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elp the Manchus find their place in the world and to introduce the Manchus to the world

Translate

网页浏览总次数

搜索此博客

热门帖子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新疆喀什地区又传暴力事件



喀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新疆接连发生导致多人死亡的暴力冲突事件,而中国官方的报道令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困惑不解。




中国官方对有关事件的报道模模糊糊,只是说新疆出现犯罪分子发动恐怖主义袭击,攻打派出所,袭击平民。官方的报道给人的印象是新疆时常有恐怖分子自天而降,兴风作浪,乃至行凶杀人。



*中国外交部的奇怪说法*



在7月底喀什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有关当局先是指称一些恐怖分子在巴基斯坦接受了恐怖主义组织的训练,然后潜回新疆发动恐怖主义袭击;但到了本星期三,中国外交部又明显淡化处理巴基斯坦因素。



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星期三)表示,巴基斯坦是国际反恐的重要前沿,中巴将继续加强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所谓‘三股势力’即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



从基本的国际政治和外交理念来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这种说法似乎有些奇怪。现在不清楚巴基斯坦将如何跟中国一道打击中国的“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也不清楚中国将如何跟巴基斯坦一道打击巴基斯坦的“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



北京历来所倡导的外交基本原则是“不干涉他国内政。”现在不清楚北京是否对“不干涉他国内政”有了新的定义,这就是应对民族和宗教问题跟应对恐怖主义问题一样,应当不受国界限制。



*喀什问题·新疆问题·外因内因?*



巴基斯坦的宿敌和战略竞争对手印度率先指称新疆近来发生的暴力冲突跟巴斯斯坦有牵连。印度媒体指出,北京当局和维吾尔族人权益团体都回避提及巴基斯坦问题(参看美国之音“世界媒体看中国:新疆反常又正常”)。



与此同时,路透社记者克里斯·巴克利星期四(8月4日)发表一篇分析性报道,指出新疆近来频繁出现的暴力冲突根源在于中国内部。报道说:



“中国掌控西部边陲地区(新疆)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中国内部的愤怒爆发为暴力,而不是来自以巴基斯坦为活动基地的恐怖主义分子。中国有关官员早先把(新疆)最新的流血冲突归咎于这样的恐怖分子。”



“中国当局表示,在巴基斯坦受训的谋求跟中国分裂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策划了星期天在新疆喀什发生的导致6人死亡的事件。在那一地区,很多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憎恶在那里的汉人。”



“但很多观察家质疑最新的袭击事件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策动的。他们说,东突运动处于困境,阵脚早已大乱,甚至完全不起作用了。这些观察家表示,(新疆的)民族冲突的原因以及冲突的解决之道主要在中国国内。”



*中国官方和维族权益组织各执一词*



中国官方虽然没有在公开场合对新疆民族冲突的外因内因进行详细的分析,但从官方公开的报道来看,中国官方显然也是认为冲突的根源主要在于中国国内。



中国官方权威的通讯机构新华网8月4日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出的一篇报导说:



“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4日在乌鲁木齐召开全国反恐怖工作会议。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孟建柱强调:坚决打击防范暴力恐怖犯罪活动。”



“‘无论是谁,只要是触犯了法律,只要是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只要是从事分裂国家、破坏民族团结活动,都要坚决依法处理。对于那些胆敢以身试法、搞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分子,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总部设在德国的维吾尔族人权益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星期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的问题就在于这种所谓的“严惩不贷”式的镇压。



迪里夏提说,中国当局以及当局控制的媒体一直在竭力回避近来新疆暴力冲突的基本原因,这就是自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以来,中国当局对新疆维族人的镇压变本加厉;从和田到喀什,都显示了北京当局堵塞了维族人维护自己权益和权利的一切通道,其残酷镇压达到了维族人所能承受的极限,导致越来越多的维族人绝望,采取了令人担忧的绝望抗争手段。



*喀什古城是一个象征*



喀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喀什事件的底层原因是什么?这是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



