市许多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和满族文化爱好者。著名萨满文化研究专家富育光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孟慧英教授也专程到来参加典礼。这次庄严隆盛的家族典礼,是杨肇家族完成父祖遗愿与家族心愿的大典,也是一场满族悠久遗俗的原生态展示。

一、尼玛察觉罗穆昆(杨肇家族)的源流

满族尼玛察氏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家族,在我地区今多为杨姓。追溯其族源,可追溯到明代东海窝集部尼玛察路。明代满族先世女真族史上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等几大部。明代吉林地区主要属海西女真又名扈伦四部的居地,其北为野人女真或东海女真的范围,其南为建州女真活动地域。明末建州女真爱新觉罗氏兴起,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中,野人女真尼玛察部是较早归附的部落之一,原居住在今兴凯湖和乌苏里江一带。据杨氏家族口传历史和族谱记载,一世祖达穆舒王,率族众来到建州,加入八旗,受到努尔哈赤的高度礼遇,赐姓并以皇家格格许婚,这也是这个家族满姓“尼玛察”之后还有“觉罗”意为“杨肇”的原因。在满族姓氏中,凡有“肇”字的都与清朝宫廷有关。建州女真统一女真各部后,一世祖随龙入关居于北京。康熙十八年,居于北京的杨肇,有两支族人被调回关外,一支在移驻吉林的宁古塔将军麾下受命,驻贵子沟镶蓝旗营,今段吉村所在。这一支即为举行祭祖大典的杨氏先人。

从康熙十八年算起,杨肇家族在此地居住已有三百余年。曾经像所有满族大族一样,这也是一个以家祭为重的家族。尼玛察觉罗穆昆的家祭典礼直到五十多年前,从未间断地被族人隆重地传续。

二、杨肇家族祭祖大典缘起

这次“尼玛察觉罗穆昆(杨肇家族)烧香祭祖大典”主祭人杨庆玺是杨氏诸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关于家祭令他最为难忘的是,50多年前的一次祭典。记忆中由曾祖父杨常安主祭,祖父杨润之和大祖父都跳神。那一次跳神有一项是抓萨满,他被抓了。当时他只有六岁,在祖先神面前,完成了熏香、顶盅子、磕头等仪式,意味着他长大后将成为家族萨满和穆昆达(家族长)。但那是家族最后一次祭典。曾经曾祖父以59口猪祭天,成为家族佳话,曾祖父生前发愿要用60口猪祈天安祀,但时事变迁,这个心愿再没有机会实现。自己被抓为萨满时还是个孩子,他还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对被抓为萨满也没有放在心上。传承自祖父为萨满的父亲杨泽浦,虽然仍没有机会延续家祭的传统,但是父亲从没忘记先祖的心愿,进而成为父亲的心愿。五十多年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父亲讲述家祭的心愿,更多的内容是关于尼玛察氏祭礼不可少的程序与细节。他渐渐熟悉那些颇为繁缛的礼仪的过程中,童年时被抓为萨满和穆昆达的经历,其中蕴含的源自祖先的期待,在他心中渐渐滋生为责无旁贷的责任。

这次“尼玛察觉罗穆昆(杨肇家族)烧香祭祖大典”即是完成父亲生前希望恢复杨氏家族家祭规矩的心愿,也是接续中断经年的家祭传统的全面尝试。大典按照较为明确的附合杨肇家族应有的仪轨,虔诚操作,完整地践行,全力再现满族尼玛察觉罗家族原生态家祭轨仪。

三、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的内涵与意义

杨肇家族祭祖典礼的原生态追求,也是吸引众多专家学者的重原因。满族家祭,是一个家族传续血脉与精神的礼仪,也是传承历史的方式。许多失落的历史就深蕴其中。

杨肇家族的祭典全程为时三天,备五口全黑生猪。大致仪程为,第一天,在院子大门上挂草把——家族祭祀的标志,杀第一口猪,祭庙;每二天,杀第二口猪,祭神树,杀第三口猪,祭祖;第三天,杀第四口猪,祭院子,杀第五口猪,祭星。

在祭典的仪程里,富育光先生从祭树和萨满的鼓点中分辨出,段吉村杨肇与黑龙江宁安、爱辉尼玛察(杨姓)有着共同的族源,祭神树所用挂签为白,与其他家族用红挂签相比,渊源更为古老;祭祖时供奉的四位主神,富育光先生发现,是萨满的主神不是祖先神,是比祖先神古老得多的原始神,这些礼仪折射出传承自野人女真部落时代更为古老的习俗。祭神杆又祭影壁,反映出有野人女真的传统,又有清室宫廷的祭祀习俗,与这个家族的祖先曾随龙入关受过北京宫廷生活影响,后又出关回到满族文化原生地有关……

尼玛察觉罗穆昆(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庄严而隆重的典礼完成了这个家族对祖先的心愿,也是满族待抢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难得的呈现,值得珍视和保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