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9月30日星期四

他们的民族英雄



1909年10月26日,日本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公爵抵达中国哈尔滨火车站,准备与沙俄财政大臣密商国是。刚步出站台,一位身著西装、头戴鸭舌帽的青年男子,突然从欢迎人群中冲进警戒线,趁众多沙俄卫士来不及反应,朝满面春风点头微笑的伊藤博文连开三枪。一枪中胸,一枪中肋,一枪中腹。接着又击中日本总领事川上,秘书馆森,铁道总裁田中。伊藤倒地,十时许死于伤势过重。
 
行刺者是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五个月以后,在旅顺被处决,年仅三十二岁。他在法庭上大义凛然宣称:" 我是为了具有四千年历史的祖国和两千万同胞,一举处决蹂躏朝鲜主权、扰乱东洋和平的奸贼。正因如此,我的目的是正大光明的。我是作为一个国家的人民,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 还曾作诗:" 丈夫处其世兮,其志大矣。时造英雄兮,英雄造时。雄视天下兮,何日成业。东风渐寒兮,壮士义烈。愤慨一去兮,必成目的。鼠窃伊藤兮,岂肯比命。岂度至此兮,事势固然。同胞同胞兮,速成大业。万岁万岁兮,大韩独立。万岁万岁兮,大韩同胞。"
 
侵略元凶也是民族英雄
 
那是一个国际间风云变幻,各国国内政体动摇振荡,酝育着无数突渐分合、崩溃重建,英雄辈出的时代。就在安重根行刑前夕,二十七岁的革命黨人汪精卫在北京谋炸清摄政王载沣,事泄被捕,判处终身监禁。他在狱中所作"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的绝句,不胫而走,同文天祥的《正气歌》、谭嗣同的"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秋瑾女士的" 秋风秋雨愁煞人" 一样,成为千古绝唱。1914年6 月28日,塞尔维亚" 青年波斯尼亚" 成员普林西波等人在萨拉热窝刺杀奥匈帝国皇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直接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普林西波不会作诗,但同样誉为" 具有强烈爱国思想" 的志士载入史册。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朝鲜曾拍摄一部历史故事片《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近年,韩国也拍摄电视连续剧《安重根》,还邀中国影星出演女主角。在韩都汉城中心,有一个专门纪念安重根的南山公园。朝、韩虽因意识形态对立,但对于安重根这样的烈士,却同声称赞评价甚高,就因为他是民族英雄。民族英雄是超越黨派之争的,有时还超越国度。民国初年,中国曾流行文明戏《安重根》,周恩来在南开读书的时候,就帮助过直隶女师的学生们排演这部新剧。中国与朝韩都是日本侵略的受害国,当年的反日斗士理所当然受到人们尊敬。反过来,安重根所击毙的" 鼠窃伊藤" ,则因其身为日本侵略中朝的元凶,被定义为一个骄横跋扈、嚣张狂妄、甚至愚顽刚愎的人物形象。
 
然而,伊藤博文也是一位民族英雄,而且是一位份量、影响和功勋远远超过安重根的民族英雄。只不过,他是日本的民族英雄,是" 他们的" 民族英雄。
 
伊藤博文出身贫寒。其父林十藏为贫困所迫作人养子,改姓伊藤,又因外出作工亦无法养家糊口,七岁的伊藤博文只好随母寄居外祖父家。他的青年时代,西方列强以武力威胁强行捅开了日本闭关的国门," 培里叩关" 和" 黑船来航"事件,使日本同中国一样与西方国家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他投身救国运动,成为尊王攘夷派的一名志士,积极倡导维新。他熟习汉学,曾到英国学习海军,并以政府使节团副使的身份随团考察欧美十二国,学贯东西。在" 明治三杰" 西乡隆盛、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相继去世之后,他跃升为维新派的第一号重要人物。1885年,他成为日本第一位内阁首相,前后四次拜相,累计在位时间几为日本历代首相之最(战后佐藤荣作打破其记录,多了三个月)。他还三次担任另一要职:枢密院议长,主持制订日本第一部宪法。伊藤博文推行欧化,将西方工业文明引进日本,极大地增强了国力,逐步以与列强签订的平等新约取代不平等旧约,废除治外法权,并迅速跻身为列强之一。在使日本摆脱落后屈辱、成为亚洲第一强国的明治维新运动中,伊藤博文当居功臣之首,被尊为日本的现代化之父。另一方面,他在首相任上,发动甲午战争,出兵朝鲜,吞并台湾,向中国索取大量赔款,对中朝两国而言,又是一大侵略者。所以中国史书的评价是:明治维新的元勋,侵略中朝的元凶。
 
一个侵略他国的元凶,怎么会是民族英雄呢?从感情上,实在不好接受,却是事实。历史上,民族英雄往往同时又是一个侵略者,大英雄往往就是大侵略者。当然,成功的英雄不会说自己是侵略者,他会用一个好听得多的词来代替:征服者。成吉思汗西征,灭四十国,是不是侵略?当然是。网上曾经流传过一篇文章,认为成吉思汗不应该算民族英雄,而是一个残暴的侵略者。这篇文章是一位经济学家写的。在他的观念中,英雄是不能残暴的,侵略者更不能同时冠以英雄的头衔。他提出的问题很有意义,但他的观念却无法解释所见的史实。他的论著被迫删改,内心非常矛盾乃至痛苦,只好写成专文放到网上来讨论。显然,这样的讨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与天地同辉的侵略者
 
长期以来,甚至可以说" 自古以来" ,我们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英雄必然是" 好" 的,侵略者必然是" 坏" 的,所谓" 清自清,浊自浊" ,非此即彼,泾渭分明。即使学会" 一分为二" 地看问题,从人性的角度看问题,好人有坏的一面,坏人也有好的一面;英雄也可能有某些缺点,侵略者个人品德也可能不错,——能这样看问题已实属不易,但在评价一个人的主要" 业绩" 上,仍走不出好坏分明思维模式,即不可能同时又" 好" 又" 坏".
 
