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3年12月29日星期日

从满族萨满神歌中的神名看满族的宗教信仰


    满族是西伯利亚大满洲地区具有悠久历史和光辉灿烂文化的渔猎采集民族。满族起源于广袤的西伯利亚和长白山,黑龙江一带,茂密的森林、滚滚的黑龙江是萨满教产生的摇篮。满族先世信奉古朴的萨满教,从满族的祖先肃慎人至清代的满族这几千年的历史中,萨满教一直伴随着满族的发展、变迁与兴衰。在这一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满族形成一系列丰富、完整的萨满文化。这种独具民族特色的宗教信仰在满族人民的心目中始终处于支配的地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原始宗教,并非仅属于满族独有。东北亚地区、欧洲的北部、西伯利亚、中亚和西亚乃至北美、南美、非洲、南亚的某些地区都有萨满教的影迹。①然而,随着历史的推移,世界许多地区所信奉的萨满教由于种种原因退出了历史舞台或改为别的宗教,只有世代生息于古代东北亚地区的满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赫哲族、锡伯族等民族顽强地笃信萨满教,并且把萨满教作为民族生活、民族精神、民族性格等方面的主要根基。在东北亚满通古斯诸民族中,世代生活在“白山黑水”一带的满族,他们在信奉萨满教的历史长河中形成的萨满文化十分完整、典型。因此,对满族萨满文化、宗教信仰的探讨,有助于我们认识满族先世的思想意识,社会体系及其文化底蕴。

    在满族发展历史中,1644年满族入关是其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随之,满族与汉族的接触、交流开始了新的纪元。从此,满族文化极大程度地受到汉族文化的影响。但是,无论在贵族宫廷还是民间百姓都不同程度地保留有萨满文化的气氛与资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满族的萨满神歌。本文通过对萨满神歌中诸神名所蕴藏的文化涵义的探讨来分析满族的宗教信仰。

    萨满神歌是萨满举行宗教仪式时.用语言向诸神灵阐明人们的要求、愿望及神灵的功德等,以沟通人和神之间的联系,用歌唱形式表达出来的祝词、祷词等内容。萨满神歌大部分记载于萨满神本,一部分是凭着民间老人的记忆而整理的。这些萨满神歌都是从本家庭的穆昆达即族长手中搜集到的,还有的是从墓中挖掘出来的。萨满神歌是在满文创制以后记录下来的,并以手抄本在民间流传,它是满族萨满文化的经典。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萨满神歌的形式有两种:一是用满文记录的,另一种是用汉字注音的满文手抄本。

    纵观满族萨满神歌,其以精炼的语言表述了满族先人对自然界中的日月星辰、动植物及满族祖先崇拜、敬仰的主题内容。在人类初期满族先民依靠自然界中的阳光、水、动植物等为生存依据。他们在与大自然相依为命的时光里,由于其生产力水平十分落后,对自然界中发生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奇山异石等自然现象和景观感到恐惧、疑惑,又不能不依存其下。这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心理使他们对大自然产生一种奇特、超自然的想法和理解,从而赋予大自然中的万事万物以神灵,并且虔诚地跪拜、祈求大自然的神灵恩赐人们平安、保佑人们幸福、安康。在人类蛮荒时期产生的这种万物有灵的思想观念深深地植根于满族人民的生活之中,并成为萨满神歌的主要内容。在满族萨满神歌中,广为祝赞的神灵有自然神,祖先神、图腾神等等,在每一类神灵中包含有若干神灵。如,自然神中有天神、星神、水神等;图腾神中有鹰神、柳树神等;祖先神中有巴图鲁瞒尼,长白山祖先神等。下面本文对这些神名所蕴含的文化内涵进行分析,探讨满族先民的宗教信仰。


一、自然神

    在满族萨满神歌中,祝赞、祈祷自然界中日月、星辰、草木、动植物神灵的内容十分丰富。但是,意义比较突出、深刻、文化价值比较宏远、博大的还是对宇宙中的天神、星神的崇拜和信仰。

    天神 满语为abkaenduri。在满族萨满神歌中,对天神的祈祷、祝赞的篇章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和许多篇幅。从这些神歌的内容来看,满族先人把天奉为众神之首,认为天神掌管宇宙中的一切和人间的各种事象。天神能够给人类带来光明、幸福、温暖,因此他们对天的崇拜极为至上,其崇拜仪式相当神圣、严谨,其崇拜过程也逐步地随着社会现状、历史的演进而发生擅变。