法新社星期二(8月2日)发表一篇报道,题目是“新疆暴力冲突扩大了汉人和维吾尔族人之间的鸿沟。”报导说:



“最近震撼穆斯林聚居的新疆地区的暴力冲突凸显出当地的讲土耳其语系语言的维族人跟汉族的经济新移民之间的显著鸿沟。许多人担心那里的安全局势恶化。”



“喀什城的老城区被毁,已经成为维吾尔族人在北京推行的经济发展和汉化政策下丧失民族地位的象征。在上个周末发生袭击、警方做出反击、21人死亡之后,星期二当地局势依然紧张。”



提到喀什老城区被毁,法新社的报道在这里使用了象征“le symbole ”一词。



无独有偶,7月20日,法国主要报纸之一《世界报》发表记者阿罗尔·蒂波尔特有关早些时候发生的新疆和田暴力冲突的分析报道,也提到了喀什老城区被毁,也指出了喀什是一个象征。



蒂波尔特的报道指出,在和田暴力冲突发生的两年前,也就是在2009年7月5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了大规模暴力冲突,造成197人死亡,1700人受伤。中国当局表示死伤者大部分是汉人;但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公布有关汉人在第二天对维吾尔人报复的报告。



报导说:“维吾尔少数民族......谴责北京鼓励汉人移民新疆的政策使维吾尔族文化受到淹没,使维族文化传统大受损害。而毁坏喀什老城区则成为这种政策的象征。”



*喀什老城区被毁令人扼腕*



美国《纽约时报》2009年5月28日在其头版发表记者迈克尔·瓦恩斯的长篇报道,其反讽意味十足的题目是“为了保护一座古城,中国采取行动夷平它”(To Protect an Ancient City, China Moves to Raze It )。



报导说,“建筑家和历史学者乔治·米切尔在其2008年出版的《喀什:中国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的绿洲城市》一书中写道,‘喀什老城是中亚地区保存得最好的传统伊斯兰城市的典型。’”



然而,在瓦恩斯到当地采访的时候,夷平喀什古城的行动正在有条不紊地、不可阻挡地进行。瓦恩斯如此这般地描述了喀什古城在国情特殊的中国的特殊命运:



“喀什不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城市。中国安全部门的官员认为,喀什是滋生人数虽然不多但很有韧性的维吾尔分离主义分子的温床。北京声称,那些分离主义分子跟国际伊斯兰圣战组织有联系。因此,对这个古老的伊斯兰文化中心的再开发就带上了一种强迫一律的色彩。



“中国官员对(喀什老城区的重新开发)计划提出的解释有些令人困惑。喀什市副市长徐建荣说,喀什是‘一个具有丰富的文化历史的典型城市,也是中国的一个重要旅游城市。’然而,夷平老城区的计划将把喀什主要的旅游热点化为废墟。每年有上百万人被吸引到这里来。



“中国支持一项把丝绸之路上的一些重要地标指定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国际计划。假如获得世界文化遗产称号,将会对旅游者构成强大的吸引,也会大大激励有关国家的政府保护历史遗产地区。



“但是,在中国提出的文化遗产名录上却没有喀什。一位害怕损害跟北京的关系而拒绝透露姓名的外国官员说,(毁掉喀什)老城区(建设新城区)项目得到来自中国政府高层不同寻常的坚决支持。”



*喀什问题与中国问题”



为什么中国当局要用捣毁夷平喀什古城的方式来保存古城喀什?就像当局最近采取捣毁温州动车事故车辆的手段来保存事故调查证据一样,中国当局至今没有拿出一个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说得过去的解释。



但维吾尔族人权益团体“世维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当局捣毁夷平喀什古城,其实是出于一个很简单但又不能明说的目的,这就是“摧毁维吾尔族人赖以历史认同、文化认同的文化遗址,以便对维吾尔族进行文化灭绝。”



在报道喀什古城被捣毁的时候,《纽约时报》记者讲述了古城居民对自己祖祖辈辈居住的房屋被捣毁的不满和怨恨。与此同时,报道指出,这不是喀什古城的一个独特的问题,而是全中国普遍发生的问题:



“在中国长期的房地产开发热潮中,城市改造导致很多老城区被夷为平地,其中包括中国首都北京的大部分古老的小巷和四合院住房。”



在当今中国,政府官员和开发商相互勾结,强迫拆迁、强迫征地已经成为泛滥全国各地的严重的社会公害。中国公民遭受非法强迫拆迁,这些中国公民维护自己权益和权利的一切通道被当局统统堵死。中国各地的法院奉命不受理强迫拆迁案件,律师也不能接理这类案件。



一些陷入绝望的人采取了绝望的反抗手段试图引起世人对他们冤情的注意。他们的绝望反抗手段包括爆炸政府建筑,自焚,跳楼,悬梁自尽,在美国大使馆外面喝毒药自杀。(见美国之音中文部有关报道)。



显然,喀什的问题并非喀什或新疆的特殊问题,而是中国各地普遍的问题。但从各种迹象来看,新疆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而感到安慰。

---------------------
中国新疆又传暴力事件。官方报道新疆喀什地区昨天出现持刀砍杀街头行人恶性事件,至少造成12人死亡,其中两名暴徒属于被警方击毙。暴力事件具体信息情况曝光并不多,但官方说法和境外新疆流亡组织对事件的说法有不少区别,由此引起对暴力事件不同猜测,在中国即将召开人大与政协全国会议前夕,这一新疆流血事件具有格外敏感性。




新疆新的暴力事件事实真相依然是迷。按照中国官方的新华社简短的报告说,中国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星期二傍晚发生砍人事件,导致10多人死亡。事件发生在叶城县幸福路市场。报道援引目击者的话说,手持凶器的嫌疑人砍死十多人,另外还有部分民众受伤。警方当场击毙至少两名嫌疑人,抓捕行动还在进行中。



新华社的消息是昨夜深夜凌晨发布,但事件发生在昨天傍晚18时左右。法新社从北京的报道引述新华社消息并作猜测。新华社消息没有报告这一事件引发原因以及行凶者人数和经过,仅仅143个字的消息凸显谨慎,没有给予行凶者是否有组织,是当地的还是其他地区甚至境外而来的任何信息,也没有报告行凶武器和行凶目标受害者状况。当地警方处治行凶事件的详细情况也没有多说,比如警方与暴徒是遭遇交手还是接收报警赶赴行凶发生地。



但境外在德国设址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第一时间作出报告,指出暴力事件中死亡的12人中,有7人是当地武装联防人员。该组织发言人指控新疆当局逮捕了84人。该组织的消息还说,事件中被中国武装人员开枪打死3人,打伤10人,其中2人重伤。世界维吾尔大会的消息说,维吾尔人已经无法继续承受中国的系统性镇压,采用原始格斗方式进行抗争。但该组织的消息没有提及究竟有多少人参与砍杀,在喀什幸福路市场袭击目标是防卫与否维持秩序的警员或联防人员。另外进行袭击的暴力分子是否从喀什以外的地方冲击而来,也没有提及。



流亡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组织的说法与中国官方的说法不同,主要集中在行凶者是否有组织,是否只是针对警方人员或汉族居民。



维吾尔大会的报告更多倾向于是有组织的暴力,但原因是反抗中国的统治与镇压。而中国官方的消息则给予孤立事件的印象。官方没有大张旗鼓报道这一严重暴力事件,也没有把这一事件同境外阴谋分裂相联系。



国内网上鲜有报道,官方屏蔽有关相连词条,但在网易论坛有网友留言报告兇徒手持砍刀、斧头,并一度挟持人质与警方对峙,民众有5人受伤,警方最后开枪射杀5名兇徒。香港报纸报道说,事发地点是汉人居民集聚的市场。有报纸昨晚致电离市场较近的友谊路派出所查询,一名值班警察拒绝回应事件,称「有事打电话给总部查询」。喀什市面昨晚开始出现大批公安戒备,但不少居民并未收到相关消息。