在菲律宾马克坦岛,有两座纪念碑。一座是麦哲伦纪念碑,建于1866年;一座是拉布拉布纪念碑,建于1933年。麦哲伦被公认是人类第一位环球航行的航海家,他的名字应该与第一位太空人加加林、第一位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并列于世界史册。加加林是苏联(俄罗斯)的民族英雄,阿姆斯特朗是美国的民族英雄。麦哲伦呢?他是葡萄牙人,环球航行却是在放弃了葡萄牙国籍之后,为西班牙国王效劳。但几乎全体葡萄牙人都认为他属于葡萄牙,是葡萄牙的民族英雄。其实,这几位的名字早已超越国界,他们属于全人类,应该是人类的英雄。严格地说,麦哲伦并未亲身完成环球航行的壮举,他在马克坦岛死于与当地酋长拉布拉布的战斗之中。拉布拉布纪念碑的铜像,塑造了这位上身赤裸的土著英雄手持蛮刀、长杵,奋起保卫其领地的英姿,颇有"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的气概。麦哲伦是不是拉布拉布亲手砍死,不得而知;意义则十分明显:反击侵略者。
 
两座意义截然相反的纪念碑,耸立在同一个小岛上。两个你死我活的对手的名字,成了当地的主要地名:马克坦是" 麦哲伦" 的误读,岛上的主要市镇是拉布拉布市,还有一个供游人凭吊的麦哲伦海滩,——这位伟大的航海家的殒身之地。最有意思的,是一个双面碑亭,正反两面镌刻着以完全不同的" 立场" 撰写、记载同一事件的两篇碑文:
 
正面:公元1521年4 月27日,拉布拉布率部众在此击溃西班牙侵略者,毙其统帅斐迪南。
 
麦哲伦。菲律宾人抵抗欧洲人入侵,拉布拉布为首举义者,特此纪念。
 
背面:公元1521年4 月27日,斐迪南。麦哲伦与马克坦岛酋长拉布拉布所部激战,重伤身亡于此。是年5 月1 日,胡安。塞巴斯蒂安。埃尔卡诺率领麦哲伦船队的维多利亚号航离宿雾,翌年9 月6 日归抵巴拉米达的圣罗卡港,完成第一次环绕地球航行。
 
(以上两篇碑文,诗人流沙河在他的散文《双面碑》中,已作妙趣横生的翻译。我没有去过菲律宾,亦未见原碑文。本文所引系根据其译作改写,以合一般读者的阅读习惯。有兴趣者可找流作欣赏。)
 
抵抗入侵之敌的是民族英雄,侵略者同样是民族英雄,甚至是一位伟大得多的民族英雄。除了当地人,大概知道拉布拉布的人是不多的。而即使是与马克坦岛一桥相连的宿雾,麦哲伦的名字都仿若神祗。国外游客至此,看到那幅拉布拉布手挥蛮刀砍向麦哲伦的" 历史画卷" ,恐怕都难免心情复杂。这位注定将以其不朽之名命名地球上一道海峡、南天上两团星云," 与天地同辉" 的探险家,竟如此窝囊地死于一个小部落头领的刀下么?另一方面,一个酋长,不管他可能多么愚昧、不开化,对人类文明的传播和进程、对地球的是方是圆是长是扁毫无兴趣,他奋起保卫自己的家园不受外来人侵犯总是对的,无可指责。不能因为你有先进的航海技术,首先知道地球是圆的,你就有权要求我臣服。否则,英国人发动的鸦片战争也就是" 先进打落后" ,天经地义了。
 
不同阵营的民族英雄
 
凡是为本民族作出过贡献与牺牲的人,都可以称之为民族英雄。贡献突出、牺牲壮烈者,为世人所景仰、纪念,则扬名于世,垂名于史。如果以直接对历史的影响而论,按照我们一般所说的民族英雄的定义,大体上分为这样几类:
 
一,统一诸部或诸国,建立强大的王朝
 
如秦始皇、松赞干布(吐蕃)、耶律阿保机(契丹)、完颜阿骨打(女真)、成吉思汗(蒙古)、努尔哈赤(满洲)、默罕穆德(阿拉伯)。
 
二,大肆扩张,征服其他弱小民族、国家
 
如成吉思汗、多尔衮、康熙、彼得大帝、拿破仑。
 
三,奋力抵抗外敌,收复失地,为国捐躯,节操气壮山河
 
如岳飞、文天祥、陆秀夫、袁崇焕、史可法、郑成功。
 
四,摆脱异族统治,争取民族独立
 
如华盛顿、玻利瓦尔、孙中山、潘佩珠、胡志明、苏加诺、甘地、尼赫鲁。
 
五,改革创新,励精图治以振兴民族,大辐提升本国的国际地位
 
如伊藤博文、彼得大帝、维多利亚女王。
 
世界现存约一千多个民族,历史上出现过的民族更不计其数,土地资源却十分有限。为了争取尽可能大的生存空间,相互间免不了摩擦、竞争、冲突乃至战争。这么多民族,往往还杂居于一国,或分居于多国,矛盾则更加难免。争取本民族的最大利益这没错,但如果要别的民族付出代价,道理就有些含混了。中国人往往说" 各为其主" ,亦即各自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说话、行事,如此一说下去,世界便不可能有什么公理道义,于是强权即公理。所以我主张,讨论历史问题,不妨有时站在另一个角度去观察、思考,以避免偏狭的结论。我们看到,所谓民族英雄,往往成双成对(对应而非对等)地出现。有统一诸部的英雄,就有谋求独立的英雄;有扩张领土的英雄,就有抵抗侵略的英雄。有秦始皇,就有荆轲;有金兀术,就有岳飞;有忽必烈、伯颜,就有文天祥、陆秀夫;有努尔哈赤、多尔衮,就有袁崇焕、史可法;有伊藤博文,就有邓世昌、安重根;有拿破仑,就有苏沃诺夫、威灵顿;有麦哲伦,就有拉布拉布;有达扬,就有阿拉法特。
 
秦始皇横扫六合,灭周及六国,建立统一的中国王朝,融华夏诸族于一炉,形成最初的汉民族。他当然是民族英雄,还是大英雄。没有秦始皇,也就没有今天意义上的中国,没有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所谓" 融华夏诸族于一炉" ,听起来不错,颇具" 进步的历史意义" ,实施起来却并不那么美妙,必然弄到焚书坑儒的地步才成。什么叫" 统一" ?就是夷灭民族文化差异,度量、车轨、礼法、风俗崇尚、政治制度,……都要以秦国为标准。比方统一文字,就是不许再使用楚国字、韩国字、燕国字、齐国字、越国字,只准通用秦国字:篆书。汉民族的形成固然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楚族、越族、齐族、晋族的消亡,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除了" 千百万人头落地" ,还包括文化的代价。我就认为,楚文化与齐鲁文化都远远优于秦文化。
 
面临秦国的纵横中原、大举入侵,各国也不乏奋起反抗、救国救亡的民族英雄。屈原力图挽救楚国,壮志未酬,投江而死。荆轲受燕太子丹重托,只身入秦,谋刺秦王于大殿之上,虽不得逞,其壮烈不下于安重根、汪精卫。张良为复国以石狙击秦王不中,投身反秦大军,成为汉朝开国名相。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率楚军击溃秦军主力,实现了" 亡秦必楚" 的民族梦想。这些英雄人物,在史家司马迁的笔下,都得到生动的再现。
 