    首先,是对天体的直观崇拜。在人类社会初期,满族人认为高耸云端的苍夭是创造万物的始主,它笼罩大自然中的一切,是人类至高无上的神灵。所以,人们把希望、平安、幸福等一切美好的期待都寄托于苍夭,并对其进行顶礼膜拜和祭祀,以至于在萨满神歌中经常祈祷“苍天、高天、苍育、九层之天”等天神的尊称。如,满族石姓祭天神词:

“anjuabkaalimesaisudenabkadonjimegaisuJingjiabkagetukengaisuniohon
宴席天享纳高天听见了取重天明亮取青

abkaJorimegaist一uyunabkaobukaienenggioeiieanggaserneeimarioeisain
天指出取九天为啊今日是吉顺因为明天是吉庆

Inenggihasurihalahalaerindebukdarihengkinnadeniyaknrafiemugala
今日哈苏里姓姓为时在屈身叩头地在跪下一手
degamakijuwegaladea一ifiabka②……”
在拿双手在供献天

    “已备了祭天宴席,高天听见了吗?祝祷青天,重天明亮,分有九层。乞请高天神灵,今日是吉顺日.明天是吉日.石性子孙屈身在尘地跪地叩头,只手取供物,双手供献神灵,乞请天神……”

    在这首神歌中,满族先民祈祷、崇敬的天神是没有具体形态的高天,青天这一茫茫无际的自然天体,人们选择一年中吉庆的时刻,全家族虔诚的跪拜在地上向高天叩头,乞请天神降临人世赐予人们幸福、平安,保佑家人合族快乐、安康。这种依赖、乞求于自然的心理意识、祭拜仪式是满族先民在其独特的历史时代、自然环境等条件下所产生的宗教信仰。它凝聚着人类蛮荒时期的风格与特色。

    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满族进入了封建专制时期.满族统治者对于威严高耸的苍天崇拜感到茫然、空泛。为了加强、巩固封建主的统治地位,清代统治者利用人们对天神的虔诚崇拜,进而把天神崇拜具体地神化为具体的人,如“天神玛法(天老者)、天汗(皇帝)等当时社会享有至上权力的上层社会的代表人物。这样一来,在天神的感召下,人们更加紧密地拜服于天神脚下一切听从天神(皇帝)的安排。这种天神思想观念在满族舒舒觉罗氏祭天神歌、石姓祭天神歌中都有展现。如:

    “自天而降的阿哥年锡啊:太阳出来光茫四射的年锡啊!为某年生之孩子祭天,贯穿八九在满盈……”

    “石姓子孙,在此祈祷,只手取供物,双手供献神灵,乞请天神玛法降临。旧月已去,新月迎来。在新的吉日祥月里,乞请高高的天汗降临。”

    把上述几首萨满神歌加以比较、分析,我们清楚地看到:天神由原初的至高无上的自然天体“高天、青天、苍天”等等逐步发展演变为具体的人格化的夭神“阿哥年锡、玛法(天老者)、天汗(皇帝)等这些具体的在当时社会条件下享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天神形象的这一发展变化是与满族社会历史发展、变迁的轨迹相关联的。由此可见,一个民族的宗教信仰与其所处的自然生态环境、生产方式、经济生活、思想意识等诸多因素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星神 满语为usihaenduri。星神是满族萨满神歌中又一重要神灵,它是满族独特的狩猎生产的产物。狩猎是满族早期生活中主要生产方式,对于以狩猎为生的满族来说,在人类初期时黑夜中行走、打猎寸步离不开星星,他们用星辨别方向、引路照明、判断时辰。经过漫长的生活实践,他们对于那或大或小、或明或暗、时隐时现的满夭星斗产生许多猜测、幻想,并且进而神化为有灵性的、万能的神灵,从而祈祷星辰的保佑与庇护,对星神加以祝赞。如,满族关姓神歌、石姓神歌中都有许多篇章对此进行祝赞

“genggiyenabkausihabiyabeden1ejenioihowanghannadannaihohaha
蓝天星月啊高高的主君玉皇上帝七星斗君

usihasunjaeinaihnhafanusihaorinJakneitokdonusihagerenusihaakdafi
星星第五北斗官星二十八宿星各位星君保佑

    “蓝天上的星辰明月.高天上的玉皇帝君。七星北干星君,五斗星官,二十八宿星官。请各位星君保佑,••…”

