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傅英仁:“满族萨满神话”,不是一个人的守望



傅英仁,男,(1919-2004)满洲族。满洲黑龙江宁安人。大专文化。1946年参加工作,历任小学教员、校长,县志编辑室主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顾问。县、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自幼受浓厚的满洲民族文化熏陶,且聪明好学,博闻强记,14岁学萨满,到80年代中期,共积累满族神话故事传说440多篇,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为保存满族文化遗产做出宝贵贡献。由他讲述别人采录的达160余篇,由他亲自采录的82篇,由他讲述与人合作整理的60余篇,共100余万字,均发表在各种书刊上。主要作品有《满族神话故事集》、《满族民间故事选》、《傅英仁满族故事集》、《萨布素将军传》、《红罗女》、《两世罕王传》等。发表论文《满族萨满教神话》、《满族萨满教初探》、《满族民间文学传承关系》等。2005年1月省民协、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傅英仁《满族萨满神话》。

如果没有张爱云,这两部书所记述的那些神秘的满族民间文化,也许就真的随着傅英仁老人的故去而倏然消逝了;这两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也许真的和我们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了。

    傅英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满族萨满神话》的第四代传承人;张爱云,他的最后一名学生、《满族萨满神话》的第五代传承人。

    “老人的记忆力真的特别惊人,10多岁时听到的故事,过了70多年仍然能清清楚楚地记得。”即使时间已经过去10多年了,张爱云依然记得当年第一次听到老人口述时的情形。而如今,我们只能听着老人留世不多的珍贵录音,来想象老人的讲述有多么生动,才带给她如许的震撼。



    一个偶然

    一直有着文人情怀的张爱云,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研究满族民间文化的学者,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接触到了满族民间文化这个神奇的领域。

    1999年,张爱云任宁安市文联主席。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别人说起当地有位奇人叫傅英仁,是满族文化专家,这让她产生了发掘、抢救满族文化的念头,只是这求师之路并不顺利。

    “其实,我第一次登门连傅英仁老人的面都没见到。”回想起当年的登门求师,张爱云很感慨,“我也没有多想,找个周末买了些礼物就去了。”“早干什么来着?”刚听到她介绍完自己的身份,老人的女儿冷冷地说:“我爸现在病了,啥也说不了了,就等着把那些东西带到棺材里算了。”家人的话也许是有些尖锐,但也显示出当时年届八旬的傅英仁,在清贫生活中传承满族文化的艰难与执着。

    “天下着雨,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坏,像那灰暗的天气一样在哭泣流泪。”在张爱云当年日记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首次拜师的失落和不易。但思前想后,她没有气馁。接下来,她了解到当时老人中风不久,听他的家人说有种治疗老人病痛的特效药宁安没有,就自己花了1000多元从外地购来,送到老人的家里。不再提向老人求教的事,而是像对待自己父母一样常去看望傅老。

    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她的真诚打动了傅老和他的家人。“当时老人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每次都是找到他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才能记录一些资料,进度非常慢,老人很着急,我也很着急,因为我们是和老人的生命赛跑。”后来还是张爱云想出了一个办法,她买来录音机和磁带,让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感觉好一点时,就自己录一点,然后再由她整理。

    几年间,两次中风,老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整理进展得很不容易。“老人一共录了三四十盘磁带。”张爱云很动情,“傅老讲述的珍贵资料,不仅是他一生的心血,也是一代又一代满族先民聪明和智慧的结晶。”


   两个遗憾

    从家族传承到族外传承,是傅英仁老人走出的一小步,对于这两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却是一大步。

    满族神话传说几千年来都是秘而不宣,只在代代萨满之间口耳相传。傅英仁老人也是从当年宁古塔有名的大萨满——他的大姨夫兼老师关寿海、三舅爷梅崇阿、舅舅郭鹤龄处学得那些让人神往的“秘传”。

    《满族萨满神话》的问世让世人惊叹于先人的智慧,但张爱云还说她有两大遗憾。

    她遗憾老人去世时也没能看到凝结了无数先人智慧、自己毕生心血来守望的这部长书。当这部书2004年正式出版时,老人刚刚离世一个多月;而《傅英仁满族故事》在2006年底时在中共宁安市委书记崔培元的支持下出版面世。

    她还遗憾,没有完成老人另一个心愿。当年病床上的老人在口述萨满神话传说和满族民间传说时,还念念不忘要整理出另外两部书——预计36万字的“满族风俗钩沉”和20万字的“宁古塔大萨满列传”。但老人未能如愿就离世了。这是张爱云心中永远的痛和遗憾。

    老人无声地走了。他未竟的话语中有什么传奇与神秘,今天我们只能去猜想,遗憾只能存留在我们的怀念之中,甚至怀念之外,而在这无情的更迭中,我们常常还来不及看清正在逝去的事物的内在价值。张爱云的遗憾与难过于无声之处。



两个希望

    张爱云希望能有个展示这部神话的舞台,让更多的人知道它。就像世界上大名鼎鼎的希腊神话一样,她也希望有一天满族神话也能名扬四方:“其实傅英仁老人多才多艺,满族的文学、舞蹈、音乐等,他都有深入的研究。他也是位世界知名的文化名人,朝鲜、韩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比利时等国记者和学者都采访过他,出版过关于他的研究。”

    萨满穿的神服、戴的神帽、扎的腰铃;跳神时用的抬鼓、祭天用的锅、手鼓、响板。不仅是现代年轻人不懂,即使是大多数上年纪的老人都弄不明白的传统文化和习俗,在书中都有提及和讲述。如果这些都失传了,许多满族发展的脉络和痕迹也就此消逝了。

    张爱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萨满神话,不仅仅让它仅是一本书,仅留在纸面上,更希望能让它的传播立体起来。“我会继续整理和研究《满族萨满神话》,但更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它,这是牡丹江的文化,应该是牡丹江人的财富,更是东北亚通古斯各个民族的财富。”



    相关链接

    《满族萨满神话》


    主要内容:《满族萨满神话》从内容上分为天神神话、职司神话、氏族神话、萨满神话四大类。萨满本身就是界于人神之间的一类,有关他们的神异事迹讲出来就是神话。萨满神话来源于萨满世代的口传,因此它又是萨满教的教文和经典。

    学术价值:《满族萨满神话》反映了满族先民在原始社会生产、生活以及信仰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因内容涉及文学、艺术、宗教学、历史学、文化人类学、考古学等多学科,被称为满族先祖生活的百科全书,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满族萨满神话》,33万字;《傅英仁满族故事》,62万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