秦始皇与屈原、荆轲、张良、项羽,谁是" 我们的" 民族英雄,谁是" 他们的" 民族英雄?这就有点说不清楚了。说不清楚的原因,在于秦始皇的" 文化统一" 做得如此彻底,乃至于秦王朝崩溃后,恢复原主要国家及其文化传承已无可能。各国旧贵族们只能报仇,不能复国,就连重新分封也不能持久,只能走一个中国的道路。这样一个无可更改的结局,使得英雄们都没法定位,就算是没有对错正邪之分,所谓" 春秋无义战" ,连他们各自原本十分强烈的民族性都被渐渐淡化、抹杀,最终都只说是英雄,而不再说是民族英雄了。
 
将相失和的悲剧
 
说起" 我们的" 民族英雄,首先就得提到宋代著名的抗金将领岳飞。如果要评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岳飞大概会以第一高票当选。他几乎成了" 民族英雄" 的代名词,就像他的政治对手秦桧几乎是" 汉奸" 的代名词一样。岳飞享有如此高的地位,除了他的英雄业绩,主要还是因为秦桧。秦桧为人所唾骂千年,主要也因为岳飞。岳飞秦桧,忠奸分明,大忠巨奸,经过民间文学作品的不断提炼、塑造,完全合乎中国传统的道德尺度及民众心目中的历史观,而形成今日之难以改变的形象。不过,我们平常所说的岳飞、秦桧,毕竟与真正的历史人物不是一回事。正如《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曹操,并不等同于《三国志》中的诸葛亮、曹操,更不是真正的诸葛亮、曹操。
 
照道理,民族英雄的主要敌人,应该是敌对民族及其代表人物,而非本民族的内奸。秦桧是否内奸——汉奸,还可以讨论。他杀害岳飞,并首创" 莫须有"罪名,是非常恶劣卑鄙的政治谋杀。但他与岳飞的分歧,即与金国的和战之议,仍属政治方策之争。如果说一个人当了民族英雄,为民族立过大功,他的政治理念就一定正确,谁反对谁就是汉奸、恶魔,罪该万死,那么这逻辑与秦桧杀岳飞又有什么两样呢?秦桧能当上南宋权相,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也是一位民族英雄。他本为北宋王朝的著名主战派,反对和议,官至御史中丞。靖康之耻时,金兵立张邦昌为伪帝,满朝文武噤若寒蝉,只有秦桧挺身而出,领头坚决反对,终于为金放所忌恨,执之随徽钦二帝北上。其身处险境表现出的大义凛然、民族气节,较之以大臣身份使秦而完璧归赵的蔺相如如何?本来大敌当前将相失和,如果也能像蔺相如与廉颇那样处理得当,不至于闹出这样的悲剧。秦桧既杀岳飞,他头上民族英雄的桂冠即被换成汉奸帽子,一跪千年。秦桧之罪,罪在冤杀岳飞以阻主战之议,而非与金和议的政治主张。和议本身不能成为汉奸的罪名。
 
作为民族英雄代表的岳飞,其主要英雄业绩,应是对金抗战,绝非被" 汉奸" 冤杀。正如率领八百勇士坚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附,其主要英雄业绩是孤军抗日,而非被三个手下败类谋杀。顺便说一句,这三个败类也都是八百勇士之一。究到底,秦桧是对金战略的主要策划者和制订者,是岳飞的同僚、上级,是同一阵营里的政治对手而非敌对阵营的敌人。岳飞的主要敌人应该是,——读过小说《说岳全传》或听过这一段评书的中国人都耳熟能详,——是金兀术。
 
对于中国——时称大宋帝国——而言,这金兀术乃是侵华元凶,相当于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应当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冈村做总司令不足一年)。事实上,八百年后的抗日战争,岳飞抗金的故事仍然被当作激励民族精神、反抗外敌入侵的范本。抗金与抗日,本质上并无区别。今日中国的领土已经收揽了女真人原住地的大部,中华民族也几乎囊括了女真人的后裔,例如完颜氏都汉化成了姓王的,仍然没有几个中国人会对金兀术有什么好印象。大概总与凶神恶煞的魔鬼差不多吧:
 
" 脸如火炭,发似乌云。虬眉长髯,阔口圆睛。身长一丈,膀阔三停。分明是狠金刚下降,却错认开路神狰狞。""好像开山力士,浑如混世魔王。"
 
比较一下岳飞的形象:
 
" 头戴着烂银盔,身披着锁子甲。银鬃马,正拟白龙戏水;沥泉枪,犹如凤舞梨花。浑身雪白,遍体银装。马似掀天狮子,人如立地金刚。" (清。钱彩《说岳全传》,上同)
 
在各种各样的文章、书籍、作品中,我们已经习惯由浑身雪白、遍体银装的立地金刚当主角,却很少从那些脸如火炭、发似乌云的混世魔王角度进行观察和思考。这回咱们讨论的民族英雄是" 他们的" ,所以笔墨要多落在混世魔王而不是立地金刚身上。咱们重点谈" 他大金" 而非我大宋,重点谈金兀术而非岳飞。
 
兼秦桧与岳飞于一身的金兀术
 
金兀术是民间习称,意指" 金国的兀术" ,或" 金人兀术" ,并不姓金。金人叫岳飞,是否也叫他宋岳飞,或干脆叫" 宋飞" ,因后世没有《说兀全传》不得而知。金兀术是金朝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第四子,又叫四太子,正式姓名为完颜宗弼,——史籍中他以此名传世。金朝立国,干了两件大事,一是灭契丹,一是灭北宋。女真族曾先后臣服于高丽、渤海、契丹,终于公元十二世纪初叶建立了自己的强大王朝,先后战胜辽、宋两个大国,入主中原一百余年。灭掉别的国家,扩张自己的版图,建立疆域辽阔的王朝,为本民族开拓尽可能大的生存空间,这就是一般所说的民族英雄之所为。汉击匈奴,唐征突厥,都是如此。从女真人的立场看,完颜氏父子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没有完颜阿骨打,女真人不可能摆脱异族附庸的地位,取代辽朝成为北方强国。没有完颜兀术,金朝不可能以压倒优势横扫宋军,将汉人政权逐出中原。
 