    这篇祭星神歌,从内容来看是祭祀天空中的所有星星,但在满族民间的观念中,一般是指七星和三星,这是满族萨满文化中普遍举行的祭礼活动。他们认为天空中的星辰如同玉皇上帝一样无所不能,神奇伟大。但是,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更具有其它星宿所无法比拟的神力。北斗七星是天体中一种独特的星宿,它能反映季节、气候的变化,因此,在满族早期生产生活中完全地依赖于七星的天力。满族先民对北斗七星及其他各类星神,形成十分隆重、繁琐的祭祀仪式和礼节,借此表达人们对星神的崇敬之情。


二、图腾神

    图腾神是一个氏族的保护神,是与本民族密切相关的某种动植物或自然现象。图腾崇拜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与氏族有血缘关系的崇拜意识。满族先民的图腾神有鹰、柳树、乌鸦等多种,而鹰图腾在满族萨满神歌中为众神之首。

    鹰神 满语为giyahendi。满族先世认为鹰是满族性格、本质的象征,鹰是满族萨满的直系亲属,萨满是鹰的后裔。这种思想意识与信仰观念渊源于满族人所处的自然环境与生产方式等方面的诸多因素。从自然环境来看,满族先民生活在白山黑水一带,这个地区南、东、北三面环海、岛屿众多,鱼虾密布,是鹰等各种乌类生存、繁殖的良好环境。而对于以渔猎为生的满族人来说,猎鹰成为他们生活中重要的谋生手段。在满族先人日复一日的猎鹰生产中,他们对于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地之间、勇敢无畏的鹰产生奇异的超乎寻常的观念,认为鹰是满族萨满的化身,是满族萨满的祖先。由此,鹰成为满族极为崇拜的圣物神鸟和保护神,并在萨满神歌中占有一席之地。如,满族萨满神歌鹰神篇这样写道:

“anyanalinalineitehedeniabkaeiwasihanggeujueihadaaisin
白山山上从居住高高的天上从降临头层由山峰金

taktujai1hadamengguntaktuilaeihadaseletaktuaneulangiyahonenduri
楼二的山峰银楼第三层山峰铁楼按出兰鹰神

kaiwehe1ujuaisinanggamenggunoforoashabealafiabkanabe
啊石头的脑袋全嘴银弃子翅盼将扇动天地将

Dalihauneehenbeaalafiusihabiyabedalihayaeinalhabefusemeinggaha
遮档尾巴将翘动星星月亮将遮盖皂青花色将生长毛

beisihifiambagurundetueihenssedarninsurundesebunsse……”
将抖动大国在出来雕神国里在有名……

    “居住在白山山上.从高高的天上降临的鹰神啊!居住在第二座山峰上,头层峰项。第三层铁楼上的金楼银阁里。鹰神啊!石头脑袋、金嘴、银鼻子,皂青花色羽毛展翅遮天盖地,翘尾触动星星月亮,出于大国之中,那神国里有名望④。”

    又如,满族石姓神歌这样祝赞鹰神:

    “遮云盖地的金翅膀,怀袍两个金爪子,白天背着日头来,晚上驮着日头走。你能在陡峭壁上飞旋,神风荡野;你神明的火眼能在密林中看穿千里。’在上述萨满神歌中,鹰是一个顶天立地能给人类带来光明与幸福的神灵。而作为唱颂神歌的萨满,无论在内心世界还是外部装束都俨然是鹰的化身。从萨满服饰来看,萨满的神帽上带有铜制、飞翔状的小鹰,萨满神衣上绘有不同样式的鹰状图案,萨满神衣的袖子上佩有两条类似鹰翅的彩色布条。从萨满神歌的内容和唱颂萨满神歌的萨满服饰来看,鹰是满族人图腾观念中的典型代表。

    有关鹰为一个民族的图腾神的说法,不只是满族独有,在中国北方的蒙古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赫哲族等民族中,甚至是美国印第安人也有这种观念信仰。鹰图腾崇拜是跨国际跨民族的文化现象。

    柳树神 满语为fodomama,汉译为“柳枝祖母”。在萨满神歌中,描述满族始祖与柳枝变的一个美女结为夫妻,生下后代,繁衍发展。因此,满族把柳树称为“佛多妈妈”,祖母之意。还在宅院中栽下柳树作为祭祀场所,进行祈祷。如.关姓神歌这样写到:

    “祈请佛多妈妈取来垂柳枝条,插在屋外近处祭拜佛多妈妈。手里拿着弓箭把绳子拴在梅花盖上,恭请佛多妈妈降福施恩,子孙绵延,百年无灾稚,六十年无病患。”⑥

    在这首萨满神歌中,柳树远远地超越了它本身所具有的自然属性,从大自然中的一种植物转变为具有人性的满族始祖母,满族先人从而对它进行虔诚地奉祀、祈求,希望佛多妈妈保佑家人万事平安,家族繁荣、昌盛、发展、壮大,正如满族神歌反复吟唱的一般“乞请从长白山山林降临的千年英明、万年神通的石姓祖母神灵佛多妈妈,为石姓繁荣昌盛,乞求佛多妈妈,乞求佛多妈妈枝大叶多,繁茂壮大”。

    佛多妈妈是满族渊源流长的始祖母女神,是满族萨满教文化中普遍信仰的神灵,人们经常举办祭祀仪式进行祭拜、祈祷。

    祖先神 随着满族社会历史进程的发展,满族先人所崇拜的神灵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历史性的改变。满族进入封建社会以后,他们所崇奉的神灵由原来的自然神、图腾神发展为祖先神。满族非常重视祭祀祖先神,而且祭祀的态度十分虔诚、祭祀的方式也特别讲究。纵观满族萨满神歌,他们祭祀的祖先神有如下几种:

    长白山之神 它是满族共同信奉的祖先神,亦叫“撮哈占爷”,在萨满神歌中是一位十分英武、伟大的神低。

    “红脸的摄哈占爷,骑的是匹火龙驹,统帅巴图鲁众神,能征善战光彩照人,……所居长白山.山势绵峦,越过九峰、八眷、七脉,四百多年自河而下者,神祖长白祖爷也。摄哈占爷行军作战,胯下一匹火龙驹,四十名壮汉马上拥,二十名小伙跟着行”。

    长白山祖先神之所以具有如此英勇、伟岸的气概、性格,与满族起源于长白山,发展壮大于长白山之地不无关系。在长白山中依靠长白山的一草一木,山川河流生息、繁衍的满族,对长白山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认为是长白山哺育了他们的成长,是长白山给予他们智慧、勇气,是长白山给予他们幸福、平安及所有的一切……。在这种独特的生存环境和思想意识中,他们把长白山奉为能征善战的民族始祖,对它进行膜拜。当满族祭祀长白山始祖时,使满族追溯自己的祖先.缅怀先辈的丰功伟绩,并增进民族的凝聚力。满族对长白山的崇拜由来久远,并形成以长白山为中心的一系列神灵世界。

    部落祖先神 满族十分重视祭祖,他们祭祀的祖先除民族共有的祖先以外,各姓氏还要祭本姓氏部落的祖先神。以石姓萨满神歌为例,他们的部落祖先神有按巴瞒尼(大英雄)、巴图鲁瞒尼(勇敢的英雄)、胡牙气瞒尼(英勇善战的神)等等许多位部落神。这些部落神灵武艺高强,英勇善战,曾转战于战场,经历数次戎马生涯。如,满族石姓萨满这样描述按巴瞒尼和巴图鲁瞒尼:

    “居住在白山山峰上,由高高的天上降临,在日、月间盘旋的按巴瞒善佛,手执大托立.两手明见见”。⑧“巴图普瞒尼,原是老祖父护军。手执一杆钢叉,头戴神帽,彩带飘飘。巴图普瞒尼神.带兵千万,肥骋沃野,征讨南北。力量无比,所向无敌•战斗英勇威武”。

    对上述两首神歌进行分析可以得知,按巴瞒尼和巴图鲁瞒尼是英勇善战的大英雄,他们那威武的装束,咤叱风云的战绩,浩浩荡荡的战队再现了满族历史上光辉灿烂的戎马生涯。

    综上所述,满族萨满神歌中所祈祷、祝赞的这些自然神、图腾神、祖先神及其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是满族人民在独特的自然环境、生产范围、社会现实等因素影响下所形成的特有的宇宙观念、宗教信仰,具有鲜明的“白山黑水”地区特色。神歌中所祭祀的神灵从天神、星神、鹰神到民族祖先神、部落祖先神构成了一幅十分庞大的神灵世界,展示了满族萨满文化的哲学思想和深厚的底蕴。

1.富育光、孟慧英:《满族萨满教研究》绪论,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
2.宋和平:《满族萨满神歌译注》,278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03。
3.同上,274页
4.同上,174页
5.富育光、孟慧英:《萨满教与神话研究》.辽宁大学出版社,199。。
6.《满族萨满跳神研究》.259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
7.同上,3页
8、9.同上,324页、332页。

来源:《满族研究》1997年第2期 [汪丽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