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长春满族律师为拯救母语满洲语自费办班






埋汰、嗯哪……这些词的发音都源于满语,但现在满语却逐渐销声匿迹




  为拯救满语满族律师自费办



  新闻提示:你知道有多少人会写满文、说满语吗?



  满文始创于1599年。康乾年间,满文发展进入鼎盛时期,一些满文语法、工具书相继问世,满文成为奏报、公文、教学、翻译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记录重要史实的清朝档案80%是由满文记载。而且,除满族外,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也使用满语。但由于历史原因,满语却在逐渐地消失,成为了亟待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东北师范大学满族历史语言文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爱新觉罗·肇子俞介绍,目前,我国满族人口超过千万,但是,几年前,除了十几位70岁以上的老人会讲满语以外,满语在中国已基本消失。经过近三年的努力,也仅有三百余人能够使用满语进行简单对话,熟练掌握满语的只有寥寥十余人。



  昨日,在长春理工大学的一栋教学楼内,有一个特别的课堂,一个民间满语启蒙学习班长春市社会满语班,由三十多名学生和一位老师自发组成。学生中有大学生,有花甲老人,有律师,有公职人员。他们使用的教材《满语自学简明读本》是一位名叫单景州的老师自己编制的。



  为拯救满语自费办学习班



  “本教材的产生、变化、发展和完善的过程,承载并记录着部分族人自发抢救母语、传承母语的一个时代的历史片段,也向世人昭示着满族文化和精神的又一次振兴……”《满语自学简明读本》的编者单景州在教材后记当中写下这样一段话,他也是该学习班的创办者。



  据了解,满语学习班最初的课堂并不是在教室里,而是在单景州的家中。单景州是满族人,本是一名律师,2006年时,他通过自学掌握了满语。自己会说满语了,他却并不满足,想让更多的人也会说满语,让这门语言传承下去。于是,单景州决定自费开办一个满语启蒙学习班。



  2007年,第一批满语学生走进单景州家中,他们都是单景州族内的亲友,在单景州的带领下,开始了满语学习,就这样,长春市社会满语班成立了。单景州和几名满语研究学者成为教师,搜集资料,并精心整理编制了学习教材。



  此后,学生由3名增加到几十人。2008年,经过多方努力,单景州把课堂搬到了长春理工大学的一间教室当中,每年10月至11月的每个周末上午,学习班开课,只要是满语爱好者,都可以来学习,并领到一份免费教材。从那之后,每年报名来学习满语的人都能达到两百余人,而且,学习者当中,除了满族同胞以外,还有很多其他民族的满语爱好者。



  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



  “很多满族人来这儿学习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满语和满文的存在。”单景州说,随着学习者的增多,以及大家对满语言文化的不断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传承满族文化、抢救满族语言的阵营当中,这也是他的期待与创办学习班的初衷。从这个学习班走出去的学员,有的成为了满语教师,还有的成为了满语研究员,甚至有一名学员到国外专门进行满语研究。



  “但是,我们这些民间草根组织者的力量还是非常单薄。”单景州说,满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期望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也希望社会各界重视满族语言文化,共同参与到满语传承当中来。



  女研究生学会满语当教师



  25岁的满族女孩穆克敦曾是这个学习班的学生,但是现在,她已经成为该学习班的教师。昨天,她站在讲台上,向学生们讲解着满文的拼写与发音。



  “我的本科专业是医药,因为学习了满语,我才在读硕士时选择了历史专业。”穆克敦目前正在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读研究生,同时,她也是东北师范大学满族历史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一名教师。200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成为了这个满语班的学员,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满语,并成为了这个学习班的教师。



  “其实,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用到的很多词语都是从满语发音引申而来的。”穆克敦说,“别扭”、“波罗盖儿”、“磨叽”、“埋汰”、“嗯哪”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词语,这些词的发音都源于满语。此外,火锅、白肉酸菜血肠、饽饽、饭包、扣肉等常见的东北美食也发自满族,只是人们很少去追根溯源。



  爱新觉罗氏后裔推出“满语角”



  2009年,爱新觉罗氏后裔爱新觉罗·闿源走进了学习班,学成出师后,强烈的民族情结和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热爱驱使他为传播发展满语文化付出努力。



  2010年,他将自己经营的装潢公司的一个写字间作为“满语角”,面向所有满语爱好者开放,为大家提供一个学习、交流满语文化的平台。他介绍,他是乾隆皇帝的第十代后人,直系亲属全部都是纯正满族血统的满族人。



  “每个民族都应在交融的同时,保留住自己的传统文化,并传承下去。”爱新觉罗·闿源说,他的“满语角”在每周日时全天开放,一直以来,来他的“满语角”学习交流的满语爱好者最多时能达到二十多人。



  接下来,他计划将“满语角”改造成满语学会,把室内装饰打造成满族风格,并购置满语书籍,让来访的满语爱好者更深刻地融入到环境当中来,更好地学习满语言文化。



  满语学习从小学生做起



  单景州希望满语传承下去,几年来,他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希望2008年,东北师范大学满族历史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成立;2009年,白山市江源区满族学堂开学典礼在白山市第三中学举行;2010年,伊通满族自治县在全县小学五年级设置满语校本课程并正式开课……



  近年来,随着我国对满语言文化发展的支持与推动,我省掀起了满语学习浪潮,所取得的成就,在全国首屈一指。爱新觉罗·肇子俞介绍,除了我省之外,黑龙江的拉林镇、辽宁的新宾满族自治县等地的一些全日制中小学当中,也开设了满族学堂,满语作为一门课程,走进了学生之中。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爱新觉罗·肇子俞说,作为记录了三百年历史的满文,其飞快地消逝令人惋惜。清宫档案上百万册至今尘封、无法解读,懂满文者寥寥无几,当国家需要时无法披挂上阵。“因此,我们应当义不容辞地为国家承担起抢救少数民族文字、文化的神圣使命。”



  而且,爱新觉罗·肇子俞表示,在今后的满语研究学习当中,他们将会同全国的专家,制定详细的教学方案,科学地进行教学,同时鼓励继续从小学生做起,将文化口口相传。


单景州电话:1558440571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