《金史》中的完颜宗弼,未经民间的妖魔化加工,是一位功勋卓著的宗王,也是一位极为难得的军事统帅与重要宰执。战场上,他身先士卒,用兵神速,胆略过人,连连大破宋朝名将宗泽、韩世忠,平定中原,追击宋朝皇帝赵构,迫使宋朝上表称臣,确立金朝不可撼动的超级政治大国地位。在朝中开国元老或死或叛、政局不稳之时,他独撑危局,使王朝顺利度过难关。金朝的第五位君王、以" 小尧舜" 美名著称于史的金世宗对他赞誉有加。《金史。宗弼传》赞曰:" 宗弼蹙宋主于海岛,卒定画淮之约。熙宗举河南、陕西以与宋人,矫而正之者,宗弼也。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世宗尝有言曰:“宗翰之后,惟宗弼一人。‘非虚言也。"
 
相对于同时代的南宋王朝,金兀术出而帅入为相,集秦桧与岳飞于一身。设若我们从金朝而非南宋的角度,检讨他施政方略上的主要失误,居然就是允许南宋议和,没有打过长江去," 将革命进行到底" ,征服全中国。以区区一纸甘愿俯首称臣的不平等条约,岁贡银、绢二十五万两、匹,便放过这个既已结下深仇大恨的死敌,使之守住江南的半壁江山,埋下百年之后腹背受敌而终至亡国的祸根。事实是,战略上金兀术赢了曾大破其拐子马战术、千古流芳的民族英雄岳飞;政治上却输给了做过其俘虏、遗臭万年的古代首席汉奸秦桧。
 
如果说一般中国人心目中,始终把只灭掉一半中国的金兀术认准为侵略者,那么后来将整个中国都灭掉的忽必烈却被大多数中国人当成了" 咱们的" 民族英雄,甚至包括他爷爷成吉思汗,——"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看来干一件事,不管是好是坏,是正义是邪恶,都得干彻底,干不彻底不如不干。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就必须彻底征服,或赶尽杀绝,或人分四等地进行统治和奴役,这样人家才真心服你,千秋万代地歌颂你的雄才大略。你要是还留一半给人家,或竟扶植一个什么伪政权之类,嘿嘿,你等着人家的子子孙孙劈棺鞭尸吧。这就是所谓"成则英雄败则寇" 的著名的历史学原理。
 
清乾隆皇帝征准噶尔汗国,用的就是赶尽杀绝这一招,结果大获成功,使中国——时称大清帝国——的版图达到空前绝后的辽阔。准噶尔部在反抗征服的过程中,那些浴血奋战、不屈不挠的民族英雄,没有人还记得他们。都死了,只剩下一个地理名词。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认为:" 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应有智慧和勇气接受屈辱,瓦全还有复兴之日,玉碎便永无希望了。准噶尔人的遭遇,使我们惊悸。"
 
谁是" 我们" 和我们的对手
 
准噶尔部被" 咱们中国" 彻底消灭,变成了新疆的一个盆地,我们庆幸还来不及,干嘛反倒" 惊悸" 呢?原来," 咱们中国" 与那关外的满清,正如《红灯记》李奶奶痛说的家史那样," 本不是一家人呐" ,咱们也是被人家征服过来的。想当初多尔衮入关,八旗军铁蹄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强奸妇女,跑马圈地,驱赶汉人出京城,有比南京大屠殺更为惨烈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些都大量见诸史料文字的记载,不容抹杀和篡改。倘若" 我们" 没有接受屈辱的智慧和勇气,以剃发易服求得" 瓦全" ,说不定也早变成一个地理名词了。
 
中央电视台曾拍过一部电视片《努尔哈赤》,在解说词的结束语中总结:"努尔哈赤不但是满族的民族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 其实,从努尔哈赤、皇太极到多尔衮,都不是中华民族的英雄,而只是满族的民族英雄。对于当时的中国——时称大明帝国,——他们都是侵略者。抗清与抗金,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当时中国的民族英雄是抗清的袁崇焕、史可法、郑成功,而绝非宣布" 七大恨" 的努尔哈赤。
 
满清爱新觉罗氏皇族,虽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优秀的一支皇族,却一直要到康熙才能说是中国的民族英雄。且不说他为中国创造了最为长久的盛世,就连中国的领土至有今日之庞大,民族至有今日之众多,也都由他的文治武功所奠定。不能因为其祖辈是侵略者,就否定康熙的辉煌成就;也不能因为康熙的英雄业绩,便反过来否定其祖辈是侵略者这一史实。
 
满清立国近三百年,前二百多年向外扩张、征服异族,几乎没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只有最后几十年,才遭遇西方列强沉重打击。这时候,扩张、征服的民族英雄换成了保家卫国、守土抗敌的民族英雄。看过电影《火烧圆明园》的读者,一定记得那位蒙古将领、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怎样用一面被打得百孔千疮的令旗,指挥他的骑兵不畏枪林弹雨一次又一次冲向来犯的英法联军。此次京津保卫战,昭乌达盟骑兵一千人仅剩一百余人生还。蒙古骑兵的英勇与惨痛失败,激动得我们热血沸腾,只恨" 咱们的" 铁蹄不够凶狠,竟不能踏平" 匈奴" ,扬我大" 汉" 之威。此刻谁又会想到,当初蒙古铁蹄横扫欧亚大陆,灭国四十余个,动辄屠城,是怎样教西方人震惊,惊叹" 上帝之鞭" 降临。那时的蒙古人,是我们与西方人共同的敌人,是把中国的君臣逼得跳海、将" 我们的" 民族英雄文天祥绑赴燕市、扬言要杀尽汉人" 张王刘李赵" 五大姓的征服者,是把" 我们" 列到比西方人还要低一到二等、小命仅抵一头毛驴儿价钱的奴役者。经过数百年的离合融汇,蒙古人成了" 我们" ——时称" 我大清" ——中的一员,而僧格林沁也成了" 我大清" 抵抗西方列强的民族英雄。
 
走到穷途末路的我大清,首先遇到的西方强敌是英国,它于1840年发动鸦片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和意义,不用我细说。为什么打成那样?因为" 我们" ——从皇上、钦差、督抚、守将,直至士兵与平民,太不了解对手了。英国是个怎样的国家,欧洲又是怎么回事,有谁知道?魏源的《海国图志》还得两年以后才出版呢。而魏源写作出版该书的直接动因,正是打败了鸦片战争,深恨我们没能预先知己知彼。事情过去了一百六十多年," 我们" 对当时英国的了解增加了多少呢?难说。关于鸦片战争的电影、电视剧拍了不知多少部,历史教科书更出了不知多少版本,请想想看,对" 我们" 当时的对手,究竟有过几笔象样、真实的描写。我们在电影、电视剧中看到的英国鸦片贩子及侵略者,与当年我大清的钦差大臣林则徐、琦善、裕谦眼中的英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反正是一伙蛮横无理、恃强凌弱、虚伪狡诈的强盗和骗子,用民间俗语叫做:鬼子。而只要做了鬼子,那就不是人,是人面兽心、披着人皮的狼了,尽可以妖魔化、脸谱化。英国鬼子和法国鬼子,美国鬼子和德国鬼子,俄国鬼子和日本鬼子……有什么两样,都差不多,连性格语言思维逻辑都一样。
 