昨天发生的暴力事件对于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会议来说是敏感事件。新闻评论说,中国政治权力重头戏「两会」即将在本星期六举行的前夕,新疆却再传暴动冲突事件,而且发生在被认为是官方防范特别谨慎的疆独大本营地区,格外引发国际媒体与各界密切关注。



有报道指实际上中国官方为了在「两会」前保证维稳,近日对新疆开展宗教严打的镇压行动,查禁「宗教反动」宣传品,逮捕鼓吹分裂与圣战的犯罪份子。 事发地叶城县公安的官方微博「叶城警方」昨日下午还发微博称,要全力维护「两会」期间社会稳定,深入化解矛盾纠纷,加强对全县重点场所的排查,全体公安、武警、解放军及协警共同开展「网格化」巡逻防控。事发后昨晚叶城县城全城戒严。



叶城县距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1100多公里,在喀什往和田的半路上,距两地均约200公里,人口约37万,其中维吾尔族佔93%,总面积2.86万平方公里。而喀什则位于新疆西南部,也是中国最西边的地区,与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吉尔吉斯四个国家接壤,是中国要打击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等“三股势力”的前沿。新疆近年连环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多数发生在南疆的和田和喀什。昨天的暴力袭击事件应当与当地大环境有关,很可能并不是孤立事件,随着时间推移,应当会有更多的信息曝光。RFA


----------------------

2月29日,新疆天山网发布惊人的消息:




〝2月28日18时许,在新疆叶城县县城幸福路步行街,9名暴力恐怖分子突然冲向人群,持刀砍杀无辜群众,造成13名无辜群众遇害,多人受伤。当地公安干警迅速出警,果断处置,当场击毙7名暴力恐怖分子,抓获2名。目前,善后救治和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中新社则引喀什地委宣传部通报指,当局已将事件定性为暴力恐怖分子袭击平民案,指数名持刀恐怖份子袭击闹巿人群,导致13人死亡,警方击毙7人。



《自由亚洲》报导,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组织却有不同版本,说根据当地消息,事件中,有12人死亡,其中7人是中国武装联防人员;另外警方开枪击毙10名维族人,打伤11名维族人,其中1人有生命危险,部分伤者都是路人,当局事后逮捕百多名维族人。



事发后一小时,当局调动大批武装人员戒备,全城戒严,封锁了所有交通,另外,当局严禁外出,要在当地进行彻底清查。



当地消息指,事件起因是中共当局的压制政策、系统性严打及移民挑衅,导致维族人抗争。



不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9日在例行记者会,被问到对新疆袭击事件有何看法,他说,事件发生后,所谓世维会发言人立即宣称有关暴力团伙杀了多名中共警察,这件事是谁干的,后面是谁指示的,这不是很清楚。



在叶城县出事地附近经营餐厅的薛先生2月29日对《苹果日报》记者表示,新疆越来越感不安全,他做了10多年餐厅,去年转让给当地维族人经营。



距离幸褔路200米汉族餐馆老板表示,店铺已关门,她听说维族人在幸褔路向做生意的汉族人乱斩,在附近的朋友听到枪声,具体倩况则不清楚。



网络控制封锁消息



由于中共当局不准记者进入新疆,官方媒体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有关这起事件的说法都无法独立证实。日本广播协会NHK29日报道说:〝中共官方消息没有说明在新疆喀什叶城县武装团伙以及死者的民族、犯罪行为动机。〞



美联社29日报道说,过去几年来新疆多次发生暴力冲突;中共当局表示,这些事件都是有组织的暴力袭击。



但海外的维吾尔族活动家和安全分析家认为,这些暴力冲突起因于维吾尔族在经济上被边缘化,维吾尔族文化和穆斯林宗教受到限制,导致维吾尔族年轻人感到压抑和愤怒。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也对有关消息实行全方位的封锁,限制人们获取相关信息。



用户在微博搜索有关新疆叶城和喀什的消息,会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有关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新疆在北京以西3500公里。信息严密封锁,加上地处偏远,使那里发生的类似事件的来龙去脉常常是晦暗难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