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9日星期日

滿族人蔚然成風的祭拜祖先習俗


《永吉县志》对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前滿洲吉林地区传承悠久影响深远的种种礼俗,设《礼俗志》专章,其中对满族礼俗的记载尤祥。诸礼俗中,“满洲家祭最重,沿为典礼。一祭祖,一祭星。祭祖,其室内西壁木龛设椅杌,供神牌黄缎簾幙,列香盘三……择纯黑牲豕(无杂毛黑猪)。祭日未明,置神龛前。主祭者捧酒祝毕,灌豕耳,动则吉。于神前割牲。肉熟,则取首尾脏腑各少许,置大铜碗供之。男序辈次,行三跪三献礼,皆免冠叩首,妇女后之……”

滿洲吉林作为满族的发祥地,是满族风俗重要的肇源地和传承地。作为满族集中的聚集区,特别是家祭,为所有满族人家所重,这样的典礼,半个世纪前,在我地区满族中仍然常见,直到今天,许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满族老人,对家祭的细节仍然记忆深刻。

这张老照片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形象地记录了一个满族人家家祭进行中的一个瞬间。这个被永恒定格的瞬间,是满族家祭繁缛程序中的一个非常自然的时刻,但是记录并反映了满族最重也最普遍的典礼中最为典型的情景。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也是祭礼中最重要的程序——全体族人向祖先神庄严敬拜行三跪九叩之礼。

画面上,这个我们已无从知道姓氏的满族人家,典礼正进行到男性族人依辈份跪列祖先神像前行礼。跪在最前面的人,应该是家族中的族长或辈份最高的人,其他人在他的带引或唱颂下相随跪起。在这个时刻,行礼的人面对祖先之位背对着我们,无法看清他们的面貌与表情,或者说,在这个时刻,无论之于行祭者还是旁观的人包括我们,个体的面貌都不重要了,在祖先面前,共同的血脉将每一个体成员结成家族整体。那些看不见的祖先,像大树的根须,保佑着家族的繁盛,生生不息……家祭看似不断重复的过程,是传承血脉的仪式,也是传承家族乃至民族精神的仪式。在这个仪式里,潜移默化地让族人铭记,自已从哪儿来,将往何处去——这是家祭的内涵,也是根本意义。

老照片中,族中男人不分长幼贵贱平等跪地虔诚跪拜时,女人和孩子在两边站立,看似在旁观。站在最右侧位置向前观望的孩子,注意力显然离开了正行礼中的父兄和其他长辈们,为场外的什么事物所吸引;在这个孩子的旁边,一个年纪稍长的女孩,两手相握伫立,虽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已有大家闺秀的仪态,神情专注而庄重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她的旁边,两个较小的孩子,互相挨挤着,其中一个孩子还将两只小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此刻他关注的,也许是供奉在桌案上的食物。他们正值好奇而又混蒙的年纪,还不能明白祭礼的意义;在他们的背后,一个女人的注意力也没在行跪的人们身上,她怀抱中一个年幼的孩子,在这样的氛围里备感不适而哭闹,女人在尽力安抚他……

曾经一代代满族人的童年,这样的氛围是他们共同的经历。他们在家祭的传统中长大,像他们正面对的父兄一样,成为家祭的继承人与传承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