即以我们最为熟悉的日本鬼子形象为例,满脸横肉,敞露着胸毛,两眼眯成一条缝,额头上流着油汗,络腮胡子刮得铁青,眼睛瞪得像铜铃,鹰视狼顾,讲一口怪腔怪调令人反感的汉语,一拳砸破一大块玻璃,把正在附庸风雅的琴猛地摔成碎片。他们一定都喜怒无常,笑是狰狞的笑,凄厉的笑,皮笑肉不笑,骨子里不怀好意的笑,总之要笑得你心里发毛、发怵。——这些都还是鬼子军官,如果是鬼子兵,则形同白痴厉鬼,除了杀人放火抢花姑娘翻得到处鸡飞狗跳抽一个大耳光什么都不会。《红高粱》里的日本鬼子,与《小兵张嘎》、《红灯记》、《三进山城》里的日本鬼子有什么不同?如果我们以这些文学、银幕塑造的形象来研究历史,恰如以《说岳全传》的四太子金兀术代替《金史》中的完颜宗弼,固然可以获取听说书、读演义的快感,却无助于了解我们曾经历过的对手,无法从史实真相中得到教益。
 
来自西方的殖民统治
 
鸦片战争时的英国国王,是一个即位才三年的二十一岁女子:维多利亚女王。她在位六十四年,统治英国一直到二十世纪,比我大清在位六十一年的康熙皇帝还长,与乾隆当皇帝与当太上皇的两职任期之和相当。她本人远不及康熙、乾隆那样雄才大略、天纵英明、文武双全、精通好几门语言。她天资平平,到死连本国的一口英语都说不地道,带着她母亲祖籍的浓重德语腔。却非常幸运地,在良臣辅弼下成就了一番大业。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工业、科学、文学、艺术皆空前地繁荣发达,较康乾盛世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影响人类下一个世纪的馬克思主义都出自此时此地。文治如此,武功更令人眩目。击败泱泱大国、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我大清,打赢了克里米亚战争、布尔战争,兼并香港、缅甸、马来西亚、苏丹,将印度划为女王的直辖领地,占领和控制埃及、苏伊士运河、苏丹、尼日利亚、东非、罗得西亚,……再加上原有的殖民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帝国系统及影响力大大超出蕞尔岛国本土的范围,遍及五大洲,号称日不落,使英语成为现代国际社会的世界语言。女王去世后," 维多利亚时代" 仍然继续,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这样一个人物,算不算他们——英国人的民族英雄?当然要算,除非我们修改民族英雄的定义,包括咱们的民族英雄。世界各地以维多利亚命名的地名不计其数,留下了英国殖民时代的辉煌印记。维多利亚女王有个外号叫" 欧洲的祖母".1876年,她兼任了印度女皇。印度这个比中国还要古老的" 国家" 在维多利亚以前,从来都没有过" 统一" 的国家及元首。
 
严格地讲,在英国人入侵之前,印度只能叫" 次大陆" 而非一个完整的国家。其历史上最大、最强盛的三个王朝:孔雀王朝、笈多王朝和莫卧儿帝国,全部加起来不到七百年,其中莫卧儿帝国由入侵的蒙古- 突厥人所建,国祚三百多年。它们全都没能囊括整个印度,尤其是南印度。这片土地上小王国林立,什么种族都有,民族更多达一百余个,语言、宗教、习俗皆不相同。维多利亚出任" 印度女皇" ,第一次使次大陆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尽管它是英帝国的殖民地附庸国。英国人走后,英语成了印度跨越各民族语言障碍、联结和凝聚各邦的" 普通话".
 
如此看来,英国人的侵略及殖民统治,似乎还有功和有理了?我没这么说,印度人当然更不会这么认为。二战结束后的1947年,印度终于脱离主要战胜国英国,获得独立。在独立运动中居功之首的甘地,不但是他们的民族英雄,还成了二十世纪世界反殖民×义、反种族歧视、和平与非暴力,以及宽容、节俭、忍让、苦行、素食的象征,称为圣雄。甘地与其大弟子,同甘地并称印度独立之父的尼赫鲁,都到英国本土受过良好的教育,但都反对英国人的统治,二战期间率他们所领导的印度国民大会黨不支持盟国对轴心国作战。1942年2 月,蒋介石访问印度,特意顶着英国政府的压力与甘地、尼赫鲁会谈,劝说他们先放下民族情结,共同抗日,遭到拒绝。尼赫鲁对蒋说:" 英人统治印度迄今约160 年,在这个时期之内,种种行为与现在日、德的侵略行动相比较,并没有什么差别。80多年前,印度国民曾作武力的革命,英国人对付我们的手段,其残酷同今日希特勒所用者并没有什么两样……"
 
印度国民大会黨还有一位曾两任主席的领导人鲍斯,因主张流血斗争革命最终与甘地派分道扬镳。他从印英政府的监禁中化装逃到纳粹德国,在那里招募印度志愿人员,企图组织军队与英国作战。太平洋战争爆发,他搭乘德国潜艇,航行三个月到达日本占领的槟榔屿,又飞到日本,在日本扶植下成立以他为首的自由印度临时政府,于1943年11月出席东条英机主持的大东亚会议。他将英军俘虏中的印度籍士兵组成印度国民军,共三个师约九万人,协同日军从东面进攻印度的科希马和英帕尔平原,遭英军击溃。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乘日机从香港逃往台湾,据说机毁人伤,于8 月19日死于日本医院。这么一个汪精卫式的人物,竟然也被印度人尊为争取独立的民族英雄。战后印英政府以" 参加反对国王- 皇帝罪" 审判他的追随者,没想到民众情绪激烈,把他们当作爱国者欢迎,以至于审判难以为继。就连与之观点相左的甘地,也为他辩护,说他是为印度的独立,而非为日本作战。如此说来,同鲍斯一道攻打英军的日本驻缅军非但不是侵略者,还成了帮助印度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义军。出任战后东京国际法庭首席法官的印度大律师拉德哈比纳德。帕尔,即因此反对对日本战犯的宣判,主张将他们全部无罪开释。既然印度人可以罔顾" 我们" 的民族感情为日本侵略者评功摆好,"我们" 为什么不可以罔顾印度的民族感情,为英国人也评评功摆摆好?
 
