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满洲吉林满洲族石氏家谱记载诸多萨满 族人传讲奇妙神话


满洲九台市满洲族西科特里氏(石氏家族)在家谱有载的家族历史中,记载着诸多备受族人尊崇的萨满,他们在族人中传讲着许多奇妙的神话。这些神话既有对祖先的怀恋,又有对扶危济困的萨满群体睿智神勇的传颂,更有对那些开疆拓土、征战沙场的氏族英雄们的赞美。这些神话传说记述了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从黑水之滨到长白山脚下跌宕兴衰的生存历程,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现今,西科特里氏萨满神话传承人是石文尧。自上世纪70年代始,他冒着风险,偷偷地进行整理祖辈们传讲的神话,至今已整理出近百篇神话传说。在继续整理、研究萨满传说的同时,石文尧还不忘进行下一代传承人的培训。“西科特里氏的萨满文化,尤其是完整、系列的萨满祭祀典礼,完全有赖于前人的传承、族人的努力延续,我的责任就是将其发扬光大,进而再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石文尧感慨地说到。

石文尧的父亲石殿峰是西科特里氏近代最后一位大萨满,石殿峰57岁时老年得子,生下石文尧,打破了满族“萨满无子”的传说。石文尧两周岁时母亲便去世了,石殿峰将石文尧视若掌上明珠,“每天晚上都将我搂在怀里,给我讲这讲那,哄我入睡。多数讲的是有关他自己一生从事萨满活动的趣闻轶事,也讲一些传奇故事等。”石文尧回忆起儿时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时,仍难以掩饰内心的幸福感,微笑也浮上了嘴角。正是父亲讲的这些趣事和传奇,为石文尧以后进行萨满传说的整理及研究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石文尧11岁时,父亲组织了有关祭祀的“满语培训班”,满语称之为“教乌云”,石文尧是学习班里最小的学员。“我记忆力较强,虽然后学,但却比先来的学员背得又多又快。”石文尧得意地说。

1987年“当时的族长叫石文录,他觉得我对家族的历史掌握得比较全面,对于萨满神话传说研究也非常感兴趣,就把传承的任务交到了我手中。”石文尧说。自此,石文尧出于想把家族文化传承光大的梦想,不仅仅重温儿时父亲讲给他的故事,而且广泛深入到氏族的各个角落,采集西科特里氏家族的经历与传说。“经过我的收集研究,西科特里氏萨满神话,它的起源可上溯到千年以上,自家族产生萨满以来,因其形成了规范的传承体系,加之家族生存空间的不断扩大,人文环境的不断转换,萨满神话的内容也随之不断丰富。”石文尧谈起家族的历史渊源,颇显自豪。

《小金花只身斗豺狼》是石文尧整理西科特里氏萨满传说的代表作品,讲述了“面对即将人被狼餐的险情,年仅13岁的小姑娘‘爱心托叶哈’(金花)没有哭喊与惊叫,而是突然从火堆中飞速取出燃烧着的木棒,勇敢地冲向狼群。她驱东赶西,追南逐北,忘记了饥饿与危险。当木棒燃烧至手部,她也没将火把扔掉。她深深知道,这是一群人赖以活命的希望。天亮了,狼群散去了,小金花却因过度惊恐、饥饿与劳累,永远躺在了山脚下。氏族的人们为了纪念她,将她的名字写在萨满祭祀的丰碑上。”故事表现了远古时期人们对火的崇拜。《五辈太爷死而复生的故事》讲述五辈太爷在11岁时,一天中午同其家人说自己会死去,结果真的死了。可死后三天人却不知去向。三年后,他功成下山成为萨满。讲起这些故事,石文尧口若悬河,几乎不用思考,张嘴即来。

“由于现代社会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满族聚居人口不断迁移分散,加之现代教育、汉文化娱乐形式日趋多样化的全面侵入,传讲满洲神话的受众也日益减少,遂使传讲萨满神话的生存空间逐渐缩小。另一方面,现代青年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兴趣淡漠,不愿从事这一神话传讲的传承事业,传承人极难寻找,但我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石文尧说得很坚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