" 三十志士" 与苏加诺
 
为日本人评功摆好的不止是甘地、尼赫鲁,还有其他一些亚洲国家的政要。如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斯里兰卡的贾亚瓦德纳总统,缅甸的巴莫总理(战前)、德钦巴盛副总理,泰国总理克拉。巴莫,印度尼西亚的哈拉哈布总理。太平洋战争期间,东南亚许多国家的领袖人物,都与日本有程度不一的合作。包括越南末代皇帝保大(阮永瑞),老挝国王西萨旺。冯,菲律宾总统劳雷尔,泰国总理銮披汶,缅甸的昂山、吴奈温、吴努、吴巴瑞。昂山即1991年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昂山素姬的父亲,他于1940年8 月在中国厦门与日本当局取得联系,率吴奈温等青年投奔日本,接受日军训练,组成缅甸独立军随日军返缅,史称" 三十志士" .注意," 随日军返缅" ,就是同日本侵略军一道,打回自己的祖国。
 
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印度尼西亚第一任总统、国父(或曰" 独立之父" )、印尼独立运动领袖苏加诺。1942年3 月,日军占领印尼,把他从荷兰殖民政府的监狱里放出来,任命他为首席顾问和宣传家,送他到印尼各地演说,鼓动独立。在苏加诺看来,赶走荷兰人的日本军队不仅是他的个人,也是他的国家的解放者。三年多时间,日本占领军大力推广普及印尼语,使这个拥有一万三千个岛屿、一百二十种语言、在荷兰人三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之前从未统一过的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的" 普通话" ,——不象英国人用英语作为印度普通话。苏加诺担任过日本人组织的人民力量中心主席、中央参议员议长,爪哇奉工会主席。他要是我们中国人,肯定被列为第一大汉奸;但他是印尼人,所以不但不奸,反而成了他们的第一大民族英雄。1945年3 月,日本为使印尼独立,先后成立了印尼独立筹备委员会、印尼独立调查委员会,7 至8 月,驻扎西贡的日本南方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元帅奉东京之命,两次将苏加诺及其副手哈达召往印度支那(越南),商讨独立问题,并定于8 月24日正式宣布印尼独立。不料日本天皇8 月15日诏告投降,两天之后,苏加诺、哈达签署发表《独立宣言》,提前宣告独立,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
 
而刚刚当上战胜国的英国,代表盟军派兵接管日本占领的印尼,荷兰殖民军亦随之卷土重来。苏加诺领导他的人民开始了保卫独立之战,印尼史称独立战争。日本转交给印尼独立军大量武器,还有大约两千名日本正规军人参加了这场战争,迫使遭到重创的英军只呆了一年即撤离。又过了三年,荷兰人终于被迫承认印尼独立。在印尼,代表" 反法西斯阵营" 的英国人本来是" 解放者" ,却灰溜溜地当做侵略者被赶走;而本来是侵略者的日本人,却摇身一变成了" 他们的" ,——也就是别人的民族英雄。苏加诺终其一生对日本深有感情,晚年娶日女为第四任妻子,是为黛薇夫人。为了感谢和表彰参加独立战争的日本军人,1958年苏加诺总统在东京慈惠医科大学后面的青松寺建了一座纪念碑,上刻苏加诺亲撰铭文:" 独立不属于一个民族。"
 
日本曾是中国的一个" 行省"
 
这句译文容易产生歧义,原意应为:" 独立不只属于一个民族。" 独立不仅对于中国人是重要的,对于印度人、印度尼西亚人是重要的,对于日本人、美国人也是重要的。美国的历史,就是从独立战争开始。日本是一个岛国,不与其他任何国家直接接壤,但是对独立十分敏感。前面提及明治时代的一个重要口号:" 尊王攘夷" ,尊王好理解,倒幕府,尊天皇。什么叫攘夷?就是抵抗外来侵略,主要是西方人的侵略、欺凌,保证本国本民族的独立与尊严。在这一点上,日本与当时中国的利益、立场完全一致,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直到甲午战争,才变友为敌。即使如此,中日关系也绝非敌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就中方而言,大量派遣留日学生,从文字词汇、文学戏剧到白话文运动、新文化运动引进日本文化,师法日本维新自强,以日本为基地鼓吹和发动革命。日本方面,接纳大批中国留学生和各式志士仁人,对中国的改革、革命皆十分关注和投入。
 
不能说这些关注都是坏的,都是为了将来一口吞掉中国打基础。如开篇所说的伊藤博文,非常关切中国的维新运动,曾于1898年9 月刚从日本首相位上退下之后,应邀到北京准备直接为中国的变法出力献策,在戊戌政变的头一天获光绪皇帝召见。变法失败,伊藤又积极营救新黨人物,与日本驻华代理公使林权助一道,以日船送康有为、梁启超秘密逃亡日本。半年以后,他发表演说还提到:"我相信,尽我国力的最大限度。向(朝鲜和支那)提供帮助,不但对保全我国自身利益,而且对远东大势,都是正确的、必要的。" 日本著名学者内藤湖南也同时在《东亚时论》发表社评,主张谋求支那的变法自强。当时日本政界有少数人主张以日本利益为主,静观清朝之变;但大多对中国持积极帮助的态度。驻华公使谷也文雄写给外相青木周藏的报告称:" 尽力从事睦邻友谊,并试图忠告和诱导,扶持(变法之动向),此乃我国之义务。" 而外务次官都筑馨六对报告的批注是:" 清国内政无论是改进主义还是守旧,都与我国无关。我们必须纯粹以我邦人的利害为唯一标准,利用机会。" 由此可见,伊藤博文等赞助中国变法的政界人物,对于中国改革图强的难能可贵。戊戌政变后,中国开始兴起" 日本热" ,日本亦稍后兴起" 清国热" ,中日关系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友好时期,史称" 黄金十年".直至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日本正式吞并朝鲜,——此前" 侵朝元凶"伊藤一直阻止此举,是日本对朝态度最为温和、同情的政治领袖。
 
日本一些右翼学者、政治家不愿承认日本的侵略史实,中国大多数人也不愿承认中国历史上对日本的侵略。元朝忽必烈曾对日本发动两次大规模入侵,叙述者大都巧妙地说成是蒙古人,也就是说跟" 咱们" 中国人不相干,是" 别人" 干的。我也同意冤有头债有主,谁的责权谁来负。问题是要把" 咱们" 跟" 别人"的概念弄清楚,不能今天说的和明天说的不一样,这里说的和那里说的不一样。要么咱们不是侵略者,元朝的版图跟咱们中国不是一回事;要么咱们也是侵略者,也得为当年" 进入" 日本负责。二者必居其一。为了强调中国跟蒙古、西藏的渊源,就把元朝当成咱们中国;为了推卸元朝侵略日本的责任,就把它当成别人的国家,咱们跟日本一样都是它的受害者。这历史就没法说了。
 
忽必烈第二次东征日本,动用了已被征服的南宋的大批水师。按道理元朝军队(其中包括" 正宗的" 、" 纯粹的" 中国海军,由南宋降将范文虎统领),战斗力要远远胜过日本,只是由于天时、地利的极为偶然的因素,日本才侥幸取胜,与二战中国战胜日本十分相似。
 
假如元朝打赢了那一仗,征服了日本,我们今天绝不会把这事儿推给别人了,大丈夫敢作敢当,日本也和许多其他地方一样," 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元朝已预先设置了" 日本行省" ,官员也任命好了,率领十几万大军征日的阿剌罕、范文虎,即" 日本行省" 的右丞相、右丞。作为行省的日本,比作为" 宣政院辖地" 的吐蕃,更无争议地属于中国领土。而且这还将是由" 真正的" 中国人,——即南宋人,时称" 南人" ,——为主参战征服的唯一一片疆域。元朝的国民等级,也将增加一个第五级:倭人,依征服者和被征服的次序排在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之后。好歹咱们也做一回" 人上人" ,不至沦落到最底层。
 
许多人都说,历史不能假设。为什么不能假设?因为一假设,就会露出许多" 定评" 、" 公论" 的破绽,就会使一些永远有理的振振有辞者难以自圆其说,就会使某些看似坚实的理论基础动摇塌陷。我曾作《如果日本战胜了中国》一文(1999年),引起网上爱国人士的一片痛骂。我不知道反过来假设,情况是否稍好一点:" 如果元朝征服了日本" ……。事实上,元朝征服了咱们中国而没能征服他们日本。抵抗元朝侵略的文天祥、陆秀夫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同样,抵抗元朝侵略的日本将士也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我们在向失败的英雄表示敬意的同时,也应该向胜利的英雄表示至少同样的敬意。
 
越南人怎样看他们的历史
 
中国人都知道,越南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逾一千余年。后来中国又帮助越南抗击过法国和美国的入侵。二战结束前夕,美国总统罗斯福拟将战后的越南归还中国,而不是战前的宗主国法国,为蒋介石所拒绝。这都是无法否认的历史事实。越南人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想他们不会因此自豪:" 我们" 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他们的历史教科书上,一定是将争取自身的独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强调他们是如何抗击外来侵略者,包括抗击中国的汉朝、宋朝、元朝、明朝和清朝的侵略与征服。他们一定也会大书特书他们的民族英雄,除了潘佩珠、胡志明这些抗法抗美的独立运动领袖之外,还有抗击咱们中国的英雄。
 
越南人把赵陀当做他们的开国之君,——赵武王。赵陀,又写做赵沱、赵佗,原为秦朝地方官,秦末趁天下大乱兼并数郡自立为南越王,汉初受高帝刘邦册封,吕后时自称南越武帝,文帝时去帝号,景帝时附汉称臣,地位如诸侯。赵陀统治的地域,包括今越南的北部,及中国的广东、广西等地。汉武帝时平南越,以其地设九郡,其中交趾、九真、日南三郡在今越南境内。从中国的角度来说,赵陀是真定(河北保定)人,他建立的小王朝只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不怎么起眼儿的割据政权,后来又全部收进汉朝版图,大部分现今还是中国的领土,毫无疑问他是中国的历史人物。从越南的角度看,赵陀同许多越南人一样来自中原,他建立的国家,历五王凡九十三年,是越南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后为汉朝所灭,才使越南进入千余年的所谓" 北属时代" ,赵陀的地位相当于他们的秦始皇。越南人看历史,不会认为自己是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而是摆脱中国的统治争取独立,作为最早的南越王朝,还有大部份土地至今仍为中国所侵占。
 
公元40年(东汉建武十六年),交趾女子征侧、征贰姐妹因不满太守苏定的暴×举事,九真、日南、合浦数郡叛民响应,略六十五城,自立为王。光武帝遣伏波将军马援、楼船将军段志发长沙、桂阳、零陵、苍梧兵万余人讨之,于公元43年破交趾,斩征氏姐妹。在中国的史书中,征氏姐妹是叛乱者、暴民首领。但在越南史书中,她们是反抗东汉统治的女英雄。越南各地都有供奉二征夫人的祠庙,好似中国的岳飞庙、关公庙,民间流传她们的故事,仿佛我们的花木兰,及法国的圣女贞德。反过来可以想见,镇压和杀害" 征木兰" 、" 征德" 的马援,这位抗击过匈奴、在历史上留下" 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 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 等名言的东汉名将,会被他们糟蹋成什么样子,——大概比金兀术好不到哪里去。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越用鲜血凝成兄弟情谊之时,越方曾要求中国重新审视和评价这段历史,对马援执行革命的大批判。敢情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怀恨在心呐。
 
1945年9 月2 日,胡志明在河内巴宁广场向越南人民发表《独立宣言》,开篇即引用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中的不朽格言:" 人是生而平等的,他们应享有天赋的不可侵犯的权利,这就是: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当时胡志明没有想到,恰恰是他所效法其独立精神的美国,在后来二十多年的岁月中,给他的民族带来了什么样的灾难。
 
从民族英雄到卖国贼
 
一个民族,评价自己的英雄人物与评价别人的英雄人物,往往没有统一的标准。不仅各民族的利益使然,英雄观、道德观也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我们来看看法国的例子,著名的贝当元帅,《中国大百科全书》与《简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对他的评价有很大差异。
 
前者的辞条解释是:" 法国维希政府元首、法国元帅,民族叛徒。" 后者则是:" 法国将军。第一次世界大战凡尔登战役的赫赫英雄,第二次世界大战维希傀儡政府元首。" 显然,前者的评语是单一的,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道德色彩和批判色彩;后者的评语是复合的,平实的,基本上不作道德评判。前者在介绍其生平时,也曾提到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因领导凡尔登保卫战而出名,成为当时的英雄" ,轻描淡写,不无揶揄。我们看前者知道的贝当,是一个一度浪得虚名的坏蛋、彻头彻尾法奸;而看后者了解贝当,才知道他原来也曾是一位深受爱戴、享有盛誉、功劳卓著的民族英雄。
 
1932年,巴黎出版的一本小册子《剑刃》,扉页有一段作者献词:
 
献给贝当元帅
 
本书只能献给元帅阁下一人
 
因为你的赫赫功绩最能证明
 
思想光辉产生的行动
 
具有何等崇高的美德
 
献词的落款是:" 致最崇高最热忱的爱戴之意——夏。戴高乐"
 
这位戴高乐将军,一度崇拜贝当几近阿谀奉承的程度,历史证明他绝非一个吹牛拍马的小人。他是发自内心的对这位民族英雄与恩师的爱戴:是贝当在极为艰难的一战期间,率领法军浴血奋战,为法兰西民族杀出了生机。他没有想到,当德国侵略者卷土重来之时,贝当竟会挺身而出,代表法国投降。戴高乐多次规劝、进谏无效,最后一次向他心目中的偶像举手致敬,慨然与之决裂,到法国本土之外组织" 自由法国政府" 进行抵抗运动。他被贝当的维希政府以" 叛国罪"缺席判处死刑。1944年8 月26日,戴高乐率领其抗战部队同盟军一道开进巴黎,结束了长达四年的纳粹德国的统治。这一次,是戴高乐取代了贝当成了法国的民族英雄。第二年的8 月15日,也就是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那一天,89岁的贝当同样以" 叛国罪\ " 被判处死刑。戴高乐签署了特赦令,改判终身监禁,——就象五年前贝当也在他缺席审判的死刑判决书上签署" 不要执行" 一样。
 
不过功是功罪是罪,法国人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否认贝当先前的功绩。即使在他率领法国投降的战败时期,在大多数法国人心目中,他仍然是精神领袖,仍然把民族复兴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正如红衣主教热利埃说的:" 贝当就是法国,法国就是贝当。" 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没错,就算是戴高乐,也由他一手提拔,从上尉逐级升至将军,才能成为二战中的风云人物。


 
在利益的相对性之上,还有一个道德的一致性。反之亦然。作为盟国之一,我们为法国终于选择了戴高乐而非贝当庆幸。不过他到底只是法国的民族英雄,而法国是世界上第二大殖民帝国,其领地包括越南,当时叫法属印度支那;当年的英法联军,也犯下过火烧圆明园的暴行。二战结束以后,戴高乐推翻了贝当维希政府的一切对外条约,下令要恢复法国在亚洲的利益,包括在中国的利益。中国最先在本土对日抗战,在战胜国中的地位远远超过法国。戴高乐的所谓" 自由法国" ,几无战功和战绩可言,连东欧一个小国的抵抗游击队都不如,对中国及亚洲的抗日更毫无贡献。战争期间,越南的法国军队皆效忠于维希政府。不料他跟着盟军返回巴黎,竟俨然以" 五大战胜国" 之一登上历史舞台。他重新出兵,占领刚刚宣布独立的越南;他还企图重获中国领土上的法租界,一直拖到1946年2 月28日才被迫签约,放弃事实上早在三年前维希政府即已宣布放弃的租界及治外法权。别人的民族英雄,我们尽可以去欣赏甚至敬佩;唯从本民族的利益计,倒不如让他们多出几个卖国贼。
 
从民族救星到人类公敌
 
几乎与贝当同时,德国也有一位一战英雄,即后来当上魏玛共和国第二任总统的兴登堡。他也提拔了一位无名小卒、一战时的二等兵希特勒,使之掌管德国,震惊世界。有趣的是,希特勒也曾崇拜和歌颂兴登堡:
 
" 您在荣誉的战场上为我们民族的生存和未来战斗了三次。您当年经历了帝国的形成,还亲眼见到过那位伟大首相的事业,看见过我们民族奇迹般的腾飞,并在最后把我们领进了伟大的时代,让我们自己去体验和争取自己的命运。今天,陆军元帅先生,先知决定您是我们民族重新兴盛的庇护者。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您神奇的一生是德意志民族不可摧毁的生命力的象征。" ——这是1933年3 月21日,希特勒在一次庆典的演说词。我们看到,他完全是在颂扬一位民族英雄。
 
兴登堡本人并不是纳粹,也没直接参加过希特勒的侵略战争和迫害犹太人,但他与纳粹合作,以自己的巨大声望,帮助希特勒攫取了獨裁者的位置,是这场德国、欧洲、乃至世界灾难的始作俑者。正是他,在国会纵火案的第二天,宣布《保卫人民和国家》的紧急法规,取消了魏玛共和国宪法规定的保卫人民人身、新闻、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自由。为什么这么糊涂?因为他相信,只有希特勒能够拯救和振兴德意志,希特勒是领导德国重新崛起和腾飞的民族英雄。正所谓" 英雄惜英雄".从兴登堡时代的魏玛共和国,到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是一位民族英雄向另一位民族英雄的传交承接。不光是兴登堡,当时的绝大多数德国人也相信,希特勒是" 德国再生的当然代表" ,所以才以绝对高票让他赢得大选当上帝国元首。他使德国迅速摆脱战后的困境,在西方经济大萧条中一枝独秀,他迫使西欧各国放弃战胜国的地位,容忍和屈服于德国成为新的霸主,收复苏德台,吞并奥地利,瓜分波兰,出兵北欧,占领法国,……一直到二战的战略转折之前,希特勒的所作所为,与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极为相似,甚至并无二致。海因茨。赫内《德国通向希特勒獨裁之路》一书,记录了当时的这样一首诗:" 上帝派来救星,苦难已有尽头,举国欢腾共庆:春天终于来临。" 从二战的资料片中我们看到,1940年6 月德军占领巴黎,在二十二年前德国签署投降书的贡比涅森林的同一节车厢内,法国正式向德国签署投降书。那一幕对于德国民族,是何等的骄傲自豪,扬眉吐气:德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希特勒的獨裁,是建立在广泛民意基础上、受到德国人民拥戴的獨裁,是民族救星式的獨裁。他被称颂为" 人民的总理".纳粹德国的立国基础,包括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对内实行种族灭绝,说穿了就是民族主义,并且是演绎得最彻底和最极端的民族主义。" 纳粹" 中文译作" 国家社會主義工人黨" ,准确的译法应为" 民族社會主義工人黨" (Nation的主要含义是民族)。我坚持认为,希特勒最大的罪恶不是他发动了侵略战争,而是对犹太人的迫害。虽说他从民族英雄变成民族罪人乃至人类公敌,仅仅是因为输掉了那场战争。【